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40章 界崩!

    一日之后,七彩光界之下。

    楚鹤收住了脚步,降落于地,丝毫没有感应到,身后有宁凡跟踪。

    宁凡跟踪楚鹤,不但施展念隐诀,更与二女服下四转上品丹药,匿息丹。

    如此,即便是化神妖将降临,也感应不到宁凡!

    为保险起见,宁凡仍与楚鹤隔了万里距离。

    以宁凡神念,不过半步化神,只能探测三千里,但他在楚鹤身上悄悄留了一丝暗香,凭此,倒是足以追踪楚鹤。

    而为了紧盯楚鹤,宁凡更是服下四转中品丹药,增念丹,在数个时辰内,他的神念,变得稀薄,却徐徐扩散到万里范围,堪比化神范围,但念力本质未变。

    这些都是许如山所赠丹药,却在此刻,派上用场。

    楚鹤小心翼翼,确定四处当真无人后,方才开始以紫妖石研粉、测定阵眼、念刻阵纹。

    一日之后,古妖阵布成,虽是化级之阵,却隐隐与七彩光界起了一丝联系。

    此阵,便是开启第二界界路的关键,以楚鹤修为,倒也足以布下。

    阵纹成,楚鹤取出数十件古妖祭器,陈列之后,只差诵古妖经,血祭王兽,便可开启第二界通路。

    只是没有立刻血祭王兽,楚鹤反倒离开大阵,取出一尊六足铜兽之妖像,陈放在另一处地点,并围绕此妖像,取出八具死亡已久的干尸,陈列妖像四方。

    每一具干尸,生前都是真正荒兽!

    楚鹤先后取出八只鲛人王兽,斩杀之后,以血涂抹干尸。

    之后,他再次以紫妖石之粉末,融入神念,布阵刻纹。

    待阵法成,他口诵古奥经文,朝着妖像,倒头下拜。

    每一叩拜,妖像便一颤。

    十叩之后,第一具干尸,粉碎,血气被妖像吸收。

    百叩之后,第二、第三具干尸,粉碎。

    千叩之后,第四、第五、第六具干尸,粉碎。

    万叩之后,第七、第八具干尸,碎裂。

    吸收了八具干尸的血气,妖像发出一丝古奥之光,自头顶裂出一道裂纹,直至足下。

    仿佛将要崩溃,却似乎血气不足。

    万里之外,宁凡目光一凝,这妖像,平平无奇,但妖像中,却因叩拜,而生起一丝白雾,若宁凡没有看错,那白雾,应是真仙才会涉及的力量…香火之力!

    此妖像中,存有封妖殿数千年搜集的香火。

    以此力,开界路,通妖界!

    “王血不够激发香火…麻烦啊…都怪那周明,杀了那么多鲛人王兽…”

    楚鹤携带12只王兽,已杀8只,尚余4只,留下4只,是为之后开启界路使用,只是如今,连妖将降临都是问题,若妖将无法降临,他开启第二界界路,又有何用。

    “罢了,以降临妖将为先,其余之事,容后再说…”

    他再次斩杀王兽,以血祭祀妖像,待斩杀第10只王兽之后,妖像,彻底碎裂!

    一道染着殷红的白雾,洞穿虚空,形成一道殷红的雾门。

    在雾门成形的一刻,已与妖界相连,透过雾门,可观摩到妖界的景致。

    而十道化神气息,数百道元婴气息,正从雾门另一头,逼近…

    其中一道,宁凡很熟悉…鲤伴!

    “有意思,鲤伴自晋国离去,果然去了妖界,现在又从妖界,带来援手,传送此地…我与此妖,倒是有孽缘,只不知,若我在其穿越界面之时,毁去界门,此妖是否会…死在虚空!当日你毁我传送阵,今日,我毁你界门!”

    宁凡目光一寒,当日之仇,他自未遗忘。

    若非自己侥幸逃生,定然死在鲤伴之手!

    他之所以任楚鹤布阵,没有杀楚鹤,便是等待这个机会。

    他的话,没有隐瞒怀中二女,只是无论茶女或是风女,听闻宁凡要yin鲤伴,眼神复杂,却终究没有劝止。

    鲤伴若知二女**宁凡,或许会毫不留情,斩杀二女…

    若硬在宁凡与鲤伴之中,选择一个主人,她们宁愿选择宁凡。

    气息,越来越近!

    当某个化神妖将半边身体走出界门的一刻,宁凡剑念一斩,暗中刺入界门香火之中,将界门,斩破!

    随着这一处破损,立刻界门崩溃,虚空愈合,那半边身体走出界门的妖将,直接被界力撕碎!

    “啊!”

    无数到惨叫声,几乎同一时间,自虚合的界门传出,旋即,再无可听闻。

    但宁凡,却眉头一皱,那一道道惨叫之中,并无鲤伴的声音,看起来,界力撕裂的那名化神妖将,并非鲤伴,而鲤伴,亦未葬身虚空…

    楚鹤,吓傻了!

    自己好不容易,设置好阵法,连接界路,请下妖界化神降临,其结果,却是界门崩溃,妖将生死不明!

    界门怎么会崩溃?难道是我楚鹤,舍不得血祭王兽,王兽之血数量不够?!

    如果我斩杀12只王兽,不节省那两只,也许,界门就不会崩溃了…

    “是我的错么…完了,若任务失败,妖尊大人,必不放过我…”

    楚鹤眼中露出恐惧之色,但身前的虚空,忽然崩碎,走出九妖一魂,十道身影,俱是震怒!

    尤其是那妖魂之身的化神妖将,他是十妖之中,唯一一名化神后期的存在,竟然还没有唤醒妖帅,便因为界门崩溃,妖身粉碎!

    若非妖魂强横,他多半,已死于那无尽虚空…

    “你便是封妖殿派来布阵之人!布的什么阵法,竟会界门崩溃!你,该死!”

    那妖魂青年模样,银袍白发,模样冷峻,因为震怒,而目光血红。

    大手一撕,直接将楚鹤肉身及元婴撕碎,只是出乎白发青年的预料,楚鹤元婴粉碎之后,却凭借一道诡异的力量,元婴重塑。

    “嗯?这小辈,似乎懂得‘命术’…”

    白发青年冷笑,将楚鹤颤栗的元婴摄入手中,意欲一口吞下,杀婴泄愤。任你有多少性命,被吞吃之下,只有必死!

    “且慢!王将军息怒!此人若杀,谁为我等传讯给封妖殿…”一名化神初期的紫衣妖将劝道。

    “好!姑且留此人元婴一命!说,界门为何崩溃!”白发青年厉声道。

    “大,大概是王兽之血不足吧…”

    楚鹤小小元婴,握在白发青年手中,当真胆寒yu死。

    此人肉身虽灭,修为大损,但本是化神后期修为,即便失去肉身、只剩妖魂,仍有化神中期的战力。

    化神中期,便是内海,也是顶尖高手,他小小楚鹤,可惹不起,更莫提此人是妖灵之地的妖将,是天妖界的人,是上面的高手…他下界小小元婴,岂敢得罪。

    楚鹤自然想不到,界门崩溃,根本不是王兽之血不足,而是宁凡搞鬼。

    这一崩溃,十妖将的数百元婴伴妖,算是俱死于虚空了。

    这一崩溃,化神后期的妖将,更是肉身毁灭。

    自己莫说完成任务、获取奖励了,即便白发青年不杀自己,自己回到封妖殿,怕也要受妖尊重罚…

    老子怎么这么倒霉啊!

    是了,都是周明!如果不是他滥杀王兽,老子岂会舍不得几只王族鲛人…周明!周明!我楚鹤若不死,必定杀你泄愤!

    老子无辜被杀一命,还有六条命!

    六条命,拼个干净,也要把那周明干掉!

    楚鹤更想不到,这一次,他还真没有冤枉宁凡。误打误撞的,矛头倒是指对了人。

    只是可怜的楚鹤,刚说完‘王血不足’,立刻,引发白发青年震怒。

    手掌一握,再次将楚鹤元婴捏爆,重塑的楚鹤元婴,尚有五条命。

    “你说界门崩溃的原因,是王兽之血不足?!”

    ‘啊!’

    再次一握,楚鹤痛呼一声,尚有四条命。

    “王兽!哈哈!为了区区元婴修为的王兽之血,连累我王枭妖身毁灭!这个笑话,可不好笑啊!”

    ‘嘭!’

    白发青年狠狠将楚鹤元婴再次捏爆,旋即好似丢弃一滩烂泥,将尚有三命的楚鹤残婴扔至地上,一脚踏下!

    ‘嘭!’

    还剩两命!

    ‘轰!’

    最后一脚踏下,万里山河塌陷!

    楚鹤,仅剩一条命!

    白发青年,冷笑。

    “你似乎,不能死了吧?哼!回去之后,告诉你家主人,准备一具化神后期的妖尸,给本将‘融尸吞舍’,重塑肉身!速速布置好通往第二界的界路,若再有差池,本将要你的命!”

    任白发青年蹂躏楚鹤,其他九名妖将,包括红发红鳞的鲤伴在内,无人敢劝阻。

    只要白发青年不杀楚鹤,不妨碍任务,无人愿意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小辈,得罪王枭!

    便是鲤伴,也不敢!因为鲤伴,仅仅化神初期,在十妖将中,实力排第五,前四人,三名化神中期,一名化神后期,便是受伤的王枭!

    “有意思,没有坑死鲤伴,却坑了十妖将中最强之妖…王枭么…以我如今实力,杀鲤伴,8成胜算,2成平手,对上三名中期妖将,毫无胜算,但有7成机会可以逃命,若对上王枭,此刻他只剩妖魂,我尚有一成逃命机会,若其毫发未损…我不是他对手…化神后期的妖将,且此妖似乎亦是太古妖脉,甚至,从其身上,我更感受到一丝八品妖意的样子…此人若是全盛,兴许可以与内海七尊最弱之人,一战!”

    楚鹤小小的元婴,流露着委屈的表情,现在他只剩一命了,便是再恨宁凡,怕也不敢拼了最后一条命,找宁凡麻烦。

    ‘七命’楚鹤,原本迎接妖将有功,以此功劳,便是被妖尊赐下化神之路,都是极有可能。

    但却因为一个失误,无功有过,七条命,死了六条…

    “老子真是倒了血霉!”

    他心中暗暗腹诽,取出最后两头鲛人王兽,斩杀祭阵。

    只是区区两头鲛人,自不足够开启界路的。

    “哈哈!两头王兽,想开界路!难怪界门崩溃!你便是如此,开启界门、迎接本将到来的么!”

    白发青年怒极反笑,恨不得立毙了楚鹤,界路开启,至少准备18头王兽,这可是常识!

    这点常识,封妖殿,没有么!

    “麻烦!罢了,这第一界中,应还有不少伪荒兽,趁着界面未崩,猎杀一些,其中应有可充当王兽的存在…”

    “王将军且慢,不必如此花费时间的…鲤伴手上,倒是有几头王兽,可以血迹…”

    红发鲤伴,冷笑一声,一拍储物袋,取出十七道虚幻妖婴。

    这些妖婴,皆是此次同行伴妖,但大多葬生虚空。

    17人未死,并非因为鲤伴大发善心,而是这17伴妖,恰好身为王兽。

    “鲤将军,这些,似乎是你的伴妖,血祭是否不妥…”仍是那紫衣妖将劝道。

    “不妥?有何不妥!伴妖的一切,都是我等妖将的,杀之祭阵,有何不可!”

    鲤伴五指成爪,一抓之下,17妖婴俱都婴碎人亡。

    17道婴血,被鲤伴挥袖一洒,洒在大阵之上。

    立刻,阵光亮起一道古朴妖异的血芒,而鲤伴冷冷望着楚鹤残婴,厉声道。

    “这一次,若界路再出半点问题,你,必死!”

    “不,不敢…有19道王血,足够,足够…”楚鹤胆颤心惊,催动阵光,默诵古妖经。

    七彩光界之上,徐徐现出一道门路,可供通行。

    “这一次,你们走前面,本将走后面!”白发青年沉声道,似乎对界门,有了心理yin影。

    “是!”

    其他妖将,自不敢不遵王枭之令。

    十人依次,进入光门。

    这一次,19道妖血的界路,宁凡还真不易破去,无法坑人。

    且即便能坑,此地并未虚空,界路中断,诸妖将亦不会有事。

    在妖将通行的一刻,另一端,界路另一端,立刻传来一道谄媚之声,

    “小人陆北,嘿嘿,见过诸位妖将大人…”

    至于楚鹤,微微松了口气,这一次,界路未崩…

    只是他不知道,这次回去,该如何与妖尊交待。

    且还有一些事宜,需要与第二界的迎接者,交接…

    “老子怎么这么倒霉!”楚鹤小小残婴,欲哭无泪。

    万里之外,宁凡目光沉吟不决。

    有楚鹤开启界路,倒是省了自己麻烦,也不必担心女妖布阵失败。

    此入口,尚可开启数日,待鲤伴等人走远之后,宁凡便可跟上、潜入第二界。

    只是此事有了十名妖将介入,其中更有四人实力在自己之上,第二界的凶险,无疑提升了不少。

    进,还是不进…

    他在迟疑,怀中二女,却在苦涩。

    鲤伴灭杀伴妖,如此无情,令二女背叛鲤伴的最后愧疚,都散去。

    “鲤伴,不如吾主…”二女的神情,渐渐变得坚决。

    宁凡有一千多鼎炉,但这些女子,皆平安无事在鼎炉环中生活。

    即便宁凡遇上凶险,也绝不会让这些女子相助,更莫提如鲤伴等人,拿属下之命,铺垫前进之路…

    宁凡对敌人狠了些,对自己人,却是很优待的。

    至少成为宁凡之鼎炉,风女茶女不必担心,哪一日,宁凡心血来潮,会虐杀二女为乐。

    “怎么了?表情这么严肃,见到昔日主人,心情复杂了?”宁凡调笑道。

    “婢子,只有一个主人!”二女坚定道。

    “哦?”宁凡微微一笑,二女似乎在认清鲤伴面目之后,更加忠诚于自己了。

    如此,最好。

    “你们二人先入鼎炉环,第二界凶险,你们不需介入…”

    “多谢主人恩典…”二女盈盈一礼,以自己二人金丹修为,入第二界,自保无力,能入鼎炉环,倒是安全。

    “嗯…”

    收回二女,宁凡独自一人,徐徐降落,目光却徐徐凝重。

    数日间,他在等待妖将走远,但在这等待间,碎界秘境,正出现极大变故!

    十名化神传送如秘境,令原本不稳的秘境,开始崩溃!

    当然,崩溃的,只有第一界!

    自西而东,虚空粉碎,无数老怪仓皇之中,催动离身阵盘,撤离秘境,而亦有少数老怪,永远丧身于虚空之中!

    界外,许如山面色大变。

    “秘境,崩了!”

    而许秋灵,俏脸煞白,美眸焦虑。

    杀戮碑上,一个个老怪的名字,正由黑变灰…死了…

    “周公子!你,怎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