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39章 楚鹤的谋划

第239章 楚鹤的谋划

    “第一界?”这个称谓,宁凡第一次听闻。

    “嗯。主人应知,妖灵之地,是天妖飞升之天界,人族天界分为四天,而妖灵天界,则分为醒界、梦界。鲤伴妖将与婢子二人,便是自梦界苏醒,受妖帅命,寻下界‘沉睡之地’的妖将、妖帅,将之唤醒,并完成某项任务,具体人物,婢子二人身为伴妖,身份低微,不知…”

    “鲤伴…”宁凡皱眉,难怪此妖如此跋扈,敢擅自引发妖chao,难怪雨殿都不敢轻易处决此妖,原来,是‘上面’的人么…

    “沉睡之地是什么,第一界,又是何物?”宁凡接着问道。

    “回主人的话,沉睡之地,曾属于梦界的一部分,亦沉睡有上古妖族,因某些原因,自梦界破碎、分离,并以破碎界面的形态,流入下界。此地碎界秘境,实际便是一处沉睡之地,应沉睡有妖将、妖帅之流。沉睡之地最显著的特征,便是第一界养妖,第二界,沉睡着‘妖将之卵’,若有妖帅,则妖帅便在第三界沉睡…此地妖灵气如此惊人,极可能有妖帅存在,此地很危险呢…”

    二女的眼中,隐隐有些关切。

    “第一界与第二界、第三界,可能通行?”

    “不能!除非有人设古妖阵、以古妖祭器祭祀,以古妖文字诵经,并血祭一定数量的妖祭,方才可暂时开启通路。第一界养妖,是为第二界妖将沉睡提供养料的,沉睡中的妖将,需要伴妖守护,沉睡中的妖帅,则需要妖将守护,若通路可随意进入,上古妖族沉睡,便危险了…”

    “是么…”

    宁凡微微沉吟,若自己所处的第一界,与第二界并不通行,即便此地有妖帅沉睡,自己也并无危险。

    危险谈不上,但一想到那淡金之血,对那所谓的沉睡妖帅,宁凡兴致陡然上升。

    沉睡中的妖帅,无法反击么…若自己杀了那妖帅,不知,能得多少滴金血!

    一滴金血,百道血丝,为200甲法力,若有50滴金血,宁凡猎杀此沉睡之妖,说不定其妖力,可在此地,突破化神!

    法力化神,尚不容易,且还需化魔等准备,但妖力,便少了这些顾虑!

    “若我可潜入第二界、第三界,便可设法斩杀沉睡妖帅…一旦成功,我可凭妖力,突破化神!只是…”

    只是且不说宁凡不懂古妖阵,更不懂上古妖族文字,想入第二界,倒是有些困难…

    “嗯?你们二人,是上古妖族,是否懂古妖阵、古妖文?”宁凡眼前一亮。

    “略知一二…不过主人,你问这干什么,难道你想,你想…”

    “不错,我想入第二界,并寻机会,进入第三界,斩妖帅…”

    妖帅厉害,非宁凡可敌,但若是沉睡状态,则未必不可杀之!

    这是一场机缘,若没有二女,宁凡不会知秘境的真实面目,若非神通惊人,他亦无法看破伪荒妖血中,有一丝淡金妖血潜藏。

    机缘既然到来,错过,未免太过可惜。

    二女仍是疑虑,入第二界,且不说需要的阵法材料稀缺,血祭之妖更是苛刻,单说第二界中,为了守护妖帅沉睡,可能已有许多妖将苏醒…以宁凡未化神的修为进入,一旦被妖将追杀,危险!

    “不要怕,除非我死,否则你二人,不会有事,而我宁凡…不会死!说吧,入第二界,所布妖阵,需要什么材料…”

    “回禀主人,需要紫妖石研磨成粉、神念刻阵,并需至少千万仙玉填充阵眼…只是婢子二人,身份低微,能识的古妖文字,亦是稀少,未必可开启大阵成功的…何况,界路是否开启成功,最关键的,是需以王兽之血,供奉妖祖…”

    二女眼中颇为感动。宁凡的话,明明张狂,却又因实力不俗,仿佛定心丸,总能让人安心。

    “紫妖石,从许如山手上得了不少,应足够…仙玉亦非问题,至于王兽精血,我一路杀往北域界路,应能收集一些,至于你们不精通古妖文字么…若实在失败,便是天意,也没有办法,你二人,无须有压力,只不过是试试而已。”

    宁凡轻拍二女秀发,以示安慰。

    若无法入第二界,他也唯有放弃,不可强求。

    但若能入…他必定设法弄到妖帅之血,突破化神!

    一月过去。

    辽阔的碎界秘境,宁凡一路北行,以他堪比化神的遁术瞬移,日行百万里之上,不难。

    双臂揽着茶女、风女,宁凡没有掩饰气息,甚至在身上抹了‘诱妖香’。

    他一路北行,为的是前往三千万里外的北域空白地带——通往第二界的界路!

    在诱妖香的引诱下,数十万里之内的伪荒兽,纷纷袭击而来。

    有比山峰还高的山岳巨猿,有小岛般巨大的玄龟海兽。

    只是无论是何荒兽,都阻不住宁凡步伐。

    一月遁行,宁凡几乎飞越了三千万里地界。

    在其身后,疯狂追赶着七头黑色巨猿,皆千丈之高,巨猿身后,则跟着数百头百丈青猿,每一头,都至少有元婴法力气息。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追逐的疯狂妖兽。

    储物袋中,起码已有300颗伪荒兽妖丹!

    一处荒岭山巅,宁凡降落,放下二女,手持玄天斩灵剑,目中寒芒一闪。

    “抽魂!”

    他大手一抓,万里山河之魂,被其摄入手中,没入体内。

    万甲法力,加持于身,一剑横斩,但见一条青丝连天一切,万里虚空,一剑撕裂。

    那青线过处,天灵撕裂,七头黑猿、数百头青猿,一剑碎身而亡!

    七颗伪荒妖丹、数百颗伪婴妖丹,到手!

    七滴乌黑兽血,数百滴深青兽血,以及七道淡金色妖帅之血,亦到手!

    清理战场,宁凡返回山巅,微微有些虚脱之感。

    消除身上诱妖香,宁凡服下数颗心元丹、银血丹,调息着法力和体力。

    “比地图之上的荒兽,多了许多…这地图是许如山进入秘境之时所记录,距今数千年有余,这数千年的修养,此地荒兽绝不止数百头,千头怕都不止的…”

    若能扫平千头荒兽,不仅有千滴伪荒妖血,更有十滴妖帅之血,宁凡的妖力,怕是足以提升3000甲!

    这即是说,即便无法进入第二界,单凭第一界的伪荒兽,宁凡妖力突破元婴巅峰,不难!

    而若是成功进入第二界…

    距离北域界路,只剩数百万里路程,三日可至!

    宁凡炼化药力,二女妖则为宁凡小心护法。

    虽说以二女金丹妖力,是否护法都无差别,但这心意,却说明,二女渐渐已接受宁凡为新主,并发自内心,开始敬重主人。

    茶女更倾慕宁凡的气度,而风女,则更敬重宁凡的胆魄、实力。

    一月以来,风女目睹宁凡以一人之力,灭300荒兽,数以万计的伪婴级妖兽,是绝无法平静的。

    此人,绝对有扫平第一界的实力!

    甚至风女无法想象,宁凡尚未化神,竟掌握了碎虚神通——抽魂!

    抽山河魂,好似秘法加身,短暂突破万甲法力,并催动玄天残宝,一剑斩敌!

    便是鲤伴妖将,化神修为,也不过如此了,不是么…

    且与鲤伴的冷漠、凉薄相比,宁凡对待二女,却无形之中,有一种温柔。

    想想自己曾为弥天舍利,追杀宁凡,风女便失笑。

    “我真是,很傻呢…”

    她取出一枚紫色玉简,将识海中仅有的数十个上古妖族文字,烙印而下,待宁凡呼出一口浊气,精气神复原后,交给宁凡。

    “这是?”

    “古妖族文字…只是最寻常的一种妖文,且婢子才学短浅,只识这31字…”

    “是么,我听说,古妖族文字极其晦涩,而大族中似乎还传承有特殊文字,如龙言、凤语…且古妖文字,每一笔都藏有符式,便是搜魂,也无法从古妖识海,搜出文字涵义…身为妖族,将古妖文字泄露给人族,若被其他上古妖族所知,似乎是大罪…给我此玉简,你不后悔么?”

    “只要主人不负,婢子自不后悔,主人会负我么…”风女扬起头,紫发之下,容颜虽毁,眼神却痴。

    “你说呢…”宁凡一笑,揉揉风女紫发,揽起二女,重新瞬移往北域界路。

    他没有多言,外海对他的评价,有心狠手辣,有狡诈诡谲,有狂妄自大,有卑鄙无耻,有风流好色,独独没有凉薄冷血…

    他的怀抱,不宽厚,但让人安心。

    最终数百万里,宁凡没有继续猎杀伪荒兽。许如山所需妖丹,已超额完成任务。而距离界路已近,万一在此引起巨大波动,引发第二界的妖将关注,自己说不准一设阵开启界路,便会被妖将围攻。

    且时间,也不容许,已过去一月,还有四月。四月之后,他必须离开秘境。离去的方式倒是简单,只需布下一个婴级下品阵法——离身之阵,便可离开此地,这种阵法,在探索秘境之中被广为用到,甚至还专门有人,贩卖离身阵的阵盘,以供那些探索秘境修士,遇到威险之时,无时间布阵,直接催动阵盘便可。

    四个月,不知是否足够从第二界,赶赴第三界。

    若第二界有个数亿里宽广,说不得,宁凡要与沉睡妖帅失之交臂。

    一切都尚不确定,宁凡也只能抱着一试之心。

    二日后,距离北域界路,尚有百万里。

    在此距离,已遥遥可见,一道七彩光芒的壁障,阻挡了第一界与第二界的通路。

    而兴许是因为畏惧那七彩光芒,甚至,此地罕有荒兽敢逗留。

    只是在此关头,宁凡却忽而目光一凛,收住脚步。

    因为在其身前数百里外,一道传送之光,忽然亮起,几乎是立刻,宁凡便怀抱二女,施展念隐诀,隐去三人踪迹。

    “传送阵盘?!”

    传送阵盘,每一个刻印的,都是化级传送阵法,一遁可传送十万里,往往是化神修士斗法败北后逃命之物,极为珍贵。

    阵盘可反复使用,但每遁十万里,便要耗费十万仙玉,且需过一个时辰左右,才可使用第二次…

    入七彩光门,40名大修士虽分别传送开来,但大都距离北域界路数千万里。

    此人能凭阵盘,遁行而来,起码消耗了数千万仙玉,如此迫切的赶往北域界路,目的,恐怕不简单…

    而传送阵光彻底消失之后,浮现而出的,竟是封妖殿六长老,楚鹤,这倒是大出宁凡意料之外。

    这楚鹤,赶赴北域界路,又是做何打算…难不成,封妖殿在这碎界秘境,有什么谋划么?

    楚鹤手持阵盘,一步踏出阵光,忽然目光一凝,反身朝宁凡的方向拍出一道红色火海,焚烧千里。

    待见火海并未焚烧任何之人后,楚鹤方才神色一松,但眼中却有些古怪。

    “嗯?明明感应到其他修士的气息,原来是错觉么…罢了,多半是此地曾有修士路过,但早已离去了…任务要紧,距离界路,还有百万里,今夜应能到达界路!不知第二界的接应之人,是否到了…秘境界路开启不难,妖界界路却有些麻烦…妖界至少会派十名妖将前来,若是怠慢了‘鲤伴大人’,更是麻烦…”

    楚鹤语罢,在长空飞遁了一个时辰,随后,再次耗损十万仙玉,遁行十万里,如此交替赶路。

    在楚鹤走远后,宁凡浮现而出,

    目光,一凝!

    “封妖殿,身为雨界势力,竟与妖界暗中串通听其话语,似乎是要设阵,直接在此地开启界路,只不过这界路,有两条,一条通往第二界,一条…通往妖界!”

    妖界妖将,要来此秘境!

    其中,还有一个宁凡极为熟悉的名字…鲤伴!

    “鲤伴有意思跟上去看看!”

    宁凡揽着二女,悄悄跟在楚鹤身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