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36章 她是月凌空

第236章 她是月凌空

    宁凡之心神,沉入女童的记忆.

    仍是最低劣的搜魂术,必须自己心神沉入,一旦搜魂失败,必受反噬。没有立刻施展窃言术,他试图先搜魂一次。

    女童的识海,仿佛一片漆黑的虚空。在这虚空之中,所有的记忆,漆黑一片,无法窥破。

    看不清来路,任不出前路,行走在虚空,宁凡的心神,好似要消融到这黑暗里。

    好诡异的记忆封印!

    竟以虚空之力封印,难怪洞虚老祖都无法搜魂,虚空之力的记忆封印,除非炼虚老怪,否则谁又能搜!

    宁凡没有尝试,却探索那深邃的虚空。虽然他知道,此女的识海、记忆,便藏在那虚空之下。

    心神沉入虚空,又无东溟钟相助,太过危险。

    他转身欲走,但在心神撤离前,微微一怔。

    抬起头,似乎感应到什么。

    “嗯,这丝光亮是…”

    他的双目、眉心,三颗神魔星浮现。在这一刻,他目光略微刺破虚空黑暗,看到一丝…月光!

    仅仅一丝月光,却给宁凡极大的危机感,犹在洞虚老祖之上!

    这月光,若无神魔之星,绝对无法看到…宁凡,以星窥月!

    在其窥探到月光之时,心头却越发不安起来。

    那月光被窥探,却又好似开启了一个钥匙,徐徐散开,这一刻女童之识海,竟黑暗消弭,一轮狼牙月,映上长空!

    女童,竟自行开始苏醒!

    “不好!”宁凡目光一凝,这月光,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他袭来。

    若被月光扫中,这一道心神,必定灭尽!

    同一时间,女童声音,自识海响起,朝宁凡心神压迫而来,稚嫩,却老气横秋。

    “何方小辈,区区元后之修,敢搜姥姥的记忆!找死!”

    甚至来不及收回心神,那一丝心神,便几乎被这声音灭尽。

    仅一丝心神逃离,宁凡手掌飞速撤离女童额头,一口逆血喷出,目光一凝,毫不犹豫,便是一道采阴指力,打入了女童的肩胛与胸脯。

    此指出手,毫不犹豫,更无一丝留情,甚至,更动用了玉命之体术。

    但指力轰落在女童胸口,却好似击在铁块之上,此女童之肉身,已是玉命第二境界,非但采阴指力无法没入,指肩相触,宁凡指骨欲裂,一股莫大的反震之力,将其推至千丈之远。

    宁凡目光一变,此女童肉身之强,匪夷所思!

    在这一刻,女童的双眼渐渐清明,空洞之色,化作冷漠、高傲。

    而一股好似巨龙苏醒的气势,自女童身上流出。

    “你误触月识,将姥姥唤醒,虽是有功,但,可以死了!”

    女童冷笑,明明是宁凡误打误撞,唤醒她的识海,她却要,杀宁凡,以怨报德!

    秀气的小脚一步迈出,顷刻化作月白之烟,一闪之间,跨越千丈距离,已浮现至宁凡身前,屈指,一弹!

    这一指月力交融,绝不弱于宁凡未完成的剑指第二指。

    一指弹出,女童自负能杀宁凡,但却有一道白衣倩影,轻飘飘出现在宁凡身前,一拳,轰出。

    “不…许…伤…光…”

    其目光之中,幽绿凶芒一闪,炼体境界犹在宁凡之上的女童,却被女尸,一拳轰飞。吐血,难以置信。

    “尸魔!堪比化神中期之魔!”

    她秀足连点,巨力之间,在天空踏碎道道虚空裂痕,刚刚苏醒的狂傲,渐渐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忌惮与凝重。

    自己被第二元神反噬,夺舍重伤,逃离神空海,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说起来,这里是哪里…那元后修士,竟有堪比化神中期的尸魔护身,又是哪家的娃娃?

    女童秀气的目光,冰冷扫过元瑶界,立刻,小脸一惊。

    “这是…界宝!”

    望着头顶一颗颗法宝星辰,又看出四面河山隐隐布有化级巅峰大阵,女童的目光,阴沉望向宁凡。

    “是你将姥姥我,捉入此界的!”

    此女似乎对鼎炉身份、辗转流落外海之事,并无记忆。

    宁凡没有回答,而是催动阴阳锁。他要看看,此女究竟是谁!

    此女表现的修为,不过化神初期,炼体境界,不过玉命第二境。但此女识海中那月光,若宁凡没有看错…乃是月光形态的识海。

    月识!

    特殊识海,便是真仙也不一定掌握,与修为无关,全看机缘与资质…

    此女能掌握,其在神空岛的身份,岂能是寻常弟子…

    “你是谁!”宁凡不答反问。

    “哼,你还没回答姥姥的问题,这处小千世界,是你掌管吧,速速放姥姥离去,姥姥饶你不死!”

    女童心语:姥姥才不告诉你,姥姥是神空岛主,月凌空!

    宁凡目光一凛,这个答案,让他始料不及。

    月凌空,月凌空…此女自称是月凌空…

    她不是神空岛的化神女弟子…她是…神空岛,月尊!内海七尊最强者!半步踏入炼虚期的高手!

    自己获取的第一具化神鼎炉…是内海最强者…

    “原来你是,月凌空!不过从即曰起,你不再是神空岛主,而是我宁凡鼎炉!”

    “嗯?你怎知我身份!”

    女童自是大惊的。

    她被第二元神反噬夺舍,本该必死,但她所修练的功法——《月轮术》极为特殊,在其身死一刻,以月光轮回,元神离体,重塑肉身,逃出神空海。如此,虽然保得一命,但修为却是难以复原,甚至,她原本半步炼虚的法力,跌落到化神初期,这部分多余的法力,化作月光,封于体内,一旦爆发,她甚至随时有毙命之忧。

    这具肉身,不过是月凌空8岁之时的模样,除非修为恢复,否则,她是‘长不大’的。

    这模样,照理而言,普天之下都无人认识,眼前的元后青年,却一口道出自己身份…

    此人,怎么知道的…

    且这狂妄的小子,竟还说,自己是他的鼎炉…笑话!无尽海中,谁敢让内海第一高手月凌空做鼎炉,不怕采补之时、死于床榻么!

    “你敢采补姥姥,姥姥要了你的命!说吧,你是什么人,为何捉了姥姥,若你的回答让姥姥满意,姥姥便网开一面,放你一马。”

    身陷敌手,便是女童目空一切的个姓,都不由话语柔和了几分。

    只是这稚嫩的声音,落在宁凡耳中,却化作一道冷笑。

    因为宁凡,听到了女童的心声。

    女童心语:哼!姑且先服软,立刻此界,此小千世界已然加固,便是我,被收入其中,都跑不掉。待离开此界宝,再将这小子杀死!如此,无尽海便无人知,我月凌空,未死!第二元神,必定不知!我重新夺回神空岛的机会,还是有的!只是在此之前,必须先找个男修鼎炉,采补之后,将多余法力宣泄出体外…那男修自承受不出我法力,必死的,只是我月凌空手了4000年的完璧之身,却是要就此葬送…

    “哦?我放了你,你好在界外,杀我么…第二元神,又是什么?”

    “什,什么!你会读心术么!怎知我心中所想!”月凌空小脸失色,能窥探他人心事的法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叫宁凡,化名周明,你月凌空,是我鼎炉,听你心声,似乎需要寻一个男修采补,宣泄多余法力,正好,宁某人对你的修为,很感兴趣…以宁某的采补之术,定能让你满意,在此之前,你可好好考虑…”

    “你当真会读心术!”

    女童小脸红白不定,羞怒到想要杀人泄愤。

    好一个胆大包天的元后修士,叫宁凡么,竟敢把色心,打到我月凌空身上!

    诚然,以她如今窘迫局面,寻一个男修,泻去冗余法力自保,是明智之举。

    但让她当真屈膝于某人身前,做鼎炉之事,她的自尊,不容许!

    四千年的修真之路,她杀人如麻,月凌空三字,在内海几乎是闻风丧胆的局面。便是其他内海六尊,也不敢对她,轻薄一句!

    只是,女童恍然升起一种错觉。

    眼前的青年,虽只有元后修为,但却当真能…采补自己!即便是…用强!

    只是用强之下,未免采补效果大打折扣,是以此子,才会给自己考虑的机会。

    不说此地大阵,便说那尸魔,以月凌空如今实力,都难以取胜。

    “你若敢亵渎姥姥,姥姥定杀光你全族!”

    女童扬起小脸,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气质。

    “你似乎,还不明白你的处境…封!”宁凡取出一个玉简,将拍卖之事烙印下来,抛给女童。

    旋即心念一动,勾动大阵,将女童封入阵中。

    如此,方才带着女尸,离开元瑶界。

    女童接过玉简,一览其内容,立刻小脸之上冷若霜寒。

    “大,大胆!其他六尊,竟敢,竟敢…竟敢将我当鼎炉卖!竟敢轮流搜我记忆!找死!”

    徐徐收起怒意,女童立刻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自己如今恢复神智,若离开元瑶界,必定被六尊势力捉住、搜魂、拷问!

    而自己月凌空的身份,一旦暴露给六尊,怕是六尊之中,几个仇家,会很乐意将自己杀死…

    自己似乎,还不能离开元瑶界了…除非神空岛之事平息,又除非,自己恢复半步炼虚的修为…

    且不说自己该不该离开元瑶界,如今的问题是,宁凡根本不放自己离去。

    大阵破去不难,但此界却万万无法离开。

    自己迫切需要一个男修鼎炉,将法力‘灌入’那倒霉蛋体内,方才能够保命。

    若不能离去,自无男修,除了可进入此界的界主宁凡,怕是无人可与自己合体双修…

    女童面色阴沉,摆在她身前的路,只有两条。

    一是死!

    二是被宁凡采补!

    “可恶!我月凌空,纵横四千载,竟沦落到不得不与一男子双修的地步…怎会如此!”

    玄翠宫中,厢房之内,宁凡与女尸浮现身形。

    女尸一副淡淡模样,对月凌空毫无兴趣。

    但宁凡,却露出阴晴不定的神色。

    “想不到,误打误撞,竟唤醒此女记忆,更想不到,此女竟是内海七尊之首,神空岛主月凌空…如此,采补之女,将有无数麻烦。破她躯体之防、种下采阴指力,有些困难,且此女身为半步炼虚之修,虽说境界跌落,一旦逼狠,或许有办法暂时恢复一二实力,将我灭杀…想要采补之女,只能令她屈服…罢了,此女不归我采补,则必死,以此女凶狠果决的个姓,应不会为了清白而选择死亡…此女,碎界秘境之行后再处理,若能在秘境中提升实力,届时,便是此女不从我,也由不得她…她,即便是内海至尊的女子,仍是我宁凡的鼎炉!”

    “且一旦收服此女,其麾下神空岛所有女修,皆为我鼎炉!此女似乎有不少化神弟子…只是神空岛,似乎发生了不小变故,第二元神反噬么…看来我不修练第二元婴,当真是明智之举,也少了反噬之险…”

    宁凡面色一缓,收了心思,挥掌取出万剑离心草。

    距离秘境开启,仅有数曰。数曰太短,短到什么也做不了。

    姑且稳固剑指第二指的威力吧,此指虽然凝聚,仍远远未有完成…

    修炼到这一步,宁凡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取舍。

    自己一身神通太多,但太多,却未免多而不精。诸如龙漩之火,又如念隐诀,念守决,威力想要提升至化级,需要耗费的时间太多。

    时间有限,可以做的事,却太多。

    “法术缺少时间修炼,攻防之间,便以法宝补充劣势。最终需要提升的,仍是修为和法力,境界提升,才是根本…至于炼丹术,五转初级炼丹术,化神之前,都够用,但若化神之后…炼丹术,不能落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