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33章 第一个化神!

第233章 第一个化神!

    厢房之内,宁凡微笑不语,观看着婴级拍卖会的尾声.

    洞虚,则苦笑着、给许秋灵解释自己隐瞒的身份。

    许秋灵万万想不到,自己随意拜的养花师父,竟是如此厉害人物…

    更让她羞恼的,是自己这平曰疯癫的师父,竟三言两语,将自己…‘嫁’给了宁凡!

    虽然她没有不愿意,但…

    但女儿家的亲事,是能如此草率决定的么。

    她微微叹息,但目光落在宁凡沉静的笑容上,却芳心一颤。

    自己,是不是仍然低估这周公子了…

    能让爹爹与严伯伯结交,如今,又能让内海七尊之一低头。

    甚至,甚至…周公子,还指点自己师父,如何突破炼虚期…

    看不透,不可思议…

    许秋灵睫毛一眨一眨,望着宁凡,俏脸微红。

    云淡风轻的宁凡,真的很有魅力…她喜欢这般淡然的男子。

    自己爹爹便是贩卖鼎炉的魔头,她见过太多魔头,但无人似此人潇洒。

    自己本是短命,姓格冷漠,但却对此人一见难忘,再见倾心…

    仿佛数百年思念,憋了如许年华,终于等来了那人。

    于是,将所有情意,毫无保留赠送于他,即便他无法相救自己…

    你的路途,从此不见我的苍老。

    因为我愿随你走在天际,看一幕繁花似锦,许一世荡气回肠。

    婴级拍卖会,已是尾声。

    一些珍惜的元婴法宝,丹药,也纷纷开始竞拍。

    所有提升修为的丹药,宁凡皆拍下,即便他自己不用…家乡的女子们,或许会用。

    自第三层竞拍,普通元婴自是不敢与之相争。

    并未隐藏自己身份,以周明之名的影响力,想要在外海低调,已困难,不少外海元婴几乎一认出宁凡厢房,立刻停止竞拍。

    这便是,威。

    宁凡的目光,落在第二层之中。

    虽有隔绝神念的禁阵,但自阻挡不住宁凡探测。

    其中,苏瑶正微微蹙眉,她苦苦等候的元婴道果,竟仍未开始竞拍。

    此次拍卖会,本该拍卖四颗道果,分别在拍卖之初、中、后、末四个时间段拍卖。

    但临近尾声,竟仍未有道果开始拍卖,苏瑶不由有些着急了。

    在其焦急的目光中,最后一件拍卖品,总算揭开面纱。

    “最后一件拍卖品,是元婴初期修士之道果,因为一些缘故,我宗此次仅能拍卖这一颗道果,起拍价,500万仙玉!”

    “550万!”

    苏瑶几乎迫不及待,便叫出了价。

    这声音娇软好听,而认知之人,立刻听出,喊价之人,竟是碧瑶宗主。

    道果,需要杀人获取。

    十宗之中,碧瑶宗是唯一自诩正道的宗门,门中弟子需持杀戒。

    杀人,有诸多限制,而身为碧瑶宗主,却来魔海购买道果,此事,有些讽刺呢。

    有人暗暗偷笑,有人挖苦连连,还有人,幻想起苏瑶的娇躯。

    只是这一切,动摇不了苏瑶的决心,她便是要为妹妹殷素秋,拍下这道果。

    她要助殷素秋结婴!

    只是苏瑶,稍稍低估了这颗道果的影响力。

    十宗的影响力不小,但碧瑶仙岛,偏偏是个例外。

    得罪此宗,只要不过分,此宗便不会明面追杀。

    只要钱财足够,即便忤逆苏瑶,抢拍道果,碧瑶仙岛也不会追责。

    “600万!”

    “620万!”

    “660万!”

    “700万!”

    一系列的竞拍声,依次响起。

    当价格攀升至900万时,竞价停止。

    因为出价者,竟是…第四层南厢房之人!

    “本座出,900万!”

    这声音,沙哑而阴邪,在响起的一刻,大修士之下,齐齐打了个冷颤。

    明明是寻常的声音,却好似有一道崩溃天元的力量。

    在此声响起的一刻,天地元力一震,凝出无数天灵之线,将苏瑶所在厢房,阵光震碎!

    而一个肥胖如肉山的黑僧,冷笑走出厢房,望着端坐下方的苏瑶,舔了舔舌头。

    “此人,便是密莲小家伙准备的鼎炉么,啧啧,模样不错,是本座喜欢的类型!不过密莲因你而死,你还是…死吧!”

    肉山黑僧,眼中邪光一闪,背后现出一尊邪念滔天的黑色佛影,足以丈六之高,那佛影暴散,化作一道黑烟,朝苏瑶卷去。

    只是,唯有化神才看得出,这哪里是烟,分明是一丝丝黑色的天灵之力所凝聚的绝杀之术!

    一霎,苏瑶身后的碧瑶宗女修,皆是俏脸生寒。

    而在场的老怪们,纷纷认出出手之人的身份!

    “此人是化神老怪!此人是黑佛宗的副宗主,邪光僧!”

    “此黑烟是邪光最擅长的邪烟之术,一旦被卷中,便是大修士,也将登时法力尽失,任其揉捏,顷刻被黑烟撕裂…”

    一个个平曰眼高于顶的老怪,在化神老怪之前,却如同蝼蚁般渺小,大气都不敢喘。

    内海化神,诛杀外海十宗宗主,竟无人敢出声相阻。

    许如山与严中则,尚在极乐巅饮茶,绝料不到区区婴级拍卖会,竟会惹化神出手。

    那邪光僧,好生猖狂!被自己二人警告,不许对周明出手,便迁怒于碧瑶宗!

    二人远水难解近火,想要相救,已来不及。

    而其他三房之化神,则个怀心事。

    东厢之中,一个身着银袍的青年,轻摇折扇,目露精光。他的衣襟之上,绣着一尊银色雷兽!

    此人,是大修士修为,但法力,已达到8000甲!

    此人的气息,比邪光,都不弱太多!

    周家,周青!

    此人为内海周家的天之骄子,被尊为‘周家天子’,为内海资质第一之魔修,内海‘化神之下第一人’!他出行,便有化神修士周七护卫,足可见周家对此人重视。

    “听说那周明,便是为了此女,得罪黑佛宗,但有许如山出面,邪光不敢杀周明泄愤,故而出此下策,想逼周明出手,名正言顺杀之…邪光,不足虑,此人虽是化神,却无神意,更是取巧成神,我杀此人,最多耗损4000甲法力。但周明…此人并非我周家之人,但手段,倒是不错…外海化神之下第一人,不知能接下我几招…令我使用多少法力。”

    “三招!千甲!”周七似乎不爱说话。

    “周七,你太高估此人了…”

    周青微微冷笑,但下一刻,目光一凛!

    “他,便是周明?!”

    北厢之中,一名长须红脸的大汉,正擦拭一柄巨剑。

    巨剑泛着银芒,而大汉所有心思,都沉浸在巨剑之内。

    一丝剑意,化不开!

    眼如剑芒,息如锐!

    外界区区婴级拍卖,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趣,甚至,在邪光出手之后,他连眉头都未抬一下。

    但当一声崩天之声传来,他目光大变,豁然起身,不可思议望着厢房之外,炯炯有神!

    “此子,周明?好强的剑术!剑岛之内,能接此人一指者,不超十人!”

    西厢之后,一名紫袍老者,搂着二女,瞑目不言。

    当邪光出手,此人也不过略抬眼皮,旋即冷笑。

    “黑佛宗副宗主么…比起我封妖殿化神,弱的太多…”

    他对邪光,不屑一顾,因为他是封妖殿三长老,名为紫蛊。

    只是,在邪光出手之后,另一人出手,却让其骇然震怒。

    他分明感应到,自己种在鹰鹤体内的紫妖之气,正在那人体内!如此近距离感应,绝不会错!

    “周明!你找死!”

    他某种紫光一现,身旁二女,却忽而暴散,化作成千上万的紫金蛊虫。

    二女,不是人,而是蛊虫!此虫名为‘紫噬’,莫看其小,成熟体一只,便足以咬死金丹,百只吞元婴,万只噬化神!

    此虫,紫蛊道人有一万七千只,寻常化神,根本不愿与之争锋!

    但紫蛊的眼中,刚刚闪过杀意,惊色,便旋即一闪。

    “这周明,仅仅元婴后期,为何如此厉害!”

    邪光出手,苏瑶顿时绝望。

    那黑烟飘渺而来,速度太快,快到自己来不及持宝反抗。

    只是即便持宝,又能如何…

    挡不住…

    只是黑烟虽快,一道青年身影,却比那黑烟更快!

    他仅仅灰光一闪,半化青烟,出现在黑烟之前,眼露寒芒!

    “周某鼎炉,也是你可加害的么…碎!”

    宁凡五指泛着玉色,大手一抓,一丝魔山之意,席卷开来,这一刻,宁凡一身,魔气纵横!那足以撕裂大修士的天灵黑烟,被其一抓之下,崩溃!

    “哼,你出手了!如此本座杀你,便是许如山,也没有话说!死!”

    邪光眼露狞笑,正欲出手,他等得便是宁凡出手救人,他好灭杀此人。

    但宁凡,出手更快!

    这一刻,他抬起手指,连点二指。

    一指,碎岳!

    二指,崩天!

    欢合仙岛,无数山岳,开始崩塌。

    强横的指力,将洞天之宝的宝楼之顶掀开,露出苍天!

    明明是白天,却天际黑暗,一轮黑曰,无端悬于长空。

    当宁凡杀机一动之时,黑曰,点燃。

    曰坠,云碎,天崩!

    邪光面色大变,恐惧扭曲!

    他是最弱化神,但眼前的攻击,却堪比…化神初期之中,最强一击!

    便是石兵,都几乎死在此指之下,他邪光,如何能敌!

    必须,逃!

    “定!”

    宁凡第三指点下,这一次,却是定身!

    密密的灰线,将邪光死死缠绕,以宁凡如今法力,定住邪光半息,绰绰有余。

    “这,这是什么法术!”

    邪光面色大变,这是什么法术,竟能让元婴后期的宁凡,定住自己!

    “你是最弱化神,我却是最强元婴…你可以,死了!崩!”

    一指黑芒,点出一道乌金剑气,这剑气,第一次施展,尚无法成形,但这一次,显然熟练了许多。

    那一指,分出指尖,却崩碎成无数细若毫发的黑线,若目力足够,便能看出,黑线的尖端,是锋利到极致的小剑。

    好似一道极光,被抽散成无数光丝。

    但那光丝,在临近邪光身前之时,却有合拢,将其包裹。

    最弱化神的邪光,连玄天灵宝都用不了,拼命之下,吐出一口玄天残宝级黑沙法宝,试图震散黑丝。

    但那黑沙,一旦触及黑丝,纷纷崩碎。

    这一刻,欢合仙岛的数万里长空,尽数天崩,露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幽暗虚空。

    这一指,碎去玄天残宝,立刻好似附骨之蛆,将邪光一卷一撕,肉身撕成粉碎。

    只是肉身崩溃之时,一道黑色光影,拼却重伤,强行冲出黑丝封锁,吐血不止,却猛然掐决,化作黑烟,横空挪移,已在数万里之外。

    那黑影,拳头大小,好似元婴,外貌与邪光如出一辙,但却虚幻无实体。

    此乃,元神!

    元神挪移,其速度,让宁凡暗暗吃惊。

    抹去嘴角黑血,叹息道。

    “竟让此孽,跑了…化神修士,果然不是我可杀的…”

    安静,针落可闻。

    外界天空,徐徐碎裂愈合,但洞天楼的破碎处,却再无法愈合。

    一个个本就忌惮周明的外海老怪,此刻对周明的忌惮,更空前上升。

    一个个本不忌惮周明的内海老怪,却于此刻,纷纷记住周明之名。

    尤其是第四层阁楼,化神之修,纷纷心神大震。

    这一指,莫说邪光,便是换做他们,也必定重伤!

    周青拳头紧握,这便是他小瞧的周明么…

    这一指,岂是他可以接下!

    这周明,哪里是什么化神之下第一人,化神初期中,能接下这一指的,又有几人!

    且此人,竟还说,可惜…

    难道他毁去邪光肉身还不够,还想连元神都杀了?

    自己号称周家天子,但在此人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元后,斩化神….”

    关雄的眼前,始终回忆那一剑之光。

    化剑为丝,不会错!那无数黑丝,正是剑丝!

    “关某纵横内海,修剑三千载,仍未领悟化剑为丝之术,此子,竟在元后之时领悟!可惜,此子非我剑岛之人,否则,剑尊继任者,非此人莫属!”

    紫蛊道人,眼露骇然。

    在宁凡出手一刻,他认出宁凡是杀害鹰鹤之人。

    但见识到宁凡一指灭邪光的手段,他自忖便是有一万七千紫噬之虫,若被宁凡一指点中,也必定重伤!

    “杀我封妖殿长老,此事自不能就此算了…但此子,不好惹,我一人对上此子,必定重伤…”

    宁凡的目光,虽然惋惜,但却对自家厢房方向,传出一道音念。

    “洞虚前辈,我要此人元神!”

    “呵呵,好说好说,区区黑佛小宗初期元神,便是先让他跑百万里,老朽也能将其捉回…”

    宁凡,灭得了邪光,却杀不掉元神。

    但自有人,能捉邪光!洞虚这免费打手,不用白不用!

    斩草,除根!邪光,跑不了!

    只是邪光之死,无人会知,是他所为!

    “此为我所杀第一个化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