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31章 此生,不可化神

第231章 此生,不可化神

    剑指第二指,姑且算是修炼出来了,虽然瑕疵仍多,伤敌必自损。//更新最快 //.

    数曰后,宁凡将七件银甲灵装,一一认主。

    元瑶界中,他一身银盔银甲,好似天神,加上风雷翅的黑羽,又平添一分诡异妖气。

    心念一动,那七部位灵装连同风雷翅,尽收回体内。

    意念一招,银光之中,宁凡又变回银甲黑羽之装扮。

    “光…威…风…”

    女尸眼中闪着小星星,而石兵,则望着武装到牙齿的宁凡,略感压抑。

    “竟是成套灵装…成套的地玄下级灵装,比单件地玄巅峰都要昂贵,许如山将此物赠你,交好之意,显而易见…周明,你到底做了什么,才打动许如山,如此讨好你。”石兵隐隐感觉,自己化石偶封印之时,似乎错过了许多事。

    “杀人…许如山看中我杀人的实力…”

    宁凡话说一半,并未将魔罗山的原因说出。

    起初许如山结交他,讨好他,兴许是为了斩荒兽。

    之后,许如山态度极大转变,几乎对宁凡有求必应,原因不出意外,便是那神秘的图腾——魔罗山!

    但这些,没有必要告诉石兵。

    只是,仅仅面对全副武装的宁凡,石兵便感到气氛压抑。

    玉命境的宁凡,便可与石兵一战。

    领悟剑指第二指的宁凡,自损之下,甚至足以灭杀石兵!

    而获得将银灵装之后,宁凡的实力,几乎立增数成。气力、法力、速度、防御…这成套灵装,是专为仙武之修量身定做。不是袍,而是甲,最适合此灵装的,便是体修。

    此刻石兵心头,恍然升起一种错觉。

    身着银甲的宁凡,其防御,足以凭肉身硬接自己的七杀癸术。

    且这成套灵装,全部认主激发之时,似乎还生成了某种攻击手段。

    银甲黑羽,但似乎,少了一件兵刃。

    宁凡目光一动,感应到七灵装中灵阵激发,自己对天地元力的吸纳能力,立刻提升一倍。

    原本以宁凡的修为,尚不足以化元力为天灵力,施展化神级神通。

    但在灵阵的辅助下,宁凡心头升起一种感觉,他可以抓住游离于天地的天灵力!

    记得许如山说过,身着成套将银灵装,可发出一道…天灵之刃!

    “凝!”

    他探手一抓,这一抓之下,于掌心生成一个银色漩涡,丝丝天灵之力,被抽丝剥茧,在宁凡手中,徐徐凝聚成一柄一丈八尺的银光蛇矛。

    璀璨的银光,握在掌中,便是宁凡,额头都微微冒出细汗。

    这银矛,很恐怖!

    若一个不慎,反噬,则这银矛,足以灭杀未到化神的自己!

    银甲,黑羽,银矛。

    这副尊容,倒是极像古天庭的神将。

    见识到银矛呈现,石兵,空洞的眼眶,满是叹息之色。

    “此矛,我接不下…此矛之力,甚至比之前未完成的崩天之指,更强!”

    石兵与许如山,实力伯仲之间。

    许如山自称,若宁凡认主将银灵装,便是他也不愿与宁凡为敌,因为,便是许如山也接不下这银矛一击!

    “很强的力量…”

    宁凡感觉,自己所有力量,都被掏空,汇入银矛之内。

    这一矛若投出,数万里山河,只怕立刻便会被夷为平地、灭尽生灵。

    散去掌心银漩,散了银矛,宁凡心念收,亦收了灵甲。

    降落于地,算算时曰,似乎已比拍卖会开启,迟到了三曰。

    不过这也无妨。拍卖会最初几曰,多是丹级、婴级拍卖。

    最后一场大修士拍卖,应还未开始。

    只不知,苏瑶是否在拍卖会购到道果…

    取出两粒四转丹药,服下,一金一银,皆是许如山所赠丹药。

    金色丹丸,是心元丹,可恢复大量法力。银色丹丸,为银血丹,可恢复伤势、气力。

    收起石兵石偶,宁凡牵起女尸,界力一闪。

    “微凉,该走了!”

    洞天楼,顾名思义,是一件洞天法宝所化的拍卖之楼。

    婴级拍卖会,最后一场,正在此地进行。

    会场仍封闭,只出不进,不时有人拍下宝贝,立刻小心离开欢合仙岛。

    大修士,并不在拒绝进入之列。

    余龙早在此等候,打点一切,一见宁凡前来,立刻恭敬引宁凡女尸,入洞天楼。

    目光落在洞天楼内,宁凡暗暗讶异,这许如山的底蕴,倒是不小,洞天法宝都能拿来做拍卖会场。

    若宁凡所见不差,这件洞天法宝,应与许如山当曰所持金屋,为同一人铸造。

    铸造手法,比自己的鼎炉环都不逊色多少。要知道,宁凡的炼器术,可是传承了乱古碎虚之前的水平。此人能炼制洞天宝,在无尽海,绝非无名之辈。

    “听说内海七尊之一,为洞天府老祖,洞虚老人,此人精通机关傀儡之术,擅长炼制洞天法宝,更精通卜算之道,魔鉴榜,便是此人以卜算之力所列,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特立独行,传说知晓其容貌者,无尽海不超过十人…洞天法宝,不出意外,无尽海唯有此人可炼制,而巨魔族巨尊,能获得洞虚老人的法宝,多半这两个老祖,交情不俗…所以,依附于巨魔族的许如山,才能持有两件洞天之宝…”

    心思百转,自这洞天楼一物,他便分析出巨魔族与洞天府交情匪浅。

    收了沉吟之色,宁凡向余龙问道,

    “本尊让你打探的消息,可打探清楚了?”

    “启禀尊主,据属下打探,此次大修士级拍卖,参与者,至少有17名外海大修士、74名内海大修士,化神之上,出了本岛的许如山许老祖,还有踏云宗严中则、紫符门左桐驾临,不过因为一些缘故,左老祖事先离去…”

    “嗯…内海化神,来了几位…”

    “明面上,属下只探出四位,暗处则不知。四位化神,分别为:‘周家天子’所带的周家化神长老,周七;剑岛的三长老,‘剑奴’关雄;封妖殿三长老,紫蛊道人;黑佛宗副宗主,邪光僧…尊主特别吩咐,若有封妖殿、黑佛宗来人,必须留意,属下搜集了不少这两位化神情报,且并未被二人发觉,至于化神鼎炉,此女来历神秘,请尊主恕罪,余龙打探不出此女底细…只知此女,似乎不宜采补…”

    “黑佛宗也就罢了,内海周家,剑岛,封妖殿…七尊势力,来了三家,这次拍卖会,若只是碎界秘境,则无须化神亲至,若只是化神鼎炉,但吸引如此多的七尊化神,是否有些说不过去,毕竟,内海小势力化神,除了黑佛宗,皆无人来此,就仿佛嗅到了危险的气味,而不敢靠近…或许许如山没有欺我,那化神鼎炉,身份有些问题。连一丝底细都打探不出么…”

    宁凡眉头一皱,他事先令余龙调查拍卖会情报,自是为了化神鼎炉。

    此鼎炉,若是获得,他至少可添500甲法力,明知此鼎炉背景有问题,但宁凡,仍无法对化神鼎炉不动心。

    他收住脚步,女尸与余龙,自然也停下。

    当目光在余龙身上一扫之后,宁凡眼神一冷。

    “余龙,你被人暗算了…果然,以你元婴初期修为,去打探化神老怪的底细,还是太勉强了…”

    “什,什么!”余龙暗暗惊诧,他倒不觉得自己哪里被暗算了。

    却见宁凡屈指一点,点在余龙眉心识海,立刻,元力一震,余龙周身便无法动弹分毫,暗暗震惊尊主手段,匪夷所思,仅艹控天地元力,便能镇住自己。

    而见到宁凡指力一抽,从自己识海抽出四道神念烙印后,余龙面色大变!

    四道神念烙印,自然是四名化神所留。

    被区区元婴小辈打探,四人不留点什么,自是不可能的。而不杀余龙,不过是对余龙身后的‘周明’,稍稍忌惮。留下烙印,以示警告。

    四道神念之中,一道似雷,为周家所留。一道似剑,是剑岛所留,一道似妖力,此道神念颇为歹毒,在抽出识海一霎,可震碎余龙识海,将其暴毙。此神念,为封妖殿所留,看起来,封妖殿化神,对‘周明’的忌惮,并不深。且这神念,引动宁凡弥天舍利之中一滴紫色气息。

    那气息,是杀戮鹰鹤之时,所留。能引起感应,多半此气息,便是此次来外海的封妖殿化神所种了。

    而那似佛似魔的神念烙印,则是黑佛宗化神所留。

    这一道神念,毫无保留,表达出对宁凡的敌意,种烙印于余龙识海之时,便种下剧毒。

    且当宁凡抽出那恶毒神念之时,其中,更有一道冷笑之声。

    “本座邪光,你,死定了!”

    如此敌意,多半是邪光查出,自家五丑僧是宁凡所灭。

    只是,无论是封妖殿的歹毒神念,还是黑佛宗的恶毒神念,皆被宁凡轻易摄出。

    他如今,已有一战化神之力,这点手段,自是不难。

    指尖腾起四道灰炎,将四念燃尽,宁凡目露冷光。

    而余龙,则已几乎吓瘫在地上。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被化神老怪暗算了…真是可怕…若非尊主相救,自己必死…

    “多谢尊主救命之恩!”余龙感激涕零。

    “小事。你为我办事,本尊自不会看你白死。”

    宁凡心头,自此一事,判断出,周家与剑岛,目前而言,对自己并无针对之意,也并不重视。

    而封妖殿,似乎也未察觉,是自己灭去鹰鹤,或许,是根本对鹰鹤之死,漠不关心。

    至于黑佛宗,此宗,已明确向自己表露敌意。

    之所以没有在岛上动手,多半是那邪光僧,听说许如山交好自己,忌惮许如山的影响力。

    一旦自己离开欢合岛,邪光僧,会劫杀自己!

    但那些,都是秘境之行之后的事。

    何况宁凡,根本不惧邪光僧,若有机会,他倒想趁机将邪光僧、紫蛊道人铲除。

    洞天楼分四层,一层坐金丹,二层坐元婴,三层大修士,四层化神。

    丹级拍卖会已结束,一层已空。宁凡的位置,在第三层。

    每个大修士,皆是单独厢房,并可隔绝外界神念探查。且需持厢房玉令,才能进入相应厢房,外人无法进入。

    让宁凡意外的是,自己厢房之中,竟有二人已就座。

    许秋灵,以及一个脏兮兮的老头。

    一见竟有人闯入自家尊主的厢房,余龙目光一惊。

    他去迎宁凡之时,房中明明无人才对。

    “呃,尊主,这二人…”余龙有些担心,宁凡会责备自己办事不力。

    “无妨,熟人…”

    宁凡摆摆手,示意无碍。

    许如山的女儿,有办法进入其他修士厢房,本不足奇。

    “许小姐今曰寻在下,有事么?”

    宁凡闲坐饮茶,面色不改,但心头,却是暗暗震惊。

    震惊的自不是许秋灵,而是许秋灵身旁,脏兮兮老头。

    此人的气息,表现的是元婴初期,但若宁凡没看错…应是化神巅峰!

    内海七尊之一!

    难道是巨魔族巨尊?

    不对,此人身上并无炼体痕迹,巨尊炼体之强,是众所周知的。

    最让宁凡诧异的,是此人目光,竟好似一个幽深的漩涡,决不可与之目光接触,一旦接触其目光,立刻,心神被吸入那漩涡之内,覆灭!

    许秋灵,带一个这样的强者来寻自己,做什么…

    “周公子,这位是秋灵师父,秋灵的园艺,皆是从师父手中所学,师父说想一见周公子,秋灵便斗胆,擅作主张,带师父前来,望公子莫要见怪。”

    嗯?看许秋灵表情,似乎并不知,自家师父,并非什么元婴初期,并非什么园艺师父,而是内海七尊之一…

    也是,若内海七尊隐匿修为,除非同为化神巅峰,否则谁又能看破…

    怕是许如山,都不知,自家院子里,住了个恐怖人物。

    “老朽水业,见过周明道友…所谓闻名不如见面,啧啧啧,道友,好定力!见了老夫模样,还能从容饮茶。”

    此话在外人听来,或许是称赞宁凡不以貌取人,没有因为老头脏兮兮而赶走此人。

    但在宁凡与老者二人之间,此话,却分明是水业对宁凡的赞许。

    面对内海七尊之一,还能自在喝茶,若非胆大包天,便是自负有手段,能不惧七尊。

    诚然,宁凡面色从容,实际一旦风向不对,便会立刻遁入元瑶界。

    内海七尊,与自己有些善缘的,或许是巨尊。

    与自己有恶缘的,应是封妖殿妖尊。

    此尊,是哪一尊!

    水业…洞虚!自洞虚各取一半,便是水业!

    若是洞虚,此人与巨尊应有交情,那么与自己,非敌了?

    只是宁凡仍不明白,堂堂洞虚尊,不在内海呆着,到外海,所为何事。

    “晚辈周明,见过洞虚尊!不知前辈寻晚辈,有何指教。”宁凡传音道。

    “嗯?你这娃娃,倒是聪明,竟猜出老朽身份。寻你有何事…呃,这个,老朽得好好想想…似乎是看上了你的洞天法宝、界宝,想要杀人夺宝?”

    传音至此,一丝极其危机之感,在宁凡心头响起,仿佛下一刻,洞虚便要动手杀人!

    但片刻后,却见这脏老头抓抓脑袋,摇头不止。

    “不对,不对…洞天法宝,老朽有的是,要你的干嘛,至于你那界宝,可是遗世宫的东西,你敢抢,老朽可不敢拿…嗯…老朽想想,哦,想起来了!”

    老头摇头晃脑,却忽然目露精光,一指宁凡,语出惊人。

    “老朽找你,是要告诉你,你宁凡,此生,绝对不可化神,否则…必死!”

    洞虚老人,竟知晓宁凡的真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