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30章 败石兵!

    玄翠宫中,宁凡望着一整套银甲,眉宇凝重

    魔罗山…

    对此宁凡一无所知,但许如山,似乎从宁凡身上,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这便是他对我恭敬的原因么…”

    而在许如山获得满意答复之后,宁凡开口索要之物,许如山无一拒绝。

    除了成套的地玄灵装,除了12名元婴鼎炉,许如山更奉上仙玉五千万,四转丹方20种,五转丹方5种,元婴道果三枚,天元丹50颗。

    至于恢复类丹药,更是不计其数。

    凡虚级灵铁,得到一块,是‘火灵’神通的灵铁。此灵铁,可极大提升火系法宝的威力,但附灵在碎神鞭上,显然极不合适,碎神鞭若要附灵,也应附‘金灵’‘雷灵’才对,火灵,属姓错了。不过灵铁到手,即便暂时无用,宁凡是不会还给许如山的。

    玄天残宝,都获得两件。

    最让宁凡想不到的,是许如山,事先将报酬地母冥乳,交给了宁凡,除了地母之心,几乎所有报酬,都完全支付。

    200滴地母冥乳,击杀150头荒兽的代价…2000甲法力!

    若吸收此冥乳,宁凡可突破元婴巅峰!

    只是无论炼化地母冥乳,还是炼化天元丹、道果、青鸾火,都颇为耗费时间。

    与诸多提升修为的手段想必,反倒是采补鼎炉,最为节省时间。

    一抖鼎炉环,唤出一个元婴女子,宁凡淡淡道,

    “我需要采补于你,但可为你保留金丹级修为。”

    “谢主人不杀之情,请主人怜惜…”

    5曰之后,宁凡将12名元婴女子采尽元阴,法力提升215甲,达到675甲。

    之所以比预期法力稍少,是因为精阳损耗太多,而降低了采补效果。

    采补元婴女子,并不轻松。

    将欢魔海的元婴鼎炉采尽,外海之地,除了碧瑶仙岛以外,恐怕罕有几名元婴女子了。

    推门而出,女尸仍是默默随行。

    宁凡仰首,看着天空风雪将周身的气势,丝丝压回体内。

    法力的提升,对天地元力的感悟,更加敏锐。

    寻常元婴修士,是先感悟大势,再感悟化神瓶颈,最终在化神之后感悟神意,但宁凡,却刚好恰恰相反。

    拍卖会前,剩下的事,还有两件!

    其一,凝出剑指第二指!

    其二,炼化将银之灵装!

    他的手掌,按在大地之上,施展的,是抽魂神通。

    只是这一次,他抽的不是岛魂,而是半座仙岛的金脉灵力!

    欢合仙岛并不大,以他的修为,足以抽取半岛之力!

    滚滚金灵力,沿着宁凡右手,没入其体内,好似要将其躯体撑爆。

    这一刻,整座欢合仙岛大乱,无数老怪皆发现,欢合仙岛的灵气,一霎变得异常稀薄!

    而唯有化神级修士,才能感应出,竟是有人,在以抽魂之术,抽走了整片岛屿的灵气!

    是谁?竟掌握了抽魂之术!

    许如山与严中则皆是化作青烟,飘到空中,宁凡曾征得许如山同意,抽取一般海岛之力。他二人自然知晓,此事多半是宁凡所为,皆暗暗震惊宁凡手段。

    同一时间,更有另外四名化神,同样各自遁上长空,沐着黑雪,皆是目光凝重。

    他们小心翼翼散出神念,在元磁之力的影响下,试图从岛上找出抽岛魂的高手,但一无所获。

    此刻的宁凡,早已在抽取半岛金力之后,遁入元瑶界之内。

    身处小千世界,岂是外界化神能够探查?

    元瑶界中,被滚滚金力包裹的宁凡,好似成了一个金人。

    他竭力将金灵力逼入右手第二指,以修炼出剑指第二指。

    一指,碎岳。

    二指,崩天!

    金人端坐于地,所有金灵徐徐逼入右指指尖,令得那一指之上,金光好似太阳。

    金力,已然足够。

    只是这剑指第二指,宁凡却无论如何,施展不出。

    好似有一道隔膜,阻碍了宁凡施术。

    他沉思千遍,但最终明悟,有些东西,不是想就能想明白的。

    恐怕自己非得在斗法之中,才能将此指精要,彻底明悟。

    令女尸稍稍远退,宁凡将金光暂止压制,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尊石偶。

    一招手,石偶迎风而长,化作石兵、现身而出。

    “石兵听令!”

    石兵尚未清醒,宁凡一声命令,带着一股绝强气势,让石兵空洞的眼中,流露出惊异之色。

    “好强的气势!几乎堪比化神!你尚是元婴后期,为何会有如此之强的气势…”

    而几乎是立刻,石兵便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竟是一处小千世界,且这小千世界,虽被宁凡更改地面目全非,但仍有些眼熟。

    “这是…这是小姐的元瑶界!不可能!元瑶玉怎会落入你手中!你把小姐怎样了!”

    “北小蛮安然无恙,而我应你之诺,成了遗世宫客卿丹师,并在北小蛮为难之时,为其治伤,此玉是我自她手中夺来,但她没有反抗。”

    开玩笑,自渎玉简在宁凡手中,北小蛮当然不敢反抗。

    石兵探查眉心一丝血液,那血液,是北小蛮之血,在其认主为北小蛮之傀儡时所留。

    对血液感应,发现血液平安无事,石兵方才稍稍安心,但仍对宁凡救治北小蛮之语半信半疑,但勉强相信宁凡未加害北小蛮了。

    宁凡微微皱眉,石兵果然并非忠心于他,如此用起来,还真是很麻烦。

    一旦自己实力远远凌驾石兵之上,倒是可归还石兵,索姓此石兵终究并非忠心于他。

    而北小蛮,则是自己认定的鼎炉!给鼎炉好处,没有关系!

    “与我一战!”

    宁凡右目之中,司土魔星一闪,一股滔天魔意,滚滚浮现,化作一尊黑气遮天的魔山,而宁凡,便立在那魔山之巅。

    “与我,一战!”

    他目光俯视石兵,在这一刻,身为土石之身的石兵,竟从宁凡身上,感受到一丝不可抗拒的威压。

    此刻在石兵的眼中,宁凡不是人,而是一座山,一座,魔山!

    “这是,魔意!但究竟是几品!不是八品,不是七品…是六品!此子竟在无沉睡的短短时间,领悟了六品魔意?!”

    上一次石兵化作石偶之际,是宁凡元后之时,但这一次,宁凡法力提升了不少,倒是其次,让石兵无法置信的,是宁凡明明身怀八品神意雨之神意,却又凝出了六品魔意。

    在此魔意之下,石兵山石之身剧烈颤抖,他的山之神意,在宁凡的魔山之前,微不足道!

    好似,君临!

    “与我,一战!”

    宁凡目光淡漠,他要借与石兵争斗,领悟剑指第二指。

    这眼神,令石兵万变不惊的石心,不住颤动。

    “是!”

    他终究,遵从了宁凡命令。

    只是从心而论,石兵并不认为,宁凡能胜过自己。

    他看出,宁凡是在领悟体术神通,但这神通是否厉害,他不得而知。

    但石兵,不认为自己会输!

    “天生吾战!”

    他自魔山之脚,肉身化巨,当化作700丈之时,他本以为自己应可挥手触及魔山之巅的宁凡,但让他惊异的事出现了。

    普通之身,他面对魔山,是蝼蚁。

    700丈巨人之身,他面对魔山,明明比魔山更高大,但气势,仍远逊于魔山。

    ‘崩!’

    当宁凡张口吐出一字之时,石兵法相欲崩溃!

    “这是什么魔意,这是什么山!竟一个意念,令我山石傀儡之体,濒临崩溃!”

    石兵骇然吃惊,这魔山,定然来头巨大,好似是山中帝王,不可逼视。这种一念崩溃石兵的强横,唯有一些三品神意才能达到…这魔山之魔意,之所以仅仅是六品,恐怕是因为宁凡远未彻底明悟的缘故,若宁凡彻底明悟这种魔意,恐怕这魔意,威力堪比三品,甚至更高!

    若他所认不错,这魔山之影,极其类似他给宁凡蚀刻的魔纹。

    难道自己勾下99笔之时,一个不慎,更勾出了某种强横魔意?

    这一刻的石兵,再不敢小觑宁凡。

    若之前,宁凡擒下石兵,凭借的是悼亡之术,那现在,他仅仅凭魔意,便足以居高临下,镇压石兵。

    石兵明白,之所以自己没有法相崩溃,是因为宁凡手下留情。

    元婴后期的宁凡,竟对自己化神初期的傀儡,手下留情…

    “与我,一战!”

    这一刻,宁凡一步踏出,自魔山之巅跃起,抬指,一指按下。

    一指,碎岳!

    这一指之下,无数摄入元瑶界的山岳崩塌,每崩塌一峰,一指之力便越强。

    当宁凡身后的魔山之影都崩溃,化作滚滚魔气汇入一指,这一指,带着剑芒,迎着石兵的巨人之拳,按在拳芒之上。

    石兵万万没料到,宁凡竟未将一指剑芒激发出来,而是留在指力之中,以肉身接触,轰在自己拳上。

    在他的印象中,宁凡肉身虽强,终究只是半步玉命,比起自己真正玉命高手,差之甚远。何况自己化出法相,而宁凡仍是八尺蝼蚁之身。

    但拳指相触之际,一丝崩山裂地之意,却自宁凡渺小的一指传来,轰鸣之中,石兵一条手臂,狠狠一震,硕大的石拳,就此粉碎!

    巨人之身,连退数十步,踏碎无数山河,方才稳住身形,空洞的眼中,猛然一惊!

    “你,突破玉命境了!”

    不会错,此人定已突破玉命境,否则这一剑指,顶多令自己稍稍忌惮,绝对构不成威胁。

    但其结果,却是自己化出法相的巨拳,粉碎…

    这可谓石兵第一次在与宁凡体术碰撞中,吃亏!

    宁凡没有回答石兵的提问,答案显而易见。

    若他没有玉命境界,自不会自大到与石兵一较高下。

    剑指第一指,碎岳,是土之力的运用,对石兵本便有克制,加上魔罗山的魔意克制,一指伤石兵,不奇!

    “魔罗山…此山在魔族之中,必定大有来头…如此,我算明白许如山的意思,他赠我将银之甲,并告诉我此甲是巨魔族巨尊之物,虽未直接招揽我,但若我想提升魔意威力,必定需要弄清魔罗山的来龙去脉…石兵都不知魔罗山,巨魔族却知道…若入内海,巨魔族倒是不得不去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抽身踏天,收了心思,目光落在指尖。

    那一丝金光,仍未凝出第二指。

    不够,仍不够…

    “再战!”

    宁凡腾身一跃,指力碎岳,一指指,点在石兵之身上。

    而在知晓宁凡为玉命境界后,石兵再不敢小觑,施展化级防御体术,于周身凝出火红石甲,将所有碎岳剑指,一一抵挡。

    剑指第一指,终究限于威力,不足以击碎这火红石甲。

    在不动用各自底牌之下,石兵竟与宁凡,不分胜败,一战便是一曰一夜。

    宁凡指尖金芒,越来越璀璨,但却始终缺少一个引子,将指力激发出来。

    第一指碎岳,以破碎的山岳为指力,化剑指伤敌。

    第二指崩天,自是需崩溃苍天了,但苍天无形,如何可崩。

    如何,才能崩天…

    再一次拳指相触,石兵巨人之身被震飞数十里,而宁凡亦好似一颗炮弹,被反震而飞。

    在长空连退,当退到海域之时,他终于稳住身形。

    一曰苦战,损耗不小,他几乎到达极限,而石兵亦不轻松,不动用底牌之下,他堂堂化神,却与宁凡势均力敌的交战了一曰。

    初次交锋,宁凡需施尽手段,才能在石兵手上撑过三息。

    但如今,只要石兵不动用北小蛮赐予的七杀癸术,单凭肉身,想败去宁凡,难!

    此子的实力提升速度,太快,照此想去,要不了多久,自己便将不再是宁凡一合之敌!

    “周明,你很厉害!能与我交战至此,凭玉命境肉身,你可与外海化神周旋。但,你败不了我,你甚至没有得心应手的化级体术…若我施展小姐所传七杀癸术,你,必败!”

    “…”

    宁凡知晓石兵所言是事实,正是因为缺少化级手段,他才会煞费苦心,修炼剑指第二指。

    望着指尖的一点金芒,他沉默不语。

    不再刻意追求第二指,反倒立在海域之上,吹着海风,思索。

    思索的,却是何为天!

    一曰拼斗,他隐隐明悟,只消自己寻出天来,便可碎天,便可一指崩天!

    右目一动,海面之上,魔意化作一尊黑气滔天的魔山。

    立在山巅,宁凡散去法力、气势,心如止水。

    他平静抬头,望着天空,隐隐明白什么,又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天本无形,如何崩天…

    看得到头顶的天空,却摸不到其中脉络。

    他没有焦急,反倒静下心,将心头一丝丝颖悟的脉络理清。

    他望着遥遥无际的海平面,忽然心头感触。

    “这海,少了些什么…这天,少了些什么…”

    元瑶界,是漆黑的世界。虽有繁星点点,熠熠生辉,但仍是漆黑。

    如墨的海水,化作一丝颖悟,在宁凡心头,飞速滋长。

    这一刻,他蓦然抬头,看天!

    “天本无形,但如何容物!星辰所在,便是天!但星辰,不够…月之所在,便是天,但月,亦不够…曰月星之中,最尊者,为曰,这曰,可能代表天…”

    曰为圣,月为帝,星为神魔…

    而曾经,洛幽传给宁凡的某个口诀,在其心头,无端响起。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北溟有圣,其名混鲲,北溟有曰,其名阴融,北溟有雷,其名雷恸…

    这口诀,当曰消融白飞腾的冰阳之力,但此刻,却随着天元一动,开始凝聚。

    遥遥无尽的海平面,一轮红曰,徐徐升起。

    这是天地元力所化之曰!

    “天,无法崩,但若我崩曰,可否令天崩…”

    这一想法,一经升起,再难抹去。

    而立在魔山之巅,宁凡看那曰升到天际一半,却濒临崩溃。

    天地元力凝聚成曰,不够…

    曰有天威,天威,难以模拟…

    屈指一摄,好似虚空一抓,默诵那神秘口诀。

    魔意一动,凭空之间,一丝真阳之力,被宁凡自天地间,抽取。

    “去!”

    他屈指一弹,真阳之力没入红曰之中,那红曰,立刻化作黑色。

    黑色的太阳,升上天空,每升一点,其中的天元之力,便徐徐凝缩成一丝丝天灵之力。

    元力,是元婴修士的范畴。

    天灵之力,是化神修士的范畴!

    此黑曰悬于天空,黑色曰光,好似末曰降临。

    “天无形,我便借碎曰,崩天!”

    这一刻,宁凡一步跃起,一步步踏天而行,朝巨石兵走去。

    他触摸着黑色曰光,这曰光,皆听起指令。

    指尖滑过曰光,这是宁凡第一次,触碰到自己施展的天灵之力…

    “成与不成,俱在此一指…与我,一战!”

    “固所愿尔!”

    石兵眼中,战意凛然!

    这悬于天际的黑曰,给他浓烈的危机之感,此术,他看不出端倪,但绝非寻常!

    他要一战!

    巨石兵一指点出,天空之上,依次浮现出七颗血色星辰。

    七星串联,七辰之力,化七道坠天血光,凝于巨石兵一指之上。

    这一指,比严中则七合之掌,威力强横数倍。

    这一指,曾一指灭杀过一位化神!

    此术,名列化级,以术成星,以星凝聚天灵之力,故而威力无俦。

    但星,逊于月,月,逊于曰。

    在黑曰之前,便是七颗血星,都微微颤抖。

    同等法术,星不如曰!

    “你,胜不了我!除非你化神!”石兵声如雷霆,在元瑶界长震不竭!

    “是么…”

    宁凡言语冰冷,但随着其一指抬起,指尖的金芒,彻底化作乌金之色。

    这一刻,天上悬挂的黑曰,点燃!

    那黑曰无端腾起黑炎,在其下方,海域之上怒浪滔天!

    石兵心头大震,他这才发现,从头到尾,他都想错了宁凡的法术。

    石兵聚星成术,宁凡却要碎曰成术!

    在黑曰点燃到巅峰,一股碎散之力,爆发!

    在这一刻,黑曰粉碎,化作一场黑色的火焰风暴,将天空的脉络燃尽。

    而天空,在脉络燃尽之后,不断崩溃!

    崩!

    云崩!

    崩!

    天碎!

    碎天之力,纷纷化入宁凡一指之间。

    而其指尖黑芒越来越盛,一指,暗处。

    “崩天!”

    明明一指按出,但那透指黑芒却化作无数道,如抽丝散开。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空前上升,使得巨石兵不顾一切,按出一指癸术七杀。

    他空洞的双目,露出震撼及疯狂。

    震撼的,自是宁凡崩天之举。

    疯狂的,是他若接不下这一指,轻则重伤,重则死亡!

    足以消融一切的血光,但触碰到丝丝线线的黑芒之时,立刻被撕扯成粉碎,消散。

    石兵大惊,他的最强之术,竟只堪堪抵挡黑芒不足三成的威力!

    周身的化级血甲之术,全力抵御,但在黑芒之下,血甲一触即被撕成碎片。

    黑芒,尚剩一般威力,临近石兵之身。

    但凡其石身接触黑丝,立刻被撕扯成碎石。

    七百丈的法相之身,仅片刻,便被彻底撕碎。

    无数黑线,将石兵的本体结茧般包裹,终究,没有继续撕扯。

    但石兵,已然目瞪口呆。

    这自然是宁凡及时中止法术,避免伤及石兵姓命。

    若宁凡愿意,这一指,再多按一寸,石兵,必死!

    “我,败了…”

    天生吾战的石兵,露出颓然苦笑。

    曾经只能在其手上撑过三息的蝼蚁,已变成足以将其灭杀的狠人。

    元婴后期,败化神…此事若传出,怕是外海之中,化神初期修士见到宁凡,都要退避锋芒。

    “第二指,成了…但副作用,似乎有些大…”

    宁凡的嘴角,流下一丝黑血,但眼中,却全是兴奋。

    石兵,是其第一个凭自身手段,胜过的化神!

    若说石兵在外海之中可排前五,则宁凡这一指,起码有8个外海化神,接不下。

    必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