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25章 化神,五掌!

第225章 化神,五掌!

    “不…不要杀我…”

    赵子敬跌到在地,望着身前淡漠的青年,已是六神无主。

    眼见青年一步步走来,而其他外海六子竟毫无义气、撇下自己便走,他怎不知,今日必死。

    外海最不可得罪之魔是谁?

    若是数年前,当数许如山!此人有内海七尊为靠山,元磁之力出神入化,杀人无算,抢人妻女便敢作鼎炉贩卖…此人,不可惹!

    但数年后的今天,最不可得罪者,必是周明无疑!

    许如山再猖狂,终究是有宗门的,他需要完成巨尊指令,需要顾及十宗利益,外海平衡,尚不可肆意妄为。而其他12外海化神,亦不可妄为…

    而周明,没有顾及!

    此人来历,无人可算出!此人无宗无派、无亲无故,独来独往,杀人毫无后顾之忧。

    此人一身实力,化神之下无敌,寻常大修士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加之此人猖狂无忌,其凶名,远比13化神更重…

    若是化神,或许还需看看玄德宗颜面…

    但周明,何须给玄德宗颜面!

    “明…明尊饶…”

    赵子敬胆寒求饶,但宁凡,仍是淡漠前行。

    越是逼近,死亡之感,越盛!

    路无凭的残婴,赵子敬身后的元中长老,眼见少主有难,虽眼中惧怕,但咬牙,冲向宁凡!

    “休伤吾主!”

    路无凭之残婴,毫不犹豫选择自爆!

    而那元中长老。亦是自爆肉身,选择与宁凡同归于尽!

    那是一种视死如归的气概。是赵子敬永远无法理解的气概!

    两名元婴老怪自爆,化作寂灭的法力波动,血红的元力,撕扯天地,发出滋滋的撕裂声,好似一滴血水,滴在沸油中,顷刻。整片天地,开始从这一点,炸开!这血色的元力爆炸,便是元后修士,贸然卷入,也是重伤。

    六宗元婴,远远观望。那血色自爆,便是王云、陆安、柳宗三人,都眉宇凝重。

    如此浩大的元婴自爆,便是他三人卷入其中,也难以无伤。

    周明…能接下么!虽说此人是化神之下第一人,但…终究并非化神…

    赵子敬露出疯狂的快意。“好!好!你二人!死得好!把这周明,一起炸死!不枉本少主厚待你二人!”

    他生性凉薄,翻脸如书,丝毫不为二人惨死难过。但下一刻,烟尘散。元力消,他再也笑不出来!

    但见这血色爆炸的元力。方一席卷至宁凡身前,便见宁凡大手一抓,银芒一盛,这一抓,好似抓在天地之上,所有的暴散元力,都被其摄入掌心,化作一个血红的光球。

    这光球,便是全部的爆炸之力,若是扩散,升雀台千里之内,必被夷为平地!但握在其掌心,却根本暴散不得!

    王云目光一凛!

    不会错,这周明,竟是半步玉命之炼体境界!单凭肉身,便足以,抗衡天地元力!

    除非元力更凝一步,化作天灵之力,否则,何物可伤此人肉身!

    但便是王云,也没想到,下一刻,宁凡张口一吞,竟将血色光球给吞下!

    那恐怖的撕扯之力,却根本,撕不碎其肉身!

    “终究是二人元婴自爆之血力,倒是不能浪费呢…”

    黑雪之中,宁凡毫发无损,一拂袖,两道幽魂,飘至身前!正是路无凭与那自爆长老!

    “你二人,忠心可嘉,但跟错了主人,我杀你二人,但不毁你二人魂魄,速速轮回!”

    他袖袍一卷,两道幽魂,立刻化作光点消散,只是各自的面色,皆是复杂之极…

    周明…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可肆意杀人,却又在自爆之中,救出二人魂魄,送入轮回转世…

    只因为,二人算是忠义之士么…忠义,此物在修界,会有人重视么…自家少主,因二人身死而快意,反倒是敌人,虽手刃二人,却留给二人转世投胎的机会…

    “多…多谢…”两道幽魂,终究说了出来。

    但宁凡,表情丝毫不为所动,只淡淡道。

    “下一世,选好主人!”

    敌人,有两种!

    一种与不得不杀之人,这种人,若值得敬重,宁凡只杀一世,不毁轮回。

    另一种,是非杀不可之人!这种人,死则死尔,连魂魄都要灭去,轮回都要葬送!

    再无人,可护赵子敬!

    而他原本儒雅、俊朗的脸,此刻因过度恐惧,而扭曲!

    “不…不可能!那可是元婴修士的自爆,你竟如此轻易挡下!不可能!你不能杀我,不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甚至成你奴仆…”

    “我不需要你这种奴仆…”

    宁凡抬起脚,朝赵子敬的头颅,一踏而下。

    但在这一刻,两道沉闷在暗处已久的声音,终于不得不响起。

    “周道友,手下留情…”

    “小友,请住手!”

    宁凡目光一凛,这出声二人,从浩瀚的气势来判断,无疑是…化神!

    从一入升雀台,宁凡便知,有化神,雌伏于此!

    甚至,斗法的波动,隐隐别几名化神,封锁!根本没在岛上传开!

    外海七子毕竟是十宗之内的未来接班人,化神老祖便是再不喜欢,也多半会维护一二。这出声相阻的二人,一人,是紫符门化神老祖,左桐!

    另一人,是踏云宗化神老祖,严中则!

    二人来欢魔海,有两个原因。

    一是许如山相邀,坐镇欢魔海…毕竟此次欢魔海将有化神鼎炉拍卖,内海化神。恐怕会有一些隐匿修为,违背雨殿与内海的约定。私自出海!

    二是为了必要之时,出手,稍稍回护一下‘外海七子’,毕竟这七人,皆是最可能在未来千年突破化神的俊杰,将可能是十宗未来的接班人…

    对赵子敬,两位化神是毫不看重,此子无论心智、品性、修为、资质。都不过七子末流。

    周明若杀此人,便是玄德宗自家化神老祖,即便不满,但也不至于为个赵子敬与周明不死不休。

    不出意料,周明此人未来数百来,必定化神,且一旦化神。定是初期无敌,外海13化神,没人愿与之成为死敌。

    但若在眼皮底下,看着周明杀戮外海七子,则若二人不管,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外界怎么说他们?堂堂两名化神。因为忌惮周明,不敢救人?

    事后可以忌惮,事前则将被说成畏惧了。

    在二人看来,自己堂堂两名化神,出言保下赵子敬。绰绰有余,便是周明。再狂妄,在其未化神之前,总要卖二人个面子。

    但宁凡,对二人劝阻,毫不惊讶。

    他早料到,自己一旦当真杀赵子敬,二人必阻。

    只是他想看的,不是二人的表现,而是第三名化神的态度。

    许如山,也在这里!但他,没有现身,仍在观望!

    以许如山的立场,应当保下赵子敬,但,他在犹豫。

    一面,是讨好宁凡,一面,是维护十宗同气连枝的关系…

    “此人虽依赖于我,但对我,仍不看重…他知我是‘化神之下第一人’,却并不知我距离化神,实力相差是近是远…所以,他拿不准,该用什么级别的好处,讨好我,玄翠宫,是试探,50滴冥乳,是试探,我在试探他的诚意,他却在…试探我的实力!如此,我便拿出实力,看看这许如山,究竟能为了交好我,付出什么好处!”

    宁凡,目光一决,一脚踏下!

    赵子敬的头颅,被这一脚,踏的血肉粉碎、脑浆迸裂!

    而宁凡,大手一抓,抓住赵子敬仓皇逃遁的元婴,一口,吞下!

    六宗元婴,齐齐天灵一寒,元婴一颤!好似这一脚,踏碎的是他们的头,这一口,吃下的是他们的婴!

    而最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这周明,竟狂妄到当着二位化神的面,杀人!

    那紫符门老祖,面色立刻一沉,但青筋一抽,却忍下阴沉,没有立刻对宁凡出手。

    而那踏云宗老祖,严中则,性格从来刚烈,一见自己出面求情,周明竟不买账,立刻好似被打脸一般,火辣辣地滚烫。

    “周明,你放肆!”

    严中则一袭麻袍,但鹤发童颜、威风凛凛,周身化作云雾一震而碎,下一刻,雨雾现出真身,已出现在宁凡身前一丈开外,一掌,当头拍下!

    这一遁,是化级下品遁术,风云诀!

    这一掌,好似轻柔无力,云飘浮沉,但一掌之柔,却可以化尽天地之刚,为化级下品炼体术,柔云震!

    一掌之威,却好似天地云雾,化作有形,倾覆迸裂。

    宁凡目光暗暗一凝,这严中则,竟是一名玉命境炼体修士!且其炼体术,极其不凡,常人修炼刚猛,他却修炼绵柔。

    这一掌,足以掌毙寻常大修士!但宁凡,不惧!

    他有石兵、女尸,加上元瑶界,即便许如山、严中则、左桐一并出手,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甚至至少反杀一人!

    这是其敢当着化神之面杀人的实力保证,若无此保证,他不会刻意张狂。

    而宁凡更是看出,这严中则,表面上大义凛然、性格刚烈,一言不合便出手,实际上,这一掌,却收了七分柔力,只留三分。

    这货,根本没有跟宁凡拼命的意思,而是在暗示宁凡,自己并无交恶之意。

    这货出手,是为了化神颜面,否则看着七子死亡,不做点什么,太说不过去。出手,是日后玄德老祖问起,给一个交待。

    但出手,却不想与宁凡交恶,所以他收去7成柔力,只留3成,在他看来,宁凡有半步玉命的炼体境界。挡下三成之力,不难。

    不错。严中则,没打算为了赵子敬和周明不死不休!

    “他玄德老头,都严令宗内,说若有人纠缠周明、自取死路,后果自负。他不与周明做对,老夫干嘛为了他的徒子徒孙,和周明为敌?”

    能在外海化神称尊的,没有傻子…

    而他之所以出手。还有另一个原因。

    许如山请他,试探宁凡的实力!

    女尸见严中则攻击宁凡,眼露幽芒,却被宁凡阻下。

    这一掌,宁凡要自己接下!

    他要看看,自己距离化神强者,差距还有多少!

    “冰碎!”

    一拳。天地一震,但竟未冰结!

    这一拳,打在严中则柔力一掌之上,刚猛之力竟好似泥牛入海,消弭无踪,虽堪堪将三成掌力消尽。但宁凡全力一击,尚未彻底破去严中则留情一掌,结果,不如人意。

    宁凡暗暗心惊,化级体术。果然不凡,自己区区婴级体术‘冰碎’。似乎无法伤到化神了。

    严中则心头暗暗升起一丝蔑意,许如山似乎将此子,夸口太大了。

    说什么十丈之内,会有生命危险,老夫与他拳掌相触,不屁事没有?

    甚至此子全力一击,也不过堪比自己随意一掌的三成威力…虽说做‘化神之下第一人’是够了,但跟化神修士的差距,仍是巨大。

    但下一刻,他所有的蔑视,都化做骂娘的冲动。

    “怎…怎么可能,这是…这是…”

    却见宁凡右目司土之星,黑星一亮,一股恶念,自拳掌相交之处,没入严中则体内。

    宁凡没打算使用元瑶界收走严中则,否则如此近距离,他还真有三成把握收走此人,杀之!

    此人没有恶意,他自然没必要拼命…

    但,却不可示弱!许如山,此刻在看!

    “恶念!”

    司土之星,好似在宁凡右目之中,形成一个星空漩涡,而窜入严中则体内的恶念,立刻肆虐,化作无穷无尽的心魔,毫无防备地,严中则面上青红交变,群魔乱心,惊慌之下,立刻与宁凡分开攻势,并化作云光一遁,云烟一闪,重新遁回天空,只是方一遁回左桐身边,已是气息大乱,眼中一狠,一拳轰在自己胸口,气息立刻萎靡不少,方才逼出一口沾满恶念的黑血…

    “心魔恶念!”

    严中则忌惮极深看着宁凡,左桐亦是头皮发麻…宁凡一拳,拳力寻常,但拳力之中,竟能融入心魔恶念…这,这…如此,谁还敢与他有肉身接触!

    索性这恶念,似乎刚刚凝聚,数量不多,否则这一拳恶念,足以让严中则道心粉碎、重伤!

    此子,好逆天的手段!心魔恶念,是修士可以控制的攻敌手段么!

    难怪许如山对此子赞不绝口…此子,不可小觑…

    六宗元婴,眼见化神老祖与周明一招对碰,结果竟是化神老祖吐血,皆是骇然。

    这便是化神之下第一人的实力么…

    王云吞咽口水,他并不知那一掌仅有严老祖三成掌力,但自问,若自己面对此掌,肉身必定崩溃、重伤…

    暗处,许如山微微点头,能接下严中则三成掌力,并有恶念攻敌,这周明的实力,似乎还在其预期之上,拉拢,值得!

    “小友,你能接严中则三成掌力,已是非凡,如此,只要老夫以丹药、法宝、灵装全力相助,你入碎界秘境,猎杀150头荒兽,不难!”

    “丹药、法宝、灵装…”

    宁凡连退七步,方才卸去严中则一掌柔力,虽未受伤,面色却不好看。

    半步玉命,虽是半步,与真正玉命境,却有天壤之别!

    且自己的炼体术,终是婴级,差化级,太多!

    自己的体术手段,只足以接严中则三成掌力,那一丝恶念,终是取巧。

    恶念,是自己收了密莲法术所凝聚,只凝聚出了11道…11道恶念的威力,堪比11甲法力,足以让严中则心魔滋生,自损逼魔,但也仅此而已,想凭恶念杀敌,不够!

    若此恶念,有万道,宁凡足以一个眼神。令严中则心乱!万道恶念,凭魔气。他可匹敌化神!

    若有五万道,便是化神中期,都可一战!

    若有十五万道,后期何惧!

    若有五十万道,他可问鼎内海七尊!

    若有百万道,他,便是炼虚!

    但,不够。凭11道恶念,只能取巧,且宁凡,不愿取巧!

    尽接下严中则三成掌力,这结果,他无法接受!

    “丹药、法宝、灵装,这些。不够!我要地母之心!”他目光一凝,对许如山传音道。

    “地母之心?此物珍贵无比,但以道友的实力,尚不够老夫以此物拉拢。”许如山皱眉道。

    “如何才够!”

    “五掌!这严中则最厉害的,是可‘掌力重叠’,若你能接下其五掌合一之力。老夫便给你地母之心!不过,你连他一掌之力都尚只能接下三成…五掌,对你而言,太难!”

    “好!五掌!”

    宁凡与许如山的传音,除了故意给左桐、严中则两名化神听到。在场元婴,无一人知!

    严中则眉头一皱。目光淡淡望着宁凡,

    “周小友,修真之路,固然需要勇猛精进、一往无前,但过刚易折,你终究不是化神,接老夫五掌,绝不可能!”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宁凡扬面向天,长发飞舞,战意凛然。

    是了,是了…自己的拳,之所有弱于严中则,婴级冰碎、半步玉命,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拳中,少了一股…神意!

    自己的炼体境界,之所以还差半步,才能迈入玉命,正是因为,玉命境与化神期类似,到了这一境界,力中必须含神意!

    宁凡,领悟过雨之神意,但这神意,太柔,不适合他刚猛之拳。

    且雨从云来,严中则的神意,是云,自己凭雨意,终究,弱于他!

    右目之中,魔星飞旋!

    背心之上,魔纹闪烁!

    一股滔天魔威,在宁凡体内,汇聚!

    “我一生不屈于人,无论是涅皇、骨皇,无论是白魔宗、神秘真仙…若我将这股不屈之意,融入拳中,凝出第二种神意,汇入拳中,则今日,我可与严中则一战!则今日,我可迈入玉命之境!则今日,我可不弱于人!”

    他眼中寒意去,战意腾!

    这一个目光,让严中则,第一次震撼!

    “此子,想通过接我掌力,感悟玉命境瓶颈!他的身体中,一股神意,正在成形…且这神意,有些不凡…”

    他目光凝重,大袖一挥,狂云大卷,将六宗元婴,纷纷卷出千里之外!

    千里之中,他一指点云,彻底封死!

    旋即,严中则眼露郑重,望向宁凡!

    常人的神意,不是模仿花鸟虫鱼,便是自天地五行中寻求意境,虽形势多样,但终究融入道心,似他严中则的神意,便是云!

    云飘渺,故而难以捉摸。

    云莫测,故而性格多诡。

    云轻柔,故而宁弯不折。

    他严中则,便是一片云,一片相时而动的云!

    但此刻的宁凡,在严中则眼中,却好似成了一座魔气腾天的巨岳高峰,尖刺于天,不屈!

    宁凡的战意,是不屈!便是天地,也不能让此人屈服!

    这一刻的宁凡,单凭这不屈战意,便足以让严中则,感到压抑。而若他凝聚出神意,不论是什么种类,都可与严中则,一战!

    许如山现身,与左桐对视一眼,各逞法力,封住天地气机。

    此地斗法,将不泄一分,而许如山要看看,此子,究竟可否接下严中则五掌!

    “若他可接五掌,地母之心,老夫拱手奉上,但他,做得到么!”

    严中则降落与升雀台,而宁凡揉揉女尸青丝,示意无碍,一步,踏过赵子敬的血泊,跃上升雀台。

    千丈铜台,战意萧肃!

    严中则掌动,宁凡拳动!

    “你想借老夫云意,感悟你不屈之意,好!老夫成全你!也算与周道友,结下一番善缘,不过老夫提醒你,五掌,你接不下…若你能接下老夫三掌,老夫便帮你做说客,说服许老儿,让他将地母之心,赠送于你…第一掌!”

    严中则轻轻一掌拍出,绵柔无力,但轰在天地间,无数岛云,崩碎,化作一丝丝云力,云力成掌!

    一尊千丈云掌,泛着金光,自长空拍下,掌风过处,天空破碎,露出幽暗虚空!

    这一掌,是十成之力!

    任何化神之下的修士,在触及掌力的一瞬,便足以身亡!

    在这掌风之下,宁凡双膝一软,竟有跪倒在地臣服之趋势!

    难怪严中则之前不全力出掌,一旦当众全力,宁凡迫于掌力下跪,则受辱之下,二人梁子算是结死了。

    膝骨痛楚欲碎,但宁凡,偏偏不跪!

    “我,不能屈!若我屈,则我身后之人,谁来庇护…我,不跪!”

    任膝骨粉碎,但宁凡,不跪!

    “玉命,玉命!那一个玉字,不是玉成,而是‘宁为玉碎’的气概。瞻前顾后,则拳意崩!畏缩后退,则道心死!我身可死,我意不灭,拳可玉碎,心不可屈!如此,方为神意!如此,才可玉命!”

    这一刻,他忘了疼痛,忘了一切,眼中,只剩头顶一掌,天地肃静!

    “冰碎!”

    他一拳轰出,但这一次,天地间的寒冰,却俱是…黑色!

    那黑色,是一股滔天的魔意!

    左桐、严中则、许如山!他们是化神,他们有神意!

    而宁凡正凝聚的,是魔意!

    尚为成形,但气势,已超过雨之神意,堪比七品,甚至,犹在升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感谢aa112562的厚赐,10000点币,感谢你成为本书掌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