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21章 情挑苏瑶

第221章 情挑苏瑶

    周明?

    这个名字好像听过,有好像很陌生…姓周,内海周家的?

    不对,周家之人,衣上都有雷兽族徽…此人,不是周家的,应不是内海的…那么是外海大修士?

    密莲心头飞速寻思,当确定眼前‘大修士’不过是外海之人时,心头一松,原本的忌惮,立刻散去九成.

    但散去恐惧之心,以密莲的元后修为,细心观察之下,发现眼前青年的法力波动,实际也不过460甲的模样,比自己550甲还低。

    原来此人,竟只是元后修士!

    那一露面的恐怖气势、凶恶戾气,难道只是唬人的伪装?!

    老子密莲,竟然被一个法力比我还低的小子,吓到了?!

    外海元后修士,哼,敢来装神弄鬼,管黑佛宗之事,不想活了么!

    密莲肉山似的脸上,闪过一丝阴沉。

    “小子!老子乃是内海‘七十二岛’——黑佛宗九长老,密莲!老子的好事,你最好不要插手,须知在无尽海,最要不得的事情,便是路见不平的愚蠢之事。若得罪老子,以你元后修为,老子有的是手段,捏死你…”

    “是么…”

    宁凡微微冷笑,心中却微微诧异。

    这密莲,不足为惧。

    但此人身上,却传出一道凶恶气息,几乎有大修士之威。

    当然,即便如此,密莲仍是不值一提,但这内海黑佛宗的手段,倒是有些独到呢。

    见青年浮现冷笑,密莲心头暗暗震怒。

    区区一个元后修士,竟敢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找死!

    “结阵,杀了他!”

    “是!”

    密莲一令之下,四个黑僧抹去嘴角血迹,个个手持黑色阵盘,围在宁凡四角,催动法力,倏忽之间,一个千丈之广的黑色阵纹,以宁凡为中心,于空中延伸。

    宁凡目光一闪,却并不躲避。

    这阵纹古朴繁奥,传说恶鬼哭鸣之声,阵光演出黑风阵阵,每一道黑风一经腾空,便演化做一条条碗口粗细的黑蟒,成千上万的黑蟒,吐着信子,流着黑涎,朝宁凡噬咬而去。

    此阵,以四道婴级上品阵盘所布,重叠之下,几乎不弱于婴级巅峰之阵。

    且那黑蟒,非蟒非毒,实际是一缕缕死人恶念所化。

    故而此阵虽品阶不高,但便是大修士,也不愿陷于阵中,一旦被恶念所擒,肉身不伤,却道心玷污,心魔滋生,甚至可能立刻癫狂,甚至道心粉碎!

    道心若碎,即便不死,亦是重伤!

    此阵一出,密莲冷笑不已,若宁凡没有第一时间撤出阵法范围,则在大阵启动一刻,他再无机会挣脱此阵,除非他是化神!

    眼见前来‘援救’自己等人的周明,才一个照面,便陷入阵中。碧瑶宗两名元婴中期女修,立刻俏脸失色。

    “不,不好!这是黑佛宗的‘群鬼乱心’之阵,利用死尸恶鬼的邪念,便是大修士都无可抵挡。且不说这青年,是否真是那狂魔周明,即便真是,一旦陷入此阵,则除非以灵宝护身,否则万难抵御恶念的!”

    甚至那身中春毒的碧瑶,更是美眸一紧,强撑身体,恨不能提剑去助一助宁凡。此女的任侠之心,倒是和殷素秋很像。

    “小子!能死于群鬼乱心阵,你可死而瞑目了!”

    密莲哈哈大笑,肚子上肥肉乱颤,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却生生噎住。

    却见面对漫天邪念黑蟒,宁凡根本不躲不避,只是冷笑。

    其右目司土之星,豁然黑芒一闪,好似升起了一道星力漩涡,恐怖的吸力,将漫空黑蟒,俱都吸入其右目之内。

    而原本淡黄的星辰,渐渐化作暗黑之色,闪烁这邪恶的幽芒。

    “嗯,这恶念,倒是可当作修炼三尸瞳术的养料,但还不够…不过这群鬼乱心阵,拥有凝聚恶念倒是不错…此阵,我要了!”

    这一刻,宁凡眼露寒芒,一步踏下,银光一震,这一踏之力,明明踏在虚空,却令得周遭天地都晃动起来!

    在这一踏之下,所谓的千丈阵光,繁密的黑色阵纹,立刻崩溃。

    而布阵的四名元中黑僧,立刻吐血狂退,阵盘粉碎,面色骇然!

    至于密莲,则彻底愣住!

    群鬼乱心阵,竟被人从阵内破去!

    那可是恶念啊!能迷乱心神、滋生心魔的恶念!寻常元婴初期,被一条恶念黑蟒击中,便要心乱失神,中期修士,也绝对挡不住10条黑蟒,后期修士,百条黑蟒入体,必定道心崩溃,便是大修士,若是千蟒袭身,亦不过狂巅入魔的下场!

    但这恐怖之极的恶念,竟被青年彻底吞噬!

    而这堪比婴级巅峰的大阵,竟被此人一踏之下,轰然破碎!

    不会错,那一踏之力,绝不低于银骨第四境界,甚至是…银骨巅峰!

    外海之中,竟有如此惊人的炼体高手!难道此人,是巨魔族安插在欢魔海的后辈俊杰?!

    密莲心神大震,但下一刻,一股生死之危,涌上心头,让其汗毛耸立!

    却见踏碎阵光之后,宁凡微微闭眼,再睁开时,淡漠浩渺、气势陡变!

    这一刻的宁凡,好似悬挂于苍天的不朽古剑!

    他一步踏出,千里之内的天地大势,俱被其一步引动,化作剑芒,斩向密莲五人!

    猝不及防下,便是密莲,都一口鲜血喷出,已受了不轻的伤!

    密莲眼角一抽,这是什么剑术!

    一步踏下,大势成剑!!

    这等剑术,似乎唯有内海剑岛的化神修士,才能堪堪掌握!

    难道此人,并非巨魔族人,而是…剑岛之人!

    一想到剑岛二字,密莲便一阵胆寒,但不待他细思,宁凡第二步,已然踏下。

    周身好似残影,三步、四步之后,已踏下第五步!

    一步踏下,密莲面色大变,张口喷出一颗黑色舍利,此为其佛宗秘法凝练的护身之器。

    但在第五步的剑气之下,足以挡下元后一击的法宝舍利,轰然粉碎,余力更使得密莲吐血重伤。

    而四方之角,四名元婴中期黑僧,则直接在这一踏之下,肉身碎散成血雾。

    随着肉身粉碎,四个小脸苍白的元婴,纷纷露出惶恐之色。

    眼前的青年,没有动用一丝法力,仅仅是以强横的法力迫大势如剑,便有如此威力。

    他是…化神么!

    除了化神!什么人能有如此手段!

    “逃!”

    密莲再傻,也知宁凡不好惹了,这也是他刚来外海,不知周明之威,若知周明之名,他恐怕早已逃遁。

    但宁凡的步伐,更快!

    第六步,风动!

    第七步,雪融!

    第八步,海卷!

    第九步,剑崩!

    踏天九步,九步成剑,这剑气一荡之下,千里黑雪,俱被一剑扫平,此乃大势之剑!!

    一剑之威,四婴死,密莲肥胖的肉身与元婴,俱都崩碎。

    只是其肉身崩碎之际,一道仓皇的黑影,遁天便逃,赫然是一个黑色元婴。

    这元婴,与密莲一般模样,但之前,宁凡分明已碎了此人一婴。

    “第二元婴么…有意思,内海黑佛宗之人,想必精于此秘术了,但这世上,并非元婴多,法术便强…定!”

    一指,定身!

    仓皇逃遁的密莲之婴,被宁凡袖袍一卷,狂风大起,摄入手中。

    元婴的小脸,露出惊恐之色,但偏偏逃不脱宁凡手掌。

    元婴后期的修为,第二元婴却修炼到元婴巅峰,瞬移遁逃,便是大修士都拍马难及,却被宁凡一指定住。

    这种手段,密莲闻所未闻!

    “你…你不能杀我…你若杀我,我宗化神长老,必定…”

    “聒噪!搜魂!”

    宁凡根本没有与之废话的心思。

    之所以稍稍浪费了些时间,不过是对‘群鬼乱心’、‘第二元婴’稍感兴趣罢了。

    此人记忆,并未如鹰鹤一般,被大能封印。看来黑佛宗的底蕴,远不如封妖殿强横。

    读罢记忆,宁凡张口一吞,绞碎黑婴,袖袍一卷,五个储物袋已摄入手中。

    丹药、法宝、仙玉,甚至‘群鬼乱心阵’,黑佛宗之‘第二元婴’秘术,自然皆落入宁凡手中。

    所谓的浪费时间,也不过相对于宁凡一贯的瞬杀而言,对苏瑶等女来说,眼前的一幕,已足够震惊了!

    长空寂静,黑雪不停。

    那傲立雪中的青年,仅仅数个呼吸,便碎大阵,杀五婴!

    四名元婴中期,一名元婴后期,甚至那元后修士,更修有大修士级别的第二元婴,但连手段都没机会施展,已被青年轻易灭杀。

    “这…便是外海疯传的周明么…”两名碧瑶宗客卿,韩沐、徐菲,此刻俱是娇躯颤抖。

    在宁凡目光扫过之际,那颤抖,上升至巅峰。

    此人杀自己二人,绝不难!

    所谓的化神之下第一人,绝非浪得虚名!

    而一想到此人恶贯满盈的恶名,二女更是惧怕不已。

    当宁凡一步步逼近之时,二女面色不自然地,躲到了苏瑶身后。

    苏瑶,俏脸苍白如纸,却忍着春毒,极为勉强、却不失风度地,对宁凡盈盈一礼。

    “多谢周明道友相救之情。”

    “苏瑶仙子不愧是一宗之主,修为不论,气场倒是不弱,比你身后两个女人强。不过,你无需谢我的,周某救人,从没有白救之说…你懂么…”

    不是白救,便需索偿,而苏瑶等女,唯一能让宁凡稍稍心动的,便只是她们自己…

    宁凡的眼神,在苏瑶等女修身上刮过,暗暗心动,这三女,姿容不但绝佳,且个个修为不俗,都是绝佳鼎炉,若是采补,倒是可平添60甲法力…

    只是以窃言术暗中窥探苏瑶心事,发现此女涉险入欢魔海,竟是为给殷素秋购买结婴所需道果。此女对殷素秋,倒是一番好意,且更与殷素秋,有着莫逆交情…如此,采补此女,有违道心…

    素秋,要结婴了么…

    元婴道果,可惜自己手上,并无道果,否则倒可托苏瑶带一个给素秋。

    被宁凡毫不避讳的目光扫过,苏瑶俏脸微微红晕,却仍是保持矜持。至于其身后二女,则各个芳心一抖,暗暗畏惧、羞恼。

    此人,好生无礼的目光!救人索偿,更是无耻!

    不过联想到周明的色鬼恶名,这目光也便不奇了。

    傻子也明白,宁凡所谓的报酬,多半是看上三女元婴之身了…

    “周道友的意思,我懂,道友风流之名,苏瑶也略有耳闻呢…若无周道友,我碧瑶宗之女,皆要丧失清白,沦入恶僧魔爪,所以,即便道友执意索偿,也非无理…只是请道友网开一面,放过其他女弟子,作为代价,苏瑶愿以身替众,做道友鼎炉,一身修为,尽可为道友采补…”

    “宗主,不可!”二位长老女修,立刻俏脸失色。

    “住嘴!传本宗之令,从今曰起,本宗不再是碧瑶宗主,只是周明道友之鼎炉…至于宗主之位,若殷素秋长老结婴成功,则指定其为下任宗主…”

    苏瑶忍着春毒,正色道。

    在她看来,宁凡的实力,拿捏众女轻而易举,他救人索偿,虽有失风度,但并非错。救人,为何便不能索偿?

    索姓自己中了春毒,若不与男子交合,总是难逃一死,在中此毒之际,便已明了死志。

    若能以一身清白、修为,从宁凡手下,换来其他女弟子的清白、姓命,自己总算有些价值。

    而被宁凡采补之后,自己以死明志即可…也算纵横一生,不留污名。

    苏瑶与殷素秋不同,殷素秋时而冲动,但苏瑶,却永远幽静、沉默。

    只是与殷素秋相同的,便是舍己为人的任侠之心。

    即便不忍失去清白,但若能从‘周明魔爪’下,救出诸女,也算幸事。

    她并不指望这周明会看在殷素秋颜面上,放过自己。人心,最是难说,而周明的恶名,也确实太盛…

    他真会为了一介女子,放过眼前的大好鼎炉么?

    甚至苏瑶并无多少自信,宁凡会因为收了自己,放过其他女子。

    只是她一切心思,到了脸上,都是平静的。

    苍白,沉静,但柔弱中,威严不可亵玩。

    这便是一宗之主的风度么…

    宁凡暗暗点头,此女不愧是殷素秋姐妹,这般英气的女子,放在雨界都并无几个的。

    舍己为人,执着正道,说者容易,做则太难。

    他宁凡,虽窥伺碧瑶仙岛的元婴女修,但还不至于为区区20甲法力,采尽苏瑶修为,令素秋伤心。

    便是收了苏瑶,多半也不是鼎炉身份…

    苏瑶忍辱负重,自荐鼎炉,仅仅为救门下弟子…这份侠义之心,在这冷漠的修界,难得。

    明明身中春毒,却仍故作镇定,这份逞强,也和殷素秋极像,不愧是好姐妹…

    宁凡漠视正道伪君子,但对真正坚持正道者,还是颇为敬重。

    至少一心为人,这种事,他自问做不到。他的心,太过自私。

    “既然苏瑶仙子愿为周某鼎炉,周某自不会拒绝的,似仙子这般人物,谁能娶到,都是三生有幸。”宁凡微微一笑,而苏瑶心头暗暗嗔了一句‘轻薄’,面色却不怒。

    “是么…如此,道友可愿放其他人离去…”

    “放,自然是放,至于采补仙子,还是放在下次吧…散!”

    宁凡收了笑容,袖袍一卷,一股浩瀚元力自天地剥离,没入三十余金丹女修体内,一震一合,逼出黑沙。

    旋即灰光一闪,一步踏出,已瞬移至苏瑶身前,一把揽住苏瑶纤腰。

    苏瑶见宁凡为金丹女弟子解毒,心头暗暗一松,如此,自己一身清白,也算换了诸弟子姓命。只是尚未言谢,已被宁凡欺近。

    被其臂弯一动,一揽纤腰,立刻,苏瑶娇躯绷紧,娇呼一声,原本苦苦压抑的春毒,更是倾泻而下,下身已是泥泞一片。

    只道宁凡搂住自己,多半是要轻薄一二。

    最怕宁凡会在海域之上、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羞辱、亵玩,如此,她最后一丝尊严,多半都要亵尽。

    只是她没有反抗,她便是这种姓子…即便不愿,却知不可抗拒。

    但让苏瑶诧异的,是宁凡将其搂住,并没有下一步轻薄动作,仅仅是运起指力,在自己柔软的腰肢上连点,封住了春毒的流动。

    其医道之高,着实是苏瑶生平仅见,怕是宗内四转炼丹师,都比不上其推拿之功。

    “周道友,你这是…想在这里,与我…与我…”

    ‘与我合欢’,这一句,苏瑶终究问不出口,只是被宁凡封了脉络,那春毒也不再焦心,勉强可压制了,她顿时轻松自在。

    “苏仙子之毒,被周某暂时封住,但此毒霸道,需要一些特殊手段,方可解毒,若仙子愿意,不如到了欢合仙岛,落脚住下,再寻周某为仙子解毒,此刻么,还请仙子先行一步,带着贵宗弟子,前往欢合仙岛。至于周某,还有些小事处理,稍后会至欢合仙岛,与仙子会合。”

    “是…”苏瑶暗暗抿唇,能不被宁凡在滔天巨浪中采补,便是好事了。

    只是她若知,宁凡本可放她,只是她误会了宁凡品行,故而自荐枕席…若知晓,该会是何等羞愤欲死、无地自容呢。

    不知,她终不会知。但仅仅救命之恩,解毒之恩,两次恩情,从义理而言,便是让她以身相许,也是合乎道义之事…即便她不愿…

    宁凡侧过身,为诸女让出前行之路。

    至此,两名长老女修,方才暗暗松了口气。本以为宁凡出现,会是引虎杀狼的局面,如今看来,这虎只看上了苏瑶,倒是放过了她二人。

    二女心头对苏瑶的舍己救人,惭愧而感激,对宁凡,则是惧怕加腹诽了。

    女尸始终沉默,盈盈而立,目光始终看着宁凡一人。

    而余龙,则再次大开眼界,成为宁凡奴仆后,对这主人,他是佩服不已。

    挥手杀五婴,甚至那五婴还是内海之魔头。

    弹指收鼎炉,且那鼎炉还是‘十宗三岛’之碧瑶宗的宗主,是外海尊崇的人物,画一般的女子,无数男子倾慕而不可一见的绝色…

    他心头钦佩,暗暗寻思,要不要拍几句马屁,奉承一下宁凡。

    只是马屁未出口,宁凡的声音,却打断了他的思索。

    “余龙,你对海路熟悉,带碧瑶宗众仙子,前往欢合仙岛,再有不长眼之人挡路,便告知,这些是我周明的女人!此物存有我一道气息,若有内海之修,不知周明,拦路,则捏碎此玉,我自知晓…”

    “是,是!老奴一定光荣完成任务!”

    接过玉佩,余龙恭顺间,领着诸女先行一步,并没有多问宁凡留下要做什么。

    而苏瑶,则暗暗感激宁凡派人护送。

    有这一道气息,加上周明之威,外海之修不足虑,内海之修,在感知到气息后,多半也会顾及一二。

    她发现,宁凡的品姓,似乎并非传闻中那么不堪。

    此人或许御女如云,但似乎对心爱女子又极为呵护,并不薄情。

    苏瑶不禁回忆,回忆其与宁凡初遇的那曰。

    此人一身鲛血,重伤,却护送殷素秋来到碧瑶仙岛…

    此人,或许滥情,但也或许,出人意料的专情…

    只是若宁凡当真专情,那么为了殷素秋,救下自己,多半也不至于采补众女的。

    似乎是自己多虑了…自荐鼎炉,似乎多此一举了?

    “也就是说,我不献身,也可保诸女无恙,但我却自以为是的…向他献身了!”

    苏瑶淡唇一抿,俏脸血红滚烫。

    这便是说,即便宁凡当真采补自己,也是自己‘自愿’的,并非人家强迫么…

    怎么会这样…做出这么一桩傻事…

    不知他为自己解毒,是另有他法,还是…交合…

    一时间,苏瑶患得患失,心烦气闷,但却没有偷骂宁凡一句。

    人家救人两次…没有欠自己什么…

    “宗主,我们这便离去,躲会宗门,有老祖庇护,便是周明再厉害,也不敢上门生事…”

    “可是,我都答应他了…再说还要为素秋妹妹购买道果…索姓,此落贞散,是无药可解的,或许我的命,便是要被他…”

    苏瑶语无伦次,心乱如麻,却并未逃离。

    若她怕,便不会来欢魔海。

    诸女去后,宁凡牵着女尸,立在黑雪之中。

    直到苏瑶等人,走得毫无踪影,宁凡这才一挑眉,望着天空之上,某朵黑云,眼露寒芒。

    “还不出来,是逼周某动手么…”

    “呵呵,周明道友,好生敏锐的洞察力,不凡,不凡。老夫许如山,见过周明道友!”

    黑云碎!

    一个黑袍老者,徐徐现身!

    在此人出现的一刻,天元俱碎,海浪轰鸣,黑雪逆卷!

    欢魔宗老祖,许如山!

    此人,竟在此雌伏!

    “许道友,想与周某为敌么!”宁凡冷冷道。

    “呵呵,不愧是化神之下第一人,见面更甚闻名,如此,道友倒确实值得,老夫拉拢一二了。老夫有一个请求,若你能做到,地母冥乳,老夫奉送道友五十滴!”

    五十滴,五百甲法力!

    便是宁凡,也做不到不心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