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20章 我的元瑶界!

第220章 我的元瑶界!

    稳固境界,耗去一月。

    炼化天元丹,再次耗去一月。

    460甲的法力,沉凝如海,是近一百名金丹修士的总和,但比起大修士,不足,比起化神,则远逊。

    端坐蒲团,宁凡许久之后,方才睁开双目,幽深如一潭寒潭。

    “突破元婴巅峰,法力是一个麻烦,心境已是一个麻烦…修为增长太快,心境却仍停留元婴中期,除非出外历练之时,获得感悟,提升心境…如此,差不多是时候离开蓬莱了。”

    他沉吟中,取出一块玉简,一点。

    立刻,玉简光华一闪,在房内折射出一副虚影海图。

    此海图,几乎囊括了外海所有地界,甚至有内海的边缘之地。

    玄武岛东北数千万里之外,便是欢魔海域。此海域长年飘落黑雪,并且灵矿矿藏丰富,磁力强横到足以干扰神念,在此地,除非修为到了化神,否则不熟海路之修,往往都会迷路。

    路途遥远,不是问题,数千万里,以融灵之时的宁凡,或许需要奔波数年,但如今的他,全力飞遁,几乎堪比化神之速,法力之多,更是可轻易瞬移,一瞬便是三千里!一日瞬移百万里,不难!

    海路陌生,不是问题,之前的余龙,便是解决此难题的手段。

    至于凶险,则更不是问题,外海之中,只有宁凡给人带来凶险的份,罕有人可威胁到他了。

    不过,此行不仅为了欢魔宗的鼎炉拍卖,更为了那碎界秘境。

    伪荒兽,虽然可杀,却不可小觑…

    “化神之力,太过强大…玄天斩灵剑,仅仅玄天残宝,但那一剑威力,几乎比我所有手段,都强!”

    神念已然半步化神,再难突破,除非像当年一样,神念闭关化神…否则,就只能等待瓶颈自破的一日。

    但即便是半步化神的神念,施展墨流分神术,也未必比得上玄天斩灵剑一剑之威。

    “极品法宝,我可以无视,但灵宝…法宝,需要提升了。雷鞭,此宝抽宝杀婴,手段莫测,极其好用,但一入化神,我将再无天劫血雷祭炼此宝,想要提升,却是不易…此宝,名字我已想好,就叫‘碎神鞭’!此鞭所碎之神,非指太古神体,而是指…元神!此宝祭炼方向,仍是抽宝杀婴,若入灵宝品阶,则是抽宝碎神,碎化神修士的元神!”

    望着第二件太古神兵——碎神鞭,宁凡眼露精芒,此宝已是极品上级法宝,只要寻到雷霆祭炼,前途无量!甚至有朝一日,超越其模仿仙宝——打神鞭,都未必不能!

    而第一件太古神兵…

    宁凡一指点额,抽出一抹星光,化作斩离。

    斩离剑…此剑有‘凡虚’级神通,焚魂,但随着敌人境界提升,其附灵神通的作用,也越来越小。而上品品阶,对敌元婴,都拿不出手,更何况,一战化神…

    看起来,需要好生吞噬几条灵脉,来祭炼此剑了。

    而若是能遇到化神宗门的灵脉,设法吞噬,不但能祭炼斩离剑,更能习得剑指第二指。

    剑指第一指,可伤元婴。

    第二指,可伤化神!

    一指,碎岳!

    二指…崩天!

    宁凡目光不定。

    斩离剑品阶,需要提升,而碎神鞭,需要寻一块品阶不凡的灵铁附灵了。

    以宁凡眼界,除非是凡虚级灵铁,否则附在前途无量的太古神兵上,是极其浪费的。

    或许,欢魔海一行,可购得一些附灵灵铁,毕竟那里,盛产灵矿。

    能让宁凡耐下心祭炼的,唯有太古神兵,其他短期使用的法宝,大可修为提升后,强抢。

    收起斩离剑,宁凡默然不语,端详的,却是指尖血玉扳指。

    界宝,元瑶玉!

    界宝也是分品级的,这玉扳指中的元瑶界,便是一处小千世界。

    此宝的用法,与鼎炉环…不同!

    养人,可以,但有了鼎炉环,倒无须以此宝养鼎炉。

    界宝的另一个用处,便是…囚敌!

    将敌人关入界中,是轻的。

    界面中,持宝者可事先设下大阵,以阵伤敌!!

    当然,提升界面的攻击,手段不少。

    除了设阵,还可镶嵌法宝,融合神通…

    女尸仍在床榻侧卧,美眸望着宁凡,一丝不眨。

    而宁凡,则起身,走近窗前,抚了抚女尸冰凉无温的脸颊。

    “微凉,等我一下,我去个地方…”

    “好…”女尸恭顺道。

    旋即,便见宁凡血玉扳指一闪,界力一卷,整个身形,消失无踪!

    女尸立刻惶恐起来,钻出薄被,不知所措。

    “光…不…要…走…”

    眼中幽芒闪烁,似乎因为宁凡的失踪,而有暴走的驱使。

    好在片刻后,宁凡便界力一闪,现身而出。

    见女尸正yu发作,立刻将其搂住,好似哄小孩般揉揉她的青丝。

    “我就知道…多半还是要带你一同入界,否则你若发狂,这玄武城,怕是要面临灭顶之灾…”

    “光…光…”见宁凡出现,女尸眼中幽芒方渐渐消散,安静下来。

    “走,玄yin界需要功法第三层,才能开启,先带你看看我宁凡的第一处世界,元瑶界!”

    界力一闪,卷着二人,消失。

    下一刻,一男一女,出现在一处虚空世界。

    并非真正的虚空,仅仅是一片漆黑,并无虚空之力撕扯。便是有,有东溟钟在身,宁凡也不惧的。

    好似立刻,天地入了夜。

    脚下,是一片荒凉、凹凸不平的大地,好似繁星的表面。

    这片无垠的大地,有数千万里辽阔!

    只是没有阳光,没有雨露,没有花鸟虫鱼。

    当初北小蛮,便是想将宁凡,关在这个地方。

    “光…怕…”女尸柔荑抓住宁凡的衣襟,眼露畏惧。

    “不怕…这里迟早会有阳光雨露,会有草木山河…北小蛮好懒,有此界宝,却不好生改造天地,此事多半还要落在我的身上…你看,这无垠的大地,若种下山河,可布下大阵,这漆黑的夜空,若镶嵌法宝,则是一道道星辰…若我将此界,改造得当,便是化神初期,一旦入界,也是必死!”

    “光…最…强…”女尸听不懂宁凡在说什么,只是眼中闪着小星星。

    那是一种依赖,没有记忆,没有灵智,本能的依赖…

    这依赖,让宁凡失笑,再次揉揉她的满头青丝。

    鼎炉环中,有一潭寒月泉,是越国胡家之物,此泉水留给鼎炉中女子洗浴吧,这元瑶界的山河,还是要靠宁凡一点一滴,获取的。

    如此,在到达欢魔海以前,一路数千万里,宁凡怕是有事要做了。

    翌日,宁凡与女尸,离开了玄武城,离开了蓬莱仙岛。同行的,还有可怜的余龙老祖,已被种下念禁。

    陆青赠送海舟一艘,宁凡自是不客气,收下,当并未用。

    至于北小蛮,此女躲着宁凡,并未送行,直到宁凡的身影,即将消逝在天际,此女才终于伏在南塔的塔巅窗台,摆弄着花架上的蔷薇,轻轻呼了口气。

    似叹息,又似松了口气。

    “周明这讨厌的家伙,终于走了…没有石兵的保护,以我即将化神的状态,还是不宜独自走动,否则,跟着周明去欢魔海玩玩,或许很有趣呢…呸呸呸!本宫为何要跟着蛆虫同行!本宫也不是特别寂寞…此次历练,还有50年,50年,本宫还能与周明,见几次面呢?下一次相见,他应是化神修士了吧…本宫,也要准备闭关化神了,哼,可不能输给他!下一次,休想再轻易接下我一脚!还有…还有…元瑶玉,本宫一定要堂堂正正打败他,夺回来!哼,本宫才不想嫁给他!”

    只是一想到自己**自渎的玉简,北小蛮立刻小脸滚烫,没好气啐了一口。

    这周明,还真是无耻呢。

    以他的无耻程度,该不会,一个人偷偷看玉简留影吧…一面看自己自渎、呻吟,一面饥渴的自摸…

    “周明!你若敢用本宫的留影自摸,本宫跟你拼了!”

    北小蛮一阵恶寒。

    外海风起,修真忘岁月。

    离开越国,已十余年了。

    宁凡半搂女尸在怀,另一手,大手一抓,拎小鸡般,拎着余龙老祖,在海浪滔天中,踏浪穿行。

    之所以不穿行于天,不过是想收些海水入元瑶界。

    所谓无水不成界,水是万灵之源。

    在元瑶界的东部,三千万里地界,皆被宁凡掏空,灌注海水,形成海洋。

    为了增添海洋灵性,他甚至潜行于海,收了不少珊瑚、海礁、泥沙、海域、海中植被…

    如此元瑶界三分之二的界面,成了海域。

    而一路东行北飞,每遇到一座悬空岛,宁凡便不由分说,抢夺此岛!

    每行一岛,他便丢下余龙,一剑斩碎半座岛屿,收入元瑶界!

    此举,立刻触怒了无数外海势力,甚至有不少元婴、金丹,追杀宁凡!不过,在第十一座海岛之上,宁凡杀戮11名元婴、300余金丹之后,立刻有人认出,灭岛者,杀人者,为‘明尊’周明!

    所有的追杀令,几乎同一时间撤销!

    而得罪宁凡的外海势力,更是一个个胆颤心惊,生怕宁凡追责上门!

    好在,宁凡一心二用,用在赶路与创界之上,根本无心理会这些小猫小狗。

    如此,之后的悬空岛,但凡位于宁凡前进路线的,纷纷迁移宗门,空出半片岛域,供宁凡斩取。

    这也省了宁凡时间,往往降临一岛,直接一剑斩破,收岛走人!

    沿途近百座悬空岛,被宁凡收入元瑶界,西面三分之一的大地,开始有了山河。

    山河、海洋,已成!这片荒土,开始有了生机!

    在山河之地,勾勒出4999个阵眼,每一个阵眼,则填充4999块仙玉。

    近两千五百万仙玉,布下了化级巅峰之阵!

    这里,便详述一下阵法了。

    10阵眼以下,为灵级大阵。

    10到100阵眼,为丹级大阵。

    100到1000阵眼,为婴级大阵。

    1000到5000,为化级大阵。

    5000至10000,为凡虚级。

    10000至99999,为仙虚级!

    当阵法到了化级,阵眼之中填充仙玉,有了限制,每个阵眼,需至少填充阵眼数仙玉。

    凡虚级,需填充阵眼数目十倍仙玉。

    仙虚级,已不是仙玉催动那么简单。

    这化级巅峰大阵,名为‘山海阵’,已是化极的巅峰,为4999阵眼,每阵眼填充4999仙玉,则耗去近两千五百万仙玉。

    若是布置凡虚级大阵——山河逆动,则7000余阵眼,至少需五亿仙玉,才能布下。

    当日他覆灭天离宗的大阵,不过徒有其形,根本无足够仙玉催动,饶是如此,也令得天离宗人仰马翻、血流成河。

    在元瑶界中,布下化级巅峰之阵,若将化神修士摄入界中,即便化神修士有破阵之宝,多半也要在阵法下受伤的。

    闲话休提。

    除了阵法的设置,那元瑶界漆黑的夜空,则被宁凡种下法宝。

    每至一岛,便抢尽极品法宝,镶嵌于夜空之上。

    一个个法宝,好似星光,在宁凡掳尽百岛之后,那夜空,则多了数百颗灿烂星辰。

    只需宁凡法力催动,便可一霎激发数百法宝星辰,攻击入界之人!

    数百道元婴攻击,怕是化神,也要受挫一二。

    有了天地,有了空气,有了风。

    这元瑶界,被宁凡制成了杀敌之界!

    有此界,只要摄入修士,即便是化神初期,宁凡也有三成把握,将之击杀!

    如此,即便女尸失控,即便石兵反水,宁凡在化神修士手中,亦非没有一战之力!

    欢魔海,已不远!

    天空之上,开始降下黑雪。

    “启禀主人,前方百万里外,便是欢魔海…在此海,轻易莫要散出神念,即便散出,也莫散出太远,否则必被灵矿的‘元磁之力’所伤。”

    “元磁之力么…我知道了…”

    元磁之力,天地元力与灵矿交融,形成的一种特殊神通。

    以元磁之力,更可修炼元磁神光。

    而若将元磁神光修炼至极致,便是传说中的真仙神通——五色神光。

    欢魔宗化神老祖,许如山!

    此人,便是元磁神光的修炼者!

    甚至在外海13化神中,此人手段,都排在前列。

    “许如山…”

    宁凡正自沉吟,忽然目光一凛。

    黑雪暴风之中,一丝浓郁的血腥味,传来。

    而宁凡,目光一动。

    “嗯?那女人,有些面熟…对了,是她。”

    黑雪之中,一队青衫女修娇喘连连,各自都有不轻之伤。

    这队女修30余人,皆是倩影依依、姿容不俗,修为不弱。最弱者,都是金丹初期,而其中,更有三名元婴女子!

    中间一女,青色宫裙,元婴初期,似乎已中了不轻的毒,俏脸带着苍白,樱唇却紫黑。

    旁边两女,年纪稍长,有元婴中期修为,乃是此宗客卿长老。

    这一队女子,放在外海,也算不弱之人,但此刻,却被五个狞笑的秃头男子,给围住。

    五人之中,四人是元婴中期,而为首的秃顶老僧,是后期!

    这五人,太阳穴凸起,身着黑色僧袍,有胖有瘦,手持黑色佛宝,踏着黑云,一个个邪气凛然。

    尤其是那老僧,一身肥膘,远看好似一个肉山。

    他眼露邪光,扫过众女,最终,却落在中心女子身上,舔了舔舌头。

    “碧瑶宗主,苏瑶!嘿嘿,怎么不在宗门呆着,跑到这欢魔海来游玩了,桀桀,这里可不是你等女流该来之地…你难道不知,如此海之女,从来只有鼎炉么!”

    “哼!你们是什么人!明知本宗是十宗宗主,还敢…还敢下毒…”苏瑶苍白的俏脸,渐渐开始泛着异样的chao红,身子乏力。

    一旁的两名中期客卿,立刻花容失色,认出了苏瑶所种之毒!

    “‘落贞散’!元婴女修问到一丝、便会气力全失、任敌揉捏之物!这,这…此物唯有内海‘黑佛宗’才有,尔等魔头,竟是内海黑佛宗之人!”

    “不错!老子便是黑佛宗九长老,密莲!你们这些黄花闺女,落在老子手上,嘿嘿,一个都跑不了!区区外海十宗,在我黑佛宗眼中,什么都不算!老子本是来买‘化神鼎炉’的,想不到,嘿嘿,竟然还没入欢魔宗,便先捉到一队鼎炉!”

    老僧取出一个乌金法铃,轻轻一摇,立刻,周遭天地黑沙滚滚,但凡吸入黑沙的女子,立刻浴火焚身。

    这黑沙,也是有明目的,是取元婴海妖的精囊风干研粉,虽不如落贞散霸道,但对元婴之下女子,亦几乎一击必杀。

    几乎黑沙一起,除了两名元婴中期的长老,所有女修,俱都中了唇毒,失去战力。

    这黑佛宗,修欢喜禅,宗门有无数秘术,对付女人手到擒来!

    且二位长老,虽未中毒,却被风沙封住退路,根本无法逃离。

    而老僧的眼中,满是猫戏老鼠的戏谑,他最爱的,就是看着女人明知他是敌人,却最终忍耐不住浴火,对他投怀送抱。

    苏瑶面露绝望,她渐渐感到,自己下身已粘稠一片、湿滑不堪。

    此行,本是想到欢魔海购一枚元婴道果,为妹妹殷素秋结婴做准备。

    欢魔海虽是魔修横行之地,但外海修士,看在碧瑶仙岛的面上,也大多不敢对此宗女修动手的。

    只是,内海修士,则不同。

    十宗三岛,在内海修士眼中,不过是寻常势力!

    苏瑶没料到,这一次的欢魔拍卖,竟有一名化神鼎炉出售,而这鼎炉,便是内海魔头,都引来不少。

    这些人,肆无忌惮,根本不惧碧瑶仙岛的威名!

    “可恨,若是受辱于此yin僧,还不如…死!”

    苏瑶眼露凄楚之色,元后修士与元中修士,修为根本是天地之别。莫说中了唇毒,莫说对方有克制女子之术,即便没有,苏瑶等人,也绝非这五魔之敌!

    但她刚准备引剑自刎,一股好似惊天的气势,将千里黑沙,震散!

    在那气势之前,密莲等五魔僧,根本连蝼蚁都不算!!

    这气势之下,天地元力一震,密莲胸口如遭重击,蹭蹭连退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

    但其他四僧,却各是胸口一痛,喷出黑血!

    密莲强自镇定,但却未曾谋面,已对来人惧怕之极。

    这气势,绝强!

    但更让密莲惧怕的,是气势之中,一丝凝而不散、泛着红芒的戾气!

    这要杀戮多少元婴,才能积累如此重的戾气!

    “什么人!敢妨碍我内海黑佛宗的好事,不想活了么!难道不知,我黑佛宗宗主,是化神中期修士!”密莲咬牙道。

    “周明…”

    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徐徐现身,身后,跟着女尸及余龙。

    而一见来人,原本绝望的苏瑶,立刻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此人,他见过!

    此名,她更是久久听闻!

    “是你,怎么会…真是你,竟真是你!”

    这青年,正是当日送殷素秋去碧瑶仙岛的男子…

    但苏瑶,无法理解…

    当日他见过宁凡,以为此人是元婴中期,但最终,殷素秋却告诉她,此人是融灵。

    融灵…但眼前青年的气势,分明比大修士更恐怖!

    若非殷素秋说谎,那么便是说,从此人送殷素秋入岛一刻,十余年过去,此人从一介融灵,修炼到大修士的境界!

    而若此人所言非虚…他非但足以力敌大修士,甚至,化神之下无敌!

    若他真是…周明!

    “你,你…”苏瑶惊讶地说不出话。

    “苏瑶仙子,一别十年,风采依旧…素秋,可还好…”

    分明冷漠如冰的青年,在谈到素秋之时,眼神一暖,微微一笑。

    而这笑容,落在正中唇毒的苏瑶眼中,好似比全天下所有男子的笑容,都要俊朗。

    令得她,芳心一颤…

    娇躯,更加难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