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18章 恶女低头

第218章 恶女低头

    这短短半个时辰,却好似漫长的一生。

    北小蛮香汗淋漓,平平的胸脯,却轻轻起伏。一半是疼,一半是被宁凡抚摸导致。

    只是这恶女,咬着银牙忍着娇喘,小脸涨红,偏是不可叫住了。

    痛,很痛…这凡间女子痛经之症,当经过癸脉放大无数倍后,便是北小蛮,都难以忍耐。

    酥麻、羞耻…嫩肉被触碰,以她骄傲的个性,死得心都有。

    “周…明…你…可…恶…”她委屈的噙着泪。

    只是她不得不承认,宁凡的医道之术,极高明,并非每个丹师,都能算医师,医师不仅需懂得炼丹、研药,更需要针灸、推拿等诸多妙法。

    乱古记忆的医道,无疑是高明的。

    融合《阴阳变》的推拿之法,有无数玄妙手法,可在推拿之中,令女子yu仙yu死。

    宁凡故意不为北小蛮止痛的,他之负责止血。

    但见北小蛮即便受辱之下,仍咬牙不屈,比起余龙、萧万罗等男子,都算得上隐忍了。

    此女性格虽烈,但这骨气,倒是不错…

    至少此女痛的小脸惨白,香汗淋漓,却仍未求饶。

    眼见北小蛮几乎要痛晕过去,宁凡亦不再惩治此恶女,以他心机深沉,此女不过是被惯坏的公主,所作所为也都是小丫头胡闹,仅此而已。

    “你求我,我帮你止痛…”宁凡法力凝针,一根根银质之针,没入其肌肤,既疏导经脉,亦未刺破丝毫肌肤。

    “不求…”北小蛮睫毛带泪,却不屈。

    “很好…我喜欢不求人的女子。”

    “呸,谁要你…喜欢…啊!”

    北小蛮还yu顶嘴,已被宁凡一指采yin,指力没入下体。

    丝丝电流遍布全身,她娇小未发育的身躯,轻轻一颤,紧绷的娇躯,酥麻、柔软下来。

    疼痛,渐渐感觉不到…

    而北小蛮恍然间,仿佛置身云雾一般,舒适、轻松。

    她俏脸不自然的涨红,已然消弭,取而代之的,是情丝挑动的红晕。

    胸脯欺负,樱桃粉嫩,呵气如兰…

    “周明…你讨厌…我恨你…”北小蛮的眼神,所有的刁蛮,渐渐散去,最终只剩少女的情动。

    在这迷乱之中,她迷离看着宁凡,一腹委屈、幽怨。

    “魅术可以止痛。”

    宁凡没有过多解释,细细端详起北小蛮**的娇躯。

    他犹如实质的目光,落在北小蛮身上,立刻,惹得北小蛮芳心羞愤、畏惧,却不自已的夹紧双腿,轻轻摩挲。

    只是魅术之下,她的神智越来越不清醒。

    “石兵爷爷…你丢了…”

    “娘…小蛮不想修炼癸脉,小蛮怕血,怕杀人…”

    “周明…周明…他好奇怪,我看不透…他第一次来南塔,我便好奇怪,好奇怪…明明只是一个融灵,怎么杀气这么重,怎么一身都是重伤…他是如何千辛万苦、来到修坟,他怎么会有五转炼丹术…他为何宠辱不惊,为何我去诱他,他心如铁石,反是我心跳加速…他肯屈身,肯为我穿鞋…他很有趣呢…”

    “他欺负我,故意给我看香艳之事,他成了我心魔,夜夜梦中羞辱我…”

    “娘,小蛮讨厌周明…”

    迷糊的北小蛮,一只小手抓着床单,忍耐着魅术刺激下、娇躯的情欲。

    另一手,却抓住宁凡的手,眼神委屈看着宁凡。

    “娘…小蛮好孤单…”

    宁凡沉默。

    自己竟被迷糊的北小蛮,误认成娘亲…

    这凶恶的小丫头,也只有这个时候,才算的上温柔吧。凄惶的眼神,好似刚出生的小猫。

    “娘…抱抱小蛮…”

    “嗯,睡吧,鼎炉小姐…”

    数个时辰后,昏昏沉沉的北小蛮,娇躯**,在宁凡怀中清醒。

    此刻她的动作,极其暧昧,背对宁凡,被宁凡臂弯揽过胸脯凸起,仅仅搂在怀里。柔软的臀瓣,则滴在宁凡的‘那个’之上。

    索性宁凡没脱衣服,似乎没采补自己…而在确认自己下身完好如初后,北小蛮微微松了口气,只是立刻,她俏脸便通红。

    虽未破身,但下身却是一片泥泞、狼藉,甚至自己一根玉指,正抚在下身突起上,仍保持撩拨的姿势…

    自己迷乱之时,自渎了!

    当着周明的面!

    且略带清香的滑腻液体,将宁凡的衣袍下摆,都给完全濡湿了…

    床单上更是血迹斑斑,滑腻点点…

    怎么会…自己堂堂北天四小姐,竟如此失态!

    更是在那可恶的周明面前!

    他不仅摸光了自己,甚至看到自己最不堪的一面!

    “周明!拿开你的脏手!你这可恶的蝼蚁,蛆虫,蟑螂,蚱蜢,臭无赖!”

    “嗯?你醒了?不过脏手是哪一只?这边的,还是这一边?”

    宁凡搂着北小蛮,左手按在其平胸上,右手却放在其**内侧。

    手掌一动,泄身后、身体异常敏感的北小蛮,立刻被撩拨得轻轻嘤咛一声,立刻,俏脸半是怒红、煞白…

    “周明!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么,你是我鼎炉,此刻不采补你,不过是怕伤了你癸脉…”

    宁凡抽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

    而立刻,北小蛮刚刚升起的半分娇蛮,立刻软了下去。

    “这…这难道是…”

    “这是你之前荒唐的玉简留影,我烙印了两份,自己留一份,送你一份…”

    稍稍恢复气力的北小蛮,扯过薄被,遮住娇躯,方才接过玉简,神念没入,立刻,稚嫩而清脆的声音,颤抖起来…

    “这是我么…我怎会做如此羞耻之事…竟还将你认作娘亲,竟还躲在你怀里…自渎…周明!你可恶!都是你用魅术迷我!”

    ‘啪!’

    玉简被北小蛮小手捏成粉碎。

    不过正本,还在宁凡那里保存呢。

    这玉简,若是流出,北小蛮算是毁了…

    她是不在乎虚妄的清名,但整整关乎清白的事,她终究是女儿家,怎会不在乎…

    “玉简在你手里…石兵爷爷,也在你手里是么…”

    “你不笨,这很好。”

    “怎样才肯放过石兵,毁掉玉简…”北小蛮冷冷道。

    “时机到了,自然会毁…待我化神之后,石兵无用,亦会归还。你北小蛮,虽然刁蛮人性,杀人狠毒,但是我鼎炉,我自不会太过绝情。”

    “呸!谁是你鼎炉!本宫就躺在这里,你还敢采补么!”

    “你想试试么!”宁凡眼露寒光。

    “不,不想…”立刻,北小蛮服软了,她隐隐感觉,这周明,说得出,做得到…

    便是她娘亲,都未必能让她服软。

    但她却不得不当着最‘恨’的周明,低头!

    “对了!我的衣服呢!储物袋呢!元瑶玉呢!”

    “衣服被我撕了,储物袋么,其中五千万仙玉,我取走了,丹药也取了一些,其他没动…至于元瑶玉,归我了!”

    将瘪瘪的储物袋,还给北小蛮,立刻,北小蛮又yu发作。

    “仙玉、丹药,可以给你!但元瑶玉,你不可拿走!此物,有特别意义…”北小蛮急切道。

    “什么意义?”

    “不告诉你!总之,你还给我!”

    宁凡摇摇头,有些事,你不说,我亦能知晓的。

    阴阳锁一催动,窃言术施展,立刻窥探到北小蛮心事。

    此玉,除了身为界宝,开辟有一处‘小千世界’,同时更是北溟天四位未出阁小姐的出阁信物。

    持有此玉,则北小蛮,便算是宁凡的人…

    “有意思…此玉,归我了!”

    “你!”北小蛮芳心扑通扑通乱跳,半是气的,半是羞得。

    自己被宁凡看光摸尽,还不算完么…

    此人,竟连元瑶玉都取走…此事若被娘亲知晓,自己岂不是不得不嫁给他!

    怎么办…怎么办…

    “好了,你快换身衣物,我们出去吧,再不出去,那陆青,恐怕要急的闯进来了…我们这香艳的‘谈话’,似乎有些久了…”

    “什,什么…”

    一想到陆青闯入,撞破自己与宁凡赤身相对的尴尬,北小蛮便头皮发麻。

    自己的清白,不可以毁在宁凡手上!

    她全身缩在薄被中,只探出一个鬓丝散乱的脑袋,在被中换衣服。

    “对了,你的腿,挺好看,手感也不错…”宁凡忽然出声,他依稀记得,莫云说过,这般言语,似乎能令北小蛮高兴。

    “哼!无耻!”北小蛮嘴上顶了句,心里却暗暗得意。

    哼哼,算你周大魔头有眼光,本宫的腿,最漂亮了!虽然胸部平平…

    良久,宁凡在北小蛮的顺从下,取走了青鸾火。

    下了塔巅,下宫之内,陆青正焦虑等待,暗道,小姐与那周明,谈话未免太久了些…

    口中品着香茗,喉间却全无滋味。

    在他看来,小姐的安危,有石兵傀儡在,不会有危险。

    但若小姐,真喜欢了周明,思了凡,在房中和周明发生点什么…那他陆青,恐怕是要掉脑袋了。

    “应该不会吧…小姐或许对周明有好感,但以小姐性格,万万不会与周明香衾暖枕、**之欢…是我多虑了…”

    陆青自嘲一笑,自家小姐是什么德行,他还不了解么。

    莫说和男子欢好,便是被男子多看一眼,都要杀人的…

    正品茶时,却见宁凡、女尸、北小蛮三人,下塔而来。

    见小姐无恙,陆青心头暗暗松了口气,但下一刻,面色一怔,而后,露出惶恐的神情。

    小姐的气色,红润光泽,眼神之中,仍有一丝残存春意未散,就好似,刚刚行房之后、获得极大满足的女子…且小姐虽然对宁凡的态度,仍是冷漠,但却恭顺了许多,却好似,被强行驯服了…

    “难道,小姐被这周明…不,不可能,一定是我想多了…噗!”

    当陆青的目光,落在宁凡右手血玉扳指上,立刻,险些没被茶水呛死。

    元瑶玉!

    小姐的定亲之物!

    怎落入这周明手上!

    难道,难道…这数个时辰,当真发生了不可预料的状况!

    “小姐,你和周明…”陆青小心翼翼问道。

    “大胆!本宫和周明,什么也没有做!”北小蛮似触动心中紧弦,立刻娇斥道。

    被宁凡欺负了,也就罢了,现在连陆青都敢蹬鼻子上脸了…可恶!

    陆青,轰地一声,脑海五雷轰顶,心头天崩地裂。

    什么也没有做…那就是,做了?!

    完了…小姐被周明吃了…此事若让遗世宫尊主知晓,他陆青,死定了!

    监管不力,监管不力啊!

    以玉简留影威胁,有失正道。

    以魔道论,亦算是无赖行径。

    但正不可取,则逆夺!刚不可取,则柔行!阳不可取,则yin为!

    过程是可是忽略的,结果才是绝对的。

    若无法达成目的,一切都是空谈。

    老魔没有教给宁凡太多,却教会了四个字…不择手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