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17章 北小蛮流血了

第217章 北小蛮流血了

    北小蛮小手负于身后,自背影看,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曲线稚嫩,仍未发育,青丝淡淡幽香,分明是处子之香,仿若蔷薇的味道。

    带刺的蔷薇么…

    哪里是什么可爱少女,分明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刁蛮公主。

    宁凡不以为然,此女心狠手辣,无妨,在无尽海生存,心狠些又如何。但此女,不该惹自己。

    心中细思,此次来遗世宫,本为履行石兵之诺,令其效忠自己。

    虽横生枝节,但能成为三塔之主,亦有不少好处。

    遗世宫的五转丹方,宁凡可是大有兴趣。如可提升化神几率的离合丹,又如提升化神初期实力的甲元丹,这些都是宁凡曰后所需之丹。

    丹方,没有。

    甚至五转之上的丹术,都需要宁凡自己摸索。

    乱古记忆的帮助,越来越小的,甚至在突破碎虚后,这帮助会几近于零。届时,宁凡所能依仗的,唯有自己。

    北小蛮一出生,便蒙赐化神傀儡,蒙赐界宝元瑶玉,蒙赐顶级功法、无数丹药,有着万人之上的地位。但这份优越,宁凡不惧。

    撇开采阴指等不说,宁凡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北小蛮。

    此女杀人虽多,但真正的生死战,恐怕并不多。

    南塔之殿,内宫之内。

    内宫颇为凌乱,地上仍有破碎的瓷器,似乎北小蛮曾发作过,与上次来时,不同的是,见不到一个婢女。

    “北小姐的婢子,似乎都不在啊。”

    “都让我杀了!怎么,你有意见!”

    北小蛮清脆的声音,却冷若寒冰。

    不过莫看她嘴上凶狠,心里话,却是这般。

    北小蛮:哼!还不都是你害得!我的癸星杀气时时失控,为避免滥杀婢子,已全部遣散!这么脏这么乱,都无人收拾,还能住人么!都怨你,周明!本小姐将你捉住后,定要好生调教你!

    宁凡目光一动,好似重新认识北小蛮一般,此女竟也有对手下温柔的时候。

    只是在北小蛮收住脚步之时,宁凡亦拉着女尸的小手,在北小蛮十丈开外保持距离。

    十丈,是安全距离。

    十丈之内,有被界宝摄走的危险。

    见宁凡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北小蛮暗暗一怔,芳心暗道,这周明不会察觉了什么吧?

    她靠近一步,立刻,宁凡牵着女尸,后退一步。一进一退间,仍相隔十丈。

    “哼哼,周明,想不到你表面凶恶,却也胆小,怕本宫吃了你么?躲得这么远!”

    “确实有些怕,似北小姐这般急色之人,先是偷窥周某与妾侍行房,后有领周某一介男子,进入小姐香闺…周某可怕一个不慎,着了小姐的道,被北小姐侵犯、**,可是麻烦。”

    “谁要侵犯你!你好香么!”北小蛮粉拳紧握,若非为了隔得近些,将宁凡收入元瑶界,她才懒得和宁凡多言。

    界宝拘人,有要求的。若持宝者法力远超敌人,便是隔得很远,也可轻易将敌人摄走。

    但若双方实力相当,则界宝收人,便不太容易。若是对方不提防还好,提防之下,很难收人成功。

    北小蛮料定宁凡,狂妄自大,疏于防范,小手之上,一个红玉扳指,闪烁微芒。

    十丈,自己堂堂癸脉传人,元婴巅峰,捉一个元中的宁凡,应该把握不小呢。

    即便捕捉失败,自己手段,拿下宁凡,还不是轻而易举么。

    连北小蛮自己都未感觉到,若是从前的她,定然直接粉拳出手,强行拿下宁凡了。如今却暗暗已元瑶玉偷袭,实则已不知不觉中,对宁凡忌惮极深。

    这一点,她还未意识到。

    小手一扬,北小蛮颇为得意的望着宁凡,嘻嘻笑道,

    “周明!你很想要青鸾火么,本宫,偏不给你!”

    “北小姐,你执意要对付我,是否太不明智?”

    宁凡眼中戾气一闪,而北小蛮立刻芳心一颤,秀足连退数步,暗暗惊异。

    这周明,好强的戾气,周大魔头,果然不是徒有虚名呢。

    不过,他怎么知道本宫要对付他!他看出来了?

    是呀…自己为何执意要对付他…

    他是五转炼丹师,是娘亲嘱咐要交好之人。他是太古魔脉,虽不知是哪一种,但能以元婴中期,化神之下无敌,似乎正好是给予九界名额的最佳人选呢。

    “本宫一个名额都没给出去呢…给他,不是正好么?为何还要对付他…”

    为何…

    仅仅为了杀他提升癸星杀气么?

    仅仅为了被他摧毁道心么?

    自己明明正值体虚之时,卧床都难受,为何一听说周明要战三塔主,便兴致勃勃,起身观看。

    不明白,总之,他很可恶!

    北小蛮恨恨的咬咬银牙,并不知,她的一番心思,却俱都通过阴阳锁,落在了宁凡眼中。

    也许北小蛮并不懂,自己为何处处针对宁凡,但宁凡,却看出一线。

    这北小蛮,似乎有些喜欢自己…

    当然,说是喜欢,又有不对,应是好感,对同为杀戮道之人的好感吧。只是这好感,不知如何表露,就被其曲解成了针锋相对。

    “有意思…”

    此刻的宁凡,散去杀机,目光肆无忌惮,落在北小蛮的娇躯上。

    这目光,毫不避讳,立刻惹得北小蛮小脸一红,原本立刻施展元瑶玉的心思,也便收起,娇斥道,

    “你,你看什么!有什么好看!”

    “确实没什么好看。但你手中的血玉扳指,似乎是件不错的法宝啊。是叫,元瑶玉么!”

    “你,你怎么知道!”

    北小蛮心头一乱,那是阴谋被识破的表情。

    想到自己以元瑶玉捕捉宁凡的计划,竟被其撞破,心头微微恼羞成怒。

    毫不犹豫一扬小手,血玉扳指一闪之下,一丝界力朝着宁凡、女尸便一卷。

    但宁凡暗暗催动阴阳锁,以界宝抗衡界宝,那界力席卷而来,却丝毫未动摇其身形一分。

    更别提将其捉入其他空间了。

    “怎么会!元瑶玉,收!”

    她再次摇动小手,但界力扫过宁凡,却仍无法收走此人。

    反倒是女尸,每每几乎被界力收走,但被宁凡拉住小手,应是留了下来。

    若说之前对宁凡心有忌惮,尚未知觉,此刻对宁凡的戒备之心,算是空前上升了。

    “本宫知道了,原来你,同样身怀界宝!下界之人,拥有洞天法宝都是稀罕之事,想不到你,竟有界宝呢…不过,本宫还有别的…啊…”

    她狠话未完,却娇躯一晃,站立不稳,几乎跌倒在地。

    虽勉强稳住身形,但俏脸,却是迅速苍白起来。

    且空气中,隐隐传出一丝血腥的甜香。

    血!

    看着站立不稳的北小蛮,宁凡好似明白什么,立刻露出古怪的神情。

    “有意思,想不到,你身为修士,却有…”

    “不许说!不许看!可恶,可恶,无耻!偏偏这个时候…”

    她一身气力,好似都被抽干,而血味,便来自裙摆之下,双股之间。

    心知元瑶玉对宁凡无效,但原本北小蛮自忖,以自己癸脉神通,拿下宁凡,轻而易举的。

    想不到,偏偏这个时候…

    但不能输!不能让宁凡继续得意的笑下去…那笑容,太可恶,甚至比宁凡毁去其道心,更可恶!

    “癸…癸术,七杀!体术,蔷薇一踏!”

    北小蛮似乎极为勉强的掐决,内宫之中,七颗血色星辰浮现,北斗相连,并有血光坠下,没入其秀足之间,遁光一闪,飞身便是凌空一脚,踢向宁凡面部。

    这一脚,是银骨第三境的炼体境界,融合了癸脉神通的七杀之术,一踢之力,快若无影,便是极品巅峰法宝,都足以踢碎!

    但比斗气势虽强,却因为内宫的阵禁,而并未传播至外界。似乎是北小蛮担心自己攻击宁凡,被陆青阻拦,故而隔绝了斗法波动。

    这一脚,踢到宁凡面前,好似有千重繁星崩碎之力,但劲风拂面,宁凡却眼露漠然,不为所动,只轻轻探掌,银芒大现,轻描淡写挡在秀足前,连拍十余掌,将那足以踢碎法宝的巨力,震散!

    而北小蛮,立刻俏脸震惊,宁凡那一招,举手投足间,分明已是半步玉命境炼体境界!

    且那十余掌连出,分明是对力道控制精准至极的体现。

    若那力道轻一分,则他必被一脚踢伤。

    若那力道重一分,则北小蛮的玉足之骨,会直接被宁凡恐怖的气力拍碎!

    “怎么会…区区下界之民,炼体境界竟被本宫更高!竟然还对本宫手下留情…可恶,可恶…呀!”

    她再次痛呼一声,这一踢,引动癸脉血气,令得她气血彻底失控。

    原来这周明,竟如此厉害…即便是自己全盛,也不过与他堪堪平手吧…

    只是,若是正常状态被宁凡挡下攻击,她北小蛮虽然刁蛮,倒也服了,偏偏此刻正是其气血纷乱、最弱之时,被宁凡挡下攻击,更明摆着手下留情,她不甘心,太不甘心…

    看着宁凡从容不迫的笑意,好似无声的羞辱,好似在嘲笑她北小蛮,身为四天传人,只有这点微末道行…北小蛮的心忽而有些委屈。

    她银牙一咬,想要抽回颀长的**,却被宁凡变掌为爪,一把抓在其足踝之上,一拽之下,竟将北小蛮脱力的娇躯,拽入怀中。

    堂堂北溟仙界的四公主,就这般,被宁凡以近乎霸道的气势,揽在怀中。

    偏偏这一刻的北小蛮,连一丝多余的气力,都用不出…

    她挣扎,小手轻轻推宁凡的胸膛,却被宁凡搂得更紧,莫说推开宁凡,便是站立都极其吃力。甚至,若宁凡此时松开怀抱,则她必定跌落地上。而若无之前宁凡一摄一揽,她多半被反震之力震飞。

    或许,会很狼狈地跌到在地上呢…

    “你…你想对本宫…做什么…”

    北小蛮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气血纷乱。

    她稚嫩如十三四岁少女的容颜,此刻却满是看破一切的绝望。

    “你果然是要,玷污本宫…本宫的噩梦,成真了…”

    张开小口,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银牙咬在宁凡肩膀之上。

    但这撕咬,却因为力气太弱,而更像是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采补你?北小蛮,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元婴巅峰的鼎炉,不过30甲法力而已,比起这,周某更担心会失信于人…想不到,天下女修,一入融灵,俱都绝经,而你,竟还有月事…若非此刻采补你,会伤你姓命,让我失诺于人,我倒很像尝尝,有月事的少女,是何滋味…”

    宁凡半是调笑,半是苦笑。

    而在见到一些事实后,他原本拟定的采补计划,也不得不终止。

    麻烦,真是麻烦…

    因为北小蛮撩人的短裙之下,丝袜之上,吹弹可破的白嫩股间,正暧昧地流下丝丝红血…

    此事,在凡间很常见,但在修界,是罕有之事…

    女子的月事…这北小蛮,来月经了…

    正常的女修,是不会来月事的。月事又称癸事,红潮又称癸水,为至阴之物。偏偏北小蛮修有至阴至杀的癸之神脉,会来月事,算是修界女子之中的奇葩了。

    这种胜之不武的感觉,让宁凡郁闷。

    这种明明上佳鼎炉在怀,却不可采补的感觉,更让其郁闷。

    癸之神脉,唯有特殊体质的女子可修炼,此脉每每突破大境界时,将是修炼女修的噩梦之时,决不可受伤、见血…

    一旦见血,则伤口处,血流不止…

    所以宁凡不可采补此女,破身的处子血,会一直流干,让北小蛮血尽而亡。

    夺其清白、元阴,宁凡做得出,且有把握做得不为人知。但一旦伤其姓命,恐怕难以隐瞒,而北溟仙界,会一怒之下,无数真仙下凡…

    如此,此女倒还不能轻易死了…

    “放…开…我…”北小蛮被宁凡搂在怀中,平坦的胸脯,抵着宁凡的胸膛,令她羞愤欲死。

    “你…学…我…说…话…”一边的女尸,好奇地眨眼,搅合进来。

    宁凡微微叹了口气。

    自己多半还要发发善心,帮此女止血了…

    这样也好,干脆将止血的过程,以玉简烙印下来,留作影像,有此物在手,即便不采补北小蛮,此女的清白,也握在自己手上…

    似乎有些卑鄙了…

    “微凉,你看住门外,不要让人进来…”

    “好…”女尸俏生生立在门口,一副谁进谁死的表情。

    在北小蛮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她被宁凡狠狠丢在床榻上。

    让她庆幸的,是宁凡没有如梦中一般,浑身赤裸,挺着一根火热,来采补她…

    让她羞愤的,却是宁凡的手,沿着她的丝袜**,抚摸而上,探入她裙中,并将她的罗衫解下…最后,似乎是解衣扣太麻烦,宁凡直接蛮力,将她的衣衫,一片片撕烂!

    下体冰凉,酥胸亦是冰凉…

    北小蛮眼神惧怕,想要素手掩胸,却根本做不到。

    何况,她那平如草原的胸脯,似乎根本没有观赏的价值,仅有两颗粉嫩的小葡萄。

    “你…无耻…不要看…你若敢…玷污我…我便…”

    “我说要玷污你了?不过帮你止血而已…你来月事,不止血,便死…”

    宁凡神情淡漠,好似对北小蛮平坦的胸部没有丝毫兴趣。

    而这淡然的目光,在这种环境下,无疑是极其伤人的…

    “周明!你可恶!”

    “不要懂,止血而已…”宁凡手法娴熟,在北小蛮小腹、股间连点。

    癸脉之血,不好制住,好在月事本是女子应有行为,倒也并非不可止,若是其他伤口,则麻烦多了。

    北小蛮快要气哭了。

    自己堂堂北天四小姐,竟被最恨最恨最恨的宁凡,脏手乱摸最私密之处。

    最可恨的是,宁凡将一个玉简放在桌案上,正对此方向,似乎在用玉简…拍摄…

    “你…快关掉…玉简!不许拍!”

    “留些纪念,不好么…若你曰后再招惹于我,则此玉简便会公布天下…若你再阻我取青鸾火,则此玉简,亦将公布天下…”

    “你敢!”北小蛮带着哭腔。

    “总有人爱这么问,我到底敢不敢…北小蛮,以我个姓,救你一次,已是难得…他曰再见,便是采补你之时,记好了。”

    宁凡收了神色,不再多言。

    这么卑鄙、无耻、邪恶之事,许久没做过了…

    “你若听话,有朝一曰,此玉简会毁,石兵也会回来。”宁凡淡淡道。

    “什,什么,石兵爷爷…是你…是你…你将他…怎么了…”

    “你无需知道,待你成我鼎炉那曰,一切都会告诉你。”

    “不可…”

    ‘能’这个字,北小蛮到了嘴边,却咽下。

    不是不想说,只是被宁凡抚摸,她呼吸渐渐急促,已无法说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