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13章 先杀一人!

第213章 先杀一人!

    宁凡的话语,有些狂妄,竟在遗世宫地界,对三塔塔主生了杀心,yu杀人夺位!

    但这狂妄,加上‘周明’的凶名,则令人易于接受,让人相信,他周明,有狂妄的资格!

    本以为余龙复仇的戏码,看不到了。欢迎来到阅读

    想不到,竟又能看周明逞凶的好戏…

    东、西、北三塔塔主,他宁凡一人全要!

    此事看似狂妄,但宁凡,却隐隐有些猜测。

    自己与北褐生矛盾,北褐不知自己五转丹术的地位,出言不逊,但古怪的是,坐镇中塔的化神陆青,没有出面调和。

    那陆青,应是知晓自己五转丹术的,宁凡在玄武城引发的轰动如此之大,他却不现身。

    当宁凡出言、yu夺北褐北塔塔主地位时,那陆青,仍不现身。

    此事,说明了一些问题。

    陆青默许自己的言行!

    甚至宁凡可以想象,那北小蛮多半也在暗处,兴致勃勃等着看自己杀人。

    他大胆猜测…所谓的三塔塔主,与遗世宫,实际并不对路。

    陆青应是与北小蛮一系,四天身份。

    而东青、西白、北褐三人,应是外海丹师,或者是雨殿安插之人。

    或许是内海之人,或许是其他势力,或者根本是与陆青有仇,总之,与陆青不对路,所以陆青不出面阻止,存了借刀杀人之心。

    若非如此,陆青定已笑呵呵的出面,令双方罢手言和了。

    陆青的心思,宁凡揣摩之后,坚定了立威之心。

    此去欢魔海域,参加大修士级拍卖会,在座之修,皆是大修士,其中不少人,甚至不会将罗非、项辽放入眼中。若宁凡想继续魔威摄人,在此立威,甚有好处。

    只是他的狂言,却让北褐等三名塔主,个个面色铁青。

    他的地脉妖火,让北褐三人,露出垂涎之色。

    “呵呵,想不到,青鸾火法入手,却能得到黑魔炎、白骨炎…只需杀了你,这二火,倒也足以上交‘炎尊’,完成任务了!”

    炎尊?!

    宁凡目光一凝,果然,似乎让自己猜中了。

    传言雨殿炎尊,化神中期修为,五转炼丹师!似乎修炼有‘炎诀’秘法,专以吞噬灵火晋升修为,提升丹道。亦是遗世宫的挂名客卿之人!

    这北褐三人,果然是雨殿尊老安插于此,所为多半是北小蛮的青鸾火。

    这也令宁凡想通了一件事。为何青鸾火不放在陆青那里,不放在其他三塔,却放在北小蛮那里。

    因为陆青的身份地位,保不住青鸾火,放在北小蛮那里,便是雨殿尊老,也不敢抢夺!

    如此,杀此三人,看似狂妄,但实际,完全得到了遗世宫的默许。

    心思飞转,若自己能杀死三人,必有震慑陆青的实力,到时候允诺成为遗世宫客卿,索要青鸾火,不会有多难!

    至于得罪雨殿炎尊,则完全不在宁凡考虑范围内。

    “看起来,周某与三位塔主,必有一番生死之战了…微凉,在此等我。记住,不许随便吃人。我去去就回。”

    “光…小…心…”

    宁凡揉揉女尸的青丝,目光一寒,望向北褐三人。

    “玄武城中,不便动武,伤及辜可非妙事,三位塔主若想杀周某,便来外海海域一战!”

    宁凡灰光一闪,瞬移而去,这遁速,让不少元婴老怪侧目,便是北褐三人,都微微凝重。

    但地脉妖火,可就在眼前呢…三人对视一眼,各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贪婪,纷纷腾身追去。

    如今纵然陆青出面,三人也会不择手段,明抢暗杀,总之要将宁凡的两种地脉妖火,夺走!

    若在修国之内,这种行为有违界法,但在尽海么…杀人罪!

    离岛,外海!

    海风宁静,杀意却萧肃。

    宁凡踏海而立,北褐三人三角列开,分隔千丈,将宁凡围在中心。

    海面万里之内,根本一人敢介入、围观,虽然数人都渴望一览,狂魔周明与丹塔三塔主,此战谁能获胜!

    “周明!本座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将黑魔炎、白骨炎交出,则你之前的狂言得罪,本座可一笔勾销!”

    “不必了,周某杀你三人,是遗世宫默许,三位难道看不出来么!”

    “自然看得出来!怎会看不出来?那陆青想借你之手,除我兄弟三人,不过凭你,不够!陆青怕是要失望了!”

    东青眼中寒光一现,大手一爪,滚滚青炎,已覆盖千里长空,交织出一道道青莲之影!

    四品灵火,玉莲火!

    而西白,亦老眼一凝,大喝一声,张口喷出滚滚幽蓝色火海,将海面覆盖,蒸沸!

    四品灵火,海心火!

    三塔塔主,皆是四转炼丹师,之所以有如此浑厚的法力,其原因,便在于自幼炼丹,已一千六百载。

    有雨殿的数灵药砸下去,三人不缺灵药,日日炼丹,丹术自是不凡,而由于炼丹日日需消耗法力,使得法力浑厚、凝练,甚至比外海许多凶魔都法力强。

    但三人,亦有弱势,那便是不擅斗法。最擅长的攻敌手段,莫过于控火。

    在他们看来,宁凡虽有地脉妖火,威慑自己等人灵火,但那威慑可一而不可再。在三人加**力控制后,灵火已不会因面对地脉妖火而颤抖。

    三人皆是大修士中的翘楚,而宁凡,不知死活,引自己等人来外海。

    若此地事先布有大阵也便罢了,但东青、西白,一人焚天,一人焚海,皆未焚出一丝半点大阵痕迹。

    这疑说明,眼前的青年,是当真狂妄到想要以一敌三了。

    元婴中期而已,侥幸胜过一些不入流的大修士,便自以为能和巅峰大修士争锋么?何况北褐一方…有三人!

    “哼,小辈,本座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你能拿出让本座忌惮的背景,本座未尝不可…”北褐冷笑,手中暗暗以秘术引去火焰,偷袭!

    但他话音未歇,便换得宁凡冷笑三声。

    “聒噪!雕虫小技!”

    抬脚,猛然一踏!

    这一刻,千里冰封,天地一碎!

    冰碎!

    一踏之力,原本隐匿攻击宁凡的褐色蝎火,被生生震出,化作褐色火海,徐徐震散!

    北褐面色一惊,暗暗震惊宁凡敏锐的洞察力,以及一踏之下的恐怖肉身之力。

    但惊归惊,宁凡纵然发现他的偷袭,又如何!

    “一起动手!火道,蝎炎魔雨!”

    “莲动,七分之术!”

    “四重心海之术!”

    三人最擅,便是火攻!

    三种婴级巅峰法术,加之三人法力浑厚,便是化神修士,接下三人合击,都不易!

    天空之上,碧绿火海幻化莲影,影化千万,并蒂生炎!

    海面之上,幽蓝火海演化四重,杀机森森!!

    碧绿与幽蓝间,褐色灵火化作魔雨,数万点魔雨,每一点,都足以轻易焚杀融灵!

    天上地下,皆被火所覆,天地yu焚,但立身火海,宁凡却冷笑,从容不迫。

    一步步穿行火海,立刻,火海分路而散!

    一个眼神,却令得灵智微弱之火,隐隐有惧!

    “火么…倒是大补之物。天地火海,给本尊吸!”

    宁凡目光一沉,在这一刻,沉寂于丹田中的阴阳锁,散发出滚滚撕扯之力!好似形成一个形漩涡!

    而三种灵火演化的法术,尚未触碰宁凡身体,便被宁凡大口一吸,诡异吸力,吸入腹中,被阴阳锁吞噬,使得天地火焰,飞速消融!

    阴阳锁,不惧火焰!

    当年宁凡法力低微,便可凭阴阳锁吞噬一条黑魔炎火龙!

    而今的宁凡,法力元婴中期,六转之下的灵火,根本没有在他面前施展的资格!

    他不惧雨殿炎尊者,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炎尊吞火?

    再多的火,又有何惧!不过成为阴阳锁‘阳之力’的养料而已!

    此刻的阴阳锁,早已是一块血玉,在吸收火力之后,玉锁上好似从正中形成一条血线,将左右分开,左边血色稍稍变淡,右边血色则渐渐暗红,好似在划分阴阳。

    仅仅数个呼吸,千里之内的火焰,被宁凡轻描淡写…吸尽!

    面对灵火诡异消失,面对毫发损的宁凡,北褐三人,俱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什么手段!

    此子竟敢生吞火焰!

    便是炎尊,都做不到,唯有传说中修炼到极致的‘炎脉’传人,才能生吃火焰!

    此子,难道是太古神脉…炎脉!

    若是这种稀有神脉,便是他三人,都不敢得罪。雨皇有令,对于稀有神脉,必须招抚,决不可伤害!

    三人来不及细想,因为宁凡,已然反击!

    庞大的火海,从阴阳锁中调出,化作一指火力,融入黑魔炎、白骨炎后,一指点下!

    “龙漩之火,第九转!”

    这索命魔音,从宁凡口中,冷冷传出!

    这一指,是三名大修士的全力一击叠加,并融入自己的绝强一击!

    九重灰色漩涡火海,惊现长空!

    千里之内的天空、海洋,俱都开始滚沸起来!

    漩涡飞旋,元力撕扯,生出九条灰色火龙,每一条,都有千里之长,散发出足以碾压元后修士的恐怖气息!

    其中,北褐与西白,各被一条火龙所焚,已是手忙脚乱应对。而其他七条火龙,却俱被用以绝杀三人中最弱的一人——东青!

    阴阳锁吞火,可一而不可再。在三人正视宁凡之前,宁凡决定,先以雷霆手段,击杀一人!

    而东青,6000甲法力,杀之成算,最大!不过么…这么明显的偷袭,多半难以奏效。

    宁凡心头冷笑,计策已决。在龙火攻敌的一刻,一摇身形,一遁踪,正是念隐决!

    当七条火龙攻击东青之时,当宁凡隐身似要偷袭之时,北褐便心头巨石一悬,心知不好!

    东青为老三,为三人最弱,这最弱之人,却被宁凡刻意以七龙攻击,其用心昭然若揭,必是想一击杀人!必是要偷袭东青!

    此子,好狠!不过,休想如愿!

    北褐大喝一声,喷出一口精血,以自损修为为代价,大手一抓,生生将龙火捏碎!

    这龙火足以瞬杀元后,但北褐竟能瞬灭此火,不愧为巅峰级大修士!

    而后马不停蹄,一个瞬移,已出现在东青身旁,肃然道,

    “三弟莫怕,我来助你!”

    有北褐帮东青抵御火龙,则此术即便能伤二人,也必定是轻伤了。

    西白亦看出东青有难,他亦是一咬舌尖,震碎龙火,便要去助东青。

    但一个青年身影,目露寒芒,却是凭空浮现在他身后,并于现身之际,拳芒好似雨点般,轰在西白背上!

    极品上级的护甲,在数十道拳芒之后,轰然碎裂,余力立刻使得西白重伤。

    之后的每一拳,打在西白脊背上,都令得他伤势重一分,脊骨寸寸粉碎!

    西白心头骇然失色,想不到宁凡竟是声东击西!真正想先杀死的,竟是自己!

    他想不到,宁凡的拳力,恐怖到发指。

    半步玉命的拳力!每一拳,都轰出山河崩溃之声!

    ‘噗!’

    才一个照面,西塔塔主,竟已重伤!

    这一刻,北褐、东青齐齐面色惊怒,想要再救西白,已然太晚!

    传闻中,那周明不过银骨第一境炼体而已,但真实情形,却好似只差一线,便入玉命,化神之下,单凭肉身之强,几乎人敢缨其锋!

    “怎…怎么可能…”

    西白重伤之下,勉强摸出法宝小塔,朝宁凡打去,并立刻借势欲逃。

    那小塔,名列极品巅峰,黝黑如铁,但却透露着恐怖威压。

    方一腾空,便化作千丈巨大,带着风压的巨响,当头砸向宁凡。

    其上,附灵有‘破法’神通!任何法术,都阻拦不了此塔坠落!想挡此塔,唯有以宝制宝,或是肉身去挡。

    在西白看来,宁凡肉身半步玉命,已是逆天,但便是真正的玉命高手,也法用肉身去硬挡极品巅峰之宝。

    但让其始料不及之事,出现了!

    却见银光之间,宁凡化身为百丈巨人,拳芒一动,竟凭肉身,硬悍法宝!

    而对撞的结果,是巨人身影一摇之后,稳住,法宝巨塔却被一拳轰出数道裂痕,倒飞而去!

    “不可能!便是玉命高手,也不可硬悍极品巅峰法宝的!”

    诚然,玉命高手做不到,但宁凡蚀刻了石兵魔纹,并忍下99针,晋入将阶第二,玄土魔纹可提升数倍肉身防御,论攻击,宁凡的体术尚不如玉命境,但论防御,唯有玉命第二境高手,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撼动法宝,巨人眼露淡漠之色,一指点下,灰光一闪,天地波纹一圈圈荡开,而正遁逃的西塔塔主,被光圈一震下,立刻周身生出数不可见的细线,将其死死定住。

    此定身术,大修士,可定1息!

    西白浑身冷寒,这1息,决定其命运!

    几乎毫不犹豫,他连喷数口精血,强行震散定身,但这一顿之间,巨人大步踏天,已然追上他,大手一抓,将其死死擒在掌心,而令三名塔主齐齐胆寒的事情,出现了!

    巨人张开巨口,一口,将西塔塔主吞入口中,嚼成粉碎!生吃了去!连元婴,都未逃脱!

    勉强击散了龙火,但北褐与东青,却齐齐脸色惨白。

    此人…此人…是疯子!

    唯有妖族才敢生吃修士,若是人族,必定因为修士血液的灵力太强,而仙脉崩碎!

    而最让二人胆寒的,是这才一个照面,三人之中,排行第二的西塔塔主,竟然已经身死!

    且不说宁凡玩了手段,声东击西。即便正面攻击,北褐自问比西白略强,但多半也要被宁凡一个照面重伤!

    “这就是…周明的真正实力么!不可能!有这种实力,那项辽怎可能从他手中逃脱!连二弟都逃不掉啊!对,对,本座想起来了!那项辽自丹鼎之战后,便悄声息,未传出夺舍重生的消息…那项辽,当日定没有真正逃走,而是被这周明,事后捉住杀掉了!”

    也就是说,罗非、项辽、西白…

    周明已杀死三名大修士!

    “此人实力,绝不正常!化神之下,谁是他敌手!可恨,逃吧!”东青愤恨咬牙。

    “逃!”北褐几乎毫不犹豫,便应下!

    但二人刚想瞬移,却见巨人屈指连,两道定身术,将二人纷纷定住,阻去遁行。

    “想走,迟了!”

    魔威之下,便是北褐,都心头一颤,怒吼道。

    “周明!你杀西白,已犯界法,得罪我雨殿,难道还不收手么!”

    “尽海,没有界法!”

    “好!好!周明,你莫要猖狂!此物我本不愿使用,因为代价太大…但你既冥顽不灵,则今日,我要你死!‘玄天斩灵剑’,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