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12章 妖火逞威

第212章 妖火逞威

    蓬莱禁空,唯元婴可飞遁。

    一个个来玄武城修炼的元婴,纷纷破空而起,遥遥观望。

    余龙!三转巅峰炼丹师,元婴初期,北丹塔客卿丹师之一!

    甚至,此人因将杀戮道融入丹术,而颇得北塔塔主的青睐!

    这样的人,孙子却被南塔中人杀了…此事,怕是难以善了,只不知南塔何人,竟敢杀余龙之孙…

    余龙一双冷目俯视南塔,心中寻思。

    姓周,最多不过金丹初期的修为…这样的人,无论有多么逆天的背景,但在无尽海,余龙敢杀!

    正好,丹术突破失败,便以杀戮之心,重悟丹术吧!

    “姓周的,给你三息,滚出来!”

    他打定主意,闭上双目,负手踏天!一身元婴修士的恐怖气势,在长空升腾,立刻,城中地面无数融灵、金丹,纷纷艳羡仰望…

    这,便是可‘独灭一国’的元婴修士么!好强的气势!仅仅遥遥仰望,都让人感觉透不过气!

    余龙带着杀机而来,谁阻挡,谁便是他的敌人!

    在这气势之下,便是寻常元婴初期老怪,也纷纷暗惊…这余龙,好强的杀气!

    但下一刻,满城修士,无论融灵、金丹、元婴,所有之人,眼光死死一缩,难以置信!

    而余龙,更是惶然睁开双目,眼露惊骇!

    在其身前,一个白衣黑氅、微笑的青年,毫无征兆的出现!

    在此人出现的一刻,余龙积蓄的所有气势,砰然崩碎,一落万丈!

    一股毫无征兆的危机之感,让其心急促跳动,冷汗淋漓!

    不会错!此人身上,还有杀死余威留下的气息!

    但此人…太可怕,明明是在微笑,但余龙却感觉一身肉身,都仿佛在此人目光之下,快要崩溃!周身元力挤压、纷乱,让他透不过气,好似要窒息一般!

    “你,你…”他一千多年的修魔之心,竟在这一刻,颤抖、畏惧!

    此人修为,他看不透…

    但此人轻描淡写一句,却让余龙,想死的心都有!

    “本尊周明,你刚刚叫我…滚出来?”

    周明!

    丹鼎门之杀戮,周明之名,已响彻外海,而其容貌,余龙即便足不出户地炼丹,也时时听闻,但他压根没将此人当回事,因为在他看来,周明再可怕,也与自己没有交集可言…

    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yu杀之泄愤的‘金丹初期’,原来…竟是周明!

    那可杀大修士的狠人!

    非但余龙一人惊惶!在宁凡话音一落的一刻,融灵、金丹,纷纷心神大颤,而那些围观的元婴老怪,一个个目光大变,毫不犹豫瞬移飞退,与余龙这片‘战场’拉开距离,撇清关系。

    叫周明者,不少,但既叫周明、又有如此凝而不发的气势,可令元婴心乱者,唯有那一人而已!

    此刻的余龙,哪里还有之前的半分傲气,只有…苦涩!

    他面色苍白,负于身后的双手,不住颤抖,手心都是冷汗!

    “我居然要杀周明泄愤,真是…”

    心中,已将那不肖孙儿、徒弟恨透!

    自己孙儿的品行,余龙如何不知,当看到宁凡身边,立着一个国色天香的白衣女子,立刻明白,自己孙儿,多半是见色起心,否则以那‘周明’的身份地位,岂会无聊到杀一名融灵!

    自己孙儿,该死啊!为自己惹下如此大祸!

    而那三个孽徒,更是该死…通风报信也就罢了,偏偏,只说个姓氏,便咽气…若知杀人者是周明,他余龙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来找周明麻烦啊!

    几乎是立刻,原本还杀气腾腾的余龙,转瞬变了脸色,一脸…哀求!

    “道友见谅!见谅!此事都是老夫鲁莽啊,一场误会,误会!老夫若知道友在此,定不敢口出狂言!此事老夫,愿意补偿!”

    “哦?补偿?你孙儿…”

    宁凡目光讥讽,这余龙,变脸当真比翻书还快。且在他动杀意之前,那余龙,竟已慌忙接下储物袋,远远抛给宁凡。

    “我孙儿惹了‘明尊’,是自寻死路!死得好,死得好!”

    明尊?死得好?

    宁凡心头冷笑,这余龙还真是个滚刀肉,为求活命,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不仅生性凉薄残忍,还擅于溜须拍马。

    明尊?可在外海称尊的,唯有化神,余龙的马屁,挺响。

    掂着手中储物袋,宁凡冷笑。

    “一百万仙玉…这点钱买你的命,不够!让我种下念禁!成我之奴!”

    实际宁凡可挥手灭余龙,之所以不杀,不过是因为他曾听过余龙的一些传闻,此人似乎曾在欢魔宗挂名客卿,杀此人,可以,不杀此人,倒也有些用处,可令其带路…传闻欢魔海域数十万里地界,元力混乱,若无熟识之人,倒是无法带人进入。

    “什,什么!老夫怎么说也是元婴修士…”余龙面色大变,中下级修真国至高无上的元婴,给人做奴,怎么可能!

    “你若说半个不字,则死…”

    宁凡收了笑容,眼露寒芒,一步踏天,这一步之下,满城元婴,俱在此刻,心神一痛,好似被剑刺到。

    此为婴剑势件——踏天九步的第一步!

    仅仅一步,已如今宁凡修为施展,却令得余龙面色一白,胸腹一痛,一口吐血。

    所谓百闻不如一见,这一刻的余龙,才意识到,自己虽是元婴初期,但在宁凡面前站立的资格,都无!

    惶惶无措间,他哪敢拒绝宁凡的命令,即便为奴,也好过立刻便死!

    踏天九步,九步迫势成剑!第一步,令余龙受伤,第三步,可重伤,第五步,可杀之!第九步,便是元婴中期,亦可杀!

    但在余龙即将开口之际,三道浩瀚的威压,却在长天一震,将宁凡的一步之势震散,化作三个身形颀长的老者,容貌几乎一样,但分别穿褐色、青色、白色丹袍,修为,俱是大修士!

    “是三塔塔主!果然!听说北塔塔主极其看重余龙,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余龙被种下念禁的。”

    围观修士议论纷纷,而余龙,亦是松了口气。暗道有塔主撑腰,幸运的话,或许不必成为宁凡之奴。

    而三人现身一刻,宁凡亦是眼皮一挑。

    青衣老者,6000甲法力。白衣老者,6500甲。褐衣老者…7000甲!三人竟都是随时可冲击化神瓶颈的高手…

    “属下余龙,见过东青、西白、北褐三位塔主!”

    青白二人,微微点头,而褐衣之人,则目光一冷,

    “闭嘴!”

    立刻,余龙乖乖闭嘴,丝毫不敢违逆北褐塔主之命。

    三名塔主现身,皆对宁凡抱拳,而北褐,更是淡淡出声。

    “周明道友,好生威风,元婴中期,威震外海,如今更欺压到我们遗世宫了…依本座所见,你气也出了,此事便一笔勾销吧…若道友执迷不悟,莫怪本座无情了!”

    北褐一言二决,丝毫不给宁凡拒绝的机会。

    周明能杀大修士?他所杀的,不过是2000甲法力的罗非,此人,三塔主亦有手段杀死!

    周明是五转炼丹师?此事唯有北小蛮、莫云、陆青三人知晓,因为宁凡未成为遗世宫客卿,而并未公开。否则单单看在宁凡丹术的份上,北褐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余龙,与宁凡冷漠。

    若只从修为上看,北褐倒确确实实,不怕什么周明,甚至身为遗世宫丹塔塔主,他的地位颇有超然,便是雨殿的化神尊老,也要与他平辈相交!

    宁凡目光一沉。

    以他的性格,能放余龙不死,已然难得,但如今,却有北褐等人介入,则他若在此退步,则在外海立下的魔威,就此崩溃。

    大势力之人,总有傲然,眼高于顶…但这傲气,在宁凡面前行不通。

    石兵他都敢擒,纵然北褐法力超群,却也未被宁凡看入眼中。

    外海,终究是要凭实力,站稳脚跟。

    原本只想在遗世宫挂名客卿便罢,如今看来,不如踢了北褐,当个北塔塔主。

    “周某今日本为加入遗世宫而来,但先有余龙之孙亵渎吾妻,后有北塔塔主出言不逊。今日周某在此,向遗世宫,讨一个解释!”

    “呵呵…凭你?元婴中期,力敌大修士,便自以为天下无敌了么…区区散修,向我遗世宫要解释,你想要什么解释?仙玉?还是丹药?至于加入我遗世宫,呵呵,凭你伤我北塔之人,此事本座一句话,你便休想成为我遗世宫客卿!”北褐冷笑不绝。

    “我要你的,北塔塔主!”

    “竖子狂妄!”

    北褐眼光一寒,大手朝宁凡一抓,立刻,千里之内的天地元力化作丝丝火雨,卷向宁凡。

    女尸见宁凡有危,一步踏出,便yu助宁凡对付北褐。若她出手,捏死北褐,轻而易举!她堂堂尸魔,只怕宁凡的‘光’,除此,又怕过谁!

    但在女尸出手之前,宁凡却抓住她的柔荑,摇摇头。

    “乖,等我。”

    女尸的态度,让宁凡很高兴,懂得维护自己,这也算没有白对女尸好。

    但这一战,是宁凡希图一挫北褐锐气,借以一步成为北塔塔主。他不需要相助,自己便足够。

    名利,地位,总是要靠自己的手,一一夺来!

    北褐的元力化火,化的是四品灵火‘蝎灵火’,区区四转…

    宁凡一抬指,白骨炎、黑魔炎,一黑一白,化作灰色的火焰漩涡,在长空飞旋!

    在此火现身的一刻,北褐面色大变,难以置信,而他释放的漫天火雨——‘蝎灵火’,褐色的幽炎,俱在这一瞬,轻轻颤抖,似在畏惧!

    灵火达到五品,便是地脉妖火,便是火中尊者!

    五品之下,皆为蝼蚁!蝼蚁之火,如何不惧!

    且若只一种妖火,也便罢了,两种合在一起,三塔塔主无不是炼丹师,个个体内炼化有4品灵火,却俱在同一时间,火种畏惧!

    地脉妖火,五品,化神难求之物!在实力未济之时,宁凡使用此火,小心翼翼。但如今,他不怕施展。外海有哪个化神,能抢夺他的火焰!

    “嘶!地脉妖火!白骨炎!黑魔炎!不可能!五品妖火,化神难求,你怎会拥有此物!”

    “你无需知晓。龙漩之火,第八转!”

    八转之火,化作八条灰色火龙,席卷长空!

    北褐的褐色火海,灭!

    “我改变主意了!东、西、北三塔塔主,周某要一人担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