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11章 余龙老祖

第211章 余龙老祖

    宁凡最终,应下了萧万罗的请求,只是同时,从丹鼎门中携走近亿仙玉…

    这也就是在无尽海,若放在正统修国宗门,劫掠受界法限制,很难如此富有。

    毕竟,莫看萧万罗在宁凡面前窝囊,放在晋国,可是比晋君更强一线的高手!

    数日后,两名青年男女,到达玄武城。

    依旧是修者如蚁的繁华,但来此目的不同,心情亦不同。

    女尸左看看,右看看,对什么都好奇,路过散修的路边摊,看中哪家的法宝首饰,拿上便走,根本不知何谓给钱。

    而宁凡,则颇为无奈,不得不为女尸买单。

    直到将女尸小手牵着,她才在不情愿中,安份起来。

    “光…不…舒…服…”女尸嘴巴轻轻嘟起。

    确实不舒服,每个和母亲逛过集市的凡人孩童,都有体会,那种被母亲牵着、不能乱跑的感觉,当真心头痒痒。

    “听话!”

    宁凡揉揉女尸的青丝,眼中,却是欣赏着玄武城的风土人情。

    当日他来玄武城,为求结丹,一身是伤,为人追杀,根本没有欣赏景致的闲心。

    但如今,心平气和。风和日丽,海雾弥烟,此地风物如画,不愧是外海三仙岛之一。

    丹塔南塔,二人徐徐而至。

    接待之女,仍是雅兰,一见宁凡前来,立刻笑语盈盈,

    “雅兰见过周大师,不知大师有何吩咐。”

    当日她可是亲眼所见,宁凡被莫老引去见了南塔塔主,去测试四转炼丹术!此事结果,莫老没有明言,但雅兰却心知,宁凡,多半是通过了‘四转’测试…

    不过她并不知,宁凡测试的…乃是五转!

    她听过狂魔周明,但压根没将周明与那书生气质的宁凡,联系一起。

    她的目光,落在宁凡身旁的女尸身上,立刻一黯。

    难怪自己自荐枕席,宁凡都不要…原来他竟有如此绝色的姬妾。

    “雅兰小姐,劳烦通报,我要见莫老。”

    “莫老说过,周明老师来访,无须通报。雅兰这便带大师,去见莫老…”

    炼丹室内,莫云正为几名融灵炼丹师,测试炼丹术。

    这几名炼丹师,皆到达二转巅峰,试图炼制三转丹药,突破三转炼丹术。

    在莫云的检测下,4人全神贯注地炼丹,不敢有一丝怠慢。但莫云,却眉头深皱。

    4人之中,3人炼丹即将失败,1人勉强成功,但丹药亦药性散失严重。

    “不合格!全部不合格!”

    他没好气的一拂袖,立刻,熄了四人地火。

    十年过去,他已是三转巅峰的炼丹师,距离四转,只差一步!

    与其在四人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参悟第四转的炼丹术。

    四名融灵,哪敢怨恨莫云,一个个唯唯诺诺,告辞离去。冗长的塔路上,四人面色正不悦,蓦然一怔,恰见身材惹火的雅兰,领着一男一女,来寻莫云。

    好恭敬的神情!发自内心的顺从!雅兰对宁凡的讨好表情,溢于言表!

    四人为师兄弟,之中,恰有一人倾慕雅兰,名为余威,骨龄百岁,更是西塔某三转客卿丹师的后辈。他有意与雅兰结为道侣,只是雅兰却从不正眼相看。想不到,这看似高傲的雅兰,今日却对一个小白脸如此眉来眼去…

    他冷笑几声,目光一冷,目光微不可查在宁凡身上一扫,杀意暗藏。

    只是弄不清宁凡底细,他还不至于立刻便与宁凡争风吃醋。

    即便此刻的他,因为被莫云训斥,而心头窝火。

    他的目光,落在宁凡身后的女尸上时,立刻,被女尸的绝世姿容,更惊住了!

    修界之中,女子因修炼道法,而大多美貌,但似此女美貌者,罕有!

    纤纤弱质,楚楚生怜…此女面色惨白,却平添一分病容,樱唇无血,更惹人怜惜!白衫穿在她身上,则增添她的圣洁,罗袜绫鞋,纤尘不染!

    余威目光露出一丝淫邪、火热,冷笑。

    与宁凡等人擦肩而过,但心头,却是惦记起宁凡的‘侍妾’……

    女尸及宁凡,看起来都毫无法力的样子,好似只是辟脉1层。

    能让雅兰敬重,若非实力,则是背景不凡…

    背景?哼!在无尽海,谁给谁面子,谁看谁背景!没有实力,寸步难行!

    区区辟脉小辈,却有如此美貌姬妾,嘿嘿,且回去查清此人底细,待此人落单,杀之,夺其姬妾!

    杀人是之后的事,现在么…先过把手瘾!那女人的屁股,真是翘啊,若是摸一把,嘿嘿…

    自女尸身旁走过之时,余威冷笑一声,不露痕迹,轻轻伸手,快若疾雷,带着残影,朝女尸翘臀摸去。

    以他融灵修为,摸一个辟脉女修的身体,甚至能快到让她察觉不出自己被摸!

    无尽海,没有善与之辈!

    他这种纨绔行为,早已习惯!

    但这手,尚未触及女尸的翘臀,却被一个青年轻描淡写的抓住。

    一抓,却令得余威再也动弹不得!而他一臂之骨,竟在这一抓之下,粉碎!

    碎骨之痛钻心,余威带着惊骇、痛楚,冷眼抬头,对上的,却是宁凡的眼中寒芒。

    一个眼神,却令得余威,脊背生寒!所有戾气,化作眼中红芒一闪!

    好似在这一个眼神之下,他一身修为,都要葬送!

    这是什么级别的杀意!戾气!

    在此目光下,自己的仙脉,竟然濒临寸断的地步!

    此刻,他哪里不知,自己看轻的小白脸,竟是某个前辈高人!

    金丹老怪!甚至…元婴!

    “前,前辈饶命,晚辈是北塔余龙长老的后辈,请前辈饶…”

    他话未说完,却见宁凡冷哼一声,天地元力一震,区区融灵修为的余威,其肉身在元力一震下,生生化作血雾碎散,一命呜呼!

    这种手段,其他三融灵闻所未闻,几乎立刻便断定,眼前不起眼的青年,竟是金丹之上的老怪!唯有金丹老怪,才能如此轻易,弄死融灵!

    “你,你敢杀我师兄余威,即便你是金丹期,也死定了!家师余龙,乃是北塔三转巅峰炼丹师,元婴初期修士!此事,必定不与你善罢甘休!”

    “是么…我倒看看,他可敢来找我,告诉他,我叫…周明!”

    “什么,周明!不,一定不是同一个人!”

    三名融灵恨恨咬牙,匆匆离去,却是去通知北塔的余龙老祖了。

    雅兰素手掩口,惊呆了。

    她一直以为,宁凡丹术虽高,却是个谦谦有礼之人,如今看来,此人杀人眼都不眨…好狠的心性!

    周明,周明!

    难道这个周明,竟真是那令外海轰动的…魔头周明!

    不…那周明,可是能杀大修士的狠人呢…

    眼前的这个周明,虽然也挺厉害,但骨龄不过340岁,怎会是大修士…

    她眼神微微镇静,而后担忧。

    “周大师,你惹祸了…你不该杀那余威,虽然雅兰也看他不惯…”

    “不该杀?想摸我周明的女人,不该杀?”宁凡微微一笑,看不出丝毫杀气,但这笑,却让雅兰心头一寒,比发怒更可怕的笑容。

    “不是这个意思…那余龙,最是护短,你杀他后辈子弟,此事恐怕不好处理,依雅兰看,不如速速逃去吧。也莫要去见莫老了…”

    “不必,去见莫云!今日我来南塔,是为成为遗世宫的客卿丹师…至于那余龙,他,不敢来惹我!”

    不敢惹我!

    此话看似狂妄,但其中霸气,却让雅兰心头,微微心折。

    为了妾侍,一怒杀人,而所杀之人的元婴长辈,甚至不敢来寻仇…

    难道眼前的周明,真是传闻中的那人!

    “好,雅兰这便带大师,去见莫老!”

    北塔之中,客卿丹师余龙,正在炼制一颗四转丹药。

    他是三转巅峰炼丹师,距离四转只差一步。

    一旦此丹炼出,则说明,其丹道再进一步,迈入四转!

    “只差一点了,呵呵,关键是这收火凝丹之法…老夫看看…嗯,只要如此这般…”

    他目露兴奋,在炼丹过程中,他的丹道领悟,正隐隐突破那瓶颈桎梏!

    但便在这一刻,门外,三个慌慌张张的融灵青年,匆匆奔入。

    “老祖!大事不好了!”

    这一吵之下,余龙一个分心,火候一失,丹药自毁!

    几乎要炼制出四转丹药,却在三人的吵嚷下,失败!

    四转,四转!那飘渺的丹道境界,只差一步而已!

    “逆徒!可恨!可恨!”

    余龙大怒,大手一抓,元力一震,三名融灵立刻吐血倒飞,二死一伤!

    他余龙,可不是什么善主!

    走到这一步,也是血海历练出来的狠人!

    即便是徒儿,他也能下手杀死!

    十年悟丹,一朝失败,杀这逆徒,实在是便宜他们了!而之所以还留一个活口,是想问问,什么大事,能令几名逆徒如此惊慌。

    “余风!给你三息!不能将事情始末说清,死!”

    那余风,正是对宁凡放狠话之人!余龙给他三息答话,他是一刻都不敢浪费,他甚至,自己的师尊,有多么嗜杀成性!

    “余威死了,死在南塔…”他颤抖道。

    “什么!他不是和你们去莫云那里测试炼丹术么,怎会死!难道是,莫云干的!此人一向与我不和,但他区区金丹,绝不敢杀威儿!是谁,是谁!”

    “是周…”余风在余龙老祖的气势之下,竟然一个不慎,咽气了。

    “周?周什么?!不中用的东西,连个人名都说不完,便咽气了…好!老夫亲自去南塔,将此人,找出来!”

    余龙眼露狞色,杀余威,却跑了余风等三名融灵,便说明对方修为不高,多半只是金丹初期,否则绝不可能让余风等人逃跑…

    他好似一道狂风,席卷出了北塔,一声怒吼,响彻全城,直逼南塔而去!

    “姓周的,你杀我孙余威,此仇…不共戴天!”

    这一刻,无数金丹、元婴高手,自玄武城抬头,目光大变。

    “哦?是余龙老怪!他的孙儿被人杀了?这下有好戏了…”

    踏空而立,余龙万众瞩目,冷视南塔!

    他分明感到,杀他孙儿之人,沾染余威血气,仍在南塔逗留!

    冷笑!

    “姓周的,三息之内,滚出来!”

    只是他话音刚落,立刻,平生第一次,露出惊骇欲绝的神情!

    而他更是后悔莫及,来南塔,寻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