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10章 萧万罗的请求

第210章 萧万罗的请求

    秘术催动,尸身柔化。

    女尸赤条条躺在木盆,仅仅温水,却令她娇嫩的肌肤立刻一痛。

    “烫…”哀求,楚楚可怜的眼神。

    “是么…”宁凡眼露无奈,指尖在水中一探,水温应只比常人体温,略高几分,并不烫的。

    或许是女尸习惯了冰凉的尸身吧。

    对敌人,可以冷酷,对自己妻子,爱护些倒无妨。

    虽说女尸并非其妻…不过与慕微凉的好感,加上与女尸的**一度,与妻子也不差多少了。

    屈指一弹,冰力没入一丝,木盆之中,水温立寒。

    而女尸秀眉一松,露出舒适的表情,甜甜一笑。

    “光…谢…谢…”

    “嗯,不要乱动,我给你洗澡。”

    女尸惨白的俏脸上,仍有见骨的腐烂,但眼神,却纯净无思,柔荑拨动雾水,抚着一片片淡红的花瓣,轻轻哼着童谣。

    这一刻的神情,恍惚间,让宁凡想起了思无邪。

    “思无邪…”

    默默无言,宁凡把衣袖挽起来,持着布巾,为女尸腐烂的娇躯,小心擦拭身体。

    外人恐怕很难想象,外界传闻得沸沸扬扬的魔君,有这如此温柔的一面。

    在元婴初期之时,他无法将魔气收发于心,但中期之后,心境提升,他做得到…

    “微凉,疼不疼…”

    尸魔应该不知痛、不知冷热的,但这女尸既知冷热,亦知头痛,否则,元光伏魔阵只会将其定住,不会引发如此剧痛。

    “不…疼…”女尸摇摇头,秀发被宁凡抹上香草药液,揉的起了泡泡。

    纯净的明眸,大感有趣,抬其葱葱玉指,点破一个个泡泡。

    而后,指着自己,臻首轻轻一偏,好奇道,“我…叫…微…凉?”

    “嗯,你叫慕微凉,我叫宁凡,不过在无尽海外海,你得称我周明…”

    “不…你…是…光!”女尸坚定不移,一定要这般称呼。

    “随你喜欢…”宁凡失笑,手掌抚过女尸的青丝,脸颊,下至锁骨,酥胸,小腹,甚至双股之间,都细细为之洗净。

    每每被宁凡碰到敏感处,女尸都会娇躯紧张。

    甚至,数次眼露绿芒,几乎要发作,但每一次,都被宁凡威胁。

    最后一次,她刚一闪烁凶芒,竟转而自行压下,这倒是一个好兆头。

    对宁凡的抚摸,亦勉强不再排斥。

    “好了,你休息一会儿…”

    女尸裹着浴巾,上了床榻,却露出困惑之色。

    “休…息…是…什…么…”

    “嗯,忘了,炼尸不必睡眠,那你可以刺绣,我为你研磨药液,防止肉身腐烂…”

    数日间,宁凡足不出户,在宫内研磨灵药,并为女尸敷上。

    而女尸虽不喜过于亲昵的举动,但渐渐,对宁凡的亲昵行为适应起来。手持着宁凡的内衬白衣,在其上,绣了一朵别致的黑色花饰。

    那花,非人间所有,宁凡未亲眼见过,只在乱古记忆中得见,记得,是叫‘优昙花’。

    炼尸失去生命活动,伤口不会自愈,宁凡只能以药液防腐,并以祭炼炼尸的方法,在火焰中,将女尸伤口炼制如初,并以秘法,遮蔽了尸魔尸气。

    起初女尸望着天霜地火,颇有些惧怕,但与宁凡熟悉之后,她终于壮着胆子,进了火海。

    伤口,渐渐愈合…

    换上一袭白衣,再不露一丝尸气。

    除了俏脸仍是惨白,淡唇无血,弱弱生怜,其他的举止,倒与常人差异不大。

    黑发如瀑,被女尸自己梳至一边,而那银针,也被女尸作为兵刃收在袖中。

    不开口,则无人怀疑女尸身份。

    不动武,则无人知女尸竟是堪比化神中期的恐怖尸魔!

    当宁凡领着俏生生的女尸,走出宫殿,所有女卫,皆是目光一亮。

    好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虽然眉目纯净,但淡眉间,那一丝高高在上的尊崇,让人不敢轻亵此女国色天香。

    这圣洁,就好似思无邪。

    但其纯净、淡然,又好似慕微凉。

    “恭喜主人又得新妾…”冰灵月灵姐妹,立刻盈盈一礼,而宁甜儿、宁萍儿等女卫,亦是娇柔声声,纷纷施礼。

    “嗯,在丹鼎门待得有些久了,你们先回鼎炉环吧,日后有机会,会让你们出来透透气。”

    “是!”

    出关!

    前后近三个月的闭关,但宁凡的实力,却再次增涨不少。

    元中法力修为,元初妖力修为,银骨巅峰的炼体境界,元婴巅峰的神念。

    开启《阴阳变》的第二层神通,以及勉强算收服了女尸。

    虽然眼下这女尸,无法控制杀戮之心,还不算战力…但若是有朝一日,女尸可派上用场,则宁凡手中,便有石兵、女尸两个化神级打手!

    三个月,萧万罗仍在石关外苦等。

    当宁凡与女尸走出后,他立刻迎上,只是立刻便暗暗一惊。

    此刻宁凡的修为,他竟看不出一丝端倪!

    其气势沉凝,与三月之前,好似天壤之别!

    若非早知此人便是杀人如麻的魔头周明,他萧万罗定会以为,眼前的宁凡,只是一个寻常凡人公子,而那白衣女尸,他亦看不透,只道是宁凡的某个鼎炉姬妾,并未在意。

    他知道宁凡真实修为,只是元婴中期,宁凡突破天劫,他亲眼所见。但宁凡的战力、手段,却绝对比大修士更强几分。

    闭关之前,可败项辽,闭关之后,领悟抽魂之术,只怕外海之地,化神之下,根本没有几人,能是宁凡对手。

    “恭喜周道友修为大进!”

    “呵呵,客气。”宁凡抱拳微笑,而萧万罗愣住了。

    笑!

    周明那狂魔,在笑!

    这真是…太可怕了!

    传言厉害的魔头,对杀气收敛随心,越是笑,越是说明心里杀机已动。

    萧万罗浑身不自在,难道自己开口第一句话,就惹到周明老魔了?

    否则,为何此魔头,偏偏要对自己笑…真他娘诡异的笑容!

    “周道友,对老夫有意见?”萧万罗小心翼翼地问道。

    “意见倒是没有,不过萧道友在我石关外等候,难道是有事相求么?”

    “呵呵,确实有事相求,想来以周道友心智,已猜出几分。明人不说暗话,老夫想请道友,成为我丹鼎门老祖!”

    “丹鼎老祖?”

    宁凡微感讶异,他本料萧万罗顶多求自己做个客卿长老,想不到,竟求自己当丹鼎老祖。

    客卿长老是什么?简单的说,就是丹鼎门的打手,有偿出力。

    老祖是什么?简单的说,就是萧万罗自降一辈,认宁凡为长辈了…

    说出去,丹鼎门老祖不是萧万罗,而是宁凡,那么丹鼎门,也就无人敢惹了。

    只是这么一来,丹鼎门,也可谓易主了…

    “萧道友,莫非是在说笑…”宁凡大有深意望向萧万罗,能让一个半步大修士,自降身份,认‘贼’作父,这萧万罗,究竟打得什么目的。

    若是阴阳锁可以窃听男子心事,宁凡都准备听听萧万罗在想什么了。

    “周道友莫要误会,老夫确实是真心实意,请道友做我丹鼎老祖,摆脱眼前困境。听说道友与凌老有旧…”

    “没好处的事,周某不做。至于拉关系…大可不必!”宁凡很直接。

    “自然,自然少不了道友好处…”萧万罗面不改色,心中却暗暗可惜,看来想凭凌鬼哭的关系,让宁凡自愿相助,怕是不易。

    “首先,道友花费拍卖会上的数千万仙玉,将全数奉还…其次,我丹鼎门从今日起,所训练鼎炉,皆为道友一人所用!”

    说到此,萧万罗顿声,观察宁凡脸色,却见宁凡根本神情不动。

    对刚出道的菜鸟,这许诺的两个好处,就好像两个天大的馅饼,必定动心,但对宁凡而言,这两个好处,根本是空头承诺。

    “周某若想要仙玉,杀你萧万罗,如探囊取物!需要你奉还么!至于鼎炉…丹鼎门中,所有鼎炉已被周某一人收走,想要再培养出元婴鼎炉,怕还要数百年不止…你这承诺,太空!若无诚意,休怪周某翻脸无情!”

    收了笑意,宁凡眼光一冷,而萧万罗立刻后退数步,满头大汗。

    “周道友莫急,莫急,老夫话没说完!还有好处,还有最大的好处!”

    “说!”

    “道友可知‘欢魔宗’!”

    “十宗之一,如何不知,听说此宗以贩卖鼎炉为业,周某本欲他日前往此宗一行,购些鼎炉,岂会不知。”

    宁凡收了寒意,而萧万罗稍稍松了口气,暗道这个周明还真不好糊弄。

    不错,前两个许诺,都是空头承诺,第三种,才是他真正有信心打动宁凡的地方。

    只是这第三个好处,未免代价太大,若非迫不得已,他绝对不愿将这好处,送给宁凡。

    “周道友有所不知,那欢魔宗的鼎炉女子,不少都是从外海劫掠而来,更多的…却是从内海所掳获…此宗水深,据说是某内海七尊之一,安插在外海的宗门。而此宗的鼎炉拍卖会,共分三个阶层。其一,是金丹级。其二,是元婴级,其三,是大修士级,且并非所有大修士都能进入,非得持有‘欢魔令’的修士,才能进入。道友实力惊天,但若无欢魔令,则即便到了欢魔宗,只怕也无法进入大修士级拍卖会,因而买不到称心鼎炉。”

    “哦?有这等事?但这和周某成为丹鼎老祖,有何关系,又有何好处?莫非道友恰有一枚欢魔令,而周某若成丹鼎老祖,道友愿将此令相赠?”

    “不错!此令是我派无数年前某个半步化神的祖师,与欢魔宗交好,所得信物。道友若在我丹鼎门挂名老祖,则欢魔令,老夫必定拱手奉上!且此令,还有一个用处…若持此令,参加大修士级拍卖,更可获得欢魔宗所赠的…‘地母冥乳’!”

    “地母冥乳?”

    宁凡暗暗讶异,此物他听说过,一滴冥乳,可提升10甲法力,珍稀之极,若持令便可获赠此物,那么也难怪将欢魔令交出,萧万罗会肉疼了。

    但更让宁凡在意的,却并非地母冥乳,而是…地母之心!

    地母冥乳,是地母之心分泌的石乳。那欢魔宗既有地母冥乳,则多半持有地母之心…

    地母之心,传言服下此物的元婴巅峰修士,将可提升1成几率,晋入化神!

    突破化神,本是艰难,百分之一都不足。提升1成几率,可谓逆天!

    若有地母冥乳的好处,则此欢魔令,倒是价值不菲了。

    只是宁凡很难想象,十宗之一的欢魔宗,更是被某内海七尊扶植的宗门,会以赠送地母冥乳这等代价,笼络外海大修士?有这个必要么?

    世上不会有掉馅饼的好事。尤其是在‘无利不起草、杀人头点地’的外海。

    持有这欢魔令,以丹鼎老祖身份,参加欢魔宗拍卖,可服食一滴地母冥乳,可参加大修士拍卖会,但恐怕,这滴冥乳不是白给,多半此宗还对持令修士有所要求,需要付出某些代价。

    宁凡眼光一闪,深深望着萧万罗。

    这萧万罗,定是只说好话…坏话掖着,没说!

    “你话没有说完…持有欢魔令,恐怕还要履行某些义务吧…”

    “哎呀,看老夫这记性。一时糊涂,竟忘了说,忘了说…确实,持有此令,好处不小,可得一滴冥乳。不过到了欢魔宗,必须听从此宗吩咐,入‘碎界秘境’,搜集些‘小东西’,作为任务完成…任务确有危险,但若小心一些,完成不难,且即便任务失败,也没关系。那一滴地母冥乳,简直是白送啊!”

    萧万罗嘿嘿堆笑,额头却满是大汗,面对宁凡,想隐瞒一丝一毫,都做不到。这宁凡,不好糊弄。

    “危不危险,我自会判断!却不是你隐瞒我的理由!你且退下,此事我会考虑!”

    “是,是!”萧万罗叫苦不迭,连忙退去。看起来,自己言不尽实的态度,让宁凡不悦了。

    在宁凡面前,他是一点元后修士的傲气,都表现不出。

    哎,但愿宁凡接受丹鼎老祖的身份…否则,他萧万罗是真的只能跑路了。

    萧万罗走后,宁凡于暗处唤出石兵,并将萧万罗所言,向其求证。

    石兵自是知无不言。

    “此人没有说谎,欢魔宗,确是有‘地母之心’,并赠送持令者1滴地母冥乳,而代价则是入‘碎界秘境’,猎杀妖兽,搜集妖丹…那秘境,欢魔仙岛的海域海底,唯有化神以下修士才能进入,而此宗所求妖丹,却是…荒兽妖丹!”

    “荒兽?堪比化神的荒兽?入秘境猎杀荒兽,夺妖丹…此事,还不叫危险?简直是…疯狂!”宁凡皱眉。

    “说是荒兽,其实又有不同,说起来,那秘境亦是古怪…金丹妖兽进入其中,在数百年时光后,便可晋升为化神级荒兽…但这荒兽,又似强行提升,妖力堪比化神,但妖术、境界、手段,又只是金丹水平…若是大修士中巅峰人物,倒也能猎杀一些…进入秘境无功而返,可获赠一滴地母冥乳,而若能猎杀1颗荒兽,得一颗妖丹,上交至欢魔宗,便可兑换1滴冥乳。传闻曾有一名大修士,在此秘境一次猎杀11只荒兽,11颗妖丹换取11滴冥乳,直接便提升110甲法力…你若想突破元婴后期,去此秘境,倒是不错的选择。”

    “徒有化神法力、却是金丹手段的‘伪荒兽’么…1颗妖丹,1滴冥乳…这倒是一笔好生意。此行欢魔宗,除了可购买鼎炉,还可秘境一行,若是真正荒兽,我自然要退避的,但只是伪荒兽…则杀之,不难!千颗妖丹,便是千甲法力!而若有机会,能将欢魔宗的地母之心盗走,则再好不过…不过如此珍贵之物,说不定根本就未存放于外海,多半在那神秘的内海七尊手中握着…”

    “你要去欢魔宗,我没意见,不过,你答应我的事,又如何…”石兵又开始啰嗦。

    “放心,我离开蓬莱之前,会去找北小蛮!”

    宁凡不耐,一指按下,将石兵变作法宝石偶收起。

    几乎在片刻间,已有了决定。

    想去欢魔宗、一探秘境,需应下萧万罗的请求,以丹鼎老祖身份,持令前往此宗!

    在被收起的一瞬,石兵惊鸿一瞥,目光扫过女尸。

    一霎,女尸眼中,露出不悦,幽芒一闪。她不喜欢被宁凡以外的男子窥探!

    一个目光,几乎让石兵石身颤抖,令石兵不解、忌惮、震惊!

    “此女没有一丝法力,为何给我如此恐怖的威机感!难道她是…化神中期?!那周明,又驯服了一个化神中期的打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