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09章 天帝之女?

第209章 天帝之女?

    风带着青草香,偶尔夹杂几声女卫训练之声。

    石关桃源间,宁凡于山坡之后,布下1400余阵眼,耗费140万仙玉,在每个阵眼之中,填充1000之玉。

    神念一动,大势勾连,天地元力在这一刻,化作一层荧光之阵…化级下品大阵,‘元光伏魔阵’!

    设下大阵之后,宁凡眉头微凝,一抖鼎炉环,将一尊青棺,取出…

    此棺,仍有尸魔摩挲之声,但宁凡对此尸魔的忌惮,已不再浓烈。

    “你是不是微凉的尸身,我搜你识海,自然知晓…”

    女尸已成尸魔,相当于完成了《尸魔录》第二变,甚至比寻常化神更厉害。

    但宁凡,肉身也临近玉命境,并不弱女尸太多,且将石兵魔纹晋升至将阶第二的玄土魔纹,其肉身防御,再翻数倍,便是真正的玉命,也不过如此。

    加上一身手段,以及‘元光伏魔阵’对尸物鬼物的克制,倒是不惧灵智低下的女尸…

    有些事,终须一探究竟。

    手掌扶在青棺之上,推开棺盖。

    在棺盖开启一刻,宁凡立刻眼角一缩,一个瞬身,抽身便退!

    在棺盖开启之时,一双指甲两寸、肤色惨白的女子柔荑,自棺中,伸出!

    强横的尸气,在这一刻,席卷!威势,几乎达到了化神中期!好在有伏魔阵遮蔽,并未泄露,否则必定会尸动蓬莱,震惊外海!

    宁凡暗暗心惊,惊的,自是这尸魔实力的提升速度。

    第一次天降女尸,算是宁凡碰巧开棺,促使女尸尸变成功。那时的女尸,仍未完成尸变。

    而在妖鬼林中,宁凡第二次打开棺盖,给慕微凉、宁红红一览女尸,其结果,却是女尸几乎要完成尸变、晋升尸魔!

    第三次,在七梅楼船上,女尸已成尸魔,并一爪几乎灭去黑甲炼尸,实力堪比化神初期!

    短短十余年过去,这女尸,竟然已堪比化神中期!

    这速度,从古至今,都罕有尸魔能达到…

    强横的尸气宣泄,宁凡连退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而一具容颜惨白、樱唇淡红无血的淡衫女尸!

    粉白的罗衫,骨架稍显纤弱,但窈窕生姿,与慕微凉何其相似!

    睫毛弯弯,鬓丝散乱,美眸却闪着幽绿之光。关节僵硬,行步艰难,且女子香粉的气味中,竟传出一丝腐臭…

    当年肌莹骨润的女子,寸寸肌肤,开始…腐烂!

    “尸腐!”

    宁凡眉头一皱,他终于知道,这尸魔,为何修为提升如此迅速,竟是以自腐尸身为代价,解尸化气,自损晋升!

    看着女尸颇有溃烂的肉身,宁凡心头一紧…

    此尸若是慕微凉真身,则自己有必要护着女尸,切不可宁她再自腐肉身晋级。

    而即便此尸并非微凉…看在与自己欢好一场的份上,也不宜令她继续自腐下去…尸腐可以快速提升尸魔修为,但当尸身彻底腐烂,无尸可腐,则尸魔之身,将溃散成灰…

    他在关心女尸,但女尸,显然体会不到这种关心之意的。

    她死去多年,化为尸魔,记忆丧尽,灵智未明,冥冥中,只记得自己曾为一男子守身如玉,曾身份尊崇,曾掌有‘古天庭’的界门钥匙…

    但自己没有等来那人,就等来天庭大劫,仙界破碎…界门,被什么人闯入进来,想不起来…只是一想到这里,就好想哭…好似自己有眼无珠,好似…看错了人…

    记不清,记不清…但一个人影,女尸却永生不忘。

    那个无耻的青年,竟将自己的尸身…亵玩…侵犯…玷污!

    守宫砂,因他而碎…

    自己忘了一切,唯一还记得的,就是要…杀了此人…撕了他…吃了他…

    “你…可…恨…死…死!”

    女尸的声音,明明极为动听,但却带着一丝沙哑,似乎喉咙已开始腐烂…

    秀眉含煞,女尸黑光一闪,直冲宁凡飞来,樱口张口,露出森白獠牙,好似要将宁凡撕碎!

    宁凡遁光一闪,连退间,那女尸再次扬起小手,指甲泛着幽绿寒芒,一爪抓下!

    强横的尸意,好似凝成一个漩涡,在宁凡身后一旋,带着足以轻易撕碎元婴修士的撕裂之力,狠狠在宁凡脊背一撕!

    背心冷寒间,宁凡匆匆一避,仍被漩涡所波及,好似一股巨力轰在背后,令其身体不由其主向前飞去,正迎向女尸怀抱!

    女尸眼泛狞色,指爪直抓宁凡脖颈,此抓若落实。便是当真玉命境的炼体修士,也极可能被捏碎喉骨!

    “你便如此恨我么…”

    宁凡眼光一寒,他知道,面对女尸,再不可留手,否则自己真可能死在女尸手下。

    银骨巅峰之后,他骨质化为银质,在催动炼体术之时,银光大现,一股无限接近玉命境的气势,在宁凡拳芒腾起,化为一拳冰封!

    “冰碎!”

    拳出,爪落,天地冰封!

    这冰封,令得女尸攻击一滞,但其眸露幽芒,一爪之下,轻易便将天地冰封抓碎!

    拳掌相触,宁凡的拳上,女尸的柔荑冰凉、却并不柔软,坚硬如铁。

    那一抓之下,几乎将其拳骨抓碎,而反震之力,更是贯拳入骨,令其一口逆血喷出,震飞千丈!

    若非玄土魔纹的防御逆天,凭宁凡半步玉命的炼体境界,根本挡不下女尸一拳!

    能拳骨不碎,已是逆天,这一拳,便是石兵亲自上阵,也不过自保而已…

    女尸依旧淡漠,再次遁光一腾,杀机毕露!

    “不愧是堪比化神中期的尸魔…如此,得罪了…”

    抹去嘴角血迹,宁凡神念一催,‘元光伏魔阵’,催动!

    丝丝缕缕的阵光元力,化作伏魔之音,在阵中轻唱。

    当传入女尸耳中,竟令得女尸忽而俏脸惊惧,尸身僵硬、不听使唤,并尖锐的嘶鸣一声之后,抱头痛呼,痛楚难忍…

    此阵名为伏魔,一旦尸魔鬼物不幸入阵,则便是女尸一般下场…当然,此阵只对尸灵未成的尸物有效,凭伏魔音将尸灵震散,令其无法自控。

    女尸抱着散乱的青丝,倒在地上,痛不欲生,并发出怪异的尸吼。

    痛苦之色,让宁凡心头不忍,只为了弄明女尸身份,却不得不如此。

    女尸渐渐无法动弹,当见到宁凡一步步靠近之时,她露出畏惧、戒备、惶恐之色,就好似洞中田鼠,面对进洞的蛇,无路可逃的绝望!

    “不…要…过…来…”

    她想挣扎,想撕碎宁凡,但尸身不受掌控。

    “嗷唔…嗷唔…”女尸唤着莫名之语。

    宁凡微微叹口气,蹲下身,将女尸抱入怀中,放在膝上,屈指一点,点在了女尸额头。

    “不要怕,很快就不痛了…搜尸术!”

    搜尸术,是一种另类的搜取记忆秘术,与搜魂术不同,修士记忆,铭刻在灵魂中,但尸身,只能保留少得可怜的记忆片段。

    从尸身记忆,是无法读取到什么的,但宁凡并未期待能读取什么有用之物,仅仅希图窥探到女子生前姓名…

    一指,术成。

    心神中,宁凡好似立在一处破碎天地间,每一块浮空的大陆,都是一块记忆残片。

    点点滴滴,都是不完整的生活片段,根本无法搜取信息。

    当幸运的是,诸多残片中,罕有了可见一块血红的完整记忆大陆。

    宁凡纵身一跃,踏在那记忆大陆上,立刻,便被那血红的怨念、哀伤所感染。

    这记忆片段,之所有保留,定是因为其中记载的是女尸生前最为悲伤的往事。

    血色记忆,何其怨恨,正是因为这怨恨,令得女尸死后怨念不散、化生尸魔。令得其这断记忆,得以不朽…

    蹲下身,宁凡手掌抚在那血色记忆上,闭上眼。

    眼前,徐徐浮现一个残破画面。

    崩溃的仙界中,一个与慕微凉如出一辙的高贵女子,俏立在一处高到不可量的巨门之外,泪眼婆娑,肝肠寸断,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开门…为什么要背叛天宫…父尊是那么信任你,我是那么…”

    “呵呵,慕微凉,你还不懂么…我本是界外之人啊!你乃天帝之女…是我的…仇人!”

    记忆仅有这些。

    退出搜尸术,宁凡目光一皱。

    那残破的画面,似乎与古天庭覆灭、仙界破碎大有关联。

    但那种秘闻,应该不是宁凡可牵涉的,甚至,连四天仙界的真仙,都未必有机会弄清。

    不过宁凡总算弄清的一事…此女尸,确确实实,是慕微凉。

    而气息不同,原因多半如自己猜测,慕微凉死后,三魂七魄离散…妖鬼林中的慕微凉,仅仅是其中一魂或一魄…

    怀中女尸,仍是目光狰狞。

    而宁凡望着女尸微微腐烂的脸颊,第一次心疼。

    若此女尸是慕微凉,且与自己有过露水之缘,那么此女,即便是尸魔,仍可算重要之人了。

    “你认得这枚针么…”

    宁凡好似哄小孩般,取出一枚绣花银针,那是古天庭的仙女仙针,其上有一丝女尸气息。

    “针…针…刺…绣…”

    女尸好似回想起什么,望着银针,渐渐安静。

    “针…我…要…”她眼中幽绿凶芒,渐渐散去,好似一个孩童,安静下来,却望着银针,露出迫切之色。

    微微沉吟后,宁凡决定将银针,放在女尸掌心。

    而女尸,立刻满足的微笑。

    尸魔…还会笑…

    “听话,不要闹,这针就送给你,好不好…”

    “我…不…闹…我…想…刺…绣…”女尸讨饶、央求,目光恳切,当真好似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

    若不是知晓此女尸为堪比化神中期的尸魔,若非此女娇躯都已开始腐烂,宁凡当真会将其当作天真无邪的少女。

    “我撤去阵光,你不许再攻击我,否则,我便把你的仙针,索走。”

    “我…听…话…不…吃…你…”女尸好似在讨好宁凡。

    “是么,谢谢你不吃我…”

    宁凡哭笑不得。

    这女尸的情商,还真和慕微凉一模一样。当初在妖鬼林,宁凡随意扯几句,都能将慕微凉那傻丫头,绕得团团转。

    情商不高…难怪生前认人不明,为人所骗,所杀…

    试探性撤去阵光,宁凡起身,而女尸亦恢复尸身掌控权,恢复动弹。

    只是这一次,她微微有些害怕宁凡。

    她哪里懂什么阵光,只当宁凡太厉害,一个念头都能让其无法动弹。只以为自己万万不是宁凡对手。

    而尸身仍保留着对银针的记忆,这份记忆,让她对这小小一枚银针法宝,视若一切。

    “光…我…想…刺…绣…”女尸恳求道。

    “光?什么光…”宁凡诧异。

    “光…”女尸一指宁凡。再一指自己,“我…”

    扬起小手间的一枚绣花银针,笑靥轻绽,“针!”

    哦,这样啊。宁凡懂了。

    ‘光’是女尸给宁凡起的名字,原因多半是元光伏魔阵的阵光,让女尸误会那是宁凡的法术。

    “光…我…要…”女尸秀眉一蹙,扬扬绣花针。

    “好,等等…我先给你洗个澡,将腐烂的肉身,治好…”

    宁凡看着暂时乖巧的女尸,眼露莫名之色,收起青棺。

    这女尸,实力很强,但灵智太低,甚至比黑甲炼尸更差…若有正常人的灵智,绝对可凭此女尸,横扫外海,但偏偏,此女灵智太低,一个不甚,便会被其他高手所阴。

    想凭女尸作战,不切实际,一旦此女杀戮起来,凶性一起,是否会不分敌我,再次将宁凡当作攻击对象,不得而知…

    首先得为女尸,止住腐烂,其次,以《尸魔录》秘术,在女尸种下禁制。

    女尸是死物,识海崩溃,无法种下念禁,但尸魔录倒有秘法,可稍稍制住女尸一二。

    只是这秘法,却无法控制有灵智的尸魔自如攻敌。

    或许日后想办法,将慕微凉的幽魂自妖鬼林救出,与女尸合一,会令女尸好一些。

    但此刻,女尸是别想拿来当作战力了。

    吩咐女卫备好木盆温水,宁凡谴退女卫,合上门,对女尸笑道,

    “脱衣服,自己洗洗,我给你配药,维护肉身不腐…”

    “我…不…会…”

    “那我帮你…”

    “不…啊…”

    女尸散乱的鬓发,被宁凡没好气一揉,整个僵硬的娇躯,已被横抱而起,放在床头。

    麻烦,麻烦…

    不会洗澡的女尸…

    浑身僵硬连衣服都脱不下来的女尸…

    生前是天帝之女,死后也不过是毫无自理能力的废柴啊。

    催动阴阳锁,试了试窃言术,发现女尸的心事,根本无法听取。

    身死,心停止挑动,自无心事可言…

    麻烦的女尸,但若治好腐烂,姿容仍是绝美呢…

    先帮她,柔化尸身?

    宁凡的手,抚上女尸僵硬的腰肢,立刻,女尸娇躯,轻轻一颤,眼中幽绿凶芒,又要浮现。

    “不听话,针就没收!”

    “对不起”女尸委屈道,散去幽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