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07章 刺纹师,司土魔星!

第207章 刺纹师,司土魔星!

    天分四溟,地分九界。

    九界为下界仙界,前三强界为魔界、妖界、天仙界,第四为地仙界,末五界为五行仙界:雨界、剑界、火界、山界、树界。九界之中,最高不过碎虚,或有成仙失败的散仙、散妖、散魔。

    四溟仙界为北溟混天、东溟虚天、西溟梵天、南溟帝天。四天仙界,各由一绝强势力掌控,合称四溟宗,共立仙府,飞升之仙,便在仙府任职。其中,东溟虚天的掌控者,为神虚阁。北溟混天的掌控者,为遗世宫。

    四大势力,往往会有传人下凡历练,并持有九界名额。这名额,可以给予下界神魔脉修士庇护,飞升四天,但代价,便是飞升之后,加入此势力。

    四溟仙界,又被称作‘破碎仙界’,是古天庭失落后的替代品,是下界人族飞升之地。

    妖界妖族,不入四溟天,而飞升入‘妖灵之地’。传闻妖灵之地之内,又分‘醒界’、‘梦界’,具体石兵也不知。

    魔界魔族,亦不入四溟天,而飞升入‘荒古魔渊’…

    这些讯息,自石兵口中说出,却是宁凡第一次完整听到。

    “周明,你若肯接受我遗世宫的九界名额,小姐可助你飞升四天…你需知,凭自身之力,碎虚成仙,有多难…若能入四天,有‘封神榜’和‘香火之力’相助,你突破真仙,轻而易举…”

    “…让我考虑一下…”

    宁凡沉默。

    这九界名额,听起来确实诱人。乱古记忆传承,自碎虚便中止,对成仙手段并未提及,这便是说,宁凡修为到了碎虚之后,将再无法凭借乱古记忆、拥有超人一等的远见卓识。

    其飞升成仙之几率,将和寻常修士一样,差不多百分之一不到的几率…

    有九界名额,几乎稳妥成仙,但是否索要遗世宫的名额,在飞升后加入此势力…这个宁凡确实没有想好。

    平心而论,比起刁蛮无端的北小蛮,接受神虚阁的名额,或许更好…对那缠人的小妖女,宁凡印象不坏。

    索性成仙飞升,对如今的宁凡尚还遥不可及,倒不急于此刻决定。接不接受名额,接受哪一天界的名额,需要仔细斟酌,譬如,问问老魔,他是哪片仙界…至少,要师徒飞升一界,多个照应。

    “此事日后再说啊,先为我蚀刻魔纹。”宁凡淡淡道。

    “好吧…”石兵的立场,自然没有胁迫宁凡的资格。若是在宁凡初来蓬莱时,遗世宫主动对宁凡示好,多半可留下好印象,如今么…

    “刺纹之术,传自古魔族‘雕石族’,附灵之术,传自古妖族‘妖灵族’,虽最后传开,但追本溯源,并非人族所有。古妖灵族,我所知不多,但古魔雕石族…此族在太古之时,甚至能凭手中一根针,在魔族体内雕刻出…太古神魔脉!呵呵,扯远了,说说刺纹吧…妖族魔族躯体过人者,方才可承受刺纹的暴戾之痛。石兵魔纹,为兵阶魔纹,最低需刺7纹,最多可刻满99纹…魔纹可晋阶,但初次所刻魔纹笔数,决定了此魔纹的最终成长。再次提醒一遍,蚀刻此魔纹,极为痛楚…”

    “你说了很多次了…”

    “不,真的很痛,以我傀儡之身,在承受第13道魔纹时,几乎肉身崩溃,无法刻下第14道,而四天之上的神魔传人,刻此魔纹之人,最多不过承受24道,便在四天,也是人杰…因此纹之痛,非常人可承受,故而此魔纹,一般用来提升傀儡实力…”

    “哦?也就是说,若我习得此魔纹的蚀刻之术,则可为炼尸、傀儡蚀刻,譬如我那黑甲炼尸,可因此突破玉命境!”

    若是如此,宁凡倒可以尸魔脉的化尸之术,批量制造玉命境炼尸,带着千百具堪比化神的炼尸,横扫雨界!

    “那是不可能的,刺纹之术,绝不比附灵术简单,你若无千年,学不会兵阶以上魔纹!且即便你学会,为了炼出一具玉命境炼尸,便需要杀戮近百元婴,炼制秘血…且最终,炼尸无神,还未必可刺纹成功…你那‘仙针’,借我一用…”

    “仙针?”

    宁凡将绣花针递给石兵。

    “嗯,此为上古天庭的仙女所用女红之物,日后你若有机缘,入天庭遗址,或许能见到一些。此物用做刺纹,再好不过…刺纹分三步,第一步,以针刺体、勾刻魔纹,第二步,渗入秘血,第三步,激活魔纹…”

    脱去外衫,露出脊背,望着宁凡瘦弱的背脊,石兵眉头一皱。

    “体质如此瘦弱,恐怕撑不过7道魔纹…刺纹之痛,已然难忍,玉皇丹之痛,更是神魔畏惧…刺纹之时,你暂且莫要服用玉皇丹。”

    “无须担忧…”宁凡自不会告诉石兵,玉皇丹的服用方法,是以痛止痛,想要多刻几道魔纹,说不得,还要靠玉皇丹撑过疼痛。

    “开始了…第一针!”

    石兵手指亮起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手腕一抖,绣花针立刻化作三寸长针,倏地整根刺入宁凡脊背!

    在秘术的控制下,一滴血都没渗出,但那刺身之痛,却在一瞬间,提升数倍。

    而当石兵法力控针,好似一指写字,在宁凡脊背狠狠一划,立刻,那痛楚再翻数倍,便是化神高手,只怕也会定力崩溃,闷哼叫出来。

    但宁凡,仅仅眉头轻轻颤动一下…确实很痛,但还不足以让其叫出来。

    嘶!

    石兵大感惊异,想不到这瘦弱的青年,竟有如此的忍耐之力!

    需知在前六针中,最痛的,便是第一针,因为第一针,猝不及防,而之后5针,都因为有了第一针,虽每针更痛一成,但适应之后,并不难承受。

    至少在石兵的记忆中,无论是修士、还是傀儡,第一针能面不改色的…无!

    此子资质不论,但就这份忍耐之心,就已足以令石兵侧目。

    他的目光,骇然散去,渐渐多了一丝敬重。

    这周明,虽与自己敌对,但…是个汉子!

    若非敌对,石兵倒很想与他,真正交个朋友…

    “哎…第二针!”

    这一针,比第一针痛楚增加一成,但宁凡却连眉头都不皱,这便是适应。

    第三针、第四针…一直到第六针,宁凡都未皱眉,而第七针之际,石兵不免有些紧张。

    这一针,将决定刺纹成败…

    “若痛,便叫出来…第七针!”

    七针落,宁凡的背后,好似多了一块黑云图案的刺青!

    而七针之痛,汇聚一处,便是宁凡,都双目圆睁,青筋浮额!

    咬着牙,却仍未叫喊出来!

    不够,不够!距离服用第四颗玉皇丹的痛楚,仍差了一些…

    嘶!

    七针不鸣!

    石兵的眼中,敬重之色更浓,这周明的隐忍,绝对在他预象之上!

    “继续刺…不用停!”

    “好!”

    此子比自己傀儡之身都能忍耐,自己能忍13针,他忍耐13针,应无问题!

    而石兵暗暗寻思,一旦宁凡开始叫痛,则差不多要收尾,若他痛到不忍,则石兵立刻终止最后一笔!

    只是石兵万万没料到,这宁凡,应是一声不吭!

    第8针、9针…13针!这已是当年石兵都承受不住之针,但宁凡,周身大汗淋漓,仍不语!

    第14针、15针…24针!这已是当年某个惊才绝艳的神魔传人,方才能忍耐的刺纹之数…但宁凡面色苍白,仍未停歇!

    第25针、26针…31针!宁凡终于周身颤抖,即便他不叫喊,但身体的本能,却承受不住痛楚…

    石兵咽了咽口水…31针!此事若传上四天,必定引发一阵轰动!能忍耐31针,这周明心志,隐忍如石!

    宁凡的脊背上,已经勾刻出数朵黑云、以及一个山峰之尖!

    “好了,31针,已经够多了,差不多可以…”

    “不够!我要刻…99笔!”

    “不要胡闹!你身体已到达极限,若逞强,则肉身可能因痛楚而崩溃…”石兵竟有些担心宁凡,当真是咄咄怪事。

    其态度转变,落在宁凡眼中,顿时化作一丝古怪之色。

    被敌人关心,这种感觉,当真古怪。

    “差不多,是服下第四颗玉皇丹的时机了…”宁凡眼中,寒芒一闪!他敢对敌人狠,更敢对自己狠!

    “让我看看!玉皇丹可否与魔纹一道…以痛止痛!”

    第四颗玉皇丹,服下!

    而石兵,面色大变!

    “什,什么!刺纹之痛,已然难忍,你竟还服用玉皇丹…你这个疯子!”

    “是么!”

    但药力一化,宁凡体内仙脉、筋骨开始碎裂、重塑,这痛楚,恰恰与刺纹之痛,抵消!

    其炼体境界,更是急遽提升!

    “继续刺!”宁凡凛然道!

    石兵震动了…这一刻的宁凡,端坐蒲团,但却给石兵一种冲击。

    心头竟开始,对宁凡升起一丝畏惧…

    不是畏惧黑色月印,而是畏惧…宁凡的狠!

    此人为凡人之时,敢入狼王巢穴,引辟脉修士葬身狼王之腹!

    此人辟脉之时,敢杀天离长老,融灵之后,敢入妖鬼林,与金丹鬼物争锋!

    此人未结丹,便敢杀金丹、斩元婴。此人结婴后,更在外海魔名惊世!

    此人,连自己化神傀儡…都敢擒拿!

    石兵深深吸了口气,他恍然升起一种感觉,若是这宁凡,若刺纹之人是这宁凡…此人,当真有望承受99针之痛,将从未有人勾画完整的石兵魔纹,彻底勾出!

    “我自问见过不少四天俊杰,但似你这般优秀者…罕有!”

    石兵眼神一肃,长针刺下!

    第32针、33针….41针!

    第42针、52针…62针!

    第72针、82针、92针…98针!

    仅剩的玉皇丹,已全部吃完,再难抵消疼痛!

    这最后一针,其痛楚,将足以将宁凡肉身撕碎!

    在宁凡脊背上,一副黑云黑雾的魔山刺青,已只差最后一笔!

    目光落在这完整的刺青之上,石兵,震惊了!

    “怎…怎么会!石兵魔纹,区区兵阶魔纹,但若勾刻99笔,竟然是…传说中将阶第二的失落魔纹…‘玄土魔纹’!”

    将阶前三的魔纹,皆失传…想不到,那所谓失传的魔纹之一,竟是由兵阶晋升而来!

    只差一笔,这以防御无双著称的魔纹,便要蚀刻成功。

    但最后一笔,宁凡的状态,已然接近昏迷。

    面无血色,肉身虚幻似崩溃,元婴都不稳!

    但在听闻石兵的惊呼之后,宁凡眼光一闪!

    “刻完最后一笔…兵阶魔纹…可入将阶?!”

    “不错,且还是将阶数万种魔纹中,排名第二的玄土魔纹!若铭刻此魔纹成功,你的肉身防御,将提升数倍不止!”

    “好,刺吧!”

    “可是你的身体已几乎崩溃…”

    “那这样…又如何!”

    宁凡眼色血丝密布,但那血丝,却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淡漠如冰的眼神,黑发变长,左脸妖异纹路,周身泛着黑气,分明彻底化作了…念魄之身!

    “这是!化身!碎虚老怪才可能凝聚的…化身!”

    石兵大惊,难以置信!

    即便是神魔传人,在碎虚以前,也绝对凝聚不出化身!

    这周明什么来历!竟然元婴之时便有…化身!

    “如此,便不怕肉身暴散了…刺!”黑化的宁凡眼神冷漠,吐字如冰,但却有一丝不可逼视的威严。

    “是!”

    石兵一咬牙,最后一笔,刺下!

    在这一刻,宁凡背上的刺青,彻底完整,一副上古魔峰的图腾,散出滔天魔气!

    而其肉身,根本无法承受那痛楚…玉皇丹耗尽,这最痛一击,必须自己撑过!

    念魄之身,几乎一个照面,便粉碎成黑雾,而那痛直指心神,逼迫宁凡,令其神识yu碎!

    若识碎,则念崩,则道消人亡,则一切的忍耐,都将毁于一旦!

    “给我凝!凝!凝!”

    眼神疯狂,黑雾,重凝!

    当念魄化身重凝一刻,宁凡气势沉稳如山!

    第一步,他共刺下…99针!是除了石兵魔纹创始者外,第一个忍下剧痛,将此兵阶魔纹,生生晋升为将阶第二的人!

    “成了!成了!”石兵哈哈大笑,能蚀刻出失落魔纹,他为宁凡蚀刻魔纹,真是刻对了!

    “不,还没成!融秘血…激活魔纹!”

    时光静静流逝,一个月转眼过去。

    秘血融入刺青魔纹,使得那黑云黑山,多了一丝暗红。

    而一个月的激发,宁凡的心神,始终沉浸于一处飘渺的魔雾中。

    那处天地,魔雾弥漫,脚下是看不透的魔渊,天空是一座镇压魔渊的黑山,而他,立在黑山之上,试图征服黑山!

    “我为古魔渊镇渊魔山之山魂…小辈,你不配站在我头上,滚!”

    “哼!本尊不仅要站在你头上,还要征服你!将你这魔纹,激活!”

    一月后,宁凡猛然睁开双目,霍然站起,长发飞舞!

    一身炼体境界,猛然提升!其周身,魔气飞腾!

    “第三步,成功!”

    炼体境界,提升!

    银骨第二境,第三境…第四境…巅峰!

    距离肉身力敌化神老怪的玉命境…仅有一步之遥!

    一拳之力,便是大修士,都难敌!

    “此刻我杀项辽,只需…三拳!”宁凡眼露霸意!

    徐徐,散了威势。

    而其右目只有,一刻黑色土星,彻底凝聚!

    神星第一星,为御雷之星!

    魔星第一星,为司土之星!

    脚踏蓬莱大地,宁凡的心头,好似有了一种奇异之感…

    若他愿意,可将这蓬莱仙岛的岛魂,给抽出!

    万物皆有魂,山有魂,水有魂,星空有魂!

    而抽魂…乃是少数碎虚老怪才能施展的秘术,且即便抽,也不过抽些小山小河的魂,用以提升法力…

    但宁凡,却升起一种错觉…他有办法,凭司土之星,抽出整片蓬莱仙岛的岛魂,加持于身!

    若如此,其一身土之法力,将提升至一个恐怖境界…

    但可惜,其肉身,即便玉命,也承受不住整座仙岛的岛魂…

    散了杂思,他右目土星一闪,探手一爪,朝降下抓去。

    抽不了岛魂,就抽漠南城千里绿洲的大地之魂!

    那一抓,一扯,整片漠南千里的灵气,立刻崩溃起来!

    宁凡手中好似抓住什么东西,散着一丝厚重、浩渺的气息,张口一吞,其一身法力,几乎在一瞬间,仿佛施展了秘法一般,疯狂提升,几乎瞬间提升2000甲,已算是…元婴巅峰!

    而其眼神,更是淡漠、沧桑,好似化身成了大地,自亘古便存在!

    “好玄妙的秘术…凭此术,我法力不足之时,可随意抽魂借法…”

    散去大地之魂,漠南千里灵气,渐渐恢复正常。

    而宁凡深深呼出口浊气,神情清明。

    “稍稍调息之后,便开始…采补那茶花女妖、风信女妖!不知她们见我如今修为,会是何等表情…”

    漠南大地,灵气消散,但片刻恢复。

    石关之外,萧万罗负手踱步,脸色不耐。

    他在石关外,已等候两月,这周明,好大的架子,自己好歹也算半步大修士,便是化神,也该客气半句,他周明,竟将自己晾着,真是狂妄之辈!

    “狂妄之辈,在修真路上,可走不远!”

    他暗暗腹诽一句,若非还指望借借宁凡的魔威,震慑震慑外海大势力,他才不会如此低声下气,好似仆人般,在石关外守候宁凡。

    但在灵气异变之时,他萧万罗,惊呆了!

    他是距离石关最近的元后修士,恐怕是蓬莱仙岛唯一一个,感知到那灵气异变原因之人!

    在灵气消散的一刻,他分明感到,脚下的大地,好似死去一般,失了魂!

    而距离石关极近的萧万罗,更是升起一种极为荒诞的感觉,好似自己的魂魄,都因为脚踏大地,而要被生生抽了去!

    立刻,他所有的不满,都化作…震撼!

    “这,这是…碎虚老怪的‘抽魂之术’!这周明,竟在闭关,研究碎虚神通!此人,此人…修界传说,若有修士能在碎虚之前,明悟抽魂、控虚、化身这三秘术之一,则此生…必入碎虚!且便是成仙,都比常人几率更高!”

    萧万罗,震惊得说不出话!

    但心头,却死死认定,即便没有丹鼎门之危,他萧万罗这辈子,也一定要抱紧周明的大腿!

    明悟抽魂…此人明悟三秘术之一,碎虚有望啊!成仙有戏啊!

    而若萧万罗知晓,宁凡更是凝聚化身,三秘术之二,都已掌握…恐怕不仅仅是抱大腿,这心高气傲的萧万罗认宁凡为父,都既有可能…

    对宁凡,萧万罗的敬畏,终于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比那外海化神、内海七尊…都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