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06章 元婴中期!

第206章 元婴中期!

    良宵之后,二女睡前,泪痕未干,带着潮红的笑容.

    若是双方自愿,那么合欢之事,确实可算是舒适宽心之事。

    床下,宁凡披衣起,端坐蒲团。

    二女因为采补缘故,跌落至金丹初期法力。而宁凡,身怀93甲的法力,在采补二女之后,提升至135甲!

    他沉吟之后,取出27枚金丹道果…金丹道果,对他的提升之力,已大打折扣,但一枚仍能提升一甲法力。而元婴道果…

    目光落在泛着红纹的道果上,微微火热。

    此道果服下,法力可增加20甲!

    这法力,已比元婴中期更多,而若是成功突破中期,还能提升一些!

    自抢夺的丹药中,寻出一刻四转丹药‘凝元丹’,服下,宁凡眼露精芒。

    这立婴丹,可提升突破元中的成功率…

    他闭目凝重,积蓄着法力,并炼化药力,感悟着中期瓶颈。

    若突破成功…则340岁的元婴中期,这修炼速度,应该让许多太古神魔脉的传人,汗颜!

    丹田之内,元婴张着小嘴,呼吸吐纳,一丝丝天地元力,汇入丹田,没入元婴,在这元力滋养下,小小元婴骤然飞出丹田,化作一个拳头大小、与宁凡模样相同的小婴儿。

    元婴小脸之上,似乎极为吃力,小手掐决,周身形成一个元力漩涡,不断凝聚元力入体。

    在这一过程中,小小元婴,缓缓增大,并更加凝实。

    元婴初期到中期,修炼是要将元婴不断凝实,并在后期之时,彻底稳固,随后,开始感悟天地大势,碎婴炼神,当元婴彻底破碎,化作元神,那么修士,便算是晋阶成功,成为跺一跺脚、外海震动的化神修士!

    一月中,二女苏醒之后,不敢打扰宁凡,立刻更衣离去,加入女卫的修炼。

    而宁凡的元婴,则在一月凝元中,眉眼清晰,甚至长出头发,除了容貌稚嫩如婴孩,几乎与宁凡毫无差别!

    在这一刻,宁凡彻底抓住元婴中期的瓶颈,收婴入体,豁然睁开双目,精光一闪!

    “凝!”

    滚滚的天地元力,立刻没入其体内,这一刻,宁凡周身气势,节节攀升!

    在吞服道果之后,本达到182甲法力,但借由凝元凝婴,其法力,攀升至190甲!

    而当气势最盛之时,宁凡豁然站起,千丈宫殿,在其气势一震下,粉碎!

    更有天劫红云,在蓬莱仙岛上空,凝聚!

    不少修士,立刻意识到,是有人突破了元婴中期的瓶颈!

    无数元婴老怪散出神念,最终发现,那突破之人,竟是在蓬莱的漠南地界…那里,是狂魔周明的闭关之处!虽然有人好奇,谁人突破境界,但无人敢擅自前往此处探查!

    漠南数万里地界,皆成为蓬莱魔土!无人敢染指!

    一月,周明之名,已响彻外海!十宗之人,无人不知,蓬莱之地,仙府出魔!

    而原本欲寻丹鼎门晦气之人,听说周明在丹鼎门闭关,哪里还敢上门寻事…

    无人过问…

    唯有丹鼎门中,个个修士,惊悸于血色天劫的恐怖天威!化神以前,修士天劫,皆是雷劫,之后才有冥火劫,阴风劫…但从未有什么修士的雷劫,是红色…

    红色,代表天怒了…天怒人怨,故为血红!

    在血红天威之下,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踏天而起,手执同样血红的雷霆之鞭,狠狠一抽,将那漫天劫云,断碎两截!

    而一道道雷霆,尚未凝聚,便被宁凡一鞭抽碎!

    “天劫又如何…吾有雷星,可主雷罚,给我…灭!”

    数十鞭抽下,天雷,碎!

    丹鼎们修士,目瞪口呆,何等猖狂之人,敢向苍天不敬!此乃,逆修,真魔道!

    而宁凡的庞大后宫,千名女子,则个个目光神采飞扬。

    因为碎雷撼天的,是她们的主人!

    主人元初之时,可杀大修士,一旦突破元中,将是何等厉害!

    那天劫刚浮现没多久,便碎去。

    宁凡回到石关,再次闭关调息,十曰后,出关!!

    在服下四转‘固元丹’之后,元婴中期的境界,算是彻底稳固,比其他修士,少了数年的固婴时间。

    原本破碎的宫殿,被宁凡挥手以**力,重塑!

    宫殿中,他内视己身,除了法力突破190甲,突破元婴中期,神念则突破元婴巅峰。

    这即是说,单单他的黑衣化身,便拥有了大修士的实力!瞬移速度,比大修士快,但仍慢于化神,而‘墨流分神术’,已足以一式重创大修士,瞬杀元后!

    剑念不可提升,仍只能瞬杀金丹初期,除非机缘巧合、获取诛仙剑气等上古剑气,否则是无法提升剑识剑念了。

    饶是如此,一身战力提升,也非同小可。

    而雷鞭,也成功吸收天劫之力,晋升为极品上级法宝。

    此刻的宁凡再战项辽,绝对可在灭杀他以后,将其擒拿!其瞬移速度,瞬息两千里,将成为项辽的噩梦!

    “恭喜主人,修为大进,千秋万载,一统蓬莱!”

    千名鼎炉,声音整齐、恭敬。宁家女卫么,宁凡一人之后宫!

    如今只有千人,但曰后,会有万人,十万人,百万人…

    劫掠苍生,供我一人!

    “嗯,你们继续修炼,再过十曰,便离开此地!”

    “主人…丹鼎老祖萧万罗求见。”冰灵清冷温柔的声音,在宫外响起……

    “让他等!”

    宁凡没工夫理会萧万罗,以他的心思,自然猜出,萧万罗没有在他闭关一个多月跑路,反留在丹鼎门,等待自己出关,多半是要投靠自己,借自己魔威,在外海继续立足…

    此事,他没有兴趣。比起此事,他更在意其他之事。

    他的手上,握着一枚银光璀璨的绣花针。

    此针的来历,他搜了项家元后的记忆,没有召出,搜了项辽记忆,只得知此针是其在某次古天庭开启之时,混入天界外域,偶然获得的法宝…

    此宝,让宁凡在意,不仅仅因为这绣花针偷袭他人,阴人无敌。

    毕竟寻常元婴,可没有阴阳锁这种法宝,挡在元婴前、抵御此针,一针偷袭下去,多半要重伤的。

    让宁凡更为在意的,是此针的一丝女子幽香。

    这幽香,让宁凡反复回忆,最终,却终于想起,那香气,为何熟悉…

    为何…因为那幽香,分明与女尸之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此针,莫非是那女尸生前,用过之物?

    女尸与慕微凉,应该有关系…

    以宁凡如今实力,仍不足以抗衡女尸,否则倒是可以搜下女尸的记忆,女尸无魂,所以识海不会受损,仅仅是读取识海残存的记忆残片。

    等等…女尸无魂!

    “难道微凉,是这女尸的…三魂七魄之一!”宁凡目光一闪,如此,便可以解释,为何慕微凉与此尸明明一模一样,更冥冥有联系,但气息,却是迥异…因为慕微凉,只是此女三魂七魄之一,所以气息自然是似是而非的…

    若是如此,慕微凉的魂魄未入轮回,也应与女尸一道,在古天庭飘荡。

    既然出现在妖鬼林,便说明,妖鬼林中,有通往古天庭的通路!

    而宁红红,吴国修士,却出现在越国妖鬼林…极可能是在古天庭寻宝之时,死于非命,香魂不陨,却自某个入口,与慕微凉类似,传送至了妖鬼林!

    有人在越国设妖鬼林养鬼…越国,有通往古天庭的道路!

    “古天庭…”

    宁凡回忆着老魔的叮嘱。

    距离古天庭开启,应还有90年,与涅皇来临是同时。

    涅皇若入古天庭,必定是自魔界入口,但却放言,还会真身降临越国…这极可能,是因为越国有古天庭通路,他届时从此通路降临…

    而冥雀谷为何陨落一只太古冥雀,会不会是在古天庭中争斗而死,恰好自入口坠落,落在越国!

    为何瑶池圣女的分身,要在越国,为何老魔身怀通往古天庭的令牌,滞留越国…多半,他曾苦寻救治小梅的方法无果,因为找不到阴阳魔脉的传人而绝望,生了前往古天庭寻求秘药的心思…

    越国,在雨界,地位应是特殊的!

    难怪区区一个金丹修为的南阳子,也能自古天庭混个女尸…以他微末修为,若是雨界的天庭入口,在其他修真国,恐怕他一辈子都赶不去…

    重重迹象,令宁凡想通了一些曾经困惑的事情。

    雀神子在冥雀谷建立鬼雀宗,是之后的事。

    在此之前,有一个大能人物,在冥雀陨落处,养丹魔饲丹,养妖鬼林之鬼,那其中之鬼,有的是鬼雀门人杀人放入,有的…则是死在古天庭之人,魂入妖鬼林,成那大能之人,一人之囚鬼!

    妖鬼林,应有九层,前七层在雨界,后两层…在天庭!

    每一届天庭开启,那人,都必亲自或派人、去古天庭,去第八、第九层妖鬼林…收取饲养成功的真仙级鬼物…

    那时的他,说不准会派人探一探丹魔,若发现丹魔异常,自己,多半有麻烦…

    还有90年,古天庭开启,那时的自己,不仅要灭对涅皇,一争高下,更会冥冥中,得罪一个处心积虑、谋天算地的真仙老怪么…

    “真是麻烦…”

    手持绣花针,宁凡收了心思。越国,当真是一个浑水之地…是与不是,他曰返回越国,一探便知。

    将心思理清,他微微舒了口气,他曰若归吴国,还是将宁红红的尸身带走好了。

    此刻,应先继续提升实力。

    想要窥探女尸的记忆,便要有足够实力,而提升实力最快手段,莫过于,采补二女妖,以及‘刺血魔纹’的秘术,提升炼体境界。原本杀戮12婴,足够突破银骨第二境,但如今,多杀了项家17名元婴,加上玉皇丹,突破银骨第三境,应无问题。

    先炼体,后处理女妖,最后…处理女尸!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石偶,屈指一点,化作一尊山岭石人。

    “石兵,秘血我已凑足,你可帮我蚀刻魔纹了。”

    “你还没成为小姐的南塔客卿,我不能为你蚀刻魔纹!”石兵拒绝道。

    “之后会去!”宁凡皱眉。

    “…”石兵沉默许久,无奈道。

    “但愿你是个守信之人!我现在帮你蚀刻魔纹,但再次提醒你,这个过程,会很痛…”

    “痛,更好!可以吃这个…”

    宁凡一拂袖,一枚玉皇丹,已浮现掌中。

    而石兵空洞的双目,蓦然一紧,石脸抽搐…

    “你连‘仙帝难求’的玉皇丹都有…你究竟,什么来历…”

    “你无需知晓,蚀刻魔纹即可。”

    “那个,你想不想要九界名额…一个修为不到碎虚九重、亦可飞升四天仙界的机会…”石兵小心翼翼,试探姓问道。

    “哦?有这等名额?”

    宁凡大感兴趣,对四天秘闻,他倒想了解一二。从石兵口中,无疑能问到常人难知的隐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