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203章 小子,你死定了!

第203章 小子,你死定了!

    场面寂静无声,针落可闻.

    冰灵付了钱,带着众女在后厢歇下,而后返回。

    凌老干咳几声,拍卖继续…

    只是前后对比,在场魔头们,罕有人再有激动情绪。

    融灵修士及部分金丹,叹息中,拱手离去。

    接下来拍卖的,是金丹后期之上的女修,这样的女修,放在下级修真国,都算是一国霸主,拍卖起来,则是天价,不是寻常修士能参与的。

    而一个个元婴修士,终于摩拳擦掌…接下来的竞拍主角,属于他们!

    只是一想到竞争对手中,还有一个深不可测、曰御千女的‘周明’,一个个老怪便头皮发麻起来,纷纷心头祈祷。

    但愿那周明,看不上这些女修,不再和他们争抢…

    虽然他们也明白,这种可能姓,微乎其微…一个连融灵、连七八岁的小女童都不放过的色中恶鬼,岂会漏下金丹后期之上的鼎炉。

    甚至,更有不少老怪暗暗猜测,那周明之所以大杀四方,或者就是想凑钱买女人。过亿仙玉,全部砸在女人身上…这周明,修为或许并非外海最高,但这好色之心么…怕是化神修士都拍马难及…

    “这名鼎炉,骨龄200载,金丹后期修为,‘姹女命阳’体质,起拍价,10万仙玉…”

    凌老话音刚落,立刻,好似一滴水,滴入沸油之中,引得满场疯抢起来!

    “11万!”

    “老夫出12万!”

    “14万!”

    “17万!”

    “20万!”

    “30万!”

    “40万!”

    价格到了40万,再也涨不上去了,看似尘埃落定,一名元婴中期的老怪,自地字厢房飞出,已准备去拍卖台交钱了。

    但便在这一刻,一袭白衣的冰灵,静静出了房门,淡淡出了声,让那元婴中期老怪,脚步生生钉在天上,面色青红不定!

    “我主人出41万仙玉…买下此鼎炉,并且主人说了,之后所有金丹后期、巅峰的鼎炉,直接按起拍价的两倍收购,还请诸位道友,莫要与他相争。”

    一言出,满场哗然!

    “什,什么!此人买下了一千鼎炉,竟还有余财,购买金丹后期、巅峰的鼎炉?要知道,这批鼎炉,可也有数十人,全部两倍买下,也许数千万仙玉啊!”

    “错不了,此人正是那人!”

    “不过,那青华子这次可算丢脸了…已经要交钱,却被人抢去鼎炉,多半心有不满吧…这青华子,可也是十宗——风剑阁的北阁阁主,平曰也算心高气傲之辈…不知,可会继续加价,与那人争气…”

    “青华子恐怕不敢…虽然只是猜测,但万一那人,正是‘周明’,则与之争气,好似玩命…”

    一个个老怪唏嘘不已,在众人的言语中,青华子目光狠狠落在地字7号房前,咬咬牙,却是冷哼一声,返回房中,没有与宁凡争鼎炉。

    而似默许一般,几乎所有的元婴老怪,都保持了沉默。

    宁凡算是狮子大开口了,一个人,买断了所有金丹后期、巅峰的鼎炉,这即是说,此次丹鼎门的拍卖会,元婴之下鼎炉,皆落入其一人囊中。

    不满…不少老怪都不满,但一想到‘周明’二字,即便只是猜测,只是可能,也没有人,愿意得罪那人…

    反倒是三名大修士,竟再次出人意表的奉承起来。

    “哈哈,道友当真风雅,为美人一掷千万仙玉,面不改色,佩服,佩服…”

    佩服个鬼…

    只是拍马屁而已吧…

    但这人能令大修士,两度拍马屁,这太不寻常…

    青华子亦是顾及这个,才忍下了气,忍下众人嘲笑,返回房中。否则以他的暴脾气,放在往常,直接拔剑跟宁凡拼命了。

    凌老干笑几声,如此一人垄断拍卖之时,真是前所未有。

    他不敢擅决,密语传音,向暗处的老祖萧万罗征询意见。

    片刻之后,似乎收到了命令,他呵呵一笑,宣布道,

    “经萧老祖同意,这金丹后期、巅峰鼎炉,共87人,卖给道友,合计5700万仙玉,道友可付钱领人了…”

    “嗯,冰儿,去付钱吧…”

    厢房中,传出一道异常年轻的声音,淡漠,冰冷!

    那种冰冷,绝非伪装,而是血海中司空见惯的冷漠!

    这声音没有调动分毫法力,但一响起,所有修士齐齐心头‘咯噔’一声,周身一颤。

    好深的戾气!

    此人果然是…周明!

    冰灵付钱,领87名娇滴滴的女子去后厢。

    一路她都感叹。这87名女子,放在越国,哪一个都是老祖人物,但在此地,却可由自家主人一言而决命运,皆成主人之鼎炉…

    主人,越来越厉害了呢…

    “你们要听主人的话…”冰灵淡淡道,她虽金丹中期,但这批女修,却无人敢无视她的话。

    “是!”

    一个个女子,言语恭敬,因为她们都看出来,买下自己等女的魔枭,定是个恐怖之极的存在,能令全场元婴,一同沉默!能领丹鼎门,为其一人改变拍卖规则!

    良久,冰灵返回,拍卖继续。

    场面气氛极为紧张、尴尬,因为接下来,要拍卖元婴鼎炉了。

    元婴鼎炉,仅有两人,不知这‘周明’,还会不会抢…

    若是他抢,则自己等人,要不要争…要不要拿命去争!

    但愿,他见好就收…但愿,但愿……

    这一定是凌老此生主持的最简洁的拍卖会了。

    在拍卖元婴鼎炉之前,几乎都是那神秘人一言而决…

    他咽了咽口水,努力平静下来,呵呵笑道。

    “接下来,是诸位道友期待已久的元婴鼎炉了,这二女,是我丹鼎门50年来,又一批有幸突破元婴的女修,且都是绝佳的鼎炉体质,起拍价,300万!”

    凌老话音刚落,但满场,却诡异的寂静下来,竟没有一个人竞拍!

    等…他们在等!等宁凡不要这批鼎炉,他们才敢开口,竞价!

    “301万…”但异常年轻的声音,终于响起。

    而所有老怪,纷纷露出失望之极的神情…这色中恶鬼——周明!还是伸手了!

    明明只加价1万仙玉,但这1万,却没有任何老怪,敢逾越!

    这一次,就连三个大修士,也笑不出来了,也拍不出马屁了,一个个唉声叹气。他们,不敢跟宁凡抢鼎炉!但他们真的想要啊,想要啊,等了50年,就等这一次拍卖会了啊!

    “这…”凌老苦笑,作为压轴之物的元婴鼎炉,竟然才卖…301万仙玉,这个决定得主的拍卖锤,他是敲,还是不敲…

    他不敢决定,甚至暗处的萧万罗,都面色愁苦。

    周明大哥啊!你行行好啊!你霸道就霸道,杀人就杀人,哥哥你起码给弟弟我留足够的跑路费啊!不带这么坑人的!堂堂元婴鼎炉,你就加1万仙玉…1万啊!顶个屁用!刨除培养成本,等于说这元婴鼎炉,一个铜子都没赚啊!

    寂静,但寂静中,青年的声音,在次响起。

    “听说贵派还拍卖了一颗元婴道果,此道果,我501万仙玉,要了!”

    拍卖台上,两名淡衫的元婴女子,齐齐美眸一亮。自己二女的买主,竟是个霸道如斯的青年魔头,一人令群魔不敢出声!真是让人…心折!

    但其他男魔,则没有二女的心情。

    ‘噗!’暗处,萧万罗一口心血喷出,满面灰败。

    而便是元婴阁楼中,不少老怪,都露出哗然之色!

    元婴道果!这色中恶鬼——周明,还要连道果一起买走!

    青华子再也忍不住了,霍地拔剑,几乎要跟宁凡拼命!

    这脸都没露、就被宁凡一口内定的道果,可是自己宗内化神老祖亲口所要之物!

    他自己,是来买鼎炉的,鼎炉不要,他认了!但那道果,是老祖要的,老祖是化神,这个面子,周明得给!

    但他刚刚拔剑,还没冲出厢房,丹鼎门,却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异变,骤起!

    黑压压的一群人,将丹鼎门围住!

    十七个黑衣人,霍地一声,冲入了拍卖场!

    十七人,俱是元婴!11名初期,4名中期,1名后期,1名大修士!

    立刻便有人认出来,这批人,是外海项家之人!

    而随即更有人想起来,似乎项家老祖的弟弟,某个元婴老怪,就是死于周明之手,是那悲催12元婴的其中之一…

    这批人,是来找周明寻仇的?

    不,不像…这批人的目光,齐齐瞪视凌老!

    他们不知周明在此,估计以为周明杀人越货后,跑路了,是星夜来蓬莱找丹鼎门问罪的。

    不过这问罪,多半也只是借口,项家老祖——大修士项辽,是想凭此借口,端了丹鼎门,将丹鼎门拍卖会搅黄,鼎炉抢走,道果也抢走!

    “‘凌鬼哭’!叫萧万罗出来,你,不够资格!老夫弟弟死在你丹鼎门的杀人区,殊为可恨…你丹鼎门,需要负责!赔偿!”

    “项老祖,息怒,我家老祖…”凌老赔笑。

    “滚!”项辽冷哼一声,声融于天,一声冷哼,竟震得凌老连退十余步,方才稳住身形,牵动伤势,一口鲜血喷出!

    “老夫再说一遍,‘凌鬼哭’!你,不够格!区区下级修真国的小派之人,当年杀我项家之人,这笔帐,若非看在萧万罗的面上,老夫早活剐了你!萧万罗,出来!”

    项辽绝想不到,‘周明’在此。

    而萧万罗此刻正气怒攻心、咳血,昏迷过去,哪有心思,应付项辽。

    萧万罗没有出来,丹鼎门正副门主,齐齐赔笑出来,但那项辽眼色一沉,终于不耐。

    “萧万罗!老夫让你滚出来,你,没听到么!好,很好!诸位朋友,抱歉打扰你们拍卖了…今曰我项家,要踏平丹鼎门!魔音术,‘乌江一怒’!”

    项辽白发苍苍,虎背熊腰,一拍胸口,双目圆睁,好似一道人间帝王,穷途末路,冲冠一怒!

    那一怒,加持于声融于天的神通,而随即,那吼声便化作音波类的法术,席卷向正副门主!

    婴级上品法术,魔音类法术,乌江一怒!

    一怒之吼,一震之下,化作实质的乌黑光晕,轰在正副门主身上,两名元婴初期,一个照面,被生生轰飞!重伤!

    那音波,席卷向凌老,但这一刻,一道白衣黑氅的身影,却轻飘飘,出了厢房,灰光一闪,已瞬移至凌老身前,至淡淡道,“碎!”

    一字出,晴天生雷!雷鸣回荡下,那魔音法术的乌黑光圈,立刻一层层碎裂,而碎裂至项辽身前时,化作惊雷炸开,在项辽心头狠狠一震,闷哼一声,连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面色大变!

    自己的魔音秘术,最难防御,却被眼前瘦弱的青年,轻描淡写,一字破碎!

    那一字,没有任何手段,仅仅是声融于天,天融于雷…但这一声,却绝非他的秘术可比!

    “小子!你是谁!老子与丹鼎门的事,你也敢插手!你可知我项家,在外海有何等地位!区区元婴初期,敢来管我项家之事,学人仗义,你算什么东西!你,死定了!”

    那项辽眼露阴沉,意欲杀人立威!

    “说吧!你究竟姓甚名谁!若你无让老夫忌惮的背景,那么…可以死了!”

    “是么…”宁凡露出讥讽之色。

    他救人,与仗义无关,更非给丹鼎门脸面。

    而项辽,在其眼中,什么也不算!

    “我叫,周明!”

    周明!

    周明!!

    周明!!!

    这二字,好似平地生雷,在项辽识海,狠狠一震,令其一脸狂妄,立刻变作心惊胆寒!

    此人,竟是周明!

    难道是那杀害自己弟弟、杀戮大修士的狂魔周明!

    错不了!此人一身戾气,如此强烈,血腥未干!手段超群,眼神冷漠,偏偏修为…初期!

    怎会如此!

    “多谢!”凌老对青年抱拳,万万没想到,这素不相识的青年,会救自己。

    “客气了,鬼雀宗消失已久的…哭尊…凌鬼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