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92章 晋级,金丹巅峰!

第192章 晋级,金丹巅峰!

    交合殿中,翻云覆雨的浪吟、痛呼,此起彼伏。

    一个个妙龄少女,股间带血,即便夹紧双腿,仍掩饰不了童贞失去。

    “不要,不要…”

    她们哭喊、讨饶,但回应她们的,仅有一个男子低沉、冷漠的喘息之声。

    红潮满面,梨花带雨,痛楚之中,犹在呻吟。

    无休无止!

    这个男子,好似不知疲倦!

    他甚至没有浪费一滴精阳,在这些女修身上,而这些魔女,一个个早已花枝乱颤、清泉肆流。

    “你,跪下,舔它!”

    “你,腿翘起来!”

    “你,还有你…”

    痛于快乐,地狱与天堂。

    便是这些日日与男子寻欢作乐的女子,也怕了…

    怕了,眼前的男子,竟是要凭一人之力…吸尽107名女子的体yin!

    驰骋,搓揉,蹂躏!

    羞耻,恐惧,唯唯诺诺!

    她们是已死的女子。

    但便是已死,这无休的噩梦,也不会停,不会!

    三日过去,交合殿中,瘫软一片。

    宁凡披衣,出了交合殿,所有女子,他只放过一人。

    交合殿外,一个白衣小鬟的少女,一见宁凡靠近,立刻瑟瑟发抖,惧怕。

    “大哥哥,不要,不要玷污纸鹤…”她说着,泪珠便啪啪落下。

    怕,很怕…那个样子的宁凡,很可怕。

    冷血,无情,视女子如草芥!

    想到自己的凄苦身世,少女露出绝望之色。

    与其被辱,不如…与哥哥一道,死去…

    她摘下发簪,鼓起勇气,向粉颈刺去。

    这宁死不辱的神情,这一滴泪,让宁凡心疼、怜惜、自责。

    纸鹤视清白如性命,却为了救自己,自丧清白…

    这个少女,救自己性命,给自己阴阳锁,在自己走火入魔之时,以清白相救。

    但自己,却要…斩她!

    即便这是梦,即便明知她是心魔,但这虚幻的留影,却万万,难以斩下…

    曾有一个少女,她除了鼎炉体质,几乎一无是处。

    曾有一个少女,性格好似白纸,永远无法适应修真血海。

    但这个女子,宁凡便是自污,也舍不得将其染脏。

    人生若只如初见

    “傻丫头,我怎舍得伤你,即便你是我心魔,即便我轻轻挥手,将你斩去,便可结丹,但我舍不得…”

    “只是这心魔,终究要斩,你可明白…”

    “为了换你十年天真,我愿覆了苍天,你可明白…”

    “为了让你心不染尘,我愿扫平天地埃尘,你可明白…”

    “为了换你心魔不死,我愿泯了情、斩了意、舍了心、诛了念…愿逆天伐苍!学那上古逆修,与天为敌!百死莫退,万敌莫侵!你可明白!”

    宁凡的手指,划过纸鹤怔住的小脸,那小脸,泪痕未干,却被宁凡好似誓言般的话语,说得芳心乱颤、小脸通红。

    “我,我不明白…我是不是见过你…”

    “你,不需要明白的…因为,你是我斩不掉的心魔…”

    相拥,而后…松开!

    随着宁凡目光一寒,天地梦幻,沦为腐朽!

    纸鹤化作梦力消逝,山河湮灭,但留眼前的,唯有亘古的大地,以及不朽的苍天!

    而宁凡,负手立于苍茫土地,冷眼看天!

    “我,不斩情!”

    这一句,好似一个誓言,但立刻,便引动天地震怒!

    滚滚红色雷霆,浮现于天!好似那骨皇的极境神意一般!

    古有三修!正修,逆修,瞒修!

    正修者,顺应天意,自称‘存天理、灭人yu’!他们在结丹之时,毅然与尘缘了断,与父母、亲族、妻女、朋友,一刀两断!正修修无情道,因为天道,本就无情,正是无情,才能平等对待一切苍生!他们,是‘神’!

    瞒修者,瞒天而修,取巧留情。好似鬼雀子一般,在结丹之前,不留情缘,取巧斩情,但这结果,却是因为心中少了挣扎、感动,而为三修之中最弱。甚至,不如那毅然斩情的正修!而因为诡谲多变,这类修士,往往被称作,‘妖’!

    而逆修…

    逆修者,逆天而修,这逆,逆的不是天意,而是心!若无情,则何须修道!他们敢凛然面对苍天,誓不斩情!他们,保留了心魔于心头,因为被成为…魔!

    神妖魔…在时光长河中,渐渐演化各自道统,而失去本来意义。

    魔修,已仅仅是形容杀人如麻、手段狠辣、魔功无情的一类人了。

    此乃,大错!

    若是真魔,当执执念!执念乱世者,方为无上真魔!

    魔,必逆天!

    而一旦逆修真魔道,则自结丹的一刻起,每晋境界,都会面临天劫!

    若无逆天伐苍之心,直接会在那天劫红雷下陨灭!

    即便有逆心,有傲骨,但若手段不高,仍难免灭于天道之下!

    天道不容违逆者出现。

    必杀之!

    滚滚红雷之下,大地颤动!宁凡长发狂舞,眼露冷漠寒光!

    在星光之中,他抽身如山,化做一尊百丈巨人,古铜色的肌肤,金石不伤!巨人的眉心,一点雷星,竟将血色之雷劫,震散!

    雷散,重凝!并以更加惊涛骇浪的气势,化作无数道血色霹雳,每一道,都上接苍穹、下轰大地,落在巨人身上,发出寂灭的威能!

    一道,不足惧。

    十道,不足畏。

    百道,巨人肉身碎裂。

    千道,巨人轰然一声,散做微尘!

    千道血雷,可杀千丈巨人!

    吼!

    巨人长发更长,左脸浮现妖异黑纹,周身化作墨色,重凝!

    巨人碎血雷,血雷亦碎巨人,这450年的梦境,是一轮持久之战!

    一年年过去,一幕幕消散。

    冥罗果的幻梦之力,已接近收尾,若宁凡仍无法抗过雷劫,则此次结丹,失败!

    失败…越是失败,这心头yin影,便越大!而下一次,他将更加失去勇气,硬撼苍天!

    脑海中,浮现雀神子的悟道之路。

    心境,渐渐与雀神子的逆意,重合!

    “雨不来,方有势,山不动,故有势,潜龙在渊,有腾飞之势,青虫结茧,有化蝶之势,人王不杀,有服人之势,天地不争,有倾覆之势!”

    脑海回荡着雀神子的话语,宁凡眼中,雷意,更深!

    他雷星可控天雷,为何不能控血雷!

    因为血雷之中,有一丝苍天的杀意!

    若化去此杀意,则可…降服雷劫!

    “何为雨,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巨人一掌动,天地生雨!

    “平地生雷,天要下雨,我要杀人!”

    巨人狂吼一声,大地震动,那雨,将血雷之中血色刷下。

    没入大地,生出一道道血色雷霆,那雨卷起一丝丝血色,血雨逆卷苍天!血雷逆鸣于天!

    “本尊要让这雨,生于大地,战于苍天,长生不死!本尊要让这雷,深种魔念,逆伐苍天!我不斩情…我要,结丹!”

    我要结丹!

    我要结丹!!

    我要,结丹!!!

    这一刻,巨人眉心的银色雷星,化作殷红如血的色泽。

    雷星一动,便是血色天雷,都为之畏惧!

    而巨人身上,一股气势,正疯狂暴涨!

    体内虚幻的金丹与妖丹…合一,凝实!

    气势,节节攀升!

    金丹初期!

    中期!

    后期!

    巅峰!

    这一刻,冥罗梦碎!

    洞府之中,宁凡豁然起身,气势狂卷,洞府碎,山岳平!

    连霞金丹,都没用!

    入遗世塔第60年,冥罗梦碎!

    80岁的宁凡,金丹巅峰,只差一步,便可结婴!

    而他的心性,在结丹之后,大变!

    最后一丝心软,都被抹去这一刻的他,若为了提升修为,可劫掠无尽海外海,掳尽女子!

    魔道,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