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90章 结丹(三)

第190章 结丹(三)

    草长莺飞,垂岸杨柳,宁凡在一处秀水之畔的灵山上,开辟出一个洞府。

    一直以来的期待,在此刻,化作平静。

    结丹,结丹!

    他结丹几率,凭诸多至宝,早无限接近十成

    他斩心魔的把握,在那疯狂之后,逆意已生,何惧心魔!

    320年,结丹应只需数十年,最多百年,剩下的,便是在结丹之后,修为更进一大步!

    不过在突破结丹瓶颈前,第一件事,却是疗伤。

    化神妖将,封妖殿魔修,无尽海一次次瞬移…宁凡的伤,太重,否则,即便他法力不足,但在北小蛮考验他之时,他应足以神意化鼎、熔炼区区三种灵药。

    伤势若不恢复,则结丹几率也会影响。

    十年,他端坐洞府,好似枯禅。

    肉身伤势恢复,就连识海的破碎,也在无数丹药的蕴养下,复原!

    甚至,十年疗伤,他境界未升,法力却增长了不少。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方三尺长的黑色玉尺。

    此尺名为‘量天尺’,是仿制法宝,仿制的是四天仙界某种测法仙宝。

    每一个入塔修炼者,在消费仙玉超过百万后,便会获赠一方玉尺。

    凭此尺,修士可自测法力,知晓自己法力的增长速度。

    对一般修士而言,境界越高,法力越强,但也有例外,诸如宁凡,虽然是半步金丹,但法力与妖力融合后,法力堪比金丹初期巅峰的修士。

    当然,法力与境界,更不可与战力挂钩,宁凡这类太古神魔传人,每一个对上寻常修士,都可越级争战…

    手持量天尺,宁凡望着其上刻度,沉吟不语。

    当其运转法力之后,量天尺亮起六个刻度,是为‘六甲’法力,当其连妖力都用上后,这法力,立刻变作九甲。

    甲,是金丹以上修士衡量法力的单位。这个甲,非甲乙之甲,而是甲子之甲。

    一甲子为六十年,一甲法力,意为资质一般的修士,在下级修真国的灵气浓度中,修炼60年的法力总和。

    突破金丹初期,需要法力达到5甲,中期为10甲,后期为15甲,巅峰为20甲。

    宁凡法力妖力融合,9甲法力,距离金丹中期都不远。但比其元婴修士,当真之时天壤之别。

    突破元婴初期,需要50甲法力!下级修真国中资质寻常的修士,若无机缘,需要修炼3000载,才可获得这么多法力。但金丹修士,只能活千载,所以,资质与灵气浓度,决定了一个修士的修炼终点,而无资质的修士,则渴求获取机缘,提升额外法力…

    到了元婴之后,修士法力将激增。元婴中期修士,法力必在100甲之上,后期,300甲,巅峰的大修士,1500甲!

    这便是说,一个大修士的法力,便是300名金丹初期的总和…这便是元婴与金丹的天壤之别!

    而元婴巅峰,想要突破化神,需要…10000甲法力!

    法力每日修炼都会增长,但修士是难以感觉快慢的,有了量天尺,从其上刻度变化,便能知晓每日进境。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件件物品。

    自茶花女妖手中夺得的宋国诸女的处子元yin血。

    自胡家老祖胡风子手中获得的修丹。

    三转丹药霞金丹,能提升结丹几率。

    金丹中期、金丹巅峰的道果,两枚!

    以及,九颗冥罗果!

    这些物品,不仅可助自己结丹,甚至可助自己…修为暴涨!

    但,此刻仍不是服用天材地宝的时候。为了结丹,宁凡必须煞费苦工,先将功法臻至完美。

    《黑魔决》,第二层巅峰。

    《踏雪决》,第二层巅峰。

    《阴阳变》,第一层第三境界。

    《山茶经》,第二层巅峰。

    《巨骨诀》,第三层第四境界。

    功法越高,同等法力的战力亦将提高。量不变,却质变。且除了《阴阳变》提升方法特殊,其他功法都可通过苦修提升。

    一遍遍运转法力周天,一遍遍呼吸吐纳。

    枯燥之中,50年过去。而宁凡的功法,一一提升。

    《黑魔决》、《踏雪决》齐齐突破第三层巅峰!

    《山茶经》,三层巅峰!

    《巨骨诀》,三层巅峰!

    《巨骨诀》的修炼,需要焚血丹。

    而服下焚血丹后,宁凡可在这片天地肆意发泄杀意,毁灭山河,被毁之物,不需多久,便会化雾重现。

    如今的他,再持起量天尺,法力已是8甲,加上3甲妖力,11甲总和,超过金丹中期的水准整整1甲子法力!

    在进入遗世塔的第60年,他正式开始冲击金丹瓶颈!

    数十名宋国女修的处子元yin血,服下之后,炼化。

    《阴阳变》的功法等级,突破第1层第6境界!

    法力,则在炼化处子血后,达到10甲!不加妖力,也有了中期修士的水准!

    他手握修丹,默然。

    他答应胡风子的事,做到了,则自己,有资格服下这修丹!

    服之,炼化!法力突破12甲!

    两枚道果,一为金丹中期,一为金丹巅峰。其中承载了两名金丹修士一生的修为。

    传言,融灵之下修士,服食道果,可一步结丹!

    传言,金丹之上修士,服食道果,亦可能提升一个小境界!

    当日那枚道果,宁凡限于境界,浪费了太多药力。今日,这道果力量,再不会浪费!

    寻常金丹道果,一枚可增5甲法力,故而有此神效。

    中期道果,比5甲稍多,而巅峰道果,则可提升6甲!

    十日后,宁凡炼化两枚道果,其法力,达到了23甲!

    23甲…这法力,已比金丹巅峰修士更多3甲子,但比起元婴修士,不如…

    只是,一旦突破金丹,宁凡便可依仗雄浑法力,一步成为金丹巅峰的修士!

    如此,百年之内结丹,剩下的两百多年,他甚至可以…准备结婴!

    最后一步,是吞服冥罗果!

    他心境达到金丹后期,但斩心魔的计划,他准备在冥罗梦境中完成,就好似帮助云若薇斩心魔那样,梦中斩魔!

    帮云若薇斩心魔,他一口应下,原本就是为了今日积累斩魔经验。

    但又有区别,他的心魔,是纸鹤,所以不可一剑斩杀。

    纸鹤,关乎他的道心…若斩灭纸鹤,他便会遗忘此女,凭从此,冷漠无情!

    他不愿!他的目标,是像老魔那样,做一个有血有肉的魔头!

    将九枚冥罗果吞服,他目光如电,凛然道,

    “我要,结丹!”

    冥罗梦境。

    海宁宁家,一个三岁的孩童,双目茫然,被领入宁家的仆役宅院之内。

    碧绿如翡翠的翠塘江畔,海宁城中,无数孩童同样露出茫然、麻木,被抹去记忆,分入宁家。

    所有的孩童,多是孤儿、乞儿,即便被宁家修士抹去记忆,但能加入宁家,他们也算避免了死于战乱、饥荒的命运,宁家,没有亏欠他们。

    拥有修仙资质的,被称为‘少爷’,被宁家修士收养。

    资质低劣的,沦为‘仆子’,被宁家仆从收养。

    仆从,无一例外都是凡人。身为仆子,若有文才、武才,亦可在仆人中获取一些地位。

    翠塘江畔,一个年方10岁的少年,背着竹筐,立在江畔,望着江中倒影,幽幽一叹。

    他叫宁凡,3岁被宁家收养,抹去记忆。

    赐名为凡,是因为…资质太过平凡!

    修仙不成,身为仆从,文才也无,武也稀松,即便在仆役中,也是最低等的存在。

    宁凡宁凡,太过平凡。

    但他有一个弟弟,资质并不普通,虽然入族之时没有被仙师看重,但对于凡间武学,却有着可怕的资质。尤其是宁孤的箭术,仅仅9岁,便能开1石之弓,简直是凡武的天才人物。

    气力惊人,是的某个宁家炼体修士,看中了宁孤,想传他修仙之术,但宁孤拒绝了。

    他不愿…他不喜欢修仙。

    他年少气盛,出言不逊,得罪了那位仙师,而从那日起,该仙师的后辈子弟,小少爷们,便开始寻宁凡、宁孤兄弟二人的麻烦。

    他们的养父宁大牛,胆小,一见宁孤得罪仙师,立刻要活活打死宁孤。

    那一日,宁凡带着宁孤,离开了宁大牛的荫庇。

    弟弟习武,需要时间修炼,无法赚钱。作为哥哥,宁凡一人,支撑起一个家。

    长工也好,短工也罢,但凡能挣铜钱,他便欣然去做。

    今日,他接的活,是为宁家采集灵药。

    灵药,每一种都是百年年份以上,那药力太猛,除了少数几种山参野芝,大多数灵药,都不是凡人可以吃的。

    久经苦难,使得宁凡具备了一个优于常人的能力。

    他懂得看人脸色。

    他什么伙计都能做。

    他懂得分辨灵药!

    他望着翠塘江,深深一叹,脸上青紫未退。

    昨日宁孤,又惹麻烦,与酒楼外某个醉汉争执,那醉汉会几分法术,将武功不弱的宁孤给打伤,而宁凡,则好似疯狗一样,与那醉汉拼命。

    “仙与凡,差距这么大么,纵然宁孤天分再高,内力再深,在仙师眼中,仍是弱者。当日,宁孤若是答应宁家仙师,成为其弟子,该有多好…”

    “不过听说,当我被打昏之时,救下我的,是宁家的‘青小姐’…”

    语罢,10岁的宁凡,望着河中的自己,忽然沉默。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但我记不起来…”

    宁凡摇摇头,将心思收起,背着竹筐,行走在青山绿水间,入那凝碧峰,采药。

    他唱着吴谣,但进入山林的一刻,立刻噤声,以免引起狼王窥伺。

    且自怀中抹出某种香草,抹在身上,将气味散去…

    山中有狼,更有狼王,因为狼王的存在,有数个仙师,都被入山修炼之时,被吃掉了。

    他们即便有法力,却无宁凡的谨慎。这种谨慎,是自小困苦、欺凌,而处处小心翼翼的处事态度。

    日落之前,他采了数种灵药,放入竹筐。

    如此,应该能换得不少银钱,为宁孤寻一个坊间名师、勤修武艺了。

    只是不知不觉,他便迷了路。

    恍惚间,竟走到了凝碧峰山半的‘太清泉’。

    泉水之中,似有一个女子,正准备脱衣、入泉、沐浴。

    而暗处林间,数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蛰伏于树后,眼露yin.邪之色,正兴致勃勃的等待随后到来的香艳!

    “想不到,能看到宁青儿沐浴,嘿嘿,此女平日仗着资质不俗,被家主看重,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如今又如何,还不是要被我等看光?说不得,此女入池以后,我们几个一拥而上,还能将她给办了!”

    那泉边女子,是辟脉五层修为,十四五岁的年纪,一袭青裙,正yu解衣扣。

    她在山林斩狼历练,身染血腥,自然想在返回宁家之前,洗净身子。

    不曾想,竟有几个少年,正在偷窥她。

    若是被看,甚至被辱…对此女而言,将是噩梦一场。

    “青小姐,小心!”宁凡叫了一声,背起竹筐就跑!

    那数个少年,皆是辟脉2、3层修士,其中一个辟脉四层的白衣少年,名为宁风,便是当日宁孤得罪的仙师弟子。

    此人,但凡看见宁凡,便会欺凌!

    若是寻常,宁凡万万不愿得罪此人。但那宁青儿有恩于他,他做不到誓死不救。

    他一声呼唤,立刻让宁青儿俏脸失色,注意到有人偷窥,暗呼好险,只是未看清呼唤者是谁,即便看了,多半也不识宁凡的。

    但宁风等众少年,却日日欺负宁凡,岂能不知!

    好在没有暴露身份,宁凡等人亦暗暗撤去,朝宁凡追赶。

    “哼!是宁凡那臭小子!竟敢坏我们好事!追上去,打死他!”

    这一切,宁青儿不知。

    追逐,在继续。

    暮色渐沉,凝碧山中,几名辟脉少年,正追杀一个10岁少年。

    无人知,当日宁凡偷窥青小姐的传闻,原来有这等隐情。

    宁风眼露杀机,若能在山中追到宁凡,就此杀掉,声称狼王所为,必定无人过问。

    但追着追着,宁凡忽然收住脚步,再不跑了。

    这是一处罕有人至的荒地。

    众少年将其围在中心!

    “不跑了么!”宁风狰狞笑道。

    “不跑了,因为我记起来了,我是宁凡…你们,可以死了!”

    这一刻,一滴浓墨,在天空晕开!

    宁风还未反应过来,已化作肉泥而死!

    “此为梦境,我,为宁凡!”

    10岁少年淡漠道,杀人对他,不过儿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