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89章 结丹(二)

第189章 结丹(二)

    许久之后,内宫帘动,走出两名金丹婢女。

    宁凡随二女入宫,莫云则匆匆告退…他,不敢面对塔主少女!

    只离去前,对宁凡传音嘱咐,以示好意。

    “目光不可在塔主身上,停留三息…”

    “赞美塔主的腿,她会高兴…”

    “若实在惹怒塔主,需立刻寻借口告退,莫要继续逗留,否则…”

    “若塔主留你当婢子,切无应下,会被切掉‘那个’…”

    脑海回荡着莫云的叮嘱,宁凡暗暗皱眉,这所谓的塔主,当真难伺候。

    而对莫云,宁凡心存一丝感激,若非此人嘱咐,自己多半会犯诸多忌讳,不是被塔主少女切成碎尸,便是被…切掉‘那个’。

    ‘那个’…此物可是宁凡阴阳变的精髓所在,失去此物,他也用不着再合体双修了。

    入宫。

    宫殿之中,铺满水晶、仙玉,玉座铺着貂绒,一个红衣少女手持红鞭,坐在玉座,身后则侍立着数个金丹婢女。

    鹅蛋小脸,清秀绝尘,眸子却冷寒。

    龙女髻,青丝盘绕,额前浏海却整齐齐眉。

    上穿红罗衫,下面却衬极短的罗裙,一腿慵懒翘上另一腿,秀足不穿罗袜,而穿齐腿长的暗红丝袜,足踏红绣鞋。

    这种装扮,是宁凡生平仅见,但穿在此女身上,娇小的身躯,恰到好处。若此女少了明眸那冷寒煞气,会更像一个修国公主。

    两息…在第三息前,宁凡移开目光,抱拳。

    “晚辈周明,见过塔主…”

    群婢暗暗松了口气,总算宁凡在三息前移开目光,没犯小姐忌讳。

    但那少女,斜睨了宁凡一眼,寒意却不减,

    “本宫有那么老么,让你自称晚辈,称我塔主!唤我‘北小姐’,重来一次!”

    “散修周明,见过北小姐…”

    宁凡不卑不亢,举止有度…少女皱眉,眼中寒意一卷,化作实质般的血色,在宁凡身上一冲,一旋。

    宁凡目光一凝,但感知此女仅是试探自己后,并未抵挡。那杀意在其身旋了5圈,散去。

    少女秀眉更紧,但寒意杀意,皆少了些。

    “听莫云禀报,你身怀四转丹术…”

    “犹在四转之上!”

    “那么,是五转咯?你们退下吧…你,随我来!”

    少女一令,群婢退去,她小指一勾,朝宫内走去,示意宁凡跟上。

    一路,宁凡仍未多打量少女一眼,不知走了多久,尽头一间石室,二人进入。

    推门,宁凡目光一闪,房中是一处千丈火坑,坑中之火,闪着青炎,隐隐流动青凤之影,竟是地脉妖火——青鸾火!

    见石门推开,炎影戾鸣一声,化作一只数十丈巨大的青鸾,熊熊火焰,冲天而起,扑面而来。

    宁凡目光一凝,此妖火,竟生了灵智,且这青鸾成妖,竟有不弱于元婴初期的实力。

    但不待火凤飞出,少女眼露寒意,一步朝火坑踏下,那秀气的小脚,只一脚,便将元婴实力的鸾影踏散!

    “哼!区区火妖,也敢惹我!”

    青鸾火似极其畏惧,再不敢逃遁,而宁凡,再一次感受到少女的暴虐、强横…

    心中微微猜疑,少女带自己来地火石室,难不成,是让自己以地火,炼制一颗五转丹药?那样的话,该费多少时间…

    却见少女随意取出一个淡红香囊,抛给宁凡,其中盛放着十种五千年灵药。

    “选择三种灵药,以地火熔炼成药浆,做得到,本宫便承认你五转炼丹师的身份!准你进入遗世塔第五层!”

    “只熔药浆?”

    “不然呢?让本宫看着你按部就班、炼出完整的五转丹么?本宫可没数年时间,陪你浪费!提醒你一句,本宫不会给你丹鼎,而需要你‘神意化鼎’,若你非五转,则算是欺瞒于我,我便杀了你!”少女不耐道。

    “神意化鼎么…好!”宁凡一口应下。

    炼丹分三步,熔化灵药、融合药力、收火成丹。若只考第一步,以地脉妖火熔药事半功倍,且只熔三种,则不会耗太久。

    十种灵药,选择其三,暗中考验的是宁凡辨识灵药的能力。

    地脉妖火炼丹,考验的是宁凡控火能力。

    而不给鼎…五转炼丹师炼丹,可化神意为鼎,如此丹药品质更优,若做不到这一点,则根本算不上五转。

    “三天,本宫只等三天…”少女坐在火坑旁,红丝小腿,在火焰中一摆一摆,那地脉妖火,便是化神也要退避,却偏偏伤不得她。

    此女,很强!除非玩yin的,否则如今的宁凡,绝不是此女对手。

    他不再多言,五指成爪,朝空中一爪,立刻,绵绵雨意,化作一尊虚幻的雨鼎,并不稳固,似随时都会暴散。毕竟宁凡真实修为才融灵,想以神意zi 诱化鼎,对法力损耗太大。

    “八品神意,雨之神意…放在四天,你很一般,但在雨界,似乎不错了呢…”少女古井无波。

    而宁凡,根本抽不出心思答话,选择的三种灵药,皆是药力最浅,最易炼化的。

    少女神情不懂,但频频点头,双足悠然摇摆,在坑边自语,“十种灵药,最高年份5500年,最低4800年,你所选,便是三种4800年灵药,对灵药年份辨识如此清晰,足可见你丹道不弱…不过,你境界太低,只是融灵,撑不过三日…”

    是,宁凡法力远远不够撑过。

    但已经到了这里,他自不可能退避。

    第一日,宁凡熔化一药。

    第二日,宁凡将第二药熔化。

    火焰掩映,宁凡面色苍白,雨鼎飘摇。

    第三日,宁凡即将彻底熔化第三药,但这一刻,法力耗空…雨鼎碎!

    “药浆四溢…便是失败,你尚不算合格的五转炼丹师…”少女淡淡给了评价。

    “还没结束!墨流分神术!”

    妄动神念,识海一痛,宁凡几乎昏迷,但眼中狠色更浓。

    墨色神念一笼,将所有散逸的药浆笼住,化作一尊神念之鼎,在地火熔烧下,第三种灵药,彻底熔化。

    而宁凡,挥手取出三个玉瓶,将三种药浆呈入,递给少女,朗声道,

    “三药已熔…幸不辱命!”

    接过三个温热的玉瓶,少女眼光,第一次颤动了下。

    “剑念么…你神意鼎碎,剑念成鼎,算是作弊的行为…所以你,不合格,但本宫网开一面,不杀你…遗世塔,你可入第四层。”

    “…”宁凡沉默。五转下级丹药,若以碎丹鼎进行,他可勉强炼制,但以神意化鼎,对他而言,还是太早了。

    四层么…此事,也是无奈。

    少女自火坑边站起,但眼光一动,冷漠的小脸,勾起弧度。

    却见她的左脚绣鞋,轻轻一抖,在其起身一刻,绣鞋失落,坠下火海。

    “在此鞋焚作飞灰前,帮本宫捡起绣鞋,本宫给你入五层的机会。”

    “哦?小事而已。”

    宁凡微微一怔,立刻纵身一跃,坠下火海。

    地脉妖火虽厉害,但阴阳锁在身,他并不惧火,反是微有灵性的青鸾火,自宁凡身上感受到危机,匆匆分作两边,散开。

    探手,摄住绣鞋,踏空回步,返回火坑之上。

    便是长发,都未焦灼一分。

    “哦?不错嘛…”少女轻轻赞了句,但冰冷的小脸,一扬。

    秀气的小脸,轻轻勾起一个弧度,左腿抬到宁凡身前,

    “帮本宫穿上绣鞋…”

    言罢,她轻轻挑足,小瞧的足尖,在宁凡身前摆动。

    “穿鞋?这似乎与北小姐之前所说,有些不同吧…”宁凡皱眉,猜不透此女心思。

    “你可以当作,这是本宫交给你的第二环任务。还是你觉得,为本宫穿鞋,太屈辱了呢…”少女眼中,杀机一闪,喜怒无常。

    折辱,或是考验?

    宁凡叹了口气,眼前的少女,当真难伺候。

    遁下身,他努力在不触碰此女秀足之下,为其穿鞋。

    但此女,偏偏可以将秀足,朝宁凡手上厮磨。若说是挑逗,则此女神情未免太过冰冷,根本无旖旎气氛的。

    鞋穿罢,宁凡后退五步,对少女抱拳。

    “北小姐,如此可满意?”

    “嗯,满意了…此为你在遗世宫的五转丹术的徽章,至于登记之事,稍后本宫便令人去办,你此刻便可离去,以此徽章,可入遗世塔五层,并享受6折折扣。以我们遗世宫的规矩,绝不泄露客人**,无人会知晓你五转身份,此事你大可放心。”

    “如此,周某告退。”

    宁凡神情从容,抱拳离去。

    而在其离去后,少女关了石门,忽然眼神淡漠道,“石兵,此人如何?”

    毫无征兆的,少女身前,现出一个山岭石人,眼神空洞,却有化神气息,语调生涩道。

    “回禀小蛮小姐,此人似乎有欺天之宝,看不出底细,但应是太古魔脉,不过,并非小姐寻找的那几种,而已经现世的几种神魔脉,也已被神虚阁传人给寻去,赐予‘九界名额’…”

    “是么,此人既然对我等无用,便罢了…大概是本宫多心了,不过此人,很有趣呢,劣等魔脉,也能成为五转炼丹师…石兵,你将他心跳变化,汇报一下吧。”

    “是!此人入宫时,心率是十息一次,与寻常半步金丹差距不大。当看到小姐倾世容颜,此人心率,仍是十息一次,当小姐以‘玄yin杀癸’的杀意试探时,此人心率丝毫不动,仍是十息一次…当炼丹失败之时,此人心率,仍是十息一次…当小姐许诺让其入第五层,其心率,仍是十息一次…”

    “哦?有意思,此人心志竟如此沉稳,不动美色,不惧杀气,胜不骄、败不馁,不过本宫不信,当本宫以脚碰他时,他仍是心如铁石…”

    “如小姐所料,当小姐以脚诱他,凭小姐倾城之色,肢体接触,他自然非动心不可,否则,便不算男子了…但即便是那时,他的心率,也不过加速到九息一次,变化不大,反倒是小姐…”

    “我?我怎么了!”

    “反倒是小姐,在与此人肢体接触之时,心率几乎加快一倍…小姐,难道对此人有兴趣?”

    “哼!休要胡言!”少女眼露煞气,一掌拍碎石兵。

    但片刻,石兵便碎石重凝,并鞠躬之后,再次隐身。

    “心如铁石的男人…倒还是头一次见到,待他结丹之后,再正式收他做‘婢子’吧…”

    名为北小蛮的天之娇女,冷漠的小脸,血光一闪。

    “稍稍有些勾动‘癸星杀气’了呢…血脉沸腾,这种感觉,真是熬人,接下来,找些倒霉之人,杀了吧…”

    少女摇身一闪,不知又要去何处杀人。

    只是这一切,与宁凡已毫无关系。

    他凭五转徽章,几乎毫无阻挡,便入了遗世宫,并得到了化神老怪的秘密接见。

    “小友融灵修为,竟是五转炼丹师…这种资质,真是老夫生平仅见!”

    坐镇遗世宫的化神初期老怪,是一个银袍老者,名为陆青,衣袍之上药气极浓,本身也是个五转炼丹师。

    “陆前辈缪赞了,晚辈想在遗世塔第五层,修炼10年。”

    “10年啊?呵呵,小友五转炼丹师身份,可享受6折折扣,共是576万仙玉,交了仙玉,小友这便可入第五层修炼,其中自成天地,进入遗世塔,道友将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修炼,无需有任何顾虑,但此塔,有两个缺陷,老夫不得不事先声明。”

    “愿闻其详。”

    “其一,此塔不可增加寿数,10年开启,便是320年,不到结束,无法离开,也便是说,道友若无法结丹,可能便会陨落在塔中,而老夫等人,也唯有时间到了后,才能将道友遗骨取出,当然,区区安葬仙玉,我遗世宫自会承担,若道友遗骨想归乡,则可实现通知亲友来接,抑或在我遗世宫留下家乡之地,视地界远近,会收取道友‘归乡安葬的费用’。”

    “多谢陆前辈提醒,不过晚辈自认为结丹不会失败,所以无须考虑身后事…”宁凡微微失笑,这遗世宫的服务,当真周到之极,连修士的身后事都考虑到了。

    对这个时代的修士而言,送骨还乡,意义重大…能葬于故乡,是一种幸福。

    “呵呵,小友有如此信心,倒是老夫多嘴了。其二,遗世塔中,无法开启洞天法宝,储物袋倒是例外…也便是说,小友若想带鼎炉进入塔内修炼,即便带入,也无法唤出,而洞天空间的时间,将不受塔力影响…”

    “哦?有这等事。”

    宁凡微微诧异,若是如此,自己在塔中,倒是无法肆意采补了,唯有出塔后,再处理两个元婴女妖。

    也对…若洞天法宝可带人进入,则花一人钱财,让无数人修炼…遗世宫,未免太亏。

    “如此,道友稍作准备之后,老夫会派人,带道友进入塔内。”

    三日后,宁凡出现在一片山明水秀的天地之间。

    这辽阔无涯的天地,灵气盎然,且仅为他一人准备。

    没有杀戮,没有探查,只有…修炼!

    而整整320年,他会在此,开辟洞府,结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