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86章 你要以身相许?

第186章 你要以身相许?

    无尽海,外海,黑礁海域。

    一名仅五尺高的瘦小老头,穿黑袍,面色难看立在海中。

    他个子虽瘦小,面貌亦丑,但一双老眼,却炯炯有神,好似鹰隼,更有着元婴后期的修为,在封妖殿中,被称为…鹰鹤老人!

    他很震怒,非常震怒!

    手中三块命魂玉佩,碎去其二!眼前近万鲛妖,却有数千横死!死去的鲛妖,其中更有他精心培育的数只‘鲛妖王兽’!

    “阿二、阿三死了!谁干的!”

    明明是矮矬丑,但老者一生气,却令的周身海域,千丈之内,立刻蒸沸起来!

    在其身前,被诛仙令伤得不轻的阿大,气息萎靡,被老者气势波及到,立刻露出惧怕之色,

    “七长老勿怒!那狂徒敢杀我封妖殿婴侍,他死定了!我封妖殿婴侍,每一人都会在上级上老手中留下命魂玉佩,一旦死去,凭此玉佩,长老定可轻易寻来那逞凶之人!”

    “废话!老夫自然知道这些!不过你确定没有看错,那人身受重伤吗!”老者眼光一凛。

    “绝不会错!那人识海仿佛随时会崩,无法久活。若非看似伤重,我那愚蠢的二弟、三弟,也不会抢先一步,去追赶那人!”

    “好,很好!一个重伤yu死的元婴修士,还能杀死两名初期,此人应有保命底牌,但这底牌,多半已用尽,却即便未用尽,在老夫元婴后期修士追击下,他也毫无用处!此人,老夫杀定了!”

    鹰鹤老人,嘿嘿冷笑,化作黑虹破海而去。

    他主动杀人,有三个选择。

    其一,对方修为不高于他。其二,对方带伤。其三,对方身怀重宝。

    这三个条件,‘狂徒’显然皆具备,那么鹰鹤,极其乐意追杀此人!

    “哈哈!重伤元婴!敢跟我封妖殿做对,找死!”

    无尽海,横山岛。

    宁凡将此岛仙玉搜刮一空之后,并向那倒霉的横云老祖王横,索要了临近海域所有清晰海图。旋即再不理会此岛,一振风雷翅,抱着殷素秋匆匆离去。

    他没有种念禁,没有必要。在无尽海,失去雨界界法约束,杀人夺宝、寻仇屠宗,不过家常便饭,根本无人过问。且岛上修士虽看到自己杀人,不知自己杀谁,更不知自己是谁,根本不可能泄露自己任何讯息。

    这便是无尽海的最大好处,在这里,宁凡杀人无需留情,只要实力足够,毁灭一岛,屠戮万修,根本无人过问!

    但,必须立刻遁去!

    搜魂灭忆的结果,让宁凡面色凝重,自己所杀的两名元婴魔修,竟是无尽海内海魔宗之人。

    封妖殿!无尽海内海七十二宗之一,有化神初期坐镇的宗门!

    那两名魔修,饲养鲛人,袭击外海,似乎是要在厮杀中,自鲛人里选拔王兽,以秘法催生…

    杀婴侍,会被封妖殿的长老以秘法追踪,负责此二魔修的,似乎是封妖殿七长老,一名元婴后期的修士,名为鹰鹤…

    他内视仙脉,发现杀戮婴侍之后,体内留下了两道灰色气息。

    以他的法力,抹不掉…这灰气,会让那鹰鹤追踪自己。

    对那灰气逆向感知,似乎还能感到,鹰鹤正拼命追踪、接近自己…

    宁凡沉默之后,眼露讥讽之色,将灰气与弥天舍利一触,立刻,灰气便被舍利光芒笼住,而无法再行感知。

    有此舍利在,宁凡倒不怕什么封妖殿的追杀。

    “追吧!像无头苍蝇一样追吧!弥天舍利,当真好用!”

    当弥天舍利屏蔽灰气感知时,刚刚追出黑礁海域的鹰鹤老人,几乎吐血。

    他立在海面,目光震惊!

    就好似一滴水,入了海,再难寻出那水滴的丝毫蛛丝马迹。

    “那狂徒,竟有办法遮蔽老夫的追踪!不可能,不可能!化神之下的修士,根本抹不掉我封妖殿的秘法气印!难道他是化神修士?”

    “不,不可能!即便重伤的化神老怪,都能一指就能按死我,更何况那几个没用的婴侍…那么,他是有屏蔽感知的厉害法宝了?”

    “若是如此,老夫就放心了…嘿嘿,老夫已将其人容貌烙印下来,此人重伤,飞遁必慢,更无法瞬移,老夫慢慢沿海域找,总能找到此人!若找到此人,顺便将其屏蔽感知的法宝夺来,可是一桩美事!”

    “且让老夫测测他名号…姓‘周’?不,似乎有些不对,像是假名,但若真姓周…难道是…‘内海周家’之人!”

    “不!定然不会!若此人是周家之人,则他杀婴侍,不是取祸于封妖殿,而是我封妖殿,得罪不该惹的狠人…则更加要杀了他,绝不能让周家知道,老夫手下婴侍,竟斗胆追杀周家子弟…”

    鹰鹤周身打了个寒噤,不论宁凡什么身份,都要先找到此人,是杀是剐,再行定夺…不过鹰鹤不知,宁凡压根与内海周家毫无关系。鹰鹤更不知,宁凡身怀风雷翅,可无限飞行,虽然重伤,极速飞遁却毫不吃力!

    鹰鹤,注定搜寻不到宁凡!

    长空之上,宁凡压下伤势,搂着殷素秋,面不改色地遁行。

    海风带着咸咸的味道,殷素秋的发香,却好似秋桂幽香。

    衣衫单薄,佳人娇柔,当动心之后,宁凡便没有任何拘束。

    殷素秋则倚在其怀中,心疼不已,更自责万分。

    “对不起,若我不遇海难,你不会加重伤势…”

    “你干嘛苦着脸,区区小伤,以我一身丹药,耗费时日,痊愈并非问题。笑一笑…”

    “你伤成如此…我笑得出来么!你为何总爱逞强,为何…”

    殷素秋搂住了宁凡的脖子,香肩颤抖。

    “若你死了,我该如何,如何…”

    “我死了,你改嫁…”宁凡仍有心思调笑。

    “我不改!”殷素秋一口应下,但立刻,便发现中了宁凡话语圈套。

    改嫁?仍未明媒正娶,更未同床共枕,何来嫁人,又何来改嫁…

    “谁要嫁你!”若非自恃形象,殷素秋真恨不得一口咬在宁凡肩膀上,着实太气人了。

    “哦,你竟不嫁我?那我这血不是白流了。我本还想和你双修一番,疗伤培元的。”

    “双修…若做那种事,当真能为你疗伤!”殷素秋竟露出固执而认真的表情。

    这倒让宁凡不好意思,去调笑这保守古板的女人。

    “下次吧…若有需要,我会找你,说不得要与你翻云覆雨的。此次先送你回碧瑶仙岛。”

    “嗯!你屡次救我,我殷素秋,无以为报!便是你…便是你采补于我,意欲收我为鼎炉,我殷素秋,也绝不说半个不字!”固执女人正色道。

    碧瑶仙岛,尚有千万里海程,宁凡决定亲自送行。

    一月飞遁,宁凡搂素秋在怀,即便手掌恶作剧般在此女翘臀拍一下,此女虽然面红含羞,但硬是没有反抗。

    宁凡失笑,这殷素秋,是铁了心要‘以身相许’回报自己了,便是自己此刻寻处无人岛,翻云覆雨,此女也不会拒绝。

    此时的他,不宜双修,他日结丹后,倒是可以与素秋双修一番的。

    殷素秋是一个死心眼的女人,认准了什么,便不回头。宁凡知道,这殷素秋,认准了自己。

    遁行百万里,海雾化雨,数片海域皆是雨季,二人出现在某座中级悬空岛,在此乘上海舟,已更快遁速,赶赴碧瑶仙岛。

    两月之后,海中生雾,碧瑶仙岛在海雾之中,已遥遥在目。

    宁凡登了悬空岛岸,殷素秋亦下了舟,在登岛的一刻,立刻便有守岛女修,前来问话。

    “二位前辈来我碧瑶仙岛,不知有何要事?”

    “我路经于此,这位素秋仙子,则是一介散修,希图加入贵宗。”

    “什么?这位前辈要加入我宗!”

    两名问话女修,不过辟脉,看不出宁凡与殷素秋的身前,当从踏空登岛来看,至少是融灵无疑。她二人,不过外门弟子,若融灵高手加入碧瑶宗,则可为内门弟子,对殷素秋,二女自不敢怠慢。

    “抱歉,融灵以上修士加入宗门,非我二人可以处理,请容晚辈呼唤宗门执事…”

    二女不敢怠慢,其中一人取出传音玉,嘱咐几声,立刻有数道倩影,自不远处化遁光而来,降落于地,竟是十余人绝色女子,个个融灵以上修为,为首之人,为执事弟子,乃是半步金丹修为。

    “是这位姐姐要入我宗门么…”那半步金丹的执事女子,神念探出,端详殷素秋,但即刻,俏脸一惊,肃然起敬,“前辈是金丹修士?”

    “正是…”殷素秋淡然点头,恢复当年为太虚老祖的威严。

    “敢问前辈具体修为…”

    “她是金丹巅峰,即将结婴,来碧瑶仙岛,便是为寻找一处灵气绝佳的宗门加入…”宁凡帮衬道,他若不这么说,殷素秋定然会老实交待,自己宗门不幸,被破叛宗,远赴无尽海前来投靠朋友…这样的话,未入宗门,便让人看轻她。

    即将结婴的修士,虽然是扯谎,但比起落难投奔,却是好听太多。

    “什么!这位前辈不但是金丹高手,更是即将闭关结婴的金丹高手!”

    那名执事女修,算是被宁凡的话吓到了。

    即将结婴的修士,寻一个宗门加入,极其正常,既是为了选择安心结婴闭关之地,也是为了在成元婴高手后,依仗宗门财力继续修炼。

    而这等修士加入碧瑶宗,根本不是区区一个执事女修可以决定。

    “前辈,请容我呼唤宗门长老…”

    “不必了!本宗恰恰路过此地,这位妹妹,便由本宗看看,是否有资格加入我碧瑶宗!”

    话音未落,三道青虹飞遁而来,皆是元婴!

    化作三女,一经降落,立刻神念锁定宁凡,如临大敌!

    中间一女,青色宫裙,是碧瑶宗宗主,元婴初期,苏瑶!

    旁边两位元婴中期,年纪稍长,是宗门客卿长老。

    这三女,根本不是恰恰路过,而是…被宁凡身上恐怖的血腥气味吸引而来!

    很浓的鲛血味道…此人曾从鲛群之中,杀戮而出。如此浓的血气,恐怕是孤身入万鲛之内、屠戮千鲛,才能拥有此浓重血气。

    这种胆大妄为的行为,便是元婴中期修士,也不敢去做!

    此人,很强,起码元婴中期!虽然重伤,但仍给苏瑶危险感觉,说明此人身上有可怕底牌…这种高手来碧瑶宗,必须谨慎对待!

    “这位朋友…”宗主苏瑶,美眸扫过宁凡,带着忌惮,但话音未完,却被殷素秋,打断!

    “苏瑶!你是苏瑶!”殷素秋眼露喜色。

    “大胆,敢直呼我宗宗主名讳!”两名元婴客卿正yu嗔责,却被苏瑶摆手挡下。

    若是平常,被一个金丹修士直呼名讳,苏瑶会不喜。

    但此刻,被殷素秋姓名相称,她非但不怒,反露出惊喜、难以置信之色,快步向前,伸出玉手藕臂,与殷素秋素手相牵!

    “素秋妹妹,是你!不会错!你的笑容,姐姐一生都忘不掉!”

    有人说,世间最深的友情,恰恰建立在幼年。

    而若那情,未被时光淹没,则会比任何功利之交,都更加醇厚。

    只因那一年,你无心机,我亦年少,彼此倾心相交。

    “儿时女伴么…”宁凡微微一笑,苏瑶的神情,没有作伪,看起来,她与殷素秋的关系,当真很好呢。

    “殷道友,你的弟子,宁某给你留下,若你有任何困难,尽可来寻我…”

    宁凡大有深意望了三名元婴一眼,一抖鼎炉环!

    宋国女修,数十人,俱被其唤出!

    一霎,包括苏瑶在内,三女目露震惊,

    “平地变人…这是洞天法宝!”

    便是暗处一道极其隐晦的化神神念,都露出惊色。

    “洞天法宝!这小辈不过融灵,却能斩千鲛,战力堪比元婴中期,更有洞天宝存在…难道,是‘内海七尊’之一,‘洞虚老怪’的后辈?此人身受重伤,却敢在无尽海肆意穿行,这与那狂妄著称的洞虚老怪,倒也相似…咳咳咳,若当真如此,此人带来宗门的女修,就不可小觑了,内海七尊,便是老身化神初期修士,都要卖个面子…”

    碧瑶仙岛一处灵气最浓的洞府中,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似有所决,对一旁一名服侍金丹吩咐道。

    “以我碧瑶宗太上长老之命,那殷素秋入宗之后,立刻晋升为内门长老,享受元婴级供奉,不得有误!”

    “是!”

    (感谢兰色妖姬打赏,感谢aa112562把我吓死了,今天忙着老书完本,本书更新迟了,抱歉,正努力码字中,两更不会少。明天开始,全力爆发!接下来,开始拖延已久的剧情,结丹!结婴!化神!修为暴涨必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