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83章 瀛国,伊豆

第183章 瀛国,伊豆

    四月的绛州城,阴雨废墟。

    云若薇立在废墟间,看着残破的传送阵,心中没有来一阵烦闷。

    那臭小子,该不会…死了吧…

    “哎,想不到化神妖将,会来奇袭绛州城,看起来,周明统领等人,即便未死于妖将之手,也死于传送之内…”介休叹息道。

    “不,他没死,一定没死…”云若薇咬着淡唇,更加烦闷。

    …

    四月的瀛国,却沉浸在粉红色的花海中。

    最临近无尽海的,是伊豆城,千里修城,种满樱花。

    在这伊豆城,最为强横的势力,是元婴坐镇的修善寺。

    城中最富盛名的,有可潜入深海的遁天舟,亦有可提升修为的‘修泉’。

    灵脉最盛处,一个个麦青肤色的优雅女修,裹着瀛国的浴袍,在修泉中赤身沐浴。

    陈秀很苦闷,非常苦闷。

    冗长的虚空传送中,他被宁凡种下念禁,取走了一生积蓄的储物袋——这是他应允过的报答。

    当伊豆城中一座悬空传送台光华一闪后,他的小小元婴与宁凡一行三人,传送而出。

    只是面对风景如画的伊豆,他却提不起半点精神欣赏…

    宁凡仍伪装着元婴中期,但身受重伤。

    陈秀小元婴做不得假,却肉身俱灭。

    这一行人一驾临伊豆城,立刻引得修善寺三大元婴的恐慌。

    三名元婴女修,踏空而起,忌惮不已,两位元婴驾临,便是她们也不敢怠慢。

    当注意到宁凡与陈秀的伤势,三人忌惮稍稍减弱,以这些人的伤势,多半无法在伊豆城胡作非为的。

    只是这伤势不禁引人猜测,什么样的伤势,能让两名元婴,重伤如此。

    修善寺三名女修,皆穿着瀛国服饰。一名老妪,是元婴中期,两名元婴初期,分别是中年妇人与一名瀛裙少妇。

    伊豆城是女修的地界,男修一般都住在城外,唯有元婴老怪,能享受特殊待遇。

    “咳咳,诸位道友,怎么称呼,可是从大晋来?”老妪拄着龙头拐杖,对宁凡客气问道,她自看出,诸人以宁凡马首是瞻。

    “老夫周明,这位元婴道友,是陈道友,这位半步元婴者是景道友,这位女子,是周某道侣。如道友所料,我等传送之时,稍稍出了些意外,重伤至此,见笑了…”宁凡微微一笑,将受伤归咎于传送失误,毕竟被化神所伤、却逃得性命,这未免有些骇人听闻了。

    “什么!传送阵出差错!难道是虚空防护出错?!”

    中年美妇暗暗惊诧,眼前的诸人,若是被虚空防护出错,而被虚空之力所伤,那便可以理解了。虚空之力的撕扯下,莫说元婴修士,便是化神,被撕毁肉身、仅逃出元神的事,也偶有发生。

    不过能从虚空逃出,除了运气,实力定也不俗。老妪与中年美妇,皆有些忌惮望着宁凡,而那瀛裙少妇,则眉眼含春,朝宁凡眨眨眼,带着一丝魅惑之色。

    瀛国的女人,总是如此轻佻。

    “诸位道友,身受重伤,若在我伊豆城的‘修泉’疗养,却是可迅速恢复的,也罢,既然是元婴道友,便破例入城吧。”

    “呃…伤势倒是小事,可有立刻驶向无尽海的‘遁天舟’?”

    “什么!道友如今重伤,便要立刻前往无尽海!莫说此刻恰好无舟,便是有,老身也绝不能任道友身负受伤、去无尽海送死。去无尽海,一丝伤势都不可有,道友难道不知…”

    三名女修一面引路入城,一面为宁凡讲解瀛国内情。

    遁天舟,一月一班,一班十舟,这一班刚开走不久,尚未归航,预计还有20天方可归航。

    至于不可受伤,所指的是外伤,即修士不可散发一丝血气,否则,将有莫大凶险。

    遁天舟之所以驰速极快,名为遁天,实则遁海,借海潮月盈之力、水遁古阵之威,在水中遁速几乎堪比元婴后期修士全力飞遁。

    而无尽海中,生有一种嗜血妖族——‘鲛人族’。

    鲛即鲨鱼,这妖族,是古鲨族与人族混血而成的妖族,生于海中,却不可离开海洋,双目退化,却嗅觉灵敏,且一个个无法修炼,却生来便具有撕碎金丹修士的恐怖咬力。一旦海中传来血味,即便再若,也会即刻有无数状若疯狂的鲛人,前来围攻。

    伤者乘遁天舟,是极其危险的,即便是内伤,但谁能保证旅途之中不会咳出鲜血,引来鲛人?

    有此原因,宁凡倒也唯有在伊豆城等待一二了。

    20天而已,他等得了。

    在伊豆以修泉疗伤,亦是不错的选择。

    …

    陈秀依旧苦闷,他与景灼泡在一个泉中,被景灼看管。

    宁凡没有放走他,但也没有杀他,态度模棱两可,这让陈秀苦闷又苦闷。

    白捡一个修士元婴,换做陈秀,同样不会轻易放人…修士元婴做法宝祭炼材料,可让法宝更加锋利。做炼丹佐料,可让丹药品质更高,若炼尸、炼魂、夺舍魔修,则更有数多妙用。送给妖修,则是大补之物,一口吃下…

    自己被宁凡所救,但他不放自己离去,自己前途一片灰暗…

    “陈道友不必如此失落,周道友会放了你的…”景灼泡在修泉中,滚滚热气里笑道。

    “不可能…周道友此人,性格冷漠,杀人无情,不杀我已是难得,如何会放了我…”陈秀唉声叹气。

    “有个女子,会为你求情啊…”景灼哈哈一笑。

    …

    宁凡泡在修泉中,靠着石台,身心俱疲。

    从化神妖将手中逃出,他耗尽一身法力、体力、念力,伤势更是惨不忍睹。

    但疲乏,却在泉雾氤氲中,渐渐消弭。

    而伤势,也已颇为不慢的速度,恢复。

    他不由暗暗惊讶这修泉,果真是修炼、疗伤的至宝。

    如此,20天也足够将伤势疗养七八成。那时,自己或许便会与殷素秋分道扬镳了…

    “稍微有些不舍啊…”他苦笑摇头,自己有些太多情了。

    修泉周围,设有阵法,防人窥探。品质越高的修泉,阵禁也越高。宁凡所处修泉,是伊豆城最佳三处之一,便是元婴修士也无法窥探。且即便窥探又如何,在这只有女子的伊豆城中,宁凡也不怕被看到洗浴。

    雾气之中,木门吱呀一声推开,却是殷素秋裹着浴巾,面红耳赤走了进来。

    她在此城,仍与宁凡扮作道侣,而根据瀛国的靡靡之风,夫妇间是要同时洗浴的。

    虽有宁凡庇护,她亦在血光下稍稍受了些波及,需要用修泉疗伤。

    且她心中隐隐还想为陈秀求情一二句,故而不得不忍着羞意,来与宁凡泡一眼泉了。

    “哦?我倒是谁,原来是周某的道侣来了?”宁凡调笑道,而殷素秋立刻双颊飞霞、脸红如血,

    “你就不能正经一些么!我已经很难为情了!不过看起来,你精神不错,看来这修泉对你疗伤很有帮助呢,我倒是稍微放心了…”

    放心是放心…只是殷素秋行到泉边,却无论如何扯不下浴巾、入浴…

    她暗暗腹诽,这瀛国风气怎如此开放,即便是道侣,夫妇间也未必羞得下脸共浴吧…

    即便是夫妇,便是欢好之时,也有肚兜稍稍遮羞吧…

    “呃,殷道友若是难为情,便不用扯下浴巾,直接入泉吧,这修泉灵气盎然,不仅提升修为,还能滋养肌肤…若裹上浴巾都难为情,则干脆周某闭上眼,不看总行了吧…”

    “不用那么麻烦!”看着宁凡故意闭眼,却眯着眼偷看,殷素秋大为气恼,想想自己疗伤之时,便被宁凡亵过双足,沦入女妖魔爪之时,又被宁凡几乎看遍全身,裹着浴巾即可,他也看不到多少…

    微微咬唇,殷素秋终究狠下心,决了意,下了泉。

    只是裹着浴巾,还是有些不舒服。她与宁凡拉开距离,差不多一丈之多,心中有话,想要说。

    “怎么欲言又止,是不是求我放了陈秀?”宁凡苦笑,这殷素秋,太爱维护正义了,自己若是在其面前将陈秀炼成法宝,估计她会发疯。

    “嗯…陈道友是正道元婴修士,品行端正,听说他在本国之时,曾…”

    殷素秋想说说陈秀的优点,但宁凡却眉头一皱,摆摆手。

    “放人便放人,但我不想听你称赞其他男子…”

    他本未想杀陈秀,此人对他也算客气,更送给他一生积蓄,其中除了法宝丹药,单单仙玉就有百万之多…

    放便放吧…

    头微微有些昏沉,宁凡倦意涌上来,就这般靠着石台,睡着了。

    四国之行,一路杀伐,确实很累…

    殷素秋有些自责,因为自己的关系,宁凡总做着违心之事,总有麻烦上身。

    她确实想为陈秀说情,但更多的,却是有话想对宁凡说。

    此地一别,恐再无相见之日,这20天,是最后相处的时光。

    她真正想说的话,是不舍…

    但当宁凡微微的鼾声传出,殷素秋幽幽叹了口气。如此,倒是没有机会诉说了。

    “你太爱逞强了…此去无尽海,你修为提升,应就不会这般辛苦了…”

    殷素秋站起身,在雾气中悄悄向宁凡拉近了距离,更近,更近,坐在泉中,几乎与宁凡贴在一起。

    她大起胆子,勾起藕臂,环过宁凡脖颈,将熟睡的宁凡,搂入怀中,贴在酥胸娇软之上。

    面上羞得无地自容,但手却舍不得放开,抱得很紧,很紧。

    宁凡睡的很沉,很沉,迷蒙中,只感觉自己的脸,贴在一处柔嫩、奶香之处。

    只是眼皮太沉,睁不开。

    伊豆的夜色,有些惆怅,樱花飞舞,落在泉中,气氛旖旎。

    这是个离人分别的地方,进入无尽海的修士,在此,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但愿你,记得我…”

    殷素秋的声音,在夜色中低不可闻。

    她悄悄,吻在宁凡唇上,生涩,一触即分…

    但愿你,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