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81章 告别大晋,凶危之感

第181章 告别大晋,凶危之感

    床榻上,宁凡与云若薇同时睁开双眼。

    心魔,终于斩去…云若薇暗暗松了口气,将柔荑自宁凡掌中挣脱,起身下床,神情颇为扭捏。

    宁凡疲惫地揉揉肩,入梦术对他而言,颇为损耗心力。

    “怎么?看云姑娘的表情,难道心魔没有斩干净?”

    “不是…那个…谢谢!”

    她轻轻咬唇,深深吸了口气,这句谢谢,极为扭捏。

    宁凡倒也不以为意,对入梦术,倒是颇为满意。

    搜魂灭忆,会让修士识海重创,甚至成为白痴,但入梦么,倒是窥探修士记忆的好办法,只是梦可真可假,比起搜魂而言,真实度有些缺陷。总之,入梦术窥探亲近之人的记忆,还是很不错的。

    外界不过过去半日,云若薇没有再逗留,匆匆告辞。斩去心魔,她面对宁凡,再无纷繁的心情,有的,是一如当年淡然如水的清冷。

    只离去之时,微微犹疑,还是对宁凡开口道,

    “此次妖潮灭后,我大概不会再回兰若寺,若他日你需要帮助,可来‘东南修盟’寻我,我定会倾力相助。”

    “如有必要,我会去找你帮忙。”

    宁凡抱拳,送她下楼。有此女一句许诺,也不算白帮她一回。

    越国等近百修真国,位于雨界东南部,此片地域,被称作东南大陆。‘东南修盟’,是东南大陆一个散修商盟。

    此女身为雨殿神使,为何不在雨殿分殿修炼、任务,反去散修商盟,原因宁凡没问。

    此女离去,楼外微雨。

    她赤着足,撑着纸伞,在雨幕中离去,只在宁凡入楼后,她忽而收住脚步,回首,望着明玉楼,清丽一笑,

    “似乎看错他了呢,该正经时,他还挺正经的…”

    …

    送走云若薇,宁凡返回楼中,散去杂思,再次打坐。

    气血充盈,伤势痊愈…这些都是服下三滴妖血后的益处!

    甚至,妖力达到半步金丹后,他施展入梦术都极为轻松。

    他立在露头,看窗外女子撑伞离去,微微一笑,

    “撑伞么…嗯,要不要给殷道友送把伞去…女子撑伞,总是很好看的,但修士,谁会撑伞呢…”

    他沉思之际,储物袋中,东溟钟轻轻一颤,而后,消弭无声…

    那一颤,让宁凡眉头一皱,神念横扫千里,却未发现任何异常。

    “古怪…东溟钟,为何会颤动…罢了,再过十来日,便要离去,剩下的日子,正好将斩离剑,彻底融入太古星辰…”

    话虽如此,宁凡终究心有疑虑,卜算了一下心中古怪感觉。

    但卜算的结果,除了大凶之兆,什么也算不出。

    这无疑说明,要对自己下手的人,必定修为极高…恐怕是…化神!

    不是雪尊…晋国之中,只剩另一个化神…妖将鲤伴!

    “不可能!我杀他伴妖,擒他二人,他应不知,如何会对我动杀机…如此,为以防万一,还是尽早离开巨散关,小心为上…”

    …

    百万里之外,龙梦泽深处。

    此地是一处布满青雾的沼泽,方圆数万里,都被群妖细心防守。

    沼泽深处,一个千丈巨大的血色巨兽,蛰伏于此,吸收着沼泽之中的一丝龙气。

    这血色巨兽,明明长着獠牙鲤头,但其身,却呈蛇形,蛇身下,更有八只血爪。

    血色鳞片上,泛着丝丝雷光,正朝着龙身蜕变。

    血鲤化龙!此兽,赫然便是化神妖将的本尊!

    巨兽的血瞳,一闪在闪,在雷光中,其鲤首,渐渐生出龙角,并向着龙头转变。

    这一变化,共持续十日,沼泽雾气,渐渐稀薄,并沾染上血光,血雾一卷,那巨鲤彻底化出龙头,蓦然间腾飞而起,分明已成一条千丈之长的血龙!

    在这一刻,无数雷劫劈下,密集长空,让龙梦泽无数小妖心惊胆寒。

    但要血龙,摇身一变,变作一个周身覆满血色鳞片的赤身男子。

    这男子一头红发披散,犹如狂魔,他左目之中,两颗血色妖星,妖异闪烁!

    其额头,生着两根银色龙角,泛着雷光!

    妖将,鲤伴!

    面对雷劫,鲤伴左目妖星一闪,张口一吸,所有雷光,俱被其吸入腹中,而他则露出满意之色。

    “不错。血鲤化龙,修出第二妖身法相——‘雷龙法相’,对雷劫,本将再无所惧!不亏是妖帅大人赐下的秘术,当真好用…”

    他冷漠的笑容一收,挥手,一串兽骨项链,浮现在其掌中。

    这兽骨项链,极其不凡,泛着一丝虚空之力,竟是…‘伪虚宝’!伪虚宝,虚宝的失败品,此项链恐怕是某个炼虚或碎虚修士,炼制虚宝失败,转赐于此妖将的。其上本有12颗兽牙,如今,却只剩九颗泛着血光…其他三颗,两颗黯淡,一颗…碎!

    “茶妖与风妖被擒,狮要身死…哼!若非有此‘伴虚之链’,本将竟不知,那三人为人所害!凶手,便在这晋国,巨散关…不会错,他身上有血气,是狮妖所留,定是此子杀了狮妖…不过此人,似乎身怀秘宝,竟然连我这项链的一丝虚空探查,都给屏蔽掉了,但让本将惊讶的,不是那隔绝探查之宝,而是…此子身上,竟有‘古妖祭器’,震碎了本将的一丝虚空之力…”

    红发男子眼光一寒,冷笑不已,言辞却凉薄。

    “区区伴妖,擒便擒了,死便死了…但,狮妖手中有本座赐下的太古星辰、‘太古龙血’,却不能轻易落入此子手中,至于此子手中,还掌握了一件‘古妖祭器’,便更值得本将出手了…妖帅大人交付的任务,需要去妖界才能完成,在此之前,先除掉此人吧!”

    …

    距离大晋太古传送阵开启,还有三日。

    经过数十个修城的传送,距离太古传送阵,也还有两日半的路程。

    宁凡早辞去七统领之职,与殷素秋、景灼一同,离开巨散关,借对点传送阵,朝晋国中域赶去。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如今巨散关应已倾巢而出,开始全面进攻、收服晋土了吧。

    但这一切,与宁凡无关,他可没有兴趣,去龙梦泽与化神妖将玩命。

    他在意的,是那越来越近的危机之感…没传送一次,横跨万里,那危机便会弱许多,但要不了多久,危机感又近了,就好似无论他怎么传送,都有人在身后追赶一样。

    “难道那化神妖将,避过了决战,在追我?!”

    想到这个可能性,宁凡心头一凛,几乎一到修城,便立刻传送到下一地点。

    两日后,晋国中域,绛州城,太古传送阵所在。

    在这里,宁凡只留30万战功、其余尽数兑换仙玉。

    在上缴30万上功之后,宁凡三人,被引至绛州城地底的太古传送阵。

    绛州城方圆千里,而地底千里,亦被掏空,俱用来勾勒阵图。

    地底石提冗长,空气潮湿。

    宁凡不言不语,神念放出,覆盖千里,细数阵眼数目,暗暗震惊。

    此阵,竟有7万余阵眼…若无阵图,他绝对布不出此阵。而即便有阵图,知晓如何确定阵眼,没有炼虚级神念,他也绝对无法将7万个阵眼勾连。

    此阵,绝对是仙虚级大阵,甚至在仙虚阵法中,都算得上顶级大阵!

    大阵之中,一次可进入10人,往年没人需缴纳10万仙玉,如今却是十万战功。

    此阵可传送十余处地界,但每一次启动,都需要损耗70万仙玉。

    即便如此,一次传送,也可收入30万仙玉,而这份仙玉,雨殿分九,晋国分一。

    庞大的利益,必定滋生矛盾。一年开启一次大阵,少收入27万仙玉,百年便是2700万仙玉,千年便是2亿7千万仙玉。

    晋君寿命数千载,在他统治晋国的岁月,少收入了数亿仙玉,自然与雨殿不和的。

    若能持有这么多仙玉,晋君有望突破化神!

    晋国亦有望成为上级修真国!

    雨殿在晋国设立分殿,或许是为了搜刮仙玉,或许是为了抑制晋国发展,不论什么留有,这传送阵富了雨殿,富了晋国…至少,邀请他国修士对付妖潮,需要极其庞大的仙玉,恐怕寻常中级修真国都未必能拿出。

    “仙虚阵法,果然不凡!”宁凡收回神念,赞道。

    引路修士一听宁凡称赞,立刻附和道,

    “周前辈好凌厉的眼光,这大阵确实是仙虚级阵法,传闻是雨殿阵法大师亲自评定等级。想不到前辈第一次来,便能看出此阵玄机,当真慧眼独具!”

    “嗯。”

    对引路修士的奉承,宁凡只点点头,并未假以辞色。饶是如此,那引路修士也大感荣耀。

    他不过金丹初期修为,能和元婴老祖搭上话,真是三生有幸,且这老祖战绩斐然,便是晋国中域都颇有传闻。

    景灼艳羡地看着宁凡,此去无尽海,他若彻底结婴,应该也能和宁凡一样,享受此尊荣了。

    而殷素秋,看着宁凡装模作样的表情,素手掩口,忍着笑意。

    她在想,若这引路金丹,知晓自己称为前辈的人,不过是个不足20、修为融灵的小辈,该是何等复杂。

    地底万丈之下,被彻底掏空出一个广阔的天地,以符阵撑持。

    地面铺满玄武岩石板,黑色的地面,偶尔有坑洞填着仙玉、闪着光华,并借着念力,将诸多阵眼彼此勾连。

    此地正有七人,在等候大阵开启。七人中,有五名金丹,两名元婴初期,见宁凡一行人前来,即便是两名元婴初期修士,都露出亲和的笑容,拱手施礼,

    “陈秀(杨朱),见过周明统领!”

    “哦?二位道友,有些面熟…”

    “呵呵,周统领莫是忘了,我等也是剿妖战部,曾在云宫之中,雪尊召集之时见过。”

    陈秀,杨朱,二人亦是他国元婴,在各自中级修真国,也算一方老祖,到了下级修真国,都需要举国修士迎接的老怪。

    但这两位老怪,在面对宁凡之时,却齐齐客气之极。

    无他,宁凡的实力,让二人忌惮、钦佩。

    “呵呵,原来是陈道友、杨道友,幸会,幸会。”

    宁凡微笑还礼,但心头,却是大惊。

    并非惊讶于二人的恭敬、巧遇,而是惊讶于,二人脸上,已露死相!

    面相之学,极其古奥,但死相却极容易看出。偶有一些修士,再过不久,便会死得极惨,惨烈到一定程度,面上便会流露死相。

    也就是说,再过不久,二人便会死,且是惨死!

    二人之死,难道与自己心头那萦绕的危机,有关?!

    还是说,鲤伴妖将,追到绛州城了?!

    “不好!必须立刻传送离去!化神来袭,不可抵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