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79章 陪你睡觉?

第179章 陪你睡觉?

    周明一战64万战功,成为巨散关风头人物。便是丑汉云烈,都仅获得59万战功,稍稍逊色于宁凡。

    “哎呀,某家竟然输了…这周明,果然厉害!某家的直觉没错!”

    周明负伤,无缘决战,此事也让无数修士如介休一般,大感可惜。

    “哎,若周明老祖未受伤,定可于决战之中大放异彩…”

    这种论调,让殷素秋颇为宁凡担心了一阵。

    什么伤势,重到无法参战…

    明玉楼中,她数日一去,在确认宁凡无碍后,总算放下了心。

    宁凡修养于明玉楼,而她则默默守城,虽然战功已足够,但她能多挣一些战功,为宁凡剩些仙玉,总是好的。

    明玉楼,此楼是六统领狐偃在巨散关的家产,却已送给宁凡疗伤。

    原因么,自然是宁凡逼退云狂,为其大出一口气。

    有礼不收,则太傻。宁凡欣然收下明玉楼,用以疗伤,及去除太古星辰铁的妖气,实在是再好不过的地方。

    此楼共七层,专为元婴老怪闭关所用,每一层有炼器、炼丹等诸多房室,最让宁凡满意的,是此楼之外,设有婴级巅峰的阵法——‘隔念阵’。

    每个元婴,都有不可告人之秘,这隔念阵,便专为隔绝神念探查所布。即便是雪尊等化神初期,也无法在不惊动阵光的情形下,神念侵入楼中。

    七层之上,宁凡取出星辰铁,以千年灵药调制药液,将星辰铁浸泡其中,缓缓融化妖气。

    而他自身,则端坐七层,着手炼化体内三滴妖血。

    气血之亏,足以凭三滴妖血恢复。

    妖力境界,也足以凭三血增进不小。

    “如今的妖力境界,是融灵初期…”

    他自语道,开始炼化第一滴妖血,黄貂之血。

    三妖之中,貂妖最弱,但此血,却极难炼化。

    丹田之内,宁凡逼出一丝妖血,试图吞噬淡黄色的一滴。

    本命妖血,不过一条血丝,太过脆弱,使得他不敢丝毫大意,只能一丝丝抽丝剥茧,将淡黄妖血震散,化作近万条血线,一丝丝分离后,催动《山茶经》,让本命妖血吞噬。

    此经为木系妖功,修炼出的妖血,便带有木系妖力。

    第一日,宁凡共抽出三条血线,吞噬。

    第二日,十一条。

    第三日,四十五条。

    随着吞噬越多,那本命妖血渐渐有一滴水滴般大小,呈淡青色。

    十日后,宁凡彻底吞噬淡黄妖血,妖力境界突破至融灵中期!

    “第二滴,白蛇之血…此血不出三日,便可吞噬!”

    他沉心炼化,于第十三日,炼化掉白蛇之血,妖力突破至融灵后期!

    未吞噬妖血,只剩淡金那滴,但这一滴,却是极难吞噬。毕竟此血乃伴妖血食所化,是真正的元婴老妖,且还是中期。此血一滴,抵上白蛇二十滴精血!

    这一炼化,共持续了十日。

    当第三滴妖血彻底炼化之时,宁凡妖力境界,成功突破融灵巅峰,达到半步金丹境界!

    虚幻的金丹之上,渗入妖力,令其金丹略略凝实。

    法力与妖力融合,其法力堪比金丹初期巅峰的修士,单论法力与金丹中期,都不弱多少!

    “不错的妖血…”

    他目光之中,妖气一闪,转而变作平时表情。

    目光落在太古星辰铁上,见此铁妖气已尽,露出满意之色,将此铁收起。

    起身,下了明玉楼,楼外微雨,雨中一名赤足女子,撑在纸伞,等候已久。

    这倒是大出宁凡意料。

    “云姑娘在此等候,寻我有事?”

    “嗯,方不方便进去谈谈…”

    云若薇的目光,落在宁凡身上,感知到后者一丝凝而未散的妖气之后,暗暗讶异。

    此人,为何修炼有妖力…他不是黑魔传人,太古魔脉么?

    想不通,但宁凡身上想不通的事,还少么?譬如太古魔脉,为何会有雷之神星…

    而当宁凡的眼中闪过妖气之时,那份气质,给她一种极其熟悉之感。

    “怎么了?周某脸上,有脏东西么?”

    “没什么,只是你,有些像我认识的两个故人…”云若薇跨过雨幕,入明玉楼,心神微微颤动。

    “是么,天下修士,何止亿万,形容类似,也是寻常。”

    一楼之中,宁凡淡淡招袖,便有茶水自壶中飞出,落入杯中。

    法力一荡,那茶水便微微温热,带着丝丝清香。

    “请坐…此茶,聊表歉意,当年冒失之事,多谢云姑娘海涵。”

    “海涵?我倒是想海涵,但偏偏你所做太过无耻,让我生了心魔,你可知这心魔,有多么缠人…”

    二人座下,云若薇捧起茶杯,皓腕银铃晃动。

    这茶很香,并非以寻常灵茶冲泡,而是以千年药叶所泡…宁凡平日,很奢侈啊!

    她淡唇呵出一丝香气,吹动杯中茶水,正欲饮用,忽然想到些什么,生生停下,没好气瞪了宁凡一眼。

    “你没有在这茶中,下春.药吧?”

    “我在你看来,就那么无耻么?说起来,若我想对你如何,凭我如今实力,加上采阴指,你恐怕无法安然走出明玉楼的。”

    “你敢!”云若薇羞怒之下,皓腕一松,茶杯跌落于地,粉碎。

    这茶杯,价格不菲,这茶更是贵重,浪费茶水,让其颇为歉意,但又不可能拉下脸给宁凡道歉。

    烦闷,极端烦闷!

    此刻仅仅与宁凡相对而坐,心魔就更加剧烈了!

    宁凡无奈摇摇头,暗暗思索此女话中讯息。

    他一面重新为云若薇斟茶,一面,却暗暗寻思,此女此次寻自己,莫非是为了心魔?

    心魔…自己当日的亵渎,给此女留下心魔了?

    “请用茶,放心,没有春.药。”

    “嗯…”云若薇捧起茶杯,轻抿一口,茶水入腹,顿时神清气爽。

    不愧是千年灵药泡的茶,便是元婴修士,也没有几人如此奢侈…

    “云姑娘前来,是求我助你,斩心魔?”

    “不错!但不是求,是命令!这是你当日轻薄我的补偿好不好!”

    “云姑娘莫要动怒,是周某措辞不当…好吧,如何才能为姑娘斩去心魔?”

    “陪我,睡一觉…”

    “呃…周某早非元阳之身,与美欢好,倒没什么…不过云姑娘当真要以清白为代价,斩去心魔?无需如此吧…”

    宁凡放下茶杯,面色古怪。

    难道这云若薇,是送上门的美人么?

    若是往常,送上门也就送了,但如今,宁凡可不敢与元婴中期的女妖,有任何出格之举。

    使用阴阳锁神通,便是采补,不用,则是双修。

    此女修为远超宁凡,且还是处子之身,无论是采补还是双修,都会极大提升宁凡法力,恐怕用不着去无尽海,立刻,宁凡就得法力充盈,即刻闭关结丹…

    “姑娘三思,若实在想和周某欢好,可另寻他日…”

    “呸!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云若薇脸都气红了。

    自己说的是睡觉,怎么从宁凡嘴里说出,就如此淫.邪、无耻。

    “我是说睡觉!睡在一起,我以小妖术‘入梦术’带你入我梦中,斩去那恶贯满盈的心魔…不是要和你…那个…”

    “呃,原来是这个睡觉…”

    “不然你以为呢!”

    “好吧,能与美人睡在一起,即便没有任何风月之事,也是雅事…姑娘,这便上楼更衣么?就在这明玉楼入梦,可好?”

    宁凡起身,微微一笑,一拍储物袋,召出黑尸,放于楼下,以防万一。

    旋即,缓步登楼。

    对帮助云若薇,他没有异议,当日对此女所为,却是有些无耻了,且毁去清白也就罢了,还给此女留下心魔,阻碍其修炼…

    “云姑娘还等什么?速速上楼入梦,周某再过十来日,便要离开大晋的,而你,似乎还有数日,便要参与龙梦泽决战吧,没有时间浪费了。”

    “等等…我考虑考虑…”

    云若薇的心,急速跳动起来。

    虽然仅仅是睡在一起,不脱衣服,不做任何过激举动,仅仅入梦斩心魔,但这可是云若薇第一次,与男子同眠…

    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云若薇暗暗自恼,自己自草木化形以来,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为何偏偏招惹上宁凡这小淫.贼。

    为何,要与他共枕而眠…

    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无法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