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78章 可惜,可惜

第178章 可惜,可惜

    长风之中,一艘艘多处破损的晋梭,陆续驶入巨散关。

    三日来,四日去,今日是第七日。

    第七日,巨散关中,一片繁忙。

    出击的晋梭,陆陆续续返回,守关修士,正繁忙登记战部修士的战功。

    关隘里,浴血而归的战部修士,不少都以战功兑换仙玉、丹药、法宝,以提升实力。

    城楼上,一个素衣女子,微微担忧,望着天边。

    风中带着抹不掉的血腥,那个人的晋梭,还未归。

    “素秋仙子放心,宁…周明道友的手段,定不会出事…”景灼安慰道。

    “嗯,我知道他厉害,但他终究只是…我听说,已归巨散关的晋梭之中,有七支战部取胜,三支并未完成捣毁妖城任务…非但如此,甚至有三名元婴修士,重伤失去肉身,只有元婴逃了回来…他会平安么?”素衣女子咬着淡唇,幽幽一叹。

    他为何如此爱逞强,为何…

    明明叫我守城,他自己却往凶险之地钻…

    她眼中的忧虑,无论景灼如何安慰,都化不开。

    直到天际处,一列晋梭破空而归之时,她才悄悄松了口气。

    梭舟舟首,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正负手立在风中,脸色虽然苍白,却挂着一如往常的笑容。

    “他回来了…以他的个性,定然又获得了无数战功,就好似当年,他在鬼雀宗所做的事情一样…”

    殷素秋明眸一闪,下了城楼,朝关内行去,她要迎接宁凡凯旋。

    …

    此战,获胜。

    战功已足够离去,继捣毁妖城之后,接下来,恐怕便是雪尊亲自出马、率领群婴入龙梦泽决战了…那一战,宁凡不准备去。

    原因么,倒是有几个。

    首先,战功已足够,不必要的凶险,完全没必要再冒,且决战之日,定在一月之后,而今年太古传送阵开启之日,亦就在一月零数日之后…若参战,万一有所耽误,便赶不上太古传送阵。

    其次,龙梦泽中,有化神妖将,自己擒他两个女子伴妖,杀他一名男子伴妖…擒女妖,也就罢了,杀男妖…杀死狮发男妖后,宁凡发现,那狮发男妖的血气,沾在其身上,竟数日未散,这气息,万一成为化神妖将对付自己的原因,则不妙…自己完全没有必要,特意送上门,到龙梦泽给妖将杀戮。

    第三个原因,是狮发男妖的储物袋,其中有些东西,让宁凡极其在意。

    最后一个原因,宁凡自己,本身就需要时间修养…伤势,以及,妖血!

    归程路上,宁凡数次将神念没入鼎炉环,探查那储物袋,其结果,让其暗暗惊动!

    狮发老妖的储物袋中,竟有一块樱桃大小的太古星辰铁!

    樱桃大小的铁块,看似不多,但须知,便是阴阳锁,也不过有这么多而已,毕竟阴阳锁本身便不大。

    而那斩离剑中,更是只有一丝丝太古星辰的碎屑…若是掺入这一整块星辰铁,品质提高不说,单就坚固而言,斩离剑便是硬抗碎虚法术,都未必会碎。

    上品初级飞剑,斩离剑…此剑剑体极薄,说不定还用不完这块铁,若有剩余,宁凡大可再炼第二件太古神兵!

    只是这星辰铁个头不小,却被妖气侵蚀严重。

    宁凡并不知,此铁是妖将交给狮发伴妖,令其以妖力污浊此物,在妖将化龙之后,以此铁铸造一件太古神兵…太古神兵,神魔可用,若是太古妖脉的妖族,倒也可以驱使…

    可惜的是,此铁落入宁凡手中,那妖将若知晓,定是要震怒了。

    此铁被妖气侵蚀,想要抹去,颇需耗费手段,且越快越好。

    如此在抹去星辰铁妖气前,他便没有闲心,去管龙梦泽决战了。

    而他自己体内,此刻汇聚了三重妖血,在体内沸腾…

    化身巨人,他连杀三名元婴之妖,并吃下三人妖尸,过程是很恶心没错,但吞噬血食,倒是那茶花女妖的《山茶经》中记载的提升妖力之术。

    妖族修有,有两种途径。

    一是修炼功法,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转化妖力。

    二是吞噬血食,以生灵之血,提升妖血妖力。

    故而,在宁凡化身巨人之时,灭掉老妖还不算,硬是吃下了三人血肉。

    三人的血肉,被宁凡于体内运转妖功炼化,化作三滴精血。淡青之血,是白蛇所留,淡黄之血,是黄貂所留,淡金之血,则是那元婴中期的狮发老妖所留。

    青血与黄血,蕴含的妖血稀薄,毕竟是秘法催生的元婴妖物,但纵然稀薄,一滴血液蕴含的妖力,也是宁凡稀薄妖血的数百倍。

    而那金色妖血蕴含妖力,更是二妖精血总和的十倍!

    此刻宁凡体内的羽之妖血,正缓慢吸收着三滴精血的力量。

    其妖力缓缓提升,而让其意外的,是自己羽之妖脉,更在缓缓提升品质。

    稀薄的血脉,渐渐品质提升…这种事情,即便放在上古妖族之中,都算是匪夷所思!

    但此事,当真在宁凡身上演变着,原因么,自然又是阴阳锁的神妙了。

    它能让宁凡以人身开辟神、妖、魔脉,提升宁凡血脉品质,又有何奇怪?

    阴阳锁,兼并一切为己用。他人妖血,亦可提升己身实力。

    抛开法力不看,宁凡的妖力仅仅是融灵初期的水平。

    但若是将三滴精血炼化,他妖力,可提升至融灵后期,甚至…巅峰!

    储物袋中,除了太古星辰铁,剩下的便是狮发老妖的一些灵药、法宝。法宝不堪入目,都是抢夺人族修士而来,但那些灵药,一个个品质不俗,且再次缴获一些炼神草。

    除此之外,储物袋中还放着一个精心封印的玉瓶。

    这玉瓶之中,透露出一丝妖力,仅仅一嗅,便让宁凡妖血沸腾!

    那气息,与宁凡体内三滴精血很像,但法力浓度,却是天壤之别!

    “莫非这其中,封印的是一滴大妖精血!”

    宁凡有一种预感,若能服下此滴精血,自己的妖力定可一步直迈入金丹水平,甚至更高!

    但,他不敢贸然服用。血食之法提升妖力,有着极限,不可服用过强的生灵之血。以自己稀薄的妖血,炼化元婴老妖的精血,都需要谨慎小心,而这玉瓶封印之血,有些恐怖了…具体品阶,宁凡看不出,但自忖若服下,怕有数成几率,直接爆体而亡…

    “此物,日后再服用吧…”

    他这般决定。

    至于不参加龙梦泽决战之心,则更深。

    晋梭降落于关中,立刻有修士热切迎上来,而宁凡仅仅点头,便算是回礼了。

    他随介休、云若薇,直奔登记战功之处,在那里,一个硕大的玉碑,泛着光泽,其下,不少剿妖而回的修士,都将功玉朝玉碑呈上,将战功记录在玉碑上。

    而一名苍老的修士,正恭恭敬敬看护玉碑,为需要兑换战功的修士,兑换仙玉、丹药、功法、法宝。

    没有立刻上前登记战功,因为宁凡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等候自己的身影。

    “周明!”

    “哦?是素秋!在此等我么。”

    “嗯。”

    二人如今扮演的,是道侣,称呼亲切些,倒也无妨。

    只是那殷素秋,其目光自宁凡身上移开,落在云若薇身上,立刻心头一紧,但目光不着痕迹的移开。而云若薇,亦是注意到殷素秋,暗道此女多半就是宁凡道侣…资质绝佳,姿容不若于自己,作为女修,真是难得。若非自己有些机缘,这些年过去,多半也只有这点修为的。

    她识得介休,亦知云若薇是一名雨殿元婴,施礼道,

    “殷素秋见过两位前辈…”殷素秋的目光,在云若薇身上逗留地更久,有着一丝她自己都未意识到的紧张。

    “这位是?”云若薇暗暗讶异,眼前的女子,虽是金丹巅峰修为,但一身玄功、根基深厚,显然道心坚定。如此心性,生在一个女子身上,当真不易。

    “呵呵,这是周道友的道侣…他夫妇二人,定有话说,我等先走一步…”介休介绍道。

    “原来是周道友的道侣…”云若薇的心中,升起一丝不舒服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心魔,都是心魔作祟…自己明明不喜欢宁凡,但因为心魔,自己竟然听到这道侣之事,心魔都会颤动…

    “既是周道友道侣,便无须前辈相称,叫我姐姐即可…”

    “那素秋便斗胆,叫一句姐姐了…”

    “素秋妹妹的玄门功法,根基很深呢…”

    “根基再深,也不过是金丹修为,哪有姐姐元婴厉害…”

    一旁的宁凡,露出古怪之色,这二女的谈话,不知为何,给他一种针锋相对的感觉…但想想,二女之中,殷素秋不过与自己假扮道侣,而云若薇,对自己更是只有怨言。为自己针锋相对的可能,应该微乎其微吧。

    二女笑谈之时,玉碑之下,登记战功之事,正如火如荼进行。

    记功官是一名苍老修士,每记一人战功,都会将战功念出。

    “王威,金丹后期,此战共获得7152点战功!”

    “余明,金丹巅峰,此战共获得8503点战功!”

    “陆丰,金丹后期,此战共获得5589点战功!”

    …

    “狐偃!”

    念到狐偃之时,老者立刻面色一肃,干咳一声,恭敬异常。只因这狐偃,乃是晋卫六统领,元婴中期的存在!

    “晋卫六统领,狐偃前辈,此战获得96492点战功!”

    嘶!

    老者一声出,立刻,无数关中修士,倒吸一口冷气。

    不亏是元婴中期的高手,一战便获取如此之多的战功,相当于近10万仙玉!

    当在哗然声中,却有一道并不和谐的冷笑,响起。

    “晋国的元婴中期,获取10万战功,便满足了么?劳烦登记一下云某战功!”

    “是,是!”

    一个银袍青年,冷笑而出,目带狂意,正是云狂!看起来,其被碾碎的狂意,又在此战之中,重塑而回了。

    被云狂取笑,狐偃目光一沉。雨殿分殿修士与晋卫修士不和,众人皆知,但似云狂这般公然取笑的,还是比较少的。

    只是雨殿比起晋国,乃是庞然大物。云狂,亦不是狐偃能得罪之人。而听到云狂战功之数,狐偃心头一颤!

    老者的话语,好似一柄利剑,刺在狐偃心头!

    “雨殿分殿,云狂神使,此战共获得战功,235891!其中10万,是斩获一名元婴之妖获得!”

    嘶!

    一声落,满场寂静,只剩吸气之声!

    23万战功!恐怕便是晋卫大统领,也无法获取这般多!且其中10万,竟然是斩杀元婴妖物所获!

    元婴妖物,无一不是神通广大,更体内结婴,难以灭杀,似狐偃,便一人败了两名元婴之妖,却根本难以斩杀其中之一。想不到这云狂,竟杀了一名元婴之妖!看起来,即便失去承影剑,不再暗杀偷袭,此人实力,亦不容小觑!

    人群之中,一个黑脸大汉面沉如水。此人为晋卫大统领,栾枝!见狐偃被辱,原本欲为其出头,毕竟狐偃代表的是晋卫…但听闻云狂战功之后,他沉默。他此战所获战功,也不过19万,比不过云狂…

    他的沉默,让有心之人暗暗叹息,而云狂,则目光瞟过栾枝,更加得意!

    “呵呵,栾枝统领不说话,看来战功是不如云某了…记功官!将云某的战功零头抹去,只记23万即可!”

    他冷笑一声,目光忽然一转,刺破人群,落在一人身上。

    “周明!你的战功,可能多过云某!若不能,就从素秋仙子身边,滚开!”

    云狂的声音,将满场焦点,集中在宁凡身上!

    原本宁凡,正无奈听着二女笑谈,但云狂声音响起之时,他目光一凛,走出人群。

    对云狂的挑衅,所有人都以为会有一场争斗,但最终,宁凡却微微一笑,目光随意扫过云狂,不以为意。并将黑色功玉,呈给记功官。

    “云狂神使,战功太多,不屑要零头,周某就比不了了。周某太穷,这每一个零头,都要好好登记在玉碑之上!少一个零头,可就是一块仙玉…”

    “是,是!”

    记功老者对宁凡的忌惮,犹在云狂之上。

    而目光落在宁凡功玉之后,他双手一颤,竟没有抓稳功玉,坠落在桌案上。

    失态,太过失态!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他匆忙捡起功玉,对宁凡赔罪,但宁凡却摆摆手,不以为意道,

    “无妨,小事而已,登记吧!”

    “是,是!晋卫七统领,周明,此战共获得战功…648153点!”

    “什么!竟有64万之多!?”不少修士惊道!仅一战,获得如此巨大的战功,这怎么可能!?

    “非但如此…其中有30万战功,是斩杀三名元婴获得…”老者话音颤抖,补充道。

    “三,三名元婴!”一个个关中修士,面色大变!元婴之强,击败都难,击杀更是千难万难,但仅一战,宁凡竟灭了三个元婴…这…这!

    “非但如此…其中一位,还是元婴中期的老妖!”

    “什么!元婴中期?!这岂不是说,周明老祖有斩杀同阶的能力!”

    斩杀同阶!这在元婴期修士中,简直是不可能完成之事。击败可以,但即便毁去肉身,敌修还有元婴可逃,元婴逃遁的速度,是自身修为一小境界以上…同阶修士,根本难以灭掉敌人元婴!但这周明,可以!

    战功等级完毕,宁凡收回功玉,目光落在云狂身上,一笑。

    “云狂,我的战功,你可满意!”

    你可满意!

    这四字,被宁凡暗运雷星之力,好似一道惊雷,在云狂心头炸响!

    云狂面色一白,蹭蹭连退数步!

    他之前的道心之狂,被宁凡夺剑碾碎,好容易在此战中,通过灭杀元婴,重塑一丝狂意。他羞辱狐偃,便是试图通过此举,让自己狂意更稳固,而若是能顺势凭战功斗败宁凡,他云狂,甚至可以趁此机会,抹去道心之上,被宁凡种下的败迹!

    但他万万想不到,宁凡所获战功,竟远超他所预料!

    64万!他,做不到!

    甚至其中,还有三条元婴老妖的性命!三人中,更有一人,是元婴中期的伴妖!

    不,不可能!

    道心之中,刚刚重塑、还未稳固的狂意,在此刻,崩碎!

    自己区区23万战功,在宁凡身前张扬,简直是…自取其辱!

    当宁凡目光扫过之时,云狂面色大变,连退!

    仅仅抬起一指,指向自己,但云狂心头,却好似有一种错觉…这一指若按下,即便自己施尽手段,也唯有重伤!

    你可满意!

    那四字,好似一道雷霆,在云狂体内肆虐,而最终,云狂后退数步,终于稳住身形,却吐出一口鲜血。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万万不可招惹宁凡!

    不可,绝对不可!此人有斩杀元婴中期的实力,他那一指,足以杀我!

    “云某失礼,告辞!”

    他毫不犹豫,瞬移而退,连功玉都还在记功官手上,忘了收回,已方寸大乱!

    这是其第二次从宁凡身前逃开,而这次以后,恐怕他今生今世,都无勇气,再来寻宁凡麻烦!

    “跑得很快…”

    宁凡微微一笑,放下手指,再不看云狂。

    此人道心已毁,今生纵然可以突破元婴后期、巅峰,也绝无可能化神。

    无他,化神之时的心魔,定是宁凡无疑,而宁凡不可抵挡的心魔,恐怕会折磨云狂一生一世。

    这一幕,让无数关内修士,齐齐错愕。

    周明老祖,不仅能斩元婴中期,更能区区四字,吓退元婴中期…此人,深不可测!

    …

    “周道友当真不准备参与龙梦泽之战么?”介休叹道,早在返程路上,宁凡便告知他,不会参与龙梦决战。

    “哎,周某身有伤势,虽然想出力,恐怕是力不从心啊。”

    “这样啊…那,真是可惜啊,可惜…”

    介休叹息连连。

    这宁凡实力,多半比大统领都强一线,若能加入决战,晋国获胜几率,又能高上不少。

    可惜,真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