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77章 斩妖如麻,战功如雨!

第177章 斩妖如麻,战功如雨!

    巨散关中,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就此传开。

    坏消息,巨散关千里灵脉尽毁,但此事被雪尊一人扛下,自称是为疗伤解毒,借了地脉之力。如此,倒也没有不识趣之人,再追究此事,只可惜,即便妖潮过去,巨散关也必因失去灵脉,成为废关。

    好消息,自是雪尊伤愈毒解之事!

    距离宁凡进入大晋国土,已过去一月半,还剩一月半,便要传送阵开启之日。

    他没有时间再耽搁,必须,获得战功!

    决战之日临近,雪尊下令,雨殿19元婴,晋卫14元婴,合计33人,每3人一队,各带战部,剿灭妖潮据点。

    妖潮之妖,杀之不尽,其原因,便是有元婴老妖在沦陷之地设置‘点妖城’,以点妖术点化小妖!

    这种点化之术,可以强行将普通家畜点化成妖,亦可将辟脉、融灵、金丹妖物强行提升一倍妖力,但这代价,便是提升之妖,数月之内必死,且神智不清、状若疯狂。

    妖潮仅是拖延,为那妖将化龙积蓄时日,但若置之不理,对一举平妖,亦是麻烦。

    宁凡负责剿灭的,是西北域凌绝顶!

    此处有一妖城,位于众山之巅,专门点化飞禽之妖,传闻有数个元婴老妖镇守。

    巨散关外,一行21名战部金丹、257名晋国融灵,乘‘晋梭’,随宁凡等人直奔凌绝顶而去!

    晋梭,是一个梭形飞舟,遁速极快,非楼船可比,但缺点是此舟太小,难设法阵防御,而其遁速生风,非辟脉小辈可以抵御,唯有融灵之上才可乘载。

    与宁凡同行的两名元婴,一是介休,二…是云若薇。

    这组队,是以奔赴巨散关先后决定的,云若薇临近最后才到来,而宁凡与介休则是末尾才来。

    宁凡与云若薇,二人间有一丝微妙的尴尬。对宁凡而言,当日轻薄云若薇,实在是无奈之举,但对云若薇,那根深蒂固的心魔,根本不是一句道歉可以平息。

    “当日之事,抱歉!”

    “兰若寺之事,我已忘记,你无须介怀!倒是你,你那点底细,我都知道,还是不要逞强的好。若之后妖城之中,有元婴中期妖物,交由我对付。”

    云若薇是元婴中期,宁凡底牌虽多,终究只是半步金丹,即便有底牌可挡下云狂一剑,即便可横杀金丹之妖如蝼蚁,即便拥有四转炼丹术,但若真与元婴中期之妖拼生死,危险不小。

    云若薇的话语没有轻视之心,譬如,斩杀元婴之妖,对方妖婴会逃窜,斩杀妖婴,难度不小,在她看来,宁凡终究不是元婴期修为,不会瞬移,想要彻底灭去老妖妖婴,难…

    宁凡没有辩驳、解释,对于作战计划,都是介休与云若薇在制定,而他则伫立梭舟舟首,负手而立,闭目不语。

    脚下,是一处处废墟、旧山河,满目苍夷。

    更有一队队不知死活的妖族,零零散散、三五成群,阻击晋梭。

    有大多是融灵之妖,偶有金丹,每每遇到金丹巅峰之妖,舟上修士,皆暗暗紧张。

    但令他们紧张的狠厉之妖,却往往尚未靠近晋梭,便有一股墨色剑念如浓墨点在长空、化开,金丹初期以下妖物,几乎一个照面,便一批批死去。之后之妖,则被宁凡一拳冰碎,轰成齑粉!

    焚血丹,在体内炼化!

    杀意,在宣泄!

    巨骨诀,在晋升,突破第三境界!

    功玉战功,如雨激增!

    21名战部金丹,最少都是金丹后期,不少都曾跟随其他元婴追剿过妖潮,但从未有哪个元婴,能似宁凡这般,一道剑念,横杀小妖!

    剑念,好强的神通!

    这周明老祖,真是可惜,生在雨界。若是在剑界,定然被那些剑界碎虚看重,收为门墙弟子,悉心培养,万载之后,定然又是一个碎虚剑帝!

    有宁凡一人大包大揽,这些金丹倒乐得不搏命,只偶尔出手,杀杀漏网小妖,安全第一。

    剑念对念力耗损眼中,但宁凡恢复丹药不少,一经消耗,立刻补充。

    三日,共前行十万里,宁凡斩妖过千,战功已有25万!

    而斩妖之时,一名金丹巅峰老妖死去之时,凝结出一颗道果,被其收起。

    如此,他储物袋中,便有两颗道果!这将是其突破金丹之后,迅速提升修为的手段!

    编排融灵修士的阵势,指派金丹战部任务,这些皆由云若薇与介休负责。

    宁凡,只负责清剿拦路之妖!

    三日之后,凌绝顶已近!

    千里之外,一座万丈高峰,如刀戟刺天,险峻非凡,在其顶,林立一座巨大妖城,黑气遮天。

    整片天空,被阴霾遮蔽,当晋梭逼近,立刻有黑压压的妖潮,自城中扑出,合计,有数万之多!

    一股萧杀、血腥的妖气,蔓延开来,便是战部金丹,皆一个个面色剧变。

    “想不到!点妖城中,竟点化了如此多的妖物!”

    好在这数万妖物,大多是辟脉禽族之妖,融灵之妖,不过近千,金丹之妖,则不过破百。饶是如此,此地妖物,已远超晋梭乘载的修士了。

    更有四道光华,自妖城之中飞遁而出,踏空而立。四人,皆是元婴老妖!

    三名初期,境界未稳,似乎是强行提升至元婴。而那中期的,是一名狮发老者,相貌平凡,眼中却露出森森嗜血之色,眉心,更有一个血色符文。

    “哈哈!狂妄的人族,竟敢凭这点人马,侵入我妖族腹地,杀!”

    其一声令下,数万妖潮,立刻林立妖云之上,自千里之外席卷而来!

    那妖云,太快,只怕要不到数十个呼吸,便要和梭舟撞上!

    晋梭之上,介休与云若薇,皆面色凝重。

    “想不到对方竟有四名元婴,不过依介某看来,其中三人,都是秘法催生,实力应逊于老道,但那中期,却是货真价实的老妖,甚至,极可能是那妖将的伴生之妖…”

    “没办法了,狮发老妖,交给我对付,其余三人,由你与周明道友抗衡一二…弃舟,杀过去!”

    在云若薇一声娇斥令下,21名金丹后期,257名融灵,唯有迎着头皮,自晋梭之上飞遁而起,合列阵法,迎接妖潮。

    至于云若薇,则一马当先,瞬移而出,直奔狮发老妖而去。那狮发老妖似乎意识到云若薇是人族修士之首,立刻腾升而起,迎战!

    宁凡眼神淡漠,没有畏惧,只有失望。

    这狮发老妖,无疑是妖将的伴生之妖,但却并非女妖,如此,却是无法收为鼎炉了…12伴妖,并非全部为女,尽收12妖的计划,就此打消。

    如此,唯有,杀!

    周身风雷一动,背后三丈银翼已生!

    双翼一动,风雷巨响,宁凡好似一道银芒,直冲妖云而去!

    这遁速,不过元婴初期,但这飞遁的气势,却让那狮发老妖,都心神一颤!

    “灭!”

    这一刻,宁凡好似神魔!

    双翼一振,如入无人之境!剑念一扫,墨色流光,将妖云横纵切成无数碎云,而立刻便有数百辟脉、融灵之妖,肉身绞碎,哀嚎而死!

    不够,不够,不够!

    焚血丹,一颗颗炼化,焚血之痛,一丝丝蔓延,杀意,在升腾!

    数十个呼吸,两军终于飞遁千里、短兵相接,但数万妖兵,却被宁凡一人,数十次剑念横扫,灭去近万妖物!

    一个个妖物,但凡目光触及宁凡,无不胆寒!

    巨骨诀,已在焚血丹药效下,突破第三层第四境界!

    云若薇正与狮发老妖胶着,暗暗心惊宁凡剑念之强,而那狮发老妖,此刻面色阴沉如水,狂怒道,

    “蟒王!貂王!你二人拦住此人,莫让他再杀戮小妖!象王,你去灭掉那瞎目人族!”

    狮发一令下,立刻有一身高两丈的肥胖黑汉,挡住介休去路。而一个白衣秀士及黄袍瘦汉,则朝宁凡围攻而来。

    妖潮与人族交兵,立刻有无数妖族、修士自长空跌落,死去。

    一切,落在宁凡眼中,只化作冷漠而已。

    他的血液,在药力之下焚烧,眼光如利剑,扫过白衣秀士与黄袍瘦汉!

    二妖面色大变!这目光,好生锋利!

    “黄兄,我二人速速出手,莫要留情!此人厉害!”

    “知道!妖术,‘黄风’!”

    “妖术,‘鳞蛇’!”

    二妖齐齐掐决,自被点化成妖,二妖命不久矣,即便宁凡再可怕,他二妖也要誓死一战!

    这两种妖术,不过堪堪达到婴级,但二妖显然指诀僵硬,远未娴熟。

    “哼!这点妖术,不够!碎!”

    宁凡剑念一扫,无论是黄风,还是妖术变化的千万条念力银蛇,皆被墨色剑念狠狠绞碎!

    而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黑尸,令道,

    “黑甲,你杀白衣!我,杀黄袍!”

    说罢他脚下一踏,双翼一振,好似一柄剑光,直射黄袍瘦汉而去。

    原本白衣黄袍,二妖合力对付宁凡,自恃人多,倒也少了些惧怕,却万万料不到,宁凡竟有一具元婴级的黑甲炼尸!

    炼尸一拳拳轰出,根本不防御白衣秀士的妖术,任妖术打在身体之上,其每一拳,都带着无尽尸气,即便白衣苦苦躲避,仍被尸气波及,而妖力越来越运转滞涩……

    至于黄袍瘦汉,更是惊骇欲死,在其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宁凡冷喝一声,化身成了36丈的巨人!

    巨骨诀第三层,没提升一小境界功法,巨人之身提升12丈!

    在36丈巨人面前,那黄袍瘦汉,渺小的只有巨人拇指那般大小,并在宁凡肉身化巨的一刻,升起一丝必死之危!

    “冰碎!”

    拳出,冰碎,千丈冰封!

    黄袍瘦身周身天地狠狠一震,一身宝甲,直接在一拳之下粉碎,并吐血而出,已是重伤!

    自忖逃也会死,不逃亦死,黄袍把心一横,周身卷起黄风妖术,在妖术中,化作三道妖影,分别冲向巨人之目,各自手持黄沙长矛,试图戳瞎巨人之目。

    三道妖影,二虚一实,此术乃是妖术中最常见的小妖术,分影术!

    分出身影,只为迷惑敌人,但这迷惑,在巨人眼中,却化作一丝讥讽。

    其剑念一扫,立刻,两道虚影承受不住剑念,暴散成虚,而便是黄袍真身,也在剑念一扫之下,再次喉间一甜,喷出鲜血来!

    “怎,怎么会…”

    他来不及说完最后一句,巨人大手一拍,如捏死鸟雀一般,将堂堂黄袍元婴,捏死在掌中,成为肉泥,并一口,将黄袍的妖身血肉,吃下!

    只黄袍身死之时,一道黄色小貂的妖婴,立刻卷起一阵妖风,以堪比中期修士瞬移之速,连闪而逃!

    修士若死,只要元婴不毁,可魂入元婴,以元婴为身体逃命,且元婴瞬移速度,往往比本尊快上一个小境界,妖族若化形,有妖婴,则类似。只可惜,元婴妖婴,都脆弱之极,除非另找一具肉身夺舍重生,否则便是寻常丹级法术,也足以伤到这些婴体。

    眼见妖婴逃窜,宁凡却并不追。追不上,但,亦不需追!

    巨人眉心,雷星一闪,立刻,百里之内,雷鸣不断!

    那妖婴瞬息遁逃百里,还未轻松,忽然全身升起被雷霆锁定之感!

    当头,一道雷霆,劈下!

    这雷霆,让妖婴面色惊恐,再次瞬移,遁出百里外,但他的瞬移,好似将那雷霆,一同瞬了去,无论逃多远,雷霆总悬在其头颅之上!

    这一幕,就好似金丹之妖渡化形劫时对抗雷劫一般,被锁定,无法逃出!

    而在连续瞬移出数千里后,妖婴终于法力不稳,再难逃命,被一道雷霆劈落,一命呜呼!

    十息不到,宁凡已斩获一名元婴!

    巨人之身,大吼一声,声融于雷,百里雷霆,让群妖胆寒颤抖!

    妖族,畏雷劫!

    当日晋君仅凭雷之神星,便愿意留宁凡在晋国,便是此原因!

    狮发、黑汉、白衣,三人尽皆露出骇然之色,尤其是白衣,在黄袍死后,他自然成为巨人第二个攻击对象!

    “不,不好!”

    想到自己堂堂元婴妖王,竟将如鸟雀一般,被巨人轻易捏死,白衣心神便颤抖,即便逃也会死,但那样的死法,也好过被巨人捏死,吃下!

    不愿…不愿死在巨人之口、被嚼碎!不愿!

    他一式妖术,震开黑尸,瞬移便逃,但天地元力,却被巨人一掌拍散,使得其瞬移失败!

    “冰碎!”

    一冰一震一碎,白衣蛇骨尽碎,竟被巨人一拳震碎妖婴,击出本相,妖力散了九成,连瞬移都做不到!

    他白蛇之身,匆匆一遁,但巨人踏天之上,仅迈出一步,便追赶到他前方,一掌拍下!

    ‘噗!’

    白蛇鲜血狂喷,白鳞在空中一一剥落,被巨人捏蚯蚓一般捏住。

    巨人冷笑,一口嚼碎此蛇尸,蛇血狂滴!

    死!

    “下一个!”

    巨人的目光,落在与介休缠斗的黑汉上,黑汉立刻面色惊恐。

    他与那白蛇、黄貂一样,都是点化成元婴,恐有元婴法力,真实战力仍比真正元婴低上一线。

    在介休攻击下,他已伤痕累累,岂能挡住巨人、黑尸连同介休的围杀?!

    “逃,必须逃!即便再战,也要逃回另一妖城,再做图谋!”

    他胆寒而逃,疏忽之下,被介休杀意一动,一柄三尺玉尺,打在天灵,脑浆迸出,一名呜呼。

    其妖婴想逃,却被介休再一尺,打碎妖婴!

    战局逆转!

    最后一名元婴,只剩下与云若薇缠斗的狮发!

    他面露骇然,哪里不知自己看走了眼,这批人中最厉害的,竟不是云若薇,而是那宁凡!

    “可恨!老夫煞费苦心,才点化出三名元婴妖王,竟被尔等灭杀!尔等,必须死!就让你们尝尝,妖将大人的一击之力!”

    狮发一掌震开云若薇,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单指点在眉心血色符文。

    而一股血色暴虐之气,立刻散开,令云若薇与介休,齐齐面露惊容。

    “不好,这是妖将一击,速速瞬移避开!”

    二人正欲各展手段,挡下此击,却不曾想,宁凡巨人之身踏天之上,轰隆的步伐中,无惧朝狮发走去,面对那血光,他竟同样一招手,取出一个血色玉简,捏碎!

    同一时间,两道血色巨鲤的虚影,在空中对撞,妖力几乎一震之下,便将波及到的数千妖物及数十融灵修士,震死!

    宁凡,同样拥有妖将一击!

    两道血色,轰鸣之后,渐渐消融,长空除了淡淡血雾,再无留痕。而狮发的笑容,僵在脸上,化作震惊之色!

    “不,不可能!这是妖将大人赐予伴妖的底牌,你为何会有?!老夫知道了,你杀了妖将大人的伴妖,夺了此物!你死定了!人族,你死定了!”

    “我死不死,不知,但你,今日必死,而你储物袋中之物,则归我所有!剑指,碎岳!”

    巨人冷笑之中,右手一指点下!

    一指,几乎比狮发整个妖身都巨大,而那一指点下,立刻,千里之内的山峰,平白无故,开始颤抖,崩塌!

    每碎一山,那指力之上的剑芒,便更凌厉一分!

    千山碎,那一指之力,几乎堪比元婴中期修士的一指绝杀!

    山崩地裂的轰响之中,巨人一指,狠狠按下!似大地般厚重,又似剑气般凌厉的一指!

    若是往常,狮发可接下此指,但与云若薇缠斗多时,并激发妖将一击,他妖力大损,接下此术,困难之极!

    而那一指之下,更给狮发千山镇压的压迫感,令其好似定身一般,无法瞬移、避开,唯有,硬接!

    “老夫跟你拼了!”

    他凝聚残存妖力,于掌中,化作一柄十丈金球,朝巨人一指炸去!

    金球每炸一次,百里长空便狂震一次,而巨人则胸口大痛,受伤不轻,却指芒不退!

    “死!”

    拼却受伤,巨人也要一指,按死狮发!

    金球碎!千山一震,狮发狂吐鲜血,坠下长空!

    而巨人大手一抓,面露无情,在狮发惊恐之中,狠狠将其丢入口中,嚼碎!

    随后退出巨人法相,宁凡看也不看狮发的储物袋,直接收入鼎炉环中,并立刻服下丹药,压住伤势,开始追杀小妖!

    “云道友,介道友,速速助小辈剿妖,减少伤亡!”

    “嗯!”

    “好!”

    介休对宁凡,此刻算是佩服到极点,那化神一击施展的时机之绝妙,那巨人一指的凌厉恐怖,让其大感震撼,此子可杀元婴中期,做七统领分明绰绰有余了!

    而云若薇,芳心一颤再颤!

    即便早知宁凡半步金丹、堪比元婴、四转炼丹,但这一次,对方四名元婴,几乎都是宁凡一人所杀!这种疯狂的杀戮,让云若薇都感到一丝畏惧。

    而心魔,更深,更深…深到她不得不决定,找宁凡长谈一次…

    只是她不解的是,以宁凡无利不起早的个性,明明可以瞬移,避开化神一击,为何要舍去化神一击,也要杀死狮发?

    她不解,宁凡不说,再次吞服焚血丹,杀戮一片,战功如雨!

    或许,他合其他两名元婴之力,可瞬移飞退,合击挡下化神一击,但那样,恐怕就放跑了狮发…即便耗费一式底牌,也要留下狮发的命,原因么,自然是储物袋了…

    其中有什么,他没看,但那储物袋中,一丝太古星辰的气息,引动阴阳锁与斩离剑颤动,绝不会错!

    太古星辰…且数量,似乎不少…

    此物远比化神一击珍贵,放过狮发逃跑,与此物擦肩而过,未免不值。

    而获取储物袋后,虽然宁凡没有看其中物品,却隐隐感到,其中有什么东西,让自己体内,妖血沸腾!

    似乎,是增进妖力的至宝…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些,是他的战利品,便是雨殿,也不容收走!

    而剩下的小妖,则尽将化作战功,留存在其功玉之内!

    数个时辰后,此战终!

    千里之内,除了被宁凡一指碎岳斩成的废墟,便只是无数妖尸,以及偶尔散落的人尸。

    功玉中,战功已破七十万…此战七成小妖,三名元婴战功,皆被宁凡一人拿去…

    一个个幸存的金丹、融灵,露出欣喜之色,便是介休,也为胜利感到喜悦。

    但云若薇,却心思复杂。作为妖,却斩妖,她嘴上不说,心中终究无奈。

    而宁凡,则站在无数尸首间,沉默。

    “一路好走。”

    言罢,他遁身上了晋梭。

    这句话,让云若薇明眸一闪,暗暗道,这个杀人之时最无情的宁凡,在杀人之后,也会感概么?

    生前为仇,死后,这仇便一了百了…

    很豁达的心胸呢…

    “说起来,此战之后,若他想趁机留在大晋、坐稳七统领的位子,都是简单吧…不过听说,他会离去,不知是否会参与最终决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