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76章 剑指,碎岳!

第176章 剑指,碎岳!

    天尺瀑的万丈瀑布之中,雪尊白发黑衣,负手而立,神情却微微紧张。

    在其身前,宁凡正盘膝而坐,引地火炼丹。无须其他元婴为雪尊疗伤,所有元婴,或守城、或剿妖,一切决战等雪尊伤愈…巨散关倒算危机稍解。

    当宁凡取出碎丹鼎时,雪尊眼角一缩!

    当宁凡手指在丹鼎前勾画出四道火焰圆环时,雪尊眼角再次一缩!

    这鼎不过上品初级,但却是魔界烂神铁所铸,更附有化级神通——定身。这是老魔在受伤后,以稀世之宝量身定做的法宝。以他融灵后期的法力,最勉强,也只能施展上品初级的法宝。

    虽是如此,此鼎的防御,因为烂神铁,而坚固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不论品阶,单说材质,已可比‘雨界十鼎’了。

    “他果然是韩执事弟子…韩执事去剑界,将此鼎留给弟子…嗯,不会错!”

    而当看到宁凡勾勒火焰圆环,雪尊心头先是一惊,而后大喜过望!

    河车九转,他不识,却看得出这是一种上古炼丹术!

    且宁凡勾勒四道圆环,那圆环之效,足以压制千年灵药的药力,融圆成丹!

    “四圆…此子难道真是四转炼丹师!”

    雪尊心思一定,沉默而立,不敢有丝毫打扰。

    四转炼丹师,雨界不过有数百人,即便刨除宁凡身份,比起元婴,雪尊则更重视四转炼丹师!

    不到20岁的四转炼丹师!如此潜力,值得自己交好!

    炼丹中的宁凡,并不知,雪尊此刻对他非但毫无敌意,更有忌惮、信任、交好之意。

    他一面炼丹,一面为雪尊讲解,生怕雪尊等待之时焦躁不安。

    “前辈无须忧虑,此毒名为‘绝阴’,我曾为一人解过,以四转下品丹药,七阴阳玄丹,足以治疗。”

    雪尊料不到,宁凡炼制四转丹药,竟还有余力交谈,对宁凡的炼丹术,不由再高看一些。

    唯有四转中级炼丹师,炼制四转下品丹药,才能游刃有余、交谈。此子,竟是四转中级炼丹师?

    而听闻绝阴之毒,雪尊立刻面色大变,

    “竟是此毒!”

    “嗯?前辈听说过此毒?”

    宁凡眼皮一挑,此毒之名,只存上古,老魔都不知晓,雪尊区区化神,竟然听过。

    “哎,若是此毒,便对了…本尊前往龙梦泽,将那不知死活的云烈救出,却遇上妖将偷袭,那妖将,与本尊一样,是化神初期,一番交手,不过与本尊平分秋色,但他最后化身‘千丈血鲤’,喷出一口血雾,其中竟藏着一丝黑血。那黑血轻易穿透灵甲,窜入体内,而本尊就此中毒,若非立刻返回巨散关,必定大损修为…周小友有所不知,此毒,是‘妖灵之地’特有之毒,是炼虚期‘妖帅’炼化寒阴而成,这妖将能获得一丝绝阴毒,真是不可思议。”

    雪尊言语之中,唏嘘不已,更有一丝庆幸,庆幸的是自己并非太古神脉,否则,这绝阴毒早已在体内肆虐,自己根本无法压制…

    至于其话语中提到的讯息,则让宁凡微微沉思,只沉思之时,指仍控火炼丹。

    绝阴,原来是妖毒。妖毒的讯息,乱古未提到,应是记忆残缺的缘故。而妖灵之地,乱古不知,应是后世之物。

    绝阴,妖毒…老魔的仇人,有白魔宗,有涅皇叛逆,还有,妖?

    “妖灵之地,是何处!”他目光一闪,问道。

    “呵,周小友既想知道,本尊自可告知一二,这并非隐秘。妖灵之地,是‘上古妖界’的遗址,与‘古天庭’一般,存在与‘断界’之中。断界,虚空界路已断,无法直接前往,唯有特殊手段、特定时间才能到达。古天庭中,有让人向往的‘升仙池’,令得每逢古天庭重现,都是九界修士最激动之时,若有机缘能在古天庭中发现此池水,或可一步成仙…至于‘妖灵之地’,此地,则恰恰相反,是大多数九界修士无论如何不愿进入的,进入,则死…因为其中,沉睡着无数上古妖族,厉害非凡,而偶尔会有强妖苏醒,破碎界面降临,便成大患…当然,妖界中人,或许很乐意寻访妖灵之地的入口,而知晓在何时、何地可进入妖灵之地的,也唯有‘妖界十皇’…”

    谈到妖界十皇,雪尊眼皮一皱。

    在妖潮兴起之时,妖界十皇便齐齐对雨界勒令,不得派遣虚级高手,对付妖将…且即便平了妖潮,诸妖可杀,但妖将必须交给妖界…

    看清楚,是勒令…雨界比起妖界,弱得太多,若非有九界之约存在,妖界可轻易踏平雨界…

    这次剿妖,最好结果,也不过是擒下妖将,灭尽小妖,终究,妖将不可杀…这种感觉,憋屈,雪尊不喜。而这件事,属于雨殿隐秘,不可告知宁凡,以免损伤雨殿威名。

    雪尊沉默,宁凡亦沉吟,唯有鼎中丹火,仍在沸腾药力。

    屈指,那丹火在宁凡眼中,清晰明了。六日过去,异象起,丹成!

    六日,炼出四转下级丹药!对已是五转的宁凡而言,算不上什么。

    但此事,却让雪尊暗暗惊讶,如此炼丹速度,莫非宁凡的炼丹术,已是四转巅峰,甚至…五转!

    “不可能!20岁的四转炼丹师,已是妖孽,若是五转…雨界之中,五转炼丹师,仅有27人,而能在千年以内突破五转的,唯有一人,那人,便是如今雨殿,唯一一名六转炼丹师,便是雨皇见了,都要礼遇…若此子真是五转炼丹师,不,即便仅仅是四转巅峰,此生,他便有机会成为雨界第一个七转炼丹师!”

    这一刻,雪尊对宁凡的交好之意,深埋于心!

    七转炼丹师,即便不成,宁凡的资质,此生最低也是六转…这样的资质,足以让他交好!

    不待宁凡吩咐,他一个遁术,奔出瀑布外,轻描淡写抹去四转天劫。

    而在四转丹药成形之时,出外剿妖的元婴也就罢了,但凡留在巨散关的修士,皆注意到那瞩目的异象!

    “天地异象,四转丹药!那周明,竟当真是四转炼丹师!”

    而云若薇正慵懒在闺房中抚着香炉,素手挑动香灰,一闻异象,花容惊乱,

    “四转,四转…他是四转炼丹师…”

    心魔,更深了,云若薇叹息闭上眼,这心魔,抹不掉,抹不掉…

    巨散关之中,一处巨宅之内,云狂正调息之前被宁凡夺剑的伤势,咬牙切齿。

    他虽提前离去,但宁凡为雪尊解毒之事,已有人告知于他。

    “四转炼丹师…你怎可能是四转炼丹师!”他冷笑,但这冷笑,在六日后的天地异象下,显得殊为可笑!

    “他竟真是四转!怎会如此!”

    心中石头一响,原本云狂还希冀宁凡治不好雪尊,最终触怒雪尊,失去松寒髓,而自己,则可痛打落水狗,不仅夺回承影剑,若有机会,还可羞辱宁凡,甚至…取宁凡性命!

    但如今,四转丹成,说明宁凡所言非虚,他多半可以治好雪尊。

    一旦其治好雪尊,有雪尊的好感和庇护,便是云狂同样获得了一位雨殿尊老好感,也不敢公然和宁凡敌对了。

    为何?因为怕得罪雪尊!

    “此恨,唯有…忍下!”

    他不甘咬牙,一口逆血,喉中一甜,喷出。

    …

    六日丹成,对宁凡炼丹术的猜测,自然不少。

    只是猜测又如何?只能让宁凡更神秘。之后宁凡只需随口胡诌,所炼丹药特别、不费时间,便可消除所有人疑虑。

    瀑布深处,雪尊服下七阴阳玄丹,毒渐渐消融,气息恢复。

    宁凡亦未离去,他目光落在瀑布之内,眼见此地灵气逼人,心头一动。

    小独孤,曾硬塞给自己一本剑指秘术,此炼体术极其厉害,但修炼要求苛刻,需要以指吞五行灵脉,且吞噬的灵脉,品质要求逐指提升,第一指剑,至少也要吞噬元婴级宗门的所属灵脉。

    那种灵脉,下级修真国没有,但大晋这种中级修真国,便有!

    且巨散关,本就是大晋灵脉最优之处,连雨殿分殿,都建立于此。

    这灵脉,正好用于修炼剑指…

    但若修炼剑指,巨散关千里灵脉,必毁…若宁凡做出这种事,晋修必怒…

    若有雪尊遮掩,此事就好办了…但,雪尊会帮自己么?

    或者,干脆将这脏水,泼到雪尊身上…就说,因为为雪尊疗伤炼丹,而误毁巨散关灵脉…

    宁凡不动声色,再次自行提出,为雪尊炼制几种恢复元气的丹药。此事,雪尊自是欣然应下。

    此次所炼之丹,是一种培元四转丹药,但宁凡炼制之时,刻意放慢步骤。左手炼丹,右手却一指轻轻点在地上,运转剑指秘诀。

    一丝丝灵脉,渐渐汇入宁凡指尖,化作钻心之痛,但这痛,比不上第三颗玉皇丹,可忍!

    随着地脉灵气没入指尖,他食指一指,渐渐改造着…

    那一指,好似化作一剑,在以山河之力铸造剑身,而一丝丝地脉灵气,则化作透指剑芒。

    而宁凡心头,仿佛浮现出剑祖女子的倩影,若翩翩蝴蝶穿行于群魔间,屈指一弹,剑芒索命…

    不够,不够!

    三日后,宁凡一指吸纳之力,更加急遽,令得整片天尺瀑,地势颤动。

    这种颤动,被外界修士理解为炼丹震动,而雪尊,则睁开眼,暗暗震惊,震惊宁凡竟然在吸纳地脉灵力。

    “此子借炼丹之名,吸纳地脉之灵…好算计…”雪尊一笑了之,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宁凡多半是在以秘法强吸地脉、提升修为。这种秘法,有,但对修为的提升极其有限,且宁凡已是半步金丹,能提升的修为,极少,吸不走多少地脉灵气。

    但七日后,雪尊却只能苦笑。

    天尺瀑的地脉灵气,已被宁凡吸走三分之二,且还未中止的模样。

    此子,是想毁了地脉!他在修炼什么功法,怎么如此霸道,连地脉都给毁了…

    但雪尊,没有阻拦,莫说他还欠宁凡一个人情,便是顾及宁凡的身份,他也会故作不知。

    第十日,丹鼎之中,丹香传出,而一道碎裂之声,在巨散关千里地域响起,地底千里,剑光一闪!

    地脉,碎!

    剑指,成!

    宁凡一拍鼎盖,不看鼎中丹药,却看右手一指!

    剑指,第一指!一指,‘碎岳’!

    之前碎千里地脉的力量,正是其一指之力!

    “好恐怖的炼体术!这一指按下,几乎要耗尽我气力,但这一指之力…足以指灭元婴中期!”

    他心中自语,面色不露一分。

    在其起身的一刻,雪尊亦起身,遁光一闪,出外灭去天劫,返回时,却故作皱眉。

    “哎,这地脉,竟毁了!”

    “前辈恕罪,晚辈炼丹之时,法力不足,便试图摄取一些地脉灵气,岂料一个不慎,竟毁了地脉。不知前辈可否看在人情之上,助晚辈摆平此事麻烦…”

    “罢了,本尊承诺为你出手一次,摆平麻烦自是可以。但此事归根究底,是小友为本尊炼丹导致,却不能怪在小友头上。此事是本尊的错,这人情,可留待下次使用…”

    宁凡试图凭一次人情,撇清麻烦。

    但看起来,即便没有这人情,雪尊也极乐意背一次黑锅。

    两次四转丹药,毁去地脉,虽然让人难以接受,但似乎也情有可原。而此事牵着到雪尊,便是晋君,也不敢追究…

    雨殿分殿,可能要搬家,反正因为妖潮,这巨散关多半也是要废弃的…

    让宁凡微感诧异的,是雪尊主动示好。

    原本在他看来,此事即便雪尊同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半也是会不满的。

    但出乎其意料,雪尊似乎很像交好自己。

    “他为何如此殷勤…是因为我的炼丹资质么?”宁凡不解,但也没问。

    总之,雪尊应无敌意,善意并非伪装,这便足够。

    剑指已成,底牌多出一种,足以算上喜事。

    接下来,便是…决战!平妖潮,积战功,而后,离去!

    (感谢兰色妖姬、aa112562、发展证券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