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72章 认主风雷!

第172章 认主风雷!

    宁凡闭关,已七日,寒衣宗内,介休却接到一份国令。

    此国令,在晋君一言之下,通过每个修城的万里传音石,立刻在整个大晋传开。

    两则消息,一好一坏,撼动人心!

    好消息…雨殿雪尊,亲临大晋,接管大晋修卫指挥之权!

    坏消息…数日前,雪尊亲临妖潮中心之地,龙梦泽,负伤而归!

    伤雪尊者,乃是…化神妖将!

    虽然之前不少老怪猜测,妖潮兴起,或许与妖将‘苏醒’有关,然后当真存在化神妖将之时,无数老怪仍是一阵恐慌。

    妖潮中心,有化神妖将,此妖不死,妖潮无终…且此妖,竟然能伤雪尊,难道其神通,更在雪尊之上?

    希望与阴云,齐齐在大晋扩散。雪尊负伤,妖潮反扑,三大修城被破,近万晋修惨死…

    “雪尊命,晋君令,所有晋卫统领,立刻驰援龙梦泽!”

    此命令下达后,介休心头大惊,晋国有难,他恨不得立刻赶往大晋西北之地,守护晋土。

    但他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在馆驿之中,苦苦等侯宁凡出关。

    “禀宗主,周明老祖,闭关前吩咐,若宗主来,可告知,他在炼化灵装,于剿妖有大用,望宗主等待…”一名馆驿工作的寒衣宗弟子,恭敬道。

    “炼化灵装?难道是那物…”

    介休瞎目无波,但脸上肌肉却轻轻抖了一下。

    那周明都要花费数日炼化的灵装,难不成是…晋君所赠的风雷翅?!

    地玄灵装,风雷翅…便是晋君,也曾认主三次,试图操控此灵装,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晋君曾明言,此地玄灵装,除非其突破化神,否则绝无可能炼化入体…风雷二力成翼,不是元婴修士可以做到。

    晋君将此物赠给宁凡,看似厚礼,但从不认为宁凡可认主此灵装。

    然而介休站在宁凡门外,透过重重阵光,却感受到其中,一丝越来越随心操控的风雷之力!

    “此人,当真在炼化风雷翅,且似乎快要认主成功了?!这怎么可能?!”

    确实,宁凡以半步金丹修为,认主地玄灵装,本该是一件不可能之事。

    但他的魔道路上,不可能之事还少么?

    “地玄灵装,认主必难,但于我而言,有何不可!”

    七日前,宁凡说出此话,开始闭关,炼化风雷翅!

    …

    手捧风雷翅,宁凡闭目打坐,一坐三日。

    三日,他试图调动法力,勾动冰火雷三灵,在灵装种下烙印,但数十次尝试,皆已失败告终…每当宁凡种下烙印,立刻,那烙印便会轻易被灵装本身给抹消。

    灵装有灵,不屑让宁凡微末修为驾驭!

    与这地玄灵装认主,其难度,着实超出宁凡想象。

    地玄灵装,与化神修士相似,此灵装之内,有了其自身意境,其名,风雷!

    且此灵装,一入地玄,生了一丝灵性,错非化神修士,否则根本无法驾驭此物。

    风雷入肩,难度不小…寻常元婴修士,根本无法完成认主,便是晋君元婴后期的绝强实力,亦无法驾驭风雷。当年殷素秋,修为不足元婴,强行认主玉玄灵装,却无法随心驾驭,每每施展瞬移神通,都会自损,这便是强行的代价…

    但这风雷翅,连强行炼化,都难…

    三日尝试,失败告终,宁凡神色看不出喜怒。

    睁开双目,眼中亦无半分颓然。

    “地玄灵装,果然难以炼化,若我拼尽一身修为,或许有一成把握,强行炼化,但九成机会,却是失败并反噬…一板一眼地认主,看来做不到了,如此…正不可取,则逆夺!”

    以宁凡修为,强行炼化,危险太大。

    但他另有办法,可以完成风雷翅认主!

    取出一卷玉简,这玉简,是在魏祖坐化之地所烙印,其中记载的,有魏祖最擅长的附灵之术——‘开光术’。

    佛门开光,深奥难明,宁凡不会,也没打算花费心力去学。

    附灵术,他学不来,但这开光术中,却记有数种秘法,可让修士越阶认主灵装!

    舍身术,自损精血,提升三成几率、强行认主灵装!但此术,仅第一次最有效,第二次,效果减半,第三次,则失效。

    杀身成道,舍身成佛…其中佛理,宁凡不去想,仅仅思索此术的可能性。

    加上舍身术,他自损精血,可有四成机会,认主风雷翅…但这机会,仍是小了。若一次不成功,第二次则更难,第三次,则希望渺茫…

    认主风雷翅,如结丹一般,宁凡务求一次成功!

    他思索良久,最终,却运转妖力,在身后形成一对虚幻的黑色羽翼。

    “我身体内,有一丝羽之妖血,妖血虽稀薄,但我终究算是一名羽妖。羽妖羽妖,岂能无羽…以妖力加持在风雷翅之上,应该能凭我肉身对羽翅的亲和性,提高近一成机会…若在加上御雷之星的能力…”

    他思索间,勾动雷星,立刻,风雷翅中,雷之力,开始出现一丝畏惧。

    “加上雷星,几率再升两成…我有七成把握,认主风雷翅,再加上阴阳锁的‘兼并之力’,我有九成把握,可认主此翅,九成…足够!”

    雷星,黑羽,舍身术,阴阳锁!

    晋君或许修为比宁凡强大,但论手段,雨界之中,有几人能多过宁凡?!

    收起玉简,宁凡咬破指尖,以血液在风雷翅上勾勒梵字佛文。

    这佛门,是舍身术秘符,当画血于灵装之上后,立刻好似铭刻一般,深入翅内。

    在秘符完毕的一刻,宁凡立刻将仙脉灵力,尽数没入秘符之中。而一个个秘符,立刻化作活字,在灵装上移动,并最终,凝成一个烙印!

    只是这烙印,在融入宁凡法力之后,立刻出现排斥,似乎想抹消此烙印。

    “哼!区区死物,徒做挣扎!”

    宁凡眼光一寒,一指银光雷芒,点在灵装之上,立刻,那灵装好似悲鸣般一颤,被宁凡法力一带之下,化作银光,没入宁凡背后,与虚幻的黑羽,交融!

    灵装入体,立刻引发剧痛,且造成一连串伤势。

    这剧痛,持续三日,宁凡咬牙撑过。一面勾动阴阳锁,一面,却以妖力没入灵装,试图掌控…三日中,其背后双翼,渐渐变得硕大、银黑交接。

    最终,形成一对三丈双翼,呈现诡异的黑银之色。不动之时,雷光闪烁,一摇双翼,风声大振!

    宁凡抹去细汗,眼露精光,笑道。

    “认主,成功!”

    他收了双翼,最后一日,盘膝而坐,不断运转周天法力,令风雷翅与肉身更加融合。

    心境,也渐渐古井无波。

    晋君做不到的事,我宁凡,未必做不到。

    修道修道,道在人为!

    七日闭关,前后看来,宁凡好似没有任何变化,仅仅是脊背之上,多了两道风雷符文,若心念一动,则可化作风雷翅出现。

    青丝发带,已经不堪使用,效果远逊于念隐诀。古兽护腕,亦无多大用处,对银骨之身的肉身,提升之力已微不足道,但仍未取。

    长发如墨,眉心银星,白衣黑氅,左腕带着一个古怪黑环…这便是宁凡的打扮。

    七日后,他推门而出,对介休微微一笑。他早感知介休在门外,并能猜测,能让介休亲自等候,必定是晋国出了大事,而来寻自己,多半是要带自己,前往西北前线修城了。

    “介道友,面色似乎不太好啊…”

    “岂止不好…晋国大难,老道如何能安然自处…”

    “愿闻其详!”

    “这个,老道自会告知周道友,毕竟周道友,如今可是我大晋的七统领,且此事,又并非秘闻…不过在此之前,老道有一个疑问,希望道友解答一二…”

    “哦?若非隐秘,周某未必不能告知,道友请问。”

    “敢问周道友…可是炼化了风雷翅!”介休心思极不平静,在念道风雷翅之时,更是周身一颤。

    他不敢想象,宁凡半步金丹修为,竟能做到晋君都办不到的事情。

    但种种迹象,却足以说明,宁凡确实炼化了风雷翅…

    他面色紧张,但宁凡,却失笑。

    “不错,周某侥幸之下,机缘巧合,将此物炼化…”

    “什,什么!”

    介休心思大震!

    即便早已料到此事,但亲耳听闻宁凡承认,他仍是难以自恃!

    侥幸…机缘巧合…这种鬼话,介休修道两千年,万万不会相信。

    难怪晋君对此人如此忌惮,以天霜寒气松寒髓坏此人道心…晋君的眼光,果然毒辣!

    修为姑且不论,银骨之境,并接下晋君霸术十令,已让介休骇然。

    而如今,此人更以融灵修为,跨越三个大境界,炼化风雷翅!

    此人,确实深藏不漏…

    但越是这么认为,介休却更认为,晋君的所为,有错…

    错,错,错…松寒髓,不该送给此人,若此人不知晋君毒计也罢,一旦看出,便是得罪!

    得罪一个狠人,于晋国,有何好处?!

    “哎…”介休满面复杂,长长一叹。

    心中,更加凉寒…

    这便是历代晋君的优点、缺点。

    目光深远,手段果决,气量狭小,刻薄寡恩…

    晋祖能用介子推,也因缺点,杀介子推…

    但介休,改变不了晋君…因为,他是臣。

    晋国,是真正的修真国,有君有臣,而雨殿,则是外来势力。

    介休知道,晋君冒着得罪宁凡的危险,真正的用心,不仅是为了破道心,更重要的,是要让雨殿雪尊与宁凡,有摩擦,有嫌隙,并让宁凡,恨上雨殿。

    或许他日,宁凡会凭此恨,除去雨殿…雨殿分殿,留在晋国,对晋君而言,也着实是掣肘之患…连太古传送阵的盈利,都要与雨殿分殿,分九留一…

    聪明莫若帝王…

    但晋君,不该得罪宁凡…不该!

    “周道友,老夫有一请求,若他日你与晋君有仇,可否…放过我大晋修士…”介休凛然道。

    “呵呵,介道友说笑了,周某与晋君,不过一场误会,何来仇怨,又谈何报复?还是先和周某,谈谈大晋局势吧…”

    宁凡在笑,但介休,却只能苦笑。

    这宁凡,已恨上晋君了…

    而介休,只能祈祷…祈祷他日,宁凡修为有成,重回大晋,不要一怒之下,灭国…

    (今天老人百日,去乡里上坟,回来晚了,两更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