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71章 风雷翅,松寒髓!

第171章 风雷翅,松寒髓!

    返回馆驿之后,宁凡调息了三日,亦沉默三日。

    他亦压着一丝伤势,在三日后,方才逼出一口逆血,带着一丝黑色。

    那黑色,是晋君霸术所留…至此,他才算彻底松了口气。

    而当其名声在曲沃城传开后,立刻有不少晋国金丹前来拜会,却被其以闭关为由,谢客。

    实在不愿离去的,则交给景灼应付。

    院落中,他躺在藤椅上,晒着久违的太阳,听着耳畔的箫声。

    殷素秋秀眉紧蹙,在见到宁凡逼出黑血之时,她岂能不知宁凡受了伤势。这伤势,之前未有,是在诸金丹离去后,宁凡与介休独处所留。

    “晋国修士,欺人太甚!你好心好意助晋国剿妖,他们竟敢伤你!不行,我要找他们理论!”殷素秋心思难平,放下箫管,意欲去寻那介休。

    但她的手,却被宁凡拉住。

    “些许小事,无碍的…一切,都以无尽海之行为先,这点小事,我可忍…再说,我助大晋,与你不同,并非好心好意…”

    “可是…”殷素秋轻轻挣开宁凡的手,抚摸皓腕,愁眉未解。

    因为自己,宁凡已得罪云狂,与雨殿有了摩擦,如今,又与晋修不和…此次宁凡,以元婴周明之身份,加入大晋战部,将在前线之地厮杀…若背后有人阴他,则他必危…

    她无法做到不担心…

    而若殷素秋知晓,与宁凡摩擦的,并非介休,而是晋国之君,怕她将再无法镇定的。

    “吹箫吧,今日阳光明媚,有美为伴,有箫入耳,实为乐事,莫要为些许小事乱了心情…”

    他闭上眼,嘴角带着一丝柔和笑容。

    这笑,让殷素秋渐渐心平。

    这笑,并非伪装,是真的很享受阳光呢。

    “好,想听什么…”

    “《越人歌》,如何?”

    伴着箫声,越国一幕幕过往,在宁凡脑海回荡。

    不知纸鹤、蓝眉,如今可好…那白鹭小魔女,定然是在勤修苦练吧…

    师尊与小独孤,现在到达剑界了么…

    宁孤,是否还在和那安然,吵吵闹闹…

    海宁,如今可还是旧日光景…那个曾陷害自己的小人,如今定然很快乐吧。

    是谁呢?不在乎…海宁老祖,都无法被放入宁凡眼中,那小人,也不过蝼蚁而已,若他日经过吴国,挥手除去吧。

    百年化神巅峰…此事,是宁凡的目标,但宁凡,决定将这目标抹去。

    经历过与晋君一战,他心潮难平…他忽然意识到,随时光流去,自己渐渐适应了修士身份。

    即便没有涅皇之仇,自己,仍愿意修道。

    若不修道,则为人所欺,就好似晋君那金光杀意一般。

    “表面上,我苦苦修道,是为了与涅皇一战,实则,我的内心,只是不愿为人所欺、所镇、所胁迫…这才是,我真正的道,仇恨,不是…师尊他一定是知晓此事,才会刻意离开越国,前往剑界…师尊,是要抹消我心中执念,成就我心中的道。我的道,不是逆,而是我的不屈…从某种意义而言,若无晋君之胁迫,我恐怕很难意识到自己的本心…”

    他的心中,所有沉石,一一放下。

    爱恨仇怨,全部寂静,心思,反复回想着数日前,接下晋君十令黑浪的心情。

    那时的宁凡最为纯粹,心无杂念,只有,不屈…

    那时的宁凡,有一股让晋君动容的道,毁去了晋君的霸意!

    “那样的我才算是…修士!”他目光精光一闪,心境修为,不知不觉间,已堪比金丹后期修士。

    一路游历,四国之行,不但增长了宁凡见闻,更让其心境,徐徐间,越来越符合修士身份。

    之前的我,虽然在笑,但不快乐。

    今日,我的心很轻松,很快乐…

    宁凡目光轻移,落在殷素秋沉静的容颜上,箫音如醉。

    他忽然发现,这个角度看殷素秋,很美。

    “好美!”他不自禁赞道。

    而殷素秋俏脸一红,暗暗责怪宁凡轻薄,但心中,仍是有一些甜蜜的。

    女为悦己者容,自上了七梅楼船,她六百年不曾化妆,却在上船后,为宁凡日日抹起淡妆。

    这一切,之前的宁凡心如悬石,无发看到。

    如今的宁凡,看得到!

    “《越人歌》,我会唱,你为我奏箫,我为你唱曲吧…”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宁凡自小会唱吴国渔歌,越国的歌谣,他唱的颇为不错。

    这是殷素秋,第一次认真听男子唱谣,很好听。

    …

    三日后,殷素秋与景灼等人,在寒衣宗的弟子接引下,通过曲沃城的‘对点传送阵’,朝其他修城赶去。

    大晋之地,每隔万里,必然有一处修城,而城中,则设有这种对点传送阵,可传送万里,驰援它城。

    自南而北,奔赴前线,至少需要跨越数百万里,但这距离,经过数百个传送阵后,便可抵达。差不多耗去半月,便可跨越数百万里…这种速度,怕是唯有化神修士,才能达到。

    但这种传送阵,每一个都是婴级,启动一次,可传送百人,却要耗去至少一万仙玉。

    数百次传送,便是数百万仙玉的损耗,错非此次是晋国大难,万万不会动用传送阵。

    而下级修真国,也根本无钱维护、使用这种阵法的。

    景灼与殷素秋,前赴巨散关,那巨散关是中级险度的修城,但听说拥有一条品质极优的灵脉,而被妖潮攻击不断。

    不过以二人老祖实力,只要不是太逞强,独自出城,应无危险。

    “但愿那麻烦女人,不要冲动才好…”宁凡苦笑道,在见到自己被晋修所伤后,殷素秋援助晋国的热情,或许会熄灭许多吧。

    众金丹离去,而陆续有其他金丹经过锁界进入晋国,被引至曲沃城。

    对这些金丹修士而言,宁凡是陌生的,他们不会知晓,隔窗之人,便是震惊魏国的狠人。

    十日中,宁凡始终闭关,稳固着焚血突破的功法境界。

    《巨骨诀》,第三层第二境界,十二丈巨人之身…凭此实力,若再遇上宋易,宁凡有把握单凭体术,便力败那老儒。

    在第十日,介休亲临馆驿,让驿中金丹纷纷大震。

    只是介休未见任何人,单见宁凡,并在一番深谈后,留下一个储物袋。

    那些金丹,仍四处打听,得知了宁凡即是周明老祖,而纷纷前来拜会。

    但在介休离去后,宁凡谢绝所有来客,只在屋中,沉吟不语。

    介休告知,此储物袋是晋君赔礼…希望宁凡不要介意晋君的出手试探之罪。

    “试探么…若我实力不济,便已死…确实是试探,不过,是生死试探。”宁凡不以为然。

    储物袋中,有十瓶三转丹药,皆是伤药、回灵之药。一颗四转下品丹药,名为‘太骨丹’,服下之后,可在短时间内,激发潜能,强行破入银骨第二境,但时候,境界回落如初,而此丹似乎有不小后遗症…

    不过,此丹仍是珍贵。秘法丹药,若在搏命之时使用,效果不弱…

    除此,储物袋中还有两件上品初级法宝。

    似乎那晋君知晓宁凡半步金丹法力,仅仅能让上品初级法宝威能全开,再送更高阶的,宁凡未必好使。

    只是这法宝,品阶不高,附灵神通却是不弱。一柄‘青石剑’,附有婴级神通‘幻影’,另一件‘兰陵玉’,附有‘清明’神通,佩戴之后,可破去婴级下品的妖邪幻术,

    除此,其中还有一件灵装,一颗道果…

    道果,是金丹中期修士死后所留,亦算珍稀,但那灵装,却根本不是珍稀那么简单!

    银玄融灵,金玄金丹,玉玄元婴…这灵装,却是化神修士才配使用的‘地玄’灵装!

    地玄灵装,‘风雷翅’!

    此灵装认主之后,可收入体内,施展之时,背生风雷双翼,遁速堪比元婴初期…看清楚,是遁速,而非瞬移!

    瞬移,宁凡可以施展,且其黑光瞬移,不费法力,只费念力,以融灵修为便可施展,但终究不可能凭瞬移连续飞遁、赶路。

    瞬移,是情急之下的特殊神通,寻常飞遁之时,仍需要飞遁。

    飞遁,便需要法力…宁凡法力是弱项,且飞遁速度,更是慢得可怜,只能堪比金丹初期…

    在元婴之战中,若正面交战,凭瞬移便够用。但若是追击战,可能二人一追,便是十万里的追逐,宁凡不可能一路瞬移,而飞遁既慢、法力又不多…这极可能成为其致命弱点。

    晋君的这个‘风雷翅’大礼,不可谓不重。

    莫看遁速只有元婴初期,但须知,灵装有一个最大的优点…不耗任何法力!

    法宝,是修士注入法力伤敌。

    灵装,却是附上灵纹秘术,借助天地之力施法的宝物,自无须耗费修士之力。

    也就是说,若宁凡能成功让风雷翅认主,则日后以此翅飞遁,不仅遁速无匹,更加不费法力,即便是长距离飞行,都无须楼船、仙云等辅助之物!

    地玄灵装…此宝即便对晋君,都可以说是珍贵之物!

    但储物袋中,最后一物,让宁凡,目光一惊。

    他万万没想到,会在晋国遇到此物,更未想过,晋君会将此物,送给他…

    天霜寒气,排名第十一,松寒髓!

    排名不如第九的玄阴气,比第十二的骨狱息却强上一筹…

    天霜,唯有五品以上寒气,才配称为天霜…此物,无价!

    若是传出,想必很多人,会对自己有夺宝兴趣。

    晋君送给自己如此厚礼,是结好么?若当真是一番好意,宁凡倒不是不能,抹去与晋君的误会…

    但宁凡,却隐隐觉得,晋君并非好意。

    此火似乎是在为宁凡招惹麻烦,招惹的,却是暗处之人的贪念。

    随着修为提升,宁凡渐渐意识到,他不可如老魔一般,处处施展黑魔炎。

    老魔可以,因为雨界大佬给面子,不敢抢。

    但自己不同…雨界之中,知晓自己是老魔弟子的,罕有,而若自己再随意施展天霜、地火,势必为自己招惹暗处之敌。

    在下级修真国,偶尔施展黑魔炎倒也罢了,但在中级修真国,高手已多,甚至这黑魔炎,似乎还被那化神妖将渴求…故而宁凡才会在测试功法之时,未显露火系功法,反倒显露冰系功法,他怕的,便是暴露拥有黑魔炎的事实。

    如今,晋君似乎生怕宁凡惹不到麻烦。

    此物落入自己手中,而晋君若想害自己,便不会为此事保密…

    说不准,要不了多久,可能便有化神大佬上门,向自己索要天霜寒气。

    当然,自己乖乖交出,则不会有事,相反,还可能获得化神大佬的好感。

    但如此,自己表面无损,道心却是大损。

    自己的道心,是不屈…若被人逼迫下,索走此物,则那不屈,也就成了一纸空谈。

    晋君的目的,究竟是不是这个…

    宁凡心思百转,而想要确认此事,容易!

    他出了馆驿,放开神念,笼罩曲沃城。

    立刻,从不少酒楼、居所之中,都听到了闲碎议论。

    “听说了么,魏国的周明老祖,得晋君首肯,成了我大晋七统领之一,接替的,是殉职的‘水统领’荀日!”

    “这个谁不知道!你却不知,那周明老祖,不但获得荀日的职位,更获得了荀日的最大宝贝…”

    “什么?还有这事?是什么宝物!”

    “天霜寒气!松寒髓!”

    “哎呀!奇怪,这个东西,不是被雨殿尊老——雪尊看中了么?难道雪尊不要了?”

    …

    收回神念,宁凡目光一沉。

    若晋君只是一番好意,那么,绝不可能在示好之后,散步消息,为自己惹麻烦。

    而从只言片语中,宁凡得知,此松寒髓,是前统领荀日之物,被雨殿雪尊看中。

    雪尊是谁,宁凡不知,但料想,必定是某个化神修为的尊老,唯有化神,才可在雨殿称尊!

    “晋君,果然是想报复我…报复我毁他霸意,而他,则要毁我不屈之念…化神,雪尊…晋君,好一份大礼,以为我宁凡,不敢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