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70章 此子,虎狼之患!

第170章 此子,虎狼之患!

    神魔之星!

    此物,晋君生平第一次见,并立刻知晓,宁凡必身怀太古神脉…且此神脉,更被其修炼到,凝聚成星!

    最不可思议的是…此星,竟是雷星!拥有掌御雷霆的天赋!

    晋君心思一颤,但面色,却是立刻收了异色,古井无波。

    “御雷神星…凭此星,你足够留在我大晋了…”他仍好似君王,高高在上,自说自语。

    但宁凡,却冷笑一声。

    “这,并非我所有本事…落!”

    一声之下,巨殿之顶被落雷轰碎,直劈晋君!

    晋君面色一沉,万万没料到眼前的区区融灵,竟敢在自己下令之后,仍对自己动手。

    此雷劈落,立刻化作一道道电流,没入晋君体内,让其气息微微纷乱,但法力一震,生生震散雷霆。

    此雷,元婴初期的茶花女、风信女,无法震碎,但晋君乃是元婴后期,与二妖乃是天壤之别!

    但他刚刚震碎雷霆,立刻面色一变,宁凡已瞬移一动,拳带冰芒,欺至身前,一拳,无情轰落!

    “冰碎!”

    “哼…”

    此拳与落雷,配合得间不容发,令晋君来不及御宝,只得以肉身去接,拳挡拳芒,闷哼一声,被宁凡拳落于身,急退百丈,气血翻涌,但竟未受伤的样子。

    此人肉身防御,根本不弱黑尸!

    单单是轰中此人的反震拳力,便让宁凡几乎拳骨欲碎。

    百丈之后,晋君猛然一踏,收住退势,眼中金光,诡异化作乌金之色,并冰冷道。

    “霸术,十令!”

    一霎,一股危机之感,再次浮现于宁凡心头。

    而与晋君拳拳相对处,一股撕裂一切的黑色拳芒,狠狠一震,立刻,宁凡臂骨欲裂,力震于胸,目光暗暗一惊,立刻遁光飞退。

    在其退后之时,晋君拳芒,化作一道黑色巨浪,并立刻,分离十浪,带着霸令天下之威,以快到惊人的速度直逼而来,立刻追上飞退的宁凡,并化作一道道黑色巨浪,将宁凡淹没!

    霸术,霸道之术!

    若之前一眼金光,是王道之术,则号令天下的拳芒,便是霸!

    这晋君,非太古神魔脉,但此人以君为道,以王霸为术,以大晋为国,以元婴为臣…此人之道,有些恐怖。若此人突破化神,其神意,必定非比寻常!

    莫说晋君是元婴后期,修为远超宁凡,便是其为元婴初期,也比黑尸更强,对宁凡,都是难胜之敌。

    这黑浪中,一丝气势,让宁凡感到无可抵挡。那气势,是君,而自己,是臣。那气势,是仙,而自己,是凡。那气势,是尊,而自己,是卑!

    尊卑,不可逆!

    被黑浪淹没,宁凡一拍储物袋,妖将一击的玉简,浮现于手。

    不可战胜…若不施展底牌,自己必被黑浪撕碎…

    然而他,心头却在犹豫。

    弱于晋君,这个事实,让宁凡难以接受。

    半步金丹与元婴后期,相隔了两个大境界…这中不可逾越的感觉,让宁凡清醒。自己可凭底牌,与元婴决生死,但真实实力,与元婴差距太大,与元婴后期,则天壤之别…

    捏碎玉简,可借化神一击,破黑浪。

    再碎一简,甚至可能,重创晋君。

    但,这是他人的实力,取巧获胜…自己,仍是不如晋君。

    洛幽的香火一剑,助自己,灭天离…

    剑祖女子的剑鞘,助自己,挡涅皇一击…

    如今,自己面对晋君,仍要借妖将一击,才能抵挡…

    “如此,我所依仗的,皆是他人之道,我的道,又算什么!此浪,不过比我炼体术高一个境界,我之所以感觉无可抵挡,因为…我在面对此术之时,未战先怯!一旦怯,这黑浪,便更加凌厉…晋君之术,我看破了…金目也好,黑浪也罢,无法都是以势慑人,此消彼长,越是怕,此术便越是厉害…这便是,为君之道!”

    这一刻,宁凡收起玉简,眼露战意。

    恩怨,抛却一边。

    修为,无关紧要。

    他的眼中,只有一层层黑浪,当其心如止水之际,这黑浪,便也不再可怕!

    银骨第二境的炼体术,比自己,仅高一个小境界无尊无卑,仅此而已!

    晋君为君,为天,为尊,自己为臣,为地,为卑…但这卑,可逆!

    此为,逆天伐苍之心!

    “冰碎!”

    一拳出,带着不屈之念,第一重黑浪,成冰,粉碎!

    黑浪之外,晋君面色一变,自己的霸术,竟被宁凡区区融灵,从正面破去!

    但让其始料不及的是,第二重、第三重黑浪,接连破碎!

    三重!便是元婴初期的翘楚,也不过抵挡三重而已!

    “此子,我低估了…有此实力,你此次,可破例以他国修士,成我大晋统领!”晋君凛然道。

    他金目一动,立刻看出,黑浪之中,连碎三重巨浪的宁凡,已是极限。

    每一重后浪,接比前浪强横三分,第四重巨浪,已是第一重两倍之威!

    此子不凡,但,接不下第四重…

    “陛下,请援手!”介休抱拳,请求道!

    “嗯,此人有此实力,对我晋国,亦有大用,本君这便撤去此术…”

    晋君,遗传了其先祖刻薄寡恩之个性。若宁凡对大晋无用,反可能是妖族卧底,则可杀。若宁凡对大晋有大用,即便其是妖族之人,晋君也有把握,施以恩惠,让其俯首。这便是晋君的为君之道!

    他正欲撤浪,但却蓦然一惊。

    第四重黑浪,碎!第五重,亦碎!

    “第五重之浪,非元婴中期修士,无法接下…此子如何接下?”

    隔着黑浪,晋君金目一探,立刻,面色大变!

    “竟是如此,这个疯子!”

    …

    心怀不屈,宁凡连碎三浪,但这,确实已是他的极限。

    但他,仍未决定使用妖将一击…他要用自己的办法,破去此浪!

    一拍储物袋,宁凡将其中数十种二品、三品寒气,纷纷取出,捏爆!

    两种四品寒气,亦被其取出,捏爆!

    这些寒气,皆是其屡屡缴获储物袋所获,于他而言,可有可无。

    但此刻,作为冰碎拳寒,却有大用!

    他眼中黑瞳,始终平静,捏碎这些天才地宝,似乎根本无足轻重。

    一幕幕森寒,在其周身缭绕,化作拳芒,令第四重、第五重黑浪,相继冻结、粉碎!

    不够,不够!

    他目光落在储物袋中焚血丹上,凛然一闪。这黑浪,是威胁,亦是好处!

    此黑浪,正好是其发泄杀意之处!

    一瓶十颗焚血丹,就这般,被其服下!

    焚血之痛,将其淹没,但他无动于衷,周身在巨浪中,化作九丈九尺的法相之身。

    但在焚血丹的药力之下,其巨人之身,竟一举,突破了《巨骨诀》的第二层巅峰,迈入第三层境界!

    只是随即,十颗焚血丹蕴含的暴虐杀意,将宁凡淹没。

    十丈之后,拳力立增三成!

    他一拳轰落,杀意化作拳芒,在与黑浪交触之时,齐齐消融,而第六重、第七重巨浪,相继粉碎!

    七重巨浪!

    晋君微微凛然,唯有银骨第二境修士,才能破掉如此之多…

    且更让其难以置信的,是宁凡竟在其攻击之下,借黑浪突破功法境界!

    “七重,够了!此次你入修卫,可入‘七统领’之阶!本君只让你在晋国待上十年,一切修炼所需,必让你满意!”

    七统领!

    晋国除晋君,共十四人元婴,但其中,仅有七人,是元婴中期!

    这七人,被称作七统领!但其中一名中期修士,却在之前,陨落于妖潮…

    此事,让不少晋修震惊,连晋君都愁闷不已。

    失去一个中期修士,所以他才会亲自巡视晋国,一是为填补那缺损之人的位置,二是在各方锁界,寻找一位元婴中期之人,助大晋剿妖。

    可惜,初期修士,在其他锁界入口,倒是寻到几个,亦被晋君厚礼拉拢,但中期却一个也无。

    这一次,介休声称有一元婴修士吗,他看不透,一听此事,晋君立刻星夜驰来。

    他深知,介休此人,资质不过中上,但寒念却是不俗,元婴初期之中,根本无人能瞒过其寒念探查。

    晋君自然以为,自魏国进入大晋的‘周明’,会是一名元婴中期,甚至备了重礼,前来邀请此人。

    但结果…此人非但不是元婴中期,甚至不是初期,连金丹都不是…竟只是融灵!且此融灵,还身怀妖血,有串通妖族的嫌疑!

    晋君自然极怒,一出手,便是杀招,以目中金光,绞杀宁凡。

    但出乎其意料,宁凡竟看破金光之秘,并以剑念,挡住金光。

    剑念…没有具体交手,晋君也不知此念是强是弱,但他仔细一探,宁凡却是银骨高手。

    故而他又收了七分杀心,存了一分试探之意,想看看宁凡值不值得拉拢。

    冰碎之拳,晋君看不入眼,但那雷星,对妖族却有不少克制,他倒是愿意借助宁凡一二分力量。

    但未想到,自己同意宁凡加入修为,此子竟还敢出手…晋君自怒,以霸术‘十令’攻击,但心中,却存了心思。

    此黑浪,仅仅算给宁凡目无尊卑的教训,若宁凡不支之时,他会出手救下。

    但他未料到,宁凡不仅碎了黑浪,更连碎七重!

    如此,此子虽为融灵,但真实战力,便是元婴中期,也要忌惮三分,可填补七统领之职!

    但宁凡,却于黑浪之中,再次冷笑。

    “七统领,我不要,修炼资源,我不稀罕三个月!我仅为晋国,征战三月,三月之后,我要用太古传送阵,离去!”

    “三个月?太短了!”

    “是么…”

    宁凡十丈之身,露出决然之色,再次取出二十颗焚血丹,嚼碎!

    其《巨骨诀》境界,在黑浪威压的压迫下,立刻突破第三层第二境界,十丈之身,拔高到十二丈!

    碎,碎,碎!

    拳芒之下,杀意宣泄,十浪,粉碎!

    这一瞬,晋君目光深含惊意,而介休,暗淡的瞎目之中,寒念震惊!

    “能碎陛下十浪,便是七统领中,也只有三人,其中三人之一‘水统领’荀日,更是死于妖潮之地…此人,可以重用,陛下务必借助此人之力!”介休朗声谏道。

    但晋君,却不言不语。

    “三月…我只为大晋剿妖三月,三月之后,我必离去!”

    宁凡收了法相之身,面色凛然,手掌却按在储物袋上,一个血色玉简,随时可以取出,以自保。若晋君再不同意,则便是不择手段,自己也会使用传送阵,离去!

    不曾想,晋君看也不看介休,只深深望向宁凡,惜语如金。

    “好!三月!”

    “嗯!”

    宁凡冷漠一声,离开冰宫,返回馆驿而去。

    他没有借助妖将一击,重创晋君…此人对自己出手,但其身为晋国之主,伤之,牵连必广。

    如今自己与素秋、景灼同行,即便以周明为名,即便以弥天舍利期满身份,若伤晋君,其手下元婴,一个个必定疯狂报复,若有万一,查出越国,则…

    这种有仇不可报、有怒不可言的感觉,宁凡很不喜,但他无计可施。

    甚至,即便施展妖将一击,宁凡却觉得,可伤晋君,但却不可杀此人。

    自己有保命底牌,此人就没有么…化神一击,这晋君,或许比自己更多。

    元婴后期,比自己强,仅仅一式炼体术,根本未出全力,已让宁凡拼尽一切,去抵御!

    法宝,晋君未用,元婴后期的大法力、化级法术,他更是一个未用…

    “我,不如他…但只是暂时的,很快,我会结金丹、凝元婴、离合化神…那一日,我会以自身之力,让晋君,知晓厉害!”

    一定…一定!

    …

    宁凡离去之后,介休长长松了口气。

    今日虽然颇有波折,但总算,这宁凡让晋君满意了,如此,自己的失察之罪,也就免了。

    “恭喜陛下,获得新统领!此人虽只愿为我大晋效命三月,但据雨殿传言,‘决战之日’,也就在这数月间…”介休恭贺道。

    但让其始料不及的,是晋君忽然面如金纸,喷出一口黑中带这金丝的血液,气息颇有萎靡。

    “恭喜…哼!恭喜本君受伤么!”

    “什么!陛下如何受伤的!”介休大惊!

    “你可知,我为何允许此人,效命三月离去?三月,还好是三月!在此子破去十浪之后,本君才庆幸发现,此子根本是狼子野心,难以收服、驾驭之辈,留此子在晋国十年,根本是…大患!此子身上,共有两道气息,在其碎浪之后,我才知晓,那气息让我感到一丝危险,想必是化神一击…此子,对本君动了杀心!你可知!”

    晋君压下伤势,平生第一次,苦笑。

    “若他以化神一击,破去黑浪,也就罢了…那样,我法术被破,却不会受伤。此子,以一股桀骜不驯的道心,击碎了我法术中的‘霸君之意念’…本君所修炼法术,太过特别,斗法胜败,重在一念,一念胜,威凌无匹,一念败,身死族灭…此子,以逆臣之心,破我君念,殊为可恨,但作为剿妖统领,他,够格了…大晋之修,刨除雨殿分殿,能破我君念、令我反伤的,唯他一人…且此子,还只是半步金丹的修为…若我所料不差,此子一旦当真结婴,即便是初期修为,也可与我真正一战…晋国,留不住这种人…太古神脉,真不知,是何方神魔传承,诞生了此人…”

    晋君目光深锁,再次面无表情。而介休,听闻晋君一句句话语,心思难平。

    那周明,竟有如此厉害?一旦突破元婴初期,连晋君这元婴后期,都可一战?

    “介休,通知其他人,本君巡守,暂时中断…本君要前往寒潭疗伤,重塑霸君之念…至于这周明,稍后,你将此储物袋交给他,其中,有一些礼物,稍作此次摩擦的赔偿…或许他看了这些东西,会对本君,稍稍打消敌意,全力助晋…”

    晋君递给介休一个金色储物袋,身影一摇,不知所踪。

    而介休一打开储物袋,立刻,瞎目之内,寒念一闪再闪,难以镇静。

    “这是?!陛下竟将此物,作为给周明的赔偿之物!”

    一丝森寒气息,自储物袋中,静静传出…这,可是那死去的荀日统领成名之物…

    但立刻,介休并明白,晋君为何将此物赠给那周明。

    拉拢之中,还有…

    “原来如此…陛下对此人,真是很忌惮啊…”介休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