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69章 晋君,生死考验!(第二更)

第169章 晋君,生死考验!(第二更)

    三日过去,馆驿之中,忽然来了一位破衣金丹。

    此人衣衫褴褛,神情淡漠,引着馆驿修士,前往曲沃禁地——凉薄宫!

    想到即将面见介休老祖,便是景灼等老祖人物,都目光暗藏一丝期待,唯有宁凡,心如止水。

    思索的,则是如何应付介休…

    介休此人,虽是初期,亦没有伪神意,但比起老儒宋易,却更让宁凡重视。

    此人探查自己三日,三日中,其神念未曾波动一分,甚至,若非自己修有《念神诀》,对念力感知敏锐,根本无法发现此人探查。

    此人神念,好似寒焰,极其类似剑念…

    且三日神念无波,此事,宁凡都做不到…

    心如止水,这心境,不足以如此。介休的心,已然…心如死灰!

    修此心境,必须心死,若想心死,必定经历过世间凉薄。凉薄宫…此宫寓意非凡。传言寒衣宗老祖介子推,奉晋祖立国,却备受埋没,最终,甚至被晋祖一火焚死。

    天下凉薄,莫若晋祖…大晋心死,莫若寒衣。

    心死…这二字,似乎是介休神念瞒过自己的原因。其中,涉及了一些感悟,明明飘在身前,却抓不透。

    思索间,众人穿过城中喧闹,越走越静,四面更是开始冷寒,渐渐深入禁地之内。

    一道道阵光,一个个寒意弟子幽独来去,每行十里,寒气更甚一分…禁地最深处,一座冰山诡异浮现。

    冰光承幽蓝色,其中掏空,建为宫室,名为凉薄。

    此宫,除了少数寒衣宗长老,无人可入!便是引路弟子,也万万不敢进入!

    “你退下吧!”宫殿之内,沙哑一声。

    “是!”

    在此声音现出同时,一股被探测之感,纷纷出现于众金丹体内。

    除却宁凡,便是素秋、景灼等老祖,都是身躯一颤,修为毫无保留被人探知。

    而景灼,已是半步元婴,本身修火,对那好似寒焰般熄灭的神念,心头大震!

    “‘寒念’…好诡异的寒念!传言寒衣宗修士,一入元婴,便可修炼寒念,甚至曾有一代老祖,以元婴后期修为,开辟出了‘寒识’…”

    寒识,自然是识海的一种,当年那寒衣宗元婴,能开辟寒识,亦是获得过极大机缘,凭诡异寒念,甚至可以一战元婴巅峰的大修士!

    早已见识过介休神通,宁凡并无诧异。

    在宫中之人相邀之后,随诸人进了凉薄宫。

    宫内空空如也,唯独立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秃头老者,眼眶凹陷,怕是有两千年骨龄。

    其双目似瞎,但眼眶对准众人之时,除宁凡外,皆升起一丝心乱之感,这是面对前辈人物时的惶恐!

    而宁凡,对老者的空洞目光感知更深,这一刻,他升起一种错觉,盯住自己的,并非老者的瞎目,而是整座冰宫!

    此人便是寒衣宗主,介休!

    他目光扫过诸人,唯独在宁凡身上逗留…三日,他没看透此子底细,今日,借了凉薄宫的凉寒之力,竟仍未看透。

    如此,只有等之后,那人亲自到来了…

    “周明道友,幸会!”介休仅对宁凡抱拳,但更多寒念,却暗暗向后者卷来。

    “幸会!周某加入修卫之事,仰仗道友相助了!”宁凡微微一笑,剑念全出,墨色起,震碎寒念!

    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击,实则,已是介休与宁凡的全力交锋——识念之争!

    但其结果,却是介休的寒念,弱了宁凡不止一分。

    其他老怪,只见墨色一闪,根本不知发生何事。

    而介休,心头虽惊,表面却好似无事一般,开始履行编卫之事。

    他九百岁结婴,修炼寒念,也有一千余年,但这寒念,竟在宁凡墨色剑念一震之下,立刻粉碎…

    这‘周明’,竟有剑念…且其念中剑气,很可怕…

    “诸位道友,来我大晋,助剿妖潮,老道深感感激,依惯例,诸位在鉴灵石上,鉴定修为功法后,再发下心魔大誓,服下‘定踪丹’,便可依老夫指派,前往战部或守部,执行任务,获取战功。”

    介休一指点诀,地面冰封,立刻裂开一个丈余缺口,并有一个三丈冰石,被寒雾所笼,自地底飞起。

    此冰石,名为鉴灵石,可凭光芒定断金丹之上的高手修为、功法,品质之高,与那些鉴别辟脉修士之石,迥然不同。

    他国修士,加入晋卫,来历难查,身份难明,故而,对踏过修士的来历、图谋,介休一概不问。

    测断修为功法,可知此人底细。

    发下心魔大誓,此人若对大晋不轨,则心魔丛生。

    至于定踪丹,则是一种三转中品丹药,效果是在服用后一定时间内,通过与此丹配套的特殊阵盘,确定服丹者位置…如此,这些他国修士在晋国去了什么地方,都无法瞒过晋修耳目。

    锁界处,之所以有不少修士拒绝加入修卫,并非仅仅是因为惧怕妖潮,或许不少本身对晋国就有图谋,自不会发心魔大誓,亦不可能服下定踪丹。

    但宁凡等人,既然同意加入修卫,对这些基本的警惕手段,是不会抗议的。

    诸位老怪一一测过功法修为,到了宁凡之时,一个个老怪皆仰着脖子,尤其是介休,更加有微微紧张。

    他大费周章,亲自出面,原本就是为了探出宁凡底细,但三次寒念,都探测失败,唯有借助鉴灵石,微微探探此人底细。

    景灼与殷素秋面色含忧。尤其是殷素秋,极其担心。倒不是担心宁凡修为暴露,即便暴露半步金丹修为,也没什么。

    她最担心的,是宁凡的功法…宁凡修炼的,可是双修魔功。魔修加入晋国修卫,更加困难,而若是更加无耻的双修魔功,会不会,引起这介休的敌意。毕竟这寒衣宗主,可是不折不扣的正道老祖…

    二人的担心,倒是略显多余。即便功法暴露,介休顶多不屑,却不会拒绝宁凡相助,更不可能在这个关头,玩什么除魔卫道。

    晋君率领14元婴,雨殿17神使,都未平定大晋妖患,尚且召集他国修士援手…此刻的宁凡,可谓关键战力,魔修又如何,无耻又如何?

    手掌按在鉴灵石上,宁凡微微闭上眼。

    虽然暴露功法无碍,但终究有麻烦。

    体内阴阳魔脉中,运转起《踏雪决》的心诀,而立刻,鉴灵石上,冰光不绝。

    而在其暗暗融入念力之后,那冰光之内,立刻升起一道墨色,光华更是之前无数倍,堪堪达到元婴初期的水平。

    “怎么会…”殷素秋樱唇微张,暗暗不解,但那介休,却是心头一缓。

    “冰灵功法,元婴初期修为…看道友修为未稳,应是结婴不久。不过想不到,道友竟是冰灵修士,失敬,失敬!”

    介休对宁凡一抱拳,这一次,却是戒心去了一半。

    至于冰光中的墨色,则被介休当作其拥有剑念的缘故。

    心头大石一松,介休呵呵一笑,监视众金丹,一一发下心魔大誓。之后,为众金丹发放定踪丹,并在宁凡毫不犹豫服下丹丸后,心思一松。

    大誓也发了,定踪丹也吃了,自己可随时掌握宁凡去向,而宁凡若强行对大晋不利,还会受心魔反噬…如此,总算可以彻底放心了。

    最后一事,是为众人发放‘功玉’——一个记录战功的玉碟、

    并最终,为众人分配了各自去向。

    如今大晋为妖物所侵,生灵涂炭。妖物以‘龙梦泽’为根据地,扩土百万里,于大晋西北方,将三分之一国土占去。

    之所以生妖潮,是那些妖族老怪,在不少地方建立据点,以秘法将飞禽走兽,点化为妖…如此,顷刻间,便有十万妖兵,在晋国肆虐。

    为此,在守御边城的同时,还需有战部,主动出击,剿灭一处处妖族据点,破去‘点妖’行为,阻止妖兵滋生。

    守部战功,视镇守城池不定,修士按修为分等,修城亦按危险程度,分为下、中、上三级。

    越往上,越说明此城地利关键,受到妖族攻击亦多,守卫亦危险。

    金丹初期修士,守卫下级修城,一月是100战功,修为提升一个小境界,战功翻倍,修城险度提升一级,战功一翻倍。

    以殷素秋金丹巅峰修为,守卫下级修城一月,修为翻8倍,可得800战功,若换做镇守上级修城,则再翻4倍,一月3200战功。若以宁凡‘元婴初期’修为,则一月6400战功。积累十万战功,仅需要一年半。

    大晋的战功,可兑换仙玉,但仙玉,却不能兑换战功…十万战功,便是十万仙玉。对殷素秋而言,镇守上级修城,一年得38400战功,可兑换近4万仙玉,当然,守城会不断有法宝、丹药损耗,更有性命危险,抛去一半仙玉,一年也可收入2万。

    这战功,不少了,但却是用命在换,你永远不知,哪一日会有元婴老妖攻上城头,将你灭去。

    对宁凡而言,危险倒是其次,即便是守卫最危险的边城,也需要花费一年半积齐战功…

    如今他一心结丹,只在早日突破化神巅峰,哪有心思在此地浪费。一年半,没有!

    如此,唯有加入战部了。

    战部剿妖,按人头计战功。辟脉之妖,皆是1战功一个,融灵之妖,则上升至100。金丹之妖,2000,元婴之妖,10万!

    自己只需斩灭一个元婴之妖,便可凑足战功!

    即便不能,以自己剑念手段,横杀融灵,灭去100融灵,便是10000战功,积攒10万,亦无需太久,甚至,还可以顺势帮景灼、殷素秋凑足战功。

    景灼、殷素秋,拥有老祖实力,本欲进入战部,却在宁凡建议之下,进入守部。

    进入战部的,宁凡只准备自己一人。他二人,没必要去冒险…化神妖将…战部,危险不小…

    甚至宁凡有一种预感,这所谓的妖潮,都只是妖族在拖延时间…他们似乎在等待,一旦等待完成,便是元婴修士,贸然深入妖族腹地,都难自保…

    宁凡则例外,他身怀诸多底牌,两道妖将之力,除非碰上妖将本人,否则,化神之下,他或许不敌,但,抽身有余!

    “王阳,金丹初期,入守部,守下级修城,夷城…”

    “秦梧,金丹后期,入战部…嗯,胆识不错…”

    “景灼,半步元婴…半步元婴,竟入守部,还守中级修城,‘巨散关’…”

    “殷素秋,金丹巅峰,守部,中级修城,‘巨散关’…有此修为,不入战部,当真可惜…”

    “邵则…”

    “文朱子…”

    一个个金丹,在编入修卫之后,纷纷离开巨殿,返回馆驿,等候之后前往各自驻地。

    景灼与殷素秋,选择中级修城戍守,这一切,是宁凡的意思。

    景灼倒是乐得不冒险,但殷素秋,却又开始找事了…不入战部也就算了,守便守吧,镇守的,竟还只是中级修城,这怎么行,晋国需要自己帮助…

    她拧不过宁凡的意思,微微不满地,选择了中级修城中,最危险的一处地方,巨散关…

    终究,她是不愿坐等妖潮结束的。

    只是诸人离去之后,介休仍未给宁凡选择的机会。

    巨殿之内,仅剩宁凡与介休二人,寂静无声。

    宁凡眉头微皱,主动道,

    “介道友,周某愿加入战部,有劳引荐…”

    “呵呵,不急,不急,再等等…”

    “等谁?”宁凡眉头一挑,暗暗警觉。好端端的编卫之事,竟还要等。是因为介休无法决定自己去向,还是…另有图谋!

    人心叵测,不得不防,但自恃有妖将一击,倒不惧介休玩花样。

    二人皆是微闭双目,等待。

    但宁凡,心思好似绷成一条线,只要介休有异常举动,立刻便会让介休后悔莫及。

    数个时辰后,宁凡豁然睁眼,而介休,亦是徐徐睁开目光。

    “呵呵,周道友久等了…他,来了…”

    “谁!”

    一霎,宁凡周身,升起一丝强烈的危机之感。

    在介休身前,一个黑色龙袍的中年,徐徐浮现。

    此人短须,鹰目,不怒而威、

    他的出现,宁凡的神念竟丝毫没有探查到轨迹,只是对危机的感应,才睁开双目。

    此人所站之处,气势如虹,当对上其目光之时,此人目光好似金光一闪,立刻,金光投入体内,没入心神,让宁凡心神一痛,不由自主,想要后退一步,以退借势、避其锋芒。但却咬咬牙,硬是没有退出这一步。

    这一步,不能退!退,则为臣服!而这金光,则会此消彼长,威势更胜,将自己自内而外,抹杀!

    “碎!”

    其体内剑念,狠狠一绞,将那没入心神的金光,斩碎!

    而他气息微微纷乱,目光阴沉,冷视介休与黑袍男子。

    “你,可是晋君!”

    “正是!本君巡守南方,离此不远,听闻此处有一元婴道友加入修卫,特来一见…那些金丹,在本君眼中,不过蝼蚁,我本以为,南锁界处唯有你,能让我重视,特别对待。想不到,却是大失所望…你区区融灵,冒充元婴,洗劫魏国!但在本君眼中,你的隐藏,一目洞穿!哼,介休!你识人不明,记你一过!竟连对方是元婴,是融灵,都分不清!”

    此人言语之中,带着上位者的君主之势,元婴后期的法力,让整座巨殿,都微微晃动,让介休,满面畏惧。

    晋君!

    介休怔住了,他请晋君来,本是为了探一探宁凡的底,并声称此人是元婴修士,有加入修为意图,但心思似不纯,需要晋君亲自拉拢此人。

    为此,晋君才会大费周章,特意来曲沃城。

    但让介休忌惮不已的宁凡,难道仅是融灵小辈?融灵能洗劫魏国?能有元婴神念?不能吧,但,晋君定不会看错…晋君的‘金目之术’,绝不会看错!

    他凌乱了,万万没料到事情会如此。

    但晋君,在扫视宁凡数息之后,漠然道。

    “你虽是融灵,但,确实实力不凡,银骨之境么…洗劫区区魏国,倒足够。你,可是想加入修卫,使用太古传送阵!”

    “不错!”宁凡丝毫不惧,元婴后期,虽强,但他有底牌,重创此人!

    “本君重诺,一言九鼎。本君下过令,唯有金丹修士,才能入战部。此诺无关道心,并非不可废,但要看看你,是否有让本君失信于人的资格!本君给你一次机会,施展全力,攻击本君,让我看看你手段,足不足以让本君心动!若你手段,仅仅是银骨,那么,本君不需要!甚至,凭你血脉之中,一丝妖血,本君可能会将你视为妖族同党,抹杀!”

    晋君眼光一闪,周身,银光大现!更是一言点出,宁凡体内,觉醒的一丝稀薄的羽之妖血!

    此人,非但是元婴后期老怪,更是,银骨第二境的炼体修士!

    此人,要考验宁凡的实力。若不能让其满意,则,抹消!妖血,为隐患!

    “拿出你全部本事!让本君看看,你对我大晋,是否有用!”

    “…”

    宁凡没有答复。

    他的心,有一丝不屈之意,在心中沸腾。

    那一个照面下的金目神通,让其心头愤怒。若自己无法抵挡,或后退一步,则必死于金光!

    元婴后期,又如何!又能如何!想抹消自己,不够!

    此人,想考验自己…好!如其所愿!

    “冰碎!”

    他嘶吼,一拳冰碎,天地冰封!

    但那冰封,却在尚未成形之际,被晋君目露失望,一指碾碎。

    冰屑,洒落!

    “只有这点本事的话,留不得你!”

    “冰碎!”宁凡再次一拳,冰封天地!

    “此术,对我无用…”

    “是么!那这样,又如何!”

    这一刻,宁凡眉心雷星一闪,天地雷动!

    而晋君,第一次,微微色变。

    “神魔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