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67章 执子之手(第二更)

第167章 执子之手(第二更)

    三个月,魏国楼船之上,宁凡未修炼妖术,仅仅以焚血,炼制‘焚血丹’。

    此丹,名列三转,服之,可提升《巨骨诀》功法境界,亦可促进炼体境界提升。

    但此丹,有一个缺陷,服下之后,不仅痛楚难忍,更会让人陷入癫狂。

    那癫狂,唯有在杀戮中,才能平息。

    得知大晋之地,想借助传送阵,必须加入修卫斩妖,宁凡心头有谨慎、亦有心动。

    杀戮之中,倒是释放焚血丹杀意的绝佳时机。

    只是,让他忌惮的,却是那疾遁而来的男子。

    元婴中期,来意不明…

    当那男子叫出素秋之名后不久,立刻化作光点在长空连闪,并于数息之后,跨越数百里距离,降落在七梅楼船之上。

    这瞬移速度,宁凡自问不如…

    这青年,貌约二十五六,骨龄却是七百年,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怪。

    一袭银袍,风骨挺拔,目光锐利,更带有一丝化不掉的狂意。

    其名云狂,身份…雨殿神使!

    此人的出现,立刻引得锁界之处、无数金丹老怪惊呼。

    “是他!‘夜剑’云狂!”

    “五百年结婴,并在两百年之内突破中期…此人在东南大陆的雨殿神使中,足以名列前五十!”

    夜剑…传言这云狂执行雨殿任务,常常深夜独行,至白昼,已带回追杀之人的尸首。夜剑之名,就此传开。

    传言此人狂傲成性,在获得雨殿神亦石传承之后,不仅领悟伪神意,更将自己的癫狂,融入一丝其中。

    此事,甚至让雨殿东南大陆某个尊老,对其大为看重…

    想不到,连这样的高手,都被派来驰援晋国…晋国的妖潮,有些了不得啊。

    就连之前傲然的晋国金丹,此刻也纷纷垂下头,恭敬施礼。

    “见过尊使!”

    “免礼!”

    云狂一摆手,立在七梅楼船,对着殷素秋,悠然一笑,狂意收敛。

    此人的出现,让宁凡暗暗皱眉。

    五百年结婴,七百年元婴中期…这样的人,在东南大陆之中,仅属于神使之中前五十。

    此人不俗,雨殿的底蕴更加深厚…

    且这云狂,身上一丝狂意,融入伪神意之中,使得他站在这里,无端之间,便有一股狂傲到压垮一切的气势,席卷开来。

    这气势,云狂避过了殷素秋,却毫不保留落在景灼与宁凡身上。

    景灼闷哼一声,面色潮红,以他半步元婴的修为,竟无法在此威压下自处。

    倒是宁凡,立在威压中,却岿然不动。

    不够,元婴中期的威压,想要撼动他,不够!

    “嗯?”

    云狂暗暗心疑,他对宁凡,神念一扫,发现后者为半步金丹修为后,便彻底无视。

    对于景灼,见此人半步元婴,又与殷素秋同行,故而威压一放,稍稍震慑。

    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半步元婴的景灼,都承受不住其气势,倒是宁凡,在其气势之下好似没事人一般。

    “呵,这位小友看来机缘不错,获得了某种抵御威压的法宝啊…罢了,看在你是素秋仙子后辈弟子的份上,此宝,我便不抢了!”

    云狂自以为是的认为,宁凡是仗着宝物遮掩其气势,不再看宁凡一眼,转而对殷素秋大献殷勤。

    “素秋仙子,百年未见,依旧是如此美丽,真是让云某动心…当年云某以百万仙玉,换仙子一笑,竟被仙子拒绝,每每想来,都让云某唏嘘不已。莫非素秋仙子的心,是石头做的么?不过想不到,能在晋国相遇,相逢即是缘,不如…”

    “我与你无缘…”素秋秀眉一蹙,与云狂拉开距离,却与宁凡靠得很近。

    不喜,她不喜此人的狂妄,对此人乱放威压的行为,亦不喜。

    至于百年之前,此人以百万仙玉,换自己一笑…

    此事在东南大陆,都被说成一段佳话,但,素秋不喜…甚至,厌恶。

    比起云狂,她更欣赏宁凡。

    宁凡的心,很深,似一潭幽水,无法见底…

    并非故作深沉,而是一种久经苦难的沉默…

    最终要的是,宁凡与自己一样,有着坚持,甚至,他的坚持,比自己的,更艰难,更沉重…

    魏国之时,每一日,素秋都在楼船之上,向过往魏国修士,打探宁凡消息。

    神秘元婴,败元婴女妖…此事,素秋知晓,定是宁凡所为,她知道,宁凡不爱显名。

    周明老祖,坐镇圆觉,平七派,横扫魏国…此事,素秋料到,那所谓的周明老祖,定是宁凡了。

    杀人,抢玉…这行为,殷素秋始终无法接受。但殷素秋知道,宁凡这么做,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有坚持,有道要守,有亲要护,为此,即便恶名昭彰,他也付之一笑。

    周明老祖,败雨殿二位元婴…此事,仅在魏国金丹修士中,引起狂澜巨响。当素秋知晓此消息时,惊讶,但更加怜惜。

    明明是融灵,明明连金丹都未结,却偏爱逞强,去与元婴交锋…

    当宁凡归来之时,本以为自己在魏国所犯恶行,会让素秋指责,但最终,素秋只是默默为其奏箫,并与曲终之时,对其悠然一笑,

    “你是个傻子…”素秋如是道。

    她终于发现,自己心中,实际已烙印下一个身影,只是她不准备告诉宁凡,因为宁凡背负的情债,已太重,自己何必为其添苦恼。

    此刻面对云狂,殷素秋说是淡然,不如说是冷漠。

    当年,她虽不喜云狂,却还会顾及同为正道,稍稍与其攀谈几句。

    但如今,她看云狂,却极为可笑。

    这云狂,资质或许高于宁凡,修为亦比宁凡强上太多,但素秋深信,这云狂,不如宁凡。他的道,不如宁凡。心,不如宁凡。就连其自恃的百万仙玉、千金一笑,也根本比不上宁凡一个镯子、一声言笑的温暖。

    此人,比不上宁凡,即便他,是高高在上的元婴中期、雨殿神使…

    这一刻,殷素秋做了一个举动,一个让宁凡讶异、云狂震怒的举动。

    她轻轻,挽住了宁凡的手,望着宁凡,清丽一笑。

    这笑,似乎用尽了她六百年修道的所有快乐。

    这笑,让不少神念打探的金丹老怪,便是心如铁石之辈,都微微一荡,惊艳不已。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云公子,我与你无缘,只与他,有缘…”

    我与他有缘,只是,有缘无份…

    只是执子之手,却无法偕老

    最后一句,她未宣之于口,只深藏于心。

    此去无尽海,分别之后,或许会再无相见之日…

    若她再不挽住这个手臂,将永远…错过…

    “呃…殷道友,你这是明摆着给我惹麻烦啊…”宁凡只因为,殷素秋是为了躲避云狂的纠缠,故而出此下策,传音道。

    “你可以唤我素秋…”

    “什么?”

    “没什么,你说得对,我就是个麻烦的女人,就是…但,我不会改变,不会…”

    “罢了,谁让我欠你人情,便为你稍稍摆平这云狂的麻烦…好在这云狂终究是雨殿中人,界法存在,不可以因私情对我出手…但多半,此大晋之行,会被其暗中为难的。”

    宁凡苦笑摇头,他不怕云狂,仅仅是忌惮。

    且从内心而言,他亦不愿云狂纠缠殷素秋…

    他微微肃然,对面带怒意的云狂,一拱手,笑道,

    “云道友,素秋是周某道侣,却是无法与阁下有缘的…阁下身为雨殿神使,该不会,会做出纠缠妇人之举动吧?”

    “道侣?!”

    云狂望着挽在一起的素秋、宁凡,暗暗咬牙。

    目光再次落在宁凡身上,带着一丝浓浓的敌意,但这敌意,立刻被其收起,他虽狂,但那狂,是其神意的神通,他的心境,终究有元婴老怪的沉稳。

    “你的名字!”

    “周明!”宁凡不避讳道。

    周明这二字一处,立刻,在不少锁界金丹的耳中,犹如惊雷炸响。

    这些老怪,在此锁界,自然是路过魏国了。对于周明老祖的传闻,或多或少都听了一些。

    瞬间,所有之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宁凡身上,暗暗震惊,这不起眼的融灵青年,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元婴高手!

    难怪,敢在云狂面前,挽住云狂心仪的女人!

    可惜,云狂此人,性格孤僻,对周明之名根本不知,只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不露声色道。

    “周明么,幸会幸会…”他直呼其名,不称道友,实际是无礼行为。对此,宁凡眉头微皱,看起来,这云狂,终究是得罪上了。

    只是,得罪又如何…雨殿之强,让宁凡忌惮,但同时,雨殿有着无人不遵的界法。

    这界法,是老儒、美妇攻击宁凡的起因。

    这界法,亦会束缚云狂,不对自己动手。

    或许云狂会暗中刁难,但这种刁难,不伤性命,则宁凡,可以略微忍耐一二。

    他要借助大晋传送阵,不会再多惹麻烦,一个殷素秋,已经一路惹了许多麻烦…

    见宁凡不言不怒,云狂自讨没趣,干笑一声,嘴角勾起莫名弧度。

    “对了,你们会挑妖乱之时入晋,多半是为传送阵而来吧?”

    “不错。不知云道友,有何见教?”

    “见教倒没有,不过若想使用传送阵,必须加入大晋修卫,与那些金丹、元婴妖物交战…你的修为,仅仅半步金丹,似乎,不够啊…晋君有命,加入修卫者,至少需要金丹期…”

    “周某修为够是不够,日后自见分晓,且此事,是周某与晋国的事,就不劳云道友挂心了…道友请吧!”

    “哼!如此,我云狂,就拭目以待,看看你周明,是否有实力,加入修卫!”

    云狂还欲多言,忽然一道剑光,自长空破空而来,其遁速,几乎比元婴后期修士更快!

    那剑光,化作一道传音,在云狂身前炸开,立刻,化作一道古板、苍老的声音,响起。

    “所有神使,速归,老夫有话交待!”

    声音不大,但百里之内,都能听闻,且那声音,有一股明悟天地的威势,使得在场老怪,纷纷心神一颤。

    至于宁凡,虽然不受威压动摇,却目光一凝。

    飞剑传音,化神修士!

    此声音之下,便是云狂,都面色一变。

    “尊老大人,怎么来晋国了!”

    雨殿尊老召见,便是云狂,也不敢怠慢。

    他皱眉望着宁凡,又看看素秋,冷哼一声,一道光华,立刻朝天边瞬移离去。

    但宁凡,却没有丝毫轻松。

    一入大晋,得罪雨殿…

    大晋妖乱,更是超乎想像…

    连雨殿化神期尊老,都降临,那妖将,果然在晋国肆虐…

    如此,即便加入晋国修卫,也必须速战速决,获得足够战功,立刻离开此地。既要提防妖将发现,又要小心云狂刁难…

    “真是麻烦…先看看如何加入修卫吧,说起来,殷道友的手,准备何时松开?”宁凡摇头苦笑。

    “谢谢…”

    殷素秋答非所问,再次淡淡一笑,却松了手。

    她一生笑容,都给了眼前青年,仅他一人。

    “七梅楼船,看来要暂时收起,至于船中女子,若殷道友信得过在下,姑且让在下保管…”

    “我自是信得过你…但你要如何保管?”

    “用它!”

    宁凡轻轻晃动左腕鼎炉环。

    七梅楼船,化法宝收起。

    冰灵月灵等女子,及宋国女修,则在殷素秋瞠目结舌之中,被收入鼎炉环内。

    “你这环中,究竟藏了多少女人!”她秀眉一蹙,暗暗担心。

    “你进去看看么?”

    “不去!”

    “走吧,去找那晋国金丹,加入修卫,速速攒够战功,前往,无尽海!”

    …

    雨殿分殿,建在一座青山之上。

    山高万丈,有一道壮观瀑布,倾泻而下。

    万丈瀑布,可生云气,可化彩虹,而雨殿分殿,便是以大法力,以飘渺云气,化作实体,建成宫殿,悬空漂浮。

    殿中,包括云狂在内的十七人元婴,被紧急召回。

    阶上,一个黑衣白发的青年,立在殿中,让所有元婴神使,大气不敢喘。

    这青年,看似年轻,实则已活了数千载,是实打实的化神老怪。一头白发,是年纪,面容不老,是神通!

    其声音,则是苍老。

    包括云狂在内,一个个神使,暗暗思索此尊老的来意。

    “据冥尊老卜算,大晋之内,有化神妖将潜入,老夫来此,平妖患,诛天下之妖!”

    白发青年,冷冷一语,但其言语,却在诸位神使之中,立刻引起的轩然大波!

    化神妖将…果然,此次妖潮的缘由,都在那妖将身上,斩了妖将,妖潮自灭!

    “即日起,尔等17人,尽并入大晋修卫,至于晋修,尽归老夫统领!三月之后,‘龙梦泽’,那妖将化龙关键之时,我等倾巢而出,一决生死!尔等可有异议!”

    “不敢!”

    “好…云烈、云若薇,这二人,怎么没到?”

    “回禀‘雪尊’,云烈说要独自去龙梦泽一探…”老儒宋易,小心翼翼道。

    “禀雪尊,云若薇似乎受心魔所扰,恐怕还要数日,才能赶来…”

    “哼!”

    听完二人禀报,那白发青年,立刻面带怒色。

    “这云烈,元婴巅峰,距离化神不远,为东南大陆第一神使,但凭他,竟潜入妖潮中心之地,简直是胡闹!至于云若薇…此女,身份有些特殊,且身为妖类,其心必异,若非那人情面,此女岂能留在雨殿…嗯,罢了,此女若抵达晋国,立刻派人通知于我,至于云烈…这个莽撞的小子,老夫亲自去龙梦泽,将其带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