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65章 散魔!送君一死!(第四更)

第165章 散魔!送君一死!(第四更)

    外界的法宝,皆在年代中溃散,但最后一间石室,却得到大阵的特殊加持,法宝不损。

    宁凡推开石门,其中神意,渐渐开始消散。

    那神意,有太多的无奈、不甘,多半是魏太/祖坐化时所留,却因为阵光的神效,流传至今,并在石门开启之时,消散。

    这便是一个化神巅峰的高手,末路感伤么…

    宁凡在神意中,伫立良久,在神意彻底消散后,方才目光一收,着手收取宝物。

    一池焚血收入鼎炉环,储物袋,则被宁凡捡起。

    储物袋设有封印,以万字真言镇封。

    这万字真言,宁凡可凭东溟钟破除,但让其在意的,是为何储物袋,竟设有封印。

    大能修士,会在储物袋设下神念烙印,防止储物袋遗失后,被低阶修士拾取、盗宝。

    但这种烙印,是会随着修士死亡而消散的。

    眼下的封印,为防止死后消散,特意以万字法力镇封,却颇有古怪之处。这一间房,是魏太/祖特意留下传承,赠与后人,否则,他不必特意以阵力加持石室,护住焚血灵性不散,护住储物袋不化作飞灰。

    既留给后人,又种下封印,那么这封印,便不是针对拾取储物袋的修士,而是针对储物袋中之物…

    心思一动,宁凡暗暗一惊,储物袋,在轻轻颤动,里面…有东西!

    “什么在里面!”宁凡呵斥道。

    “哦?区区融灵小修士,竟发现本散魔存在!嘿嘿,速速放本魔出来,本魔困在这里,太久了,太久了!”

    “散魔?!”

    宁凡暗暗一惊。

    所谓的散魔,便是碎虚第九重的强大魔头,与散仙类似。散仙是渡‘真仙劫’的失败者,散魔则是渡‘天魔劫’失败的魔头。

    散魔虽无法成天魔,但随着修炼,实力绝非碎虚九重可抵御,而传言散魔修炼到极致,甚至还有第二次成天魔的机会…

    想不到,这储物袋中,竟封印有一介散魔!

    只是,若其中当真封印有散魔,恐怕早应死去,魏太/祖存在的年月,足够散魔寿数用尽、死上几十次了。

    那么这散魔,在当年封印储物袋时,应该还未成形。

    拥有灵智的时间,多半也是在数万年之内。

    修炼有成的时间,怕又是在近千年之中。

    如此,才能不死…

    这散魔的本体,不知是何物,但极可能是魏太/祖实现放置在储物袋中封印,并在时间长河中,渐渐拥有灵智。

    器灵法宝,被弃置太久,可成魔。

    五转丹药,机缘巧合,可成丹魔。

    甚至尸身,也可能成为尸魔。

    此魔是什么种类,姑且不论。

    此魔若真是散魔,为何逃不出区区储物袋封印,又使得商榷。

    甚至于,这散魔,是储物袋中自己生成灵智,变异成魔,还是魏太/祖特意培育的结果?

    宁凡目光一凛,忽然发现,自己丹田之内的法宝——弥天舍利,隐隐与储物袋中散魔,升起一丝联系。

    而在感知到散魔身上一丝浓郁的丹香后,宁凡精光一闪。

    一瞬,他将一切谜团,想通!

    而对魏太/祖的惊才绝艳,他第一次,深深钦佩!

    魏太/祖是特意养魔!

    且从丹香看,这魔头,竟是丹魔!

    魏太/祖定是事先准备了一颗五转丹药,并在丹中种下养魔符印。

    就好似小丹魔明雀,体内便有一道符印,被宁凡斩灭。

    魏太/祖存在的年代,比那神秘真仙豢养明雀,年代更久远,应是在雨界建立最初。

    他在道消身死前,顾念魏国安危,所以决定为后人,养一丹魔,而他留在丹魔体内的养魔符印,也与那神秘神仙不同。

    那神秘真仙,在冥坟之中养丹,留的是丹药认主的印,是将明雀这小丹魔当丹药培育,并在丹成之时,灭杀明雀体内的魔魂,打落其本体,获取九转甚至更高品阶的丹药。

    而魏太/祖,则不同和。他种下的,是养魔符印,但又有所改动。

    养魔符印,有一个坏处,一旦种下此印,丹药作废。

    但却有一个好处,此符印种下,若机缘巧合,无数万年之后,丹魔生成灵智,成了魔头,每每提升修为,其中符印,也会随着魔头修为,而不断提升威力,使得魔头即便成为散魔、天魔,却永生无法凭自己手段,破去封印,只能沦为养魔人的魔宠,听从养魔人使唤,作为打手存在。

    魏太/祖,机缘巧合,养出了一个散魔。

    当好不容易养出魔头,他却无法驾驭此魔,并在此魔成灵无数万年前,便道消身死。

    养魔,对真仙而言,可行。

    对未成仙的修真七境修士,却是镜花水月般的行为。

    上古之时,不少修士都养魔头,但养魔头的,且最终能成功控制魔头的,必定至少是真仙。

    这里,便要说说养魔的三大难题了。

    其一,养魔几率太小,这几率,就好似杀修士、得道果一般,纯属碰运气。

    有些人,养一魔就成功。有些人,耗费一百颗五转丹药,也未必能成一魔。

    影响丹药成魔的因素,一是丹药等级,二是地势,三是养魔阵。

    并非丹药品质越高,成魔几率越高,恰恰想法,若丹药品阶太高,则药力不散,不生灵,而无法成魔。若丹药品质太低,则灵性不足,亦无法成魔,五转,是丹魔养魔的最佳品阶。

    至于地势,太祖荒丘的地势,实际比冥坟更容易生魔,但冥坟因为有了太古冥雀的遗骨,所以有特别用处,为那神秘真仙所选择。

    至于养魔阵,魏太/祖所布大阵,是凡虚级,而冥坟的养魔阵,只怕是仙虚级,又比此地略胜一筹。

    丹魔成形率低,所以想要养丹魔,就必须使用大量五转丹药,以量取胜。

    大量五转丹药,真仙能拿出,但修真七境的修士,不易拿出。

    第二个难题,是养魔所需时间,太长!

    例如丹魔,丹药成灵化魔,少则需要数万载,多则需要数十万年。真仙寿数无尽,可以等待,普通修士,即便是碎虚,也不过拥有数万年寿数。等不到丹魔成形,养魔修士便化作一抔黄土死去。

    即便那修士,在等待魔头成形的数十万年中,机缘巧合,成仙成功,但其饲养魔头,刚刚成魔,从此时开始修炼,需要数万年之后,才能修炼到碎虚境界,稍稍派上用场。没有碎虚境界的魔头,对真仙何用?

    第三个难题,是养魔符印本身。

    有些古修士,并未成仙,但也饲养魔头,供数十万年后的后辈子孙使用。

    有养魔符印辅佐,养魔人能控制的魔头,最多不可超过自身一个大境界。

    若碎虚修士养出一个散魔,其后辈子孙,以炼虚修为,便可控制此魔,维护家族不没落。

    只是,养魔符印,却会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减弱,对魔头的控制力,也越来越低。

    但魔头实力,却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强。

    上古之时,不少修真族养有护族魔头,但当符印减弱,家主修为不足以控制魔头之时,魔头挣脱符印反扑,修族,必灭!

    从某种程度而言,养魔本身,就有风险存在。

    你永远不知,魔头何日挣脱符印,亦无法把握,该在何时,符印减弱前,灭去此魔,以免养虎遗患。

    能彻底无视三大难题的,唯有真仙,养魔的,往往也是真仙。

    而真仙养魔,其魔头修炼时间不如真仙,实力往往远逊于真仙。这样,一个魔头,无法对真仙之战派上用场,往往豢养成千上万的魔头,布成战卫,才能伤到同阶真仙。

    这,便是宁凡从乱估记忆中,了解的全部。

    但魏太/祖所布置的养魔符印,却让宁凡知晓了,何谓惊才绝艳。

    魏太/祖,是个人杰,一个比无数养魔真仙,更加杰出的人杰!

    此人改动的养魔符印,彻底打消了符印减弱的弊端。

    因为这符印,被魏太/祖与体内舍利,联系到了一起!

    舍利不灭,则此符印,散魔永无法凭自身力量破除。甚至,同样以舍利力量布下的万字封印,散魔也无法破除。

    胆敢反抗,则被养魔符印反噬,必死无疑!

    或许魏太/祖养魔,是预估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真仙人物,事先饲养。

    也可能,魏太/祖在知晓自己不久于人世后,心思复杂,留下此魔。

    不论什么原因,魏太/祖能想出‘舍利控符’的养魔手段,为魏国后人留下一个散魔控制,单就才智而言,纵然许多真仙都不如他。

    这没有什么奇怪,若魏太/祖突破化神巅峰的瓶颈,成为炼虚修士,或许早已碎虚,渡劫成仙,成为了真仙存在。他的才智不弱,只是天命难违…天命注定这惊才绝艳的人,死在化神巅峰的瓶颈,无法突破成功。

    所以,魏太/祖才会在道消身死的密室之中,如此不甘吧…

    他不甘,以他的才华,若能成仙,必定是风云人物…可惜,天道太过无情。

    宁凡微微感叹,这便是修界的现实。

    不是资质高,就能成仙,其中,有一个‘机缘’存在。

    凡间,又何尝不是如此?不是才华高,就能功成名就,其中,有一个‘埋没’存在。

    天道没有让魏太/祖突破炼虚期成功,却让他养魔成功。

    让他为魏国,留下一介散魔。

    只是魏太/祖恐怕未想到,在其死后,魏国竟没落成为下级修真国,国中根本没有化神修士,可以破去其太祖荒丘的阵光,获得此传承。

    他恐怕亦未想到,自己养的魔头,在无数漫长的岁月中,已成了散魔。即便获得弥天舍利,能控制散魔的,至少也需要拥有炼虚初期法力。

    而他最最未想到的是,破去自己阵光、获得丹魔的,会是一个异国修士。

    弥天舍利,不知如何,被一个小沙弥偶然发现,落入侯敛手中,被妖族争夺,最终落入宁凡之中。

    太祖荒丘第四层阵光,偏偏因为宁凡拥有东溟钟,而破去缺口。

    最终,宁凡不但获得舍利,更获得盛放丹魔的储物袋。

    魏太/祖没有留下任何法宝,却留下了一个足以颠覆九界格局的散魔!

    这散魔,足以在九界高手中,排名前三十,且灭杀涅皇,绝不难!

    “想要凭弥天舍利控制此魔,我仅仅需要在百年之内,法力达到炼虚初期…也就是说,只要我法力,达到炼虚初期,便可凭此魔,纵.横九界,并击杀涅皇,为师尊报仇!”

    宁凡眼中,精光毕露!

    百年碎虚,难!

    百年炼虚,难么!

    甚至,以自己神妖魔同修,根本无须炼虚初期,恐怕化神巅峰之时,便可拥有堪比炼虚的实力,控制此魔,与涅皇争锋!

    百年时间,化神巅峰…这个目标,比百年碎虚实际,而宁凡,亦有不小把握办到!

    他微微闭上眼,平复心情。

    这个复仇的机会,对他,远比称雄九界要重要…

    这机会,是惊才绝艳的魏太/祖,留给他的。

    这养魔符印,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世上有禅修无数,能想出舍利控魔的符印的,又有几人?

    就好似妖族之中,小妖术不过灵级,但能在岁月长河中,明悟化繁至简、创出灵级小妖术的,只有五百名古妖。

    储物袋中,散魔自恃修为绝强,对宁凡冷笑威胁道,

    “嘿嘿,小修士,本散魔劝你速速放了我,否则,待有一日,老子符印消散,破封而出,血洗天下,你必是第一个死的!”

    “哦?是么…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的符印,永远不会消散,因为,控制你符印不散的舍利…就在我手上!你就乖乖呆在储物袋中,等待我突破化神巅峰的那天,成为我宁凡之魔头吧!”

    宁凡狠狠勾动弥天舍利,立刻,一丝牵引之下,散魔立刻痛楚不已、哀号不断。

    其法力,远远不足以凭符印控制、灭杀此魔,但让其吃些苦头,还能做到。

    这一刻,散魔愣住了,惊慌了,哭爹骂娘了!

    “不可能!不可能啊!老子的符印,怎么被你所控制!啊,老子要杀了你,杀了你!”

    散魔本以为经过数万年的修炼、等待,此符印已快要消散,不曾想,此符印根本无法消散,除非…舍利毁灭!

    这一刻,他怕了…

    他怕宁凡若当真有了足够法力,掌控于他,则他,再无自由之日…

    堂堂散魔,碎虚之中无敌手的存在,竟然被一个臭小子当魔宠养,可恶,可恶啊!

    只是无论他如何骂,宁凡都不会放过此魔。

    养魔,无关善恶。

    此魔与明雀同样是丹魔,但二人对宁凡的意义,却不同。前者只是魔头打手,后者,却是一个颇有好感的小女孩,是亲近之人。

    他愤怒将明雀饲养的真仙,对养出散魔的魏太/祖,则充满感激之意。

    将盛放散魔的储物袋,狠狠丢入鼎炉环一处最隐秘的红雾空间,宁凡望着魏太/祖坐化的蒲团,遗留的衣袍,一地的尸灰,感慨莫名。

    是魏太/祖,给了宁凡散魔,给了宁凡诛戮涅皇的机会。

    他将魏太/祖所留的衣袍、尸灰、蒲团,一并收起,葬在石室之中。

    心思一动,想起了那无字天书,在坟碑上,未铭刻魏太/祖的名讳,而是留下四个字。

    ‘送君一死’!

    区区名讳,太过平凡,但所葬之人,却是才华惊世…刻名,刻被人遗忘的姓名,只会让其他人,看轻坟中之人。

    这便是‘送君一死’所含的深意…宁凡并不知晓,此刻他的心境,与书写此四字的高手,如出一辙。

    那一年,仙皇一袭紫衣,葬了好友,葬了无人知晓姓名的好友。

    因为无人知晓好友性命,所以在坟上书写名讳,则毫无意义。

    他只写下了四字…送君一死。

    那字,霸道到仙佛震惊,让人知晓,此字是仙皇所写,是他为好友送葬所留。

    他不需要让人知晓所葬之人名讳,只需要让人知晓,其中所葬之人,曾经才华惊世!仅仅被命运捉弄、排斥,而不被人知晓。

    而今,这四个字,隔着无数世岁月,重现于碑上。

    太/祖名讳没有刻在碑上,却刻在写碑人心中…这份因果,宁凡决定铭记于心。而作为回报,他会完成魏太/祖最后一个遗愿,在有生之年,护魏国平安。

    宁凡的心境,战意滔天!

    他第一次,真正看到了战胜涅皇的希望!

    只需自己,化神巅峰!

    (好了,这一章解了几个谜团,‘送君一死’是我上本书一个送葬好友的情节。明雀这小丹魔,为何仅仅五转。这小丹魔,与散魔,又有本质不同,从目的开始,决定了用处不一样。弥天舍利的最大用处,揭露,郑国写坟的原因,也是一些铺垫…这个坟,宁凡立了,和仙皇当年的行为如出一辙。百年复仇的真正等级,也暗示了,百年之后,主角不会碎虚,但复仇,不会太远了。接下来的情节,会很快,结丹与结婴不会隔太久,知道大家等久了,最后一幕小高潮,在大晋,其实妖族血脉,也是伏笔,但貌似还不能揭晓。很累,被审核的时候,都不想更了,但一咬牙…说了四更,我一定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