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64章 太祖遗物!(第三更)

第164章 太祖遗物!(第三更)

    周明与两位元婴之战,好似惊雷,在魏国渐渐传开。

    风闻不断的同时,宁凡却悄悄离开圆觉谷。

    他未杀老儒,即便手段尽出,也不过与老儒不相上下,而想杀老儒,除非再损精血拼命,或者使用…妖将一击!

    无论那一种,都不值,杀老儒,更会触怒雨殿,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惊退老儒,便足够,实在没必要为了些许小事,与老儒不死不休。

    魏国之事,与他再无关系,而十日后,他出现在魏国中域的太祖荒丘。

    这是一处安宁的山脉,山势暗合龙形,气势恢宏,地势暗暗成阵,却看不清纹路。

    立在山脉深处,宁凡微微沉吟,此地阵法,已融天地,了无踪迹,品阶,凡虚。

    此地有阵,为魏太祖死前所布,大阵之下,地脉贯通,为其坐化之地。

    事先探查过讯息,宁凡没花太大功夫,便寻到地脉入口。

    一处龙形山丘之上,开有一处绝险裂口,直通地脉。入口出,有零星魏国修士,来此寻宝、历练。

    这些修士,无法入地脉深处,但外围偶尔发现的灵药、灵矿,已足够让他们兴奋。此地所产灵药、灵矿,皆暗含佛光,品质不俗。

    地脉入口外,有修士正召集同伴,一同入地脉寻机缘。

    会临时召集同伴的,大都是散修,宗门修士,往往结伴同行,无须组队。

    宁凡望着地脉入口,对组队,毫无兴趣。

    在魏国耽搁的有些久了,此次取走太祖遗物,需越快越好。

    他闭上眼,感受着山脉大势,神念没入地底。

    地底深处,有着无数溶洞、峡谷,交错林立,渗有迷雾,稍有不慎,便会迷失,历年死于地脉的修士,则化身鬼物,加之土生土长的妖兽,地脉倒有不少凶险。

    这仅仅是第一层…第一层至深处,有通路通往第二层,在第二层,路更加交错、狭窄,只有几个融灵,在洞中寻宝。

    第三层,有数个金丹在此逗留,似乎不是寻宝那么简单,而是再次借太祖威压,修行炼体术。当宁凡神念扫过,一个个金丹老怪,皆背心一凉,暗暗一惊,却不明为何,只道了声古怪。

    第四层,无人,以宁凡神念,也仅仅足以没入第四层很小区域,无法没入更深处。

    第五层,则更加神秘…

    魏太祖,化神巅峰,生前纵横雨界,立魏国,死后,长眠于此…这种修士,应有不弱的传承留下。

    比起其他修真国,魏国能保留老祖坟丘,当真难得。

    他心思一动,立刻步伐迈,朝地脉入口走去。

    但洞口外,一个黄衫少女,忽而微微犹豫后,挡住其去路,贝齿咬唇,小脸紧张,不敢看宁凡眼睛。

    “那…那个…”少女声音,细弱蚊蝇,且有些张口结舌。

    她本怕生,而宁凡模样,又颇俊朗,让这未经人事的少女,有些怕羞。

    “何事?”宁凡淡然道。

    “那个…你要不要与我们结队同行,一同入地脉一层寻宝…”少女语气小心翼翼,她容颜清秀,皮肤白净,辟脉四层修为,纯净眼神中,尚有些稚嫩,显然刚入修界不久。

    这稚嫩,让人怜惜,加上其姿容,足以让许多公子,细心呵护,但对宁凡而言,此女不过寻常,他不会花时间,与此女纠缠。

    “抱歉,我喜欢独行…”

    “可,可是,地脉一层,很危险的!”少女急切道,但宁凡,却好似没听到般,越走越远,身影消失于地脉。

    被宁凡回绝,少女贝齿咬唇,略有暗恼,而身后,则传来催促之声,

    “温晴,找到人了么?若我们凑不齐10人,此次寻宝之事,就此作罢!”

    “张大哥,再等等,我再找找,一定有人愿意和我们结队同行的…”

    没有10人同行,辟脉修士进入险地,凶险莫测。

    但不入此地寻宝,少女恐怕会追悔终生。

    她是一介散修,相依为命的,只有一个妹妹。

    妹妹身中火毒,若想解毒,必须太祖荒丘地脉一层中,某种鬼兽的结晶,方才可治疗。

    她胆小,怕死,但为了救妹妹,即便入此险地,也要一搏…

    这一切,是她的命运,与宁凡无关。

    …

    地脉中,宁凡脚踏冰光,一面疾驰,一面随手引动剑气,斩灭些许拦路鬼物。

    这些鬼物,魂身一散,偶尔会凝聚一些些许结晶,这些结晶,阴冷森寒,若服用,可提升一丝神念之力,微乎其微。一百块结晶,都不如念珠,但若入药,倒也有些用途。

    第一层,十年年份的灵药,他根本看不入眼,直接进入第二层。

    第二层中,偶有几名融灵修士,这些融灵,往往一见宁凡冰光遁速,立刻面色一变,匆匆避开。

    对这些融灵,宁凡毫无兴趣,对此地百年灵药、妖兽鬼物,宁凡更是兴趣寥寥,一炷香之后,他遁光一收,停在第二层尽头,望着眼前阵光,精光一闪!

    眼前的阵光,不愧为凡虚之阵,果真玄妙,其中一丝隔膜之力,似乎可以辨识魏国掌门令信的气息。

    若无令信,唯有金丹修士,才可进入。若有令信,则阵光之威,减少一半。

    宁凡端详掌门令,他发现,此令实际是已一种稀有矿玉所铸,而那矿玉,唯有在第四层之内,他才看到一些,似乎是魏国独产的一种珍惜灵矿…

    他伸手一探,手掌按在光幕上,无法探入。半步金丹,仍未结丹,进入第三层,不够…但持着令信,阵光立刻缩减一半,他便可以通行。

    收了令信,他再次无法通行,却闭上眼,默然不语。体内妖力一转,他的气势上升,当法力与妖力融合之时,其法力,已不弱于金丹初期…这便是,修炼妖力的好处!一步踏入,他进入阵光,再无拦阻!

    第三层,有几个金丹修士,正在地脉打坐,一坐数十年,不问世事,自然不识得宁凡这搅乱魏国的人物。

    感知有人进入,一个个金丹老怪,立刻眉眼一挑,但察觉此人气息,不过金丹初期之后,立刻失了兴趣。

    “区区初期修士,来第三层修炼,不觉得太危险了么!”

    若这些金丹,知晓自己讥讽的是横扫魏国的周明老祖,该是何等惊惶失措呢?

    对这些金丹修士,宁凡兴趣寥寥。他遁光疾驰,此地的金丹妖鬼,已有灵智,感知宁凡前来,立刻趋避。

    这些妖鬼的直觉,比修士更敏锐,隐隐感觉到宁凡恐怖。

    一路上,偶有数百年年份灵药,被宁凡微微选择后,尽皆收去。

    半个时辰后,他停在三四层交界处,目光进入此地后,第一次凝重。

    第四层,阵光泛着淡金色的光华,其上隐隐有梵文流动。

    以宁凡修为,加上圆觉谷掌门令,亦无法进入第四层。

    他踌躇片刻,闭上眼,再睁开始,周身笼起一层层墨色剑念,眼神冷漠,黑发狂舞!

    “碎!”

    他剑念纵横,一声轰鸣巨响声后,阵光破碎、愈合,而他则踏足第四层!

    这一刻,之前讥讽宁凡的几名金丹,一个个面色大变!

    那轰响,无疑是进入第四层的征兆…第四层,此人,难道是元婴修士!

    …

    第四层,有千年灵药,珍惜灵矿,无妖物鬼物。

    但宁凡仍是一步一小心,随时应对未知状况。

    几道隐晦而强横的气息,暗中朝宁凡探来,带着杀机。这些气息,有元婴中期,有后期,甚至还有元婴,皆是此地的妖物鬼物。

    路上,更偶尔会有死于此处的雨界元婴,尸骨已寒,储物袋则被宁凡收取。

    当这些元婴鬼物神念扫来时,宁凡立刻一拍储物袋,取出血色玉简。

    其中,蕴有化神一击,血色暴虐的杀机,自其中蔓延,让一个个隐晦神念,立刻收回,犹豫之后,打消了对宁凡的杀意。

    “此人族,不好惹…”一个个阴沉的声音,沙哑道。

    第四层多岔路,亦有许多险地,有万年灵药,但皆有强横妖物镇守,宁凡思虑后,不得不打消取药之心,以他修为,借妖将一击,令妖物忌惮尚可,想要凭此斩杀所有妖物,有些痴人说梦了。

    他尽量走近路,径直朝第四层尽头走去,并全神警惕…一旦哪个妖物不知好歹,他立刻,激发化神一击!

    偶尔也有万年灵药,镇守妖物不过元婴初期,宁凡沉吟之后,凭银骨肉身,并召出黑尸,强抢灵药。两名堪比元婴的高手,让一些元婴初期的妖物,忌惮而无奈的,放弃了守护灵药…如此,宁凡倒是获得数种炼制五转丹药的药材。

    行到四五层交界处,已是数个时辰之后,眼前的阵光,已是纯金色,梵音不绝,带着破邪之力,无任何元婴期的妖邪鬼魅,敢靠近此阵光。便是宁凡,都因为修炼妖功,而从阵光中,感到一丝压抑。

    很强的阵光,凡虚之阶,其中,更融有一个化神巅峰修士,一生的神意!

    那神意,是禅宗,名禅意,却并不慈悲,反带着紫色杀机,融合了魏太祖的一生杀戮!

    当宁凡靠近,那阵光立刻似一滴水入沸油,激起千层浪,一层层紫光,化作一道道紫金色的万字真言,自阵光打出!

    真言在空中旋转,每一次旋转,都能引动虚空碎裂…

    凡虚大阵,加上化神巅峰修士的杀意,便是寻常炼虚初期修士,也无法抗衡此阵光!

    手中的化神修士玉简,威力亦逊色阵光,想凭化神一击击破大阵,难如登天!

    万字真言攻到身前,宁凡立刻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受。

    他咬咬牙,暗暗叹息,凭自己,怕是无法进入此遗迹了。

    也难怪,若此遗迹容易进入,早被化神修士挤破门槛。而炼虚中期修士,多半又不屑煞费苦心破阵,仅仅获得化神修士的传承吧…

    第四层之前,定然已被雨界修士踏破门槛,但第五层,恐怕还从未有人进入…

    “宝物虽好,若为其耗损性命,不值!”

    他似有所觉,周身天地元力引动,便要施展瞬移,避开阵光。

    但便在这一刻,奇异之事出现,其储物袋中,沉寂依旧的东溟钟,传出幽幽钟响。

    而那一个个万字真言,忽然似遇到了平生大敌,微微一颤,立刻尽数在钟声中粉碎。

    而阵光,亦是好似畏惧一般,分开一个容人通过的缺口。

    古怪,极其古怪…东溟钟不过极品法宝,却能震碎炼虚修士都棘手的凡虚阵光…

    但此刻,自不是疑惑之时,在阵光愈合前,宁凡立刻拔身一跃,遁入阵光之内。

    阵光,愈合!

    魏太祖沉寂无数万年的储藏,第一次,有了新主!

    …

    第五层,不大,亦无妖无鬼,仅仅是数十个法宝开凿的石室,连接而成。有卧房,有丹房,亦有修炼室,无数万年,曾有一个化神巅峰的老祖,在此修炼,在此…坐化!

    地上灰烬积了厚厚一层,很难想象,这里空荡了多久。

    架子上的法宝,至少都是极品,却一个个因为年代久远,灵性全失,让宁凡暗暗可惜。

    至于丹房,架子上标注了不少四转丹药,但玉瓶已发黄,其中丹药亦是成了一堆堆黑色粉末。

    这种事,在上古遗迹时有发生,宁凡丝毫不奇,亦无可惜。

    会放在外面的法宝、丹药,不过都是寻常品阶罢了。真正的好东西,魏太祖若想传给后人,定是好生收藏。

    让宁凡在意的,是每一间石室的壁画与壁刻。

    此地石壁,是制作炼虚修士试剑石的绝佳材料,坚硬恐怖,但其上刻字,却好似有人以手指刻出,每一字上,都有些许指纹。

    刻字之人,无疑是魏太祖,此人炼体境界,端的是恐怖…

    这些壁画,画得是佛陀、以及莲花盛开的金光世界。

    那些文字,皆是梵文,幸运的是,乱古记忆,虽不懂妖族文字,却破通梵文。

    宁凡发现,这些梵文所记载的,竟是魏太祖的自述。

    其中,不仅包括了一个高手的一生杀伐经历,更有此人的数种功法传承。

    化级炼体功法,《般若诀》。

    化极上品体术,攻击类,《小千叶手》。

    化极上品体术,攻击类,《明王金身》。

    除此之外,让宁凡微微惊讶的,是这魏太祖,竟然还是个附灵大师,其附灵师等阶,到了化级,足以锻造地玄级灵装,并为法宝之上的灵宝,附灵!

    魏太祖所传承的附灵派系,名为《开光术》,是佛门弟子特有的附灵之术。

    凡间也有僧众开光牟利,不过那皆是欺诈而已。

    真正的开光术,博大精深,晦涩古奥,以宁凡心智,都只看懂皮毛。

    此术,他学不会,但却并不浪费,而是以玉简,小心烙印。寻思之后,连那些壁画,都给烙印下来。

    在最后一间石室之外,他收住脚步。

    此石室,给宁凡一种极其厚重的感觉,其中,有一股强大的神意,凝而不散,却不甘。

    而透过石门,宁凡发现,石门中,是一间坐化之地,一个空荡荡的蒲团上,散落一件破损道袍。

    道袍之旁,跌落了一个黑色储物袋。

    除此之外,石室之内,还有一潭好似岩浆翻腾的血池。

    见此血池,宁凡眼神忽然一凝。

    因为这血池之中,所盛放的,却是极为珍稀的炼体至宝…焚血!

    一滴焚血,便值千块仙玉。

    这一池焚血,无价!

    焚血,是《巨骨诀》突破第三层的必须之物。

    焚血,亦是众多炼体功法,突破高阶的必备之物。

    难怪那魏太祖,如此强横,原来,其生前,竟机缘巧合,曾获取一池焚血!

    若有炼虚修士知晓,魏太祖区区化神,却有缘获取一池焚血,该是何等动心!必不顾一切,破了此地凡虚阵,夺走此血。

    但世上,没有如果…他们与此地,无缘,而宁凡,有缘!

    (好累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