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60章 给我一个解释!

第160章 给我一个解释!

    圆觉谷,此刻,正处于一片萧肃。

    掌门宗泽,此刻正襟危坐于大殿中,白眉白须,细汗深处,平日震惊的面容,今日颇为紧张。

    金丹初期,本应喜怒不形于色,但今日圆觉谷危难之时,他却无论如何,无法镇定。

    大殿中,共有七派修士,数百人,虎视眈眈,望着宗泽!

    “宗泽!交出弥天舍利!我莫圣宗,可是打探出,你宗长老侯敛,已于数日前,自太祖荒丘,获得此舍利!此乃魏国传国之宝,你圆觉谷该不会想一家独吞吧!”

    一名紫色袈裟的老者,须发皆银,不怒自威,在其问话只是,金丹巅峰的气息,在大殿中横扫!

    在其气息下,宗泽叫苦不迭,更是无力抵御其威压。

    金丹初期,与金丹巅峰,其实力根本是天壤之别,眼前的紫衣袈裟,乃是魏国七大派中七名老祖之一,名莫希声,人称‘莫圣’!一声手段,非比寻常,金丹中期,连其一掌都接不下

    而莫希声发话后,立刻,其他六派也纷纷诘难起来。

    “宗泽!交出舍利,我白门楼,今日不在你宗门寻事!”一个白衣青年,一头白发,语气阴鹜,显然是个魔道高手。

    “弥天舍利,此等至宝,不是你区区二流宗门配拥有的!”一国字脸老僧,亦是老祖人物,语带凌厉。

    “交出舍利!否则今日圆觉谷,灭!”

    “宗泽,你莫要冥顽不灵!”

    一个个威胁之声,在大殿此起彼伏,但宗泽,却唯有叹气应对。

    弥天舍利若他圆觉谷真有此物,宗泽一定交给七派,以求安宁,眼下七派老祖,皆不是宗泽得罪得起的狠人。

    他圆觉谷,包括宗泽与侯敛,总过两个金丹高手,还都是初期,便是遇上一流宗门的金丹长老,都不是对手,何况莫希声等七大派老祖,齐聚圆觉谷,随便一人,都有踏平圆觉谷的实力。

    交,若有舍利,他一定交!可是,他没有啊!

    确实,第一个发现舍利消息的,是他圆觉谷弟子!确实,长老侯敛,带着一队沙弥弟子,去获取此舍利。但岂料,如今恰逢魏国妖乱,四面妖起,而从时间看,侯敛应该早就返回宗门的。

    宗泽不笨。

    既然七大派来圆觉谷寻事,那么他们必定是获得了侯敛夺得舍利的确切消息。

    而侯敛,获得弥天舍利,至今未归宗门,不是死于妖乱,就是私自携宝逃脱,也可能是被七派老祖其中一个获得,却不动声色,嫁祸圆觉谷,掩人耳目、欲盖弥彰

    难说,难说,修界之中,人心叵测,谁知道如今弥天舍利在哪里?

    七大派老祖,不乏颇通卜算的高手,但这弥天舍利,偏偏足以屏蔽一切天机,让这些老祖人物,根本卜算不出,舍利下落。

    若是侯敛携宝私逃,则宗泽,定恨极了此叛徒,遗祸宗门。宗门,必灭。

    若侯敛死于妖乱,则宗泽纵然有百口,今日也无从解释,他拿不出舍利,则宗门必灭,而七大派或许会在灭门之后,搜索一番无果,或许会对宗泽魂魄搜魂灭忆,一番确定后,才会确信,圆觉谷,并未获得此舍利。

    若七大派老祖中,有人获取舍利,嫁祸圆觉谷,那圆觉谷,亦是必灭无疑,唯有死人,才能让所有舍利线索,中断

    “哎我宗泽,到底积了什么罪孽,竟然会被七大派逼得走投无路”

    宗泽怅然闭上眼,神情最终平静。

    罢了,罢了,无论舍利去了哪里,今日,难逃一死。

    “宗泽,弥天舍利,你是交,还是不交!”莫希声最后一次质问。

    “我没拿舍利以心魔发誓!”宗泽苦涩道。

    “哼!冥顽不灵!如此,诸位道友无需留情,我等今日,踏平圆觉谷,也要找出舍利!”

    莫希声话音一落,七大老祖,俱是神情一冷,杀机暗动。

    他们或正或魔,但不论正魔,在关乎弥天舍利这种传国之宝的事情上,无人会心慈手软!

    一个个圆觉谷小沙弥,在数百七派修士的杀气下,微微颤抖。

    更有无数弟子,跪下,苦苦哀求掌门,莫要因为一个舍利,祸害宗门。

    杀机一动,立刻便有数名小沙弥,被血祭。

    宗泽眼中,露出一丝恨意,他睁开眼,怒吼道,

    “莫希声!老夫说过,没拿舍利!便是拿了,此事也与我宗门弟子无关,你安敢如此!”

    “好!好!区区一个金丹初期,敢对老夫大呼小喝!你,必死!你宗弟子,一个也不能活!”

    莫希声冷笑一眼,杀机已动,周身泛起一阵阵金光,梵音不断,其手掌,好似化作纯金之色,一掌朝宗泽隔空一拍,丝毫法力不用!

    但梵音忽而化作一声声金轮,在大殿之上不断旋转,并凝成一个足有百丈之大的纯金巨掌,连指纹都是金色,将大殿殿顶掀翻,一掌朝宗泽按下!

    婴级下品炼体术,金轮掌!

    金轮每一转,那掌力便再次提升一成之多!

    这一掌,实在已是莫希声必杀一击。他乃禅修,一生炼体,已处在银光第九境界,距离银骨之境,都不远!

    便是寻常元婴修士,他也可接下三两招!

    一掌之威,让其他六大老祖纷纷噤若寒蝉,便是其他六大老祖,皆是金丹巅峰的人物,也无人能毫不受伤之下,接下此掌!

    而被掌力锁定的宗泽,仅仅被掌风波及,体内已仙脉欲断,金丹,欲碎!

    接不下,无法接下,唯有一死!

    但他不甘心,不甘心呐!因为修为低下,而被人欺凌,这种感觉,让他,不甘!

    “莫希声!此仇,我记下了,记下了!”

    “记下么,可惜,稍后老夫会对你搜魂灭忆,你什么也无法记下,且便是记下,你能奈老夫何?凭你金丹初期的修为,再苦修五百年,也不是老夫对手!死吧!”

    莫希声哈哈一笑,掌力,镇压!

    宗泽浑身浴血,玉座崩碎,而他好似一个血人,被掌力按在地底。

    死了,就要死了

    但在这一刻,一股比莫希声更强数倍的气势,在圆觉谷回荡!

    整座大殿的空气,忽然被一股寒冰之力所冰封!

    随着一声冰碎的拳响,那连元婴修士都要费些手段接下的金轮掌。竟在冰碎声中,金轮粉碎,掌力爆散成金光消逝!

    而拳力不减,冰碎不断,一连串破碎声中,一个个七派修士皆被拳力波及,融灵修士,几乎一个照面,便纷纷爆散成血雾。

    七派数十人金丹,即便各个炼体不凡,却在拳力之下,尽皆重伤!

    就连七派老祖,亦是各个狼狈之极,而掌力被破的莫希声,更是一口,金血喷出,平生第一次,眼中浮现的不是狂妄,而是惊恐!

    他猛然抬头,却见大殿破碎的天空上,一个白衣黑氅的冷漠青年,一手拎着侯敛,另一手,冰力未消。

    仅仅一个目光,却让莫希声感到剑刺般痛处,识海都要粉碎一般!而他结结巴巴,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此人,此人此人是谁!”

    “我乃圆觉老祖现在,我需要一个解释!”宁凡声音冰冷,在此声音下,之前一个个嚣张至极的七派修士,却全部低下了头,竟不敢直视其目光。

    此人,竟说他是圆觉谷老祖?!圆觉谷,有这等高手坐镇么?!

    此人,究竟什么修为!

    (下午的火车,这一更送上,可能没有两更,试试火车上手机能否码字回家了祝大家工作顺利、学习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