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51章 素秋之辱(第一更)

第151章 素秋之辱(第一更)

    离开楼船,已然三日,素秋寻到了宋国正道,加入了搜杀红花老妖的阵营之内。

    三日,宁凡始终跟在此女身后,直到此女与宋国正道会合,安全无恙,他才暂时离去,去做另一件事

    第七日,素秋等人寻到一丝老妖踪迹,但被其跑了,寻回的,仅有十余具女尸,一个个死前被破去处子身,吸干元阴。

    第十九日,素秋等人在一处山谷,堵住了正行采补之事的女妖,然而一战之下,十几名金丹老怪,死去1人,重伤2人而女妖留下的,仍只是一堆堆女尸。

    重伤的老怪,不得不退出搜索,而有几个金丹老怪,妻女已丧生,失去了追杀女妖的勇气,虽然仇恨,却怀抱妻女尸身,暗暗离去。

    一月之后,包括素秋在内,仍在追杀女妖的,只剩七人

    素秋抿着唇,这一次追捕,仍是徒劳无获,甚至自己还险些被女妖给捉了去

    己方高手,越来越少,而对方女妖,则在不断的采补之中,修为朝着元婴初期稳固。

    那女妖,不知什么原因,修为大损,故而需要采补女子恢复法力。

    而随着她真正恢复到元婴修为以后,便是宋君等人,都开始犹豫,要不要继续追杀此妖。

    “怎么办?”长春宗中,卢宗主面色无奈,望着众老怪。

    “此女竟恢复到元婴修为,我等已无力捕杀,相反,若此女反扑,我等必定身死依老夫看,擒杀此妖,并非首要之事,关键是,如何防备被其女报复。”一名老怪畏惧道。

    “是啊,我看,追杀此妖之事,就此作罢大家速速返回宗门,加强防御吧。”天明主持叹息道,而众人纷纷点头,唯独素秋一人,反对。

    “不可以!难道你们就眼睁睁,看自己妻女死于此妖之手,而不救回么!”

    “素秋仙子勿要动怒我等亦想救回妻女,但眼下,此女已是元婴,我等岂是对手问宋国之中,谁可一战元婴”天明主持无奈道。

    “元婴又如何,若是他出手”素秋想起宁凡,但旋即咬牙,露出苦涩的表情。

    自己一个月间,捉拿女妖,舍生忘死,但宁凡,没有来帮助自己。

    自己的一丝希冀,都破碎了

    他,不会来

    话说一半,素秋陷入了沉默,而一名早生退意的老怪,立刻暴怒道,

    “素秋仙子,你来助我宋国同道,老夫很感激,但如今元婴老妖,大势已成,我等明显不是对手,只能等其‘吃饱’之后,赶快离开宋国,听说郑国,也在闹妖说不定此妖满意之后,不会与我等为难,会自行离开宋国”那老怪眼中,露出一丝心有余悸。

    “吃饱你说,吃饱!你将女子当成什么,鼎炉么?!给女妖吃的食物么?!”素秋拍案而怒。

    “不错!老夫就是这么想的,若是能保护宋国,老夫愿在宋国,搜集一万童女,送给此妖,说不定此妖就满意了,离去了”老怪薄情寡恩道。

    “你!”素秋银牙一咬,美眸含怒。在这老妖的威势之下,有些正道老怪,已暴露了本性。

    而更让她失望的是,对这名老怪送童女的建议,竟还有二三人点头赞许,似乎颇为意动

    若能花费一万童女性命,说不准真能讨好女妖,甚至女妖高兴下,会将自己等人的妻女,放回

    “王老头的建议,倒是不错我们不如商议商议”

    “哼!一群道貌岸然的懦夫!”

    素秋看也不看这群老怪,足尖一点,离开长春宗。

    至于诸位老怪的谢礼,更是分文没收。

    失望,带着失望,她离开长春宗,但离去后,她的心,六百年来,第一次感到无助

    越国,无家可归。

    宋国,无枝可依。

    无尽海那么远,自己一人,身无分文,如何去

    即便去了,儿时朋友,如今,可还会认自己?

    怀中一个小巧的玉瓶,被其取出,持在掌心。

    其中所盛,却是纸鹤送给她的苦命丹,又称,‘糖丹’

    她含下一颗,数日间的法力损耗,立刻恢复。丹很甜,但她的心却很苦。

    “宁凡有人看见,七梅楼船仍在宋国锁界等待,他是在等我么?我该回去么?以何面目回去呢?我的道,可笑么坚持正道,真的可笑么”

    她茫然行走在云雾间,心思烦乱,她仅仅是想坚持正道,但这世间,已无真正的正道了么

    若无正义可守,自己还自诩什么正

    这一刻,她全身破绽百出。

    这一刻,一道微红的妖风,忽然一卷,将其娇躯,卷入妖风之内。

    立刻,素秋目光一凛,暗叫不好,自己心神纷乱之时,竟然被人偷袭!

    而妖风中,立刻传出一丝纷乱的法力,没入素秋娇躯中,使得其一身法力,竟然立刻好似封锁并旋即,自妖风中,传出一道女妖得意的声音。

    “哼!这一月以来,你追杀我,追杀得很得意啊。现在,轮到我报复了吧!你的小相好,怎么不来帮你?”女妖妖风一卷,法力被锁的素秋,随妖风,朝着宋国西域一个深谷飞去。

    而听闻女妖的话,素秋先是羞恼,而后神情一黯,“闭嘴我与他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我真想知道,将你撕烂衣物,吊在树上凌.辱之时,你那小相好,是否会动怒呢而你这所谓的人族正道,不是该仪态端庄、高高在上么,若是被我如此侮辱,或许,比死更难受吧”

    “你!你敢!”素秋怒斥道。

    “哼!有何不敢!小妹妹,姐姐活了数十万年,最爱的,便是羞辱那些高高在上的女子你越是高傲,姐姐我越是要,让你低头!”

    “数十万年?怎么可能?!你不过区区元婴妖族,如何能活这么久?!难道你是妖灵之地‘沉睡’的古妖?!不,‘沉睡’的古妖若想苏醒,至少需要是化神修为的妖将我知道了,你是某个化神妖将的伴生之妖?!可是如此!”

    “哼,你无须知道!总之,姐姐如今心情好,先来和你玩玩吧”

    女妖暗暗惊讶素秋的机敏,这看起来迂腐固执的女人,心思竟如此剔透,只是如此聪颖的女人,为何明知不敌自己,还敢一整月捉拿自己,真是让女妖极其费解了

    数个时辰后,女妖妖风降落,出现在西宋的血花谷。

    此谷,曾是某个末流宗门的所在,但此宗,早被女妖暗中屠门。

    如今此谷,一片废墟,唯有深谷处某处幽谷秘境,仍保存完好。

    在一阵阵光之中,女妖抱着素秋娇软的身体,进入幽谷。

    被女妖碰到敏感处,即便同时女人,素秋仍是面色羞怒。

    而当素秋,见到一谷之内的迷乱、惨状之后,她立刻俏脸变色。

    谷中最深处,明山秀水间,却有无数赤身裸体的女子,哭哭啼啼。

    这一女子,无一例外皆是女修,修为最低,也有融灵,最高者,甚至是名震一方的金丹老怪,然而此刻这些女修,俱都被什么手段锁住法力,且浑身酥软,半点气力都使不出,与沦落魔掌的凡人女子,没有任何不同。

    这些女子,不少的双腿间,都流出丝丝处子血,显然清白已失。

    而有些少妇般的女修,则不少都表情呆滞、渴望,也不知被女妖施展了什么手段,正无休止的自渎,并时不时发出香艳的声音。

    这销魂的声音,传到素秋耳中,让其立刻面红耳赤。

    而女妖一见素秋表情,立刻得意道,

    “这些处子,被我以手指破身,以喉舌采补这些妇人么,则颇通床第之术,与我相处的,极为融洽呢当然,这一切皆因,我未解除她们的幻术小妹妹,你似乎,尚是完璧之身啊,看起来,倒是可以先采补你一番,再对你种下幻术,好生调教你”

    “你说什么!你你敢!”素秋无法想象,自己堂堂老祖,竟有一日,会被一个女妖擒住,关在幽谷,破去贞守,种下幻术,好似一个个失足女子一般,终日欲求不满地自渎,发出一声声呻吟

    而让她紧张的是,女妖将其狠狠丢在地上,却开始自顾自脱去衣衫。

    这女妖,面目丑陋之极,一道道或深或浅的沟壑,在其面上交缠,有刀疤、剑创,也有火灼痕迹。

    此女面容虽丑,但腰肢,却是纤细如蛇,一身肌肤,更是滑腻水弹,好似能滴出露珠,好似那朵朵晨露中的茶花花蕊。

    其身材,纯净无暇,解了发簪,便长发如瀑,酥胸高挺,留给素秋一个完美的背影。

    只要不回头,此女的姿容,或许比素秋好略胜一筹。

    这让素秋微微疑惑,若此女恢复容貌,会是怎样的倾城绝世但这念头刚一升起,便被她掐断此刻,根本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却见女妖脱了衣衫,目露兴奋,以妖术变出一个个器具,皆是床第间所用,冷笑走近一个赤裸少女。

    那少女,尚未破身,亦未种下幻术,见女妖靠近,立刻猜到要发生什么,发出惊恐的求饶。

    “不,不要!”

    但女妖,根本不理会少女的求饶,将娇躯压在少女身上,开始抚摸少女的身体。

    未经人事的少女,岂受得了女妖的抚摸,片刻之后,便红潮满面,并偶尔发出一丝娇吟声。

    只是那娇吟,被少女苦苦克制,死都不愿让女妖心满意足一般。

    而女妖,面色微怒,待指间抚过少女下身,丝丝清泉之后,立刻讥讽一笑。

    “嘴上不愿,身体,却很享受啊如此,让你更加快意,如何!”

    在素秋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女妖将一个碗口粗细的玉棒,刺入

    而少女,立刻痛呼一声,惨叫不已痛,好痛

    “求我,我便换个细的”女妖取出另一个细棒,声音蛊惑。

    “不不求”少女倔强道。

    “哼!看来,你很喜欢这个粗细啊,如你所愿!”女妖动地更剧烈,那少女,双腿不住抽搐,丝丝血丝不绝流出。

    便是久经欢事的女子,都无法承受此棒,凭一个初承雨露的少女,如何能够承受?

    那痛,即便是修士,都无法忍耐而渐渐的,少女屈服了。

    “求你,换个细的”

    “这才乖,自己将腿分开”

    “不要!”

    “嗯!”

    “是”少女羞耻地,自己用手,分开双腿。

    而后,便是一声声无奈的欢吟声。场面之香艳,无法赘述一二。

    而在少女极尽欢好之后,沉沉睡去之时,女妖将少女所有血液、清泉,皆收集入丹瓶,小心存放。

    “此女表现不错,融灵修为的元阴之血,待我.日后服食,定可提升修为”

    似这样的玉瓶,在女妖储物袋中,还有很多。

    赤裸的女妖,转过身,丑陋的眼神,望向素秋。

    “好了,该你了,你选择粗的,还是细的”

    “不要!”

    望着一步步逼近的女妖,素秋第一次,惧怕!这种事,是个女人,都会怕!

    衣衫被女妖狠狠一撕,立刻,素秋便只剩抹胸,下身裙摆,更是被女妖撕得一片不剩。

    而素秋,想要挣扎,法力被锁,气力更是酥软

    她绝望的闭上眼,这一刻,幽谷之外的阵光,却忽而猛然一震!大地,亦开始剧烈震动!

    远处,一个九丈九尺的银甲巨人,正一步步,踏地而来!

    在其脚步之下,无论是山石,还是土木,皆被其,一脚踏平!

    那巨人威压,便是元婴女妖,都感到一丝危险!

    “碎!”

    那银甲巨人,一拳轰出,发出一连串音爆之声。

    堂堂丹级上品的阵光,被巨人轻描淡写,一拳轰碎!

    而巨人,淡漠的声音,却好似雷霆一般,在幽谷中一遍遍回荡。

    “我说过,没有第四次!”

    (感谢aa112562打赏,昨天想爆发,但卡文了,完全没有思路。今天重写,有点感觉,不过被审核了欠更加更,共欠20更,今天至少四更,希望这次能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