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50章 九丈九尺之身

第150章 九丈九尺之身

    每个修士的心中,都应有一道枷锁,名为道心。

    魔修一世,都在重复建立、打破那枷锁,玄修一世,都在拼命加固那枷锁。

    但实际,人没必须活那么累,坚持己道即可。

    宋国灵气不如越国,但却比越国大了一倍之多,按宁凡估计,行到宋国北方锁界大阵,进入郑国,恐怕至少需要三个月之久。

    三个月中,宋国修士共盘查楼船四十一次,但每次,宁凡都会令冰灵持宋君玉令,给诸修士看。如此,倒无人为难此楼船。

    三个月中,那红花老妖,共偷袭七梅老船三次。这老妖很小心,始终都是以神念攻击,释放妖术偷袭。

    妖术,与法术不同,是一种特别的术,需要拥有妖脉才可施展,而提供术式能量的,并非法力,而是念力!

    妖修分体修与术修,体修往往保持兽形,即便突破金丹期,也未必化形为人,仍保留兽姿,因为妖兽之身,显然比人族之身强横的。

    而术修,则往往修炼血脉记忆中,传承的种族妖术。这种神念法术,虽然以念力催使,但效果,实际与普通法术差异不多,但一些特别的妖术,可附身,可攻击识海,应对起来,是极其麻烦的。

    不过正统妖修,在雨界极其罕见,这红花老妖,来历似乎有些商榷之处。

    第一次偷袭楼船,老妖隔了五百里距离,施展了数十种丹级妖术,攻击楼船,似乎是试探。但结果,却是其攻击,直接被楼船的婴级下品防御阵,给轻易挡去。

    第二次偷袭,老妖隔了八百里距离,更加谨慎,施展了七种婴级下品妖术,总算将阵法破去一个缺口,但立刻,宁凡眉心之内,一点星光剑影飞出,站在老妖的妖念之上,将其一个个妖术,焚为虚无。

    这让老妖吃惊不小,暗暗道这融灵小辈,竟拥有焚魂之剑。

    于是第三次偷袭,老妖足足隔了一千一百里,在这里,宁凡的神念无法感知,老妖的神念,亦是极限归根结底,老妖的神念,终究是强了宁凡一线的。

    这一次,老妖毫无保留,施展了某种婴级中品法术,名为《妖星坠》,借一丝星光之力,融入法术,威力颇为不凡,是老妖的压轴之术。

    此术,仅数息功夫,便破入楼船阵光,但立刻,便换来宁凡的眼中森寒。

    “三次!你已触及宁某底线。若有第四次,你会后悔!”

    一股微微墨色的神念,好似一道道墨色剑影,自宁凡天灵席卷而出,朝那妖星之术给破去。

    妖术,以诡异难防著称,威力却并不如同级法术宁凡剑念一扫,那妖星术中的神念之力,被其轻易绞碎。

    术式,不攻自破!

    “这是剑念!?不好,剑念对妖术,算是天敌般克制如此小辈,怎会拥有剑念,且其剑念,极不寻常那剑气,是什么,竟让我堂堂元婴妖族,都深感畏惧”

    至此,红花老妖对七梅楼船忌惮更深,自忖强攻楼船、抢夺三女,成功率不过五五之数,心中无奈,不再追踪七梅楼船。

    而宁凡,则微微露出可惜之色。

    这元婴老妖,竟是女妖

    女妖为何荼毒女人,他没有兴趣过问,但这女妖,若是能捉为鼎炉,却是极大的妙事。

    但可惜的是,这女妖很谨慎,其神念与瞬移速度,都超越宁凡,她不靠近楼船,只远远以妖术偷袭、试探,在知晓自己无必胜把握后,立刻放弃。

    这样的女妖,除非自己送上门,否则宁凡去抓,却是捕捉不到的。宁凡都捉不到,那些宋国金丹,就更加不可能捉到了

    最让宁凡在意的,是女妖眉心,有一个妖异的血色符文,似乎是妖族文字。

    符文中,有一丝血色神意那神意,有一股几乎暴虐的杀意融于其中那血色神意,不属于女妖,应是某个厉害的化神妖修,将符文种在女妖眉心。

    这符文,与念禁有些相似,是古妖族控制奴仆的手段,而这符文,还有一个作用,那边是在奴仆有难之时,激发一道法术攻击

    恐怕那眉心之中的法术,才算是老妖的保命之术,那个法术,宁凡亦没有十足把握抵挡所以,他也渐渐将捉住女妖、收为鼎炉的心思,放下。

    至于此女妖容貌丑陋,则自动被宁凡无视

    “师尊说过,熄了灯,都一样”宁凡以极为正经的表情,说出了一句极不正经的话。

    女妖放弃攻击楼船,宁凡也没有能力擒下女妖,于是,楼船之上,暂时相安无事。

    三个月,宁凡日夜都在修炼,唯有傍晚日落,才会去听殷素秋奏箫。那箫声,能平息心魔,对他大有益处。而在上次诉说心事之后,殷素秋再未过问宁凡的私事,亦再未斥责过宁凡一句,只是,似乎有了心事,再次不苟言笑。

    宁凡苦修的,是《巨骨诀》。此功法若能修成,以他银骨第一境界,化身为十丈巨人,怕是元婴初期修士,都可真正一战。法力,到了瓶颈,他不敢再修炼,除非结丹,所以他只能炼体了。

    《巨骨诀》第一层功法,名为灼脉,以法诀中指定的灵药,配制成药液服下,在法力控制下,于仙脉中运转周天。

    书中指定灵药,皆是火灵浓郁的灵药,宁凡恰好都有,融合之后,更是好似岩浆一般,翻动炽热的气泡,药力浓郁而恐怖。

    这种药,一入喉,便感觉火灼一般,待进入仙脉,则好似要将仙脉给焚烧掉一样。

    但《巨骨诀》需要的,恰恰便是这种焚烧这种痛,常人无法忍受,黑尸也是将天一子炼制成炼尸后,才让无痛感的天一子,修炼此术。

    此术之痛,堪比第三颗玉皇丹,但宁凡眉头紧皱,却硬是未哼出一声,整整一个月,每日痛到衣袍汗湿,也未喊叫。玉皇丹他都承受了,《巨骨诀》的灼烧仙脉之痛,他也能忍。

    而让宁凡可惜的是,若这痛,再痛一倍,他倒可以趁势服下第四颗玉皇丹,以痛止痛,比顺便提升炼体境界。

    “若再痛些,就好了”

    他一面皱眉忍耐,一面如此叹道。

    这话,若让修炼《巨骨诀》的宗门听到,必定吐血的。哪一个修炼《巨骨诀》之人,不是服下诸多麻痹灵药,屏蔽痛感,似宁凡这样的,是头一个。

    一个月,宁凡完成了灼脉,第一层功法九个境界一一突破,正式迈入第二层第一境界。

    这个境界,他足以将身体拔高至三丈。但这还不够

    第二层功法的修炼,名为煅骨。这一步,需要修士以体内法力转化火焰,自行煅烧骨骼修炼。

    金丹修士,凝成金丹,可将法力化出丹火煅骨。融灵修士,若是火脉修士,则可以法力化火。

    除此之外,其他修士只能吞噬外界灵火,吸收入体,缓慢煅烧骨骼,以达到修炼的目的。

    此功法,可谓煅烧越猛烈,修炼越快。普通修士,提升一个境界,需要一年至数年,金丹修士及火灵修士,亦至少需要半年。

    但宁凡,身怀黑魔炎,此刻煅烧骨骼,其速度快了金丹修士数十倍,毕竟天底下,没有第二个金丹修士能弄到地脉妖火锤炼经骨吧。

    黑魔炎的煅烧之痛,比灼脉更痛,但仍不足以辅佐服下玉皇丹。

    这让宁凡再次可惜,忍着痛,开始了第二层功法的修炼。

    两个月之后,其修炼到《巨骨诀》第二层第九境界的巅峰,已可化身九丈九尺的巨人,一旦突破第三层功法,他便可演化十丈之身!

    但第三层功法的突破,以及后续修炼,则需要一种特殊丹药辅助三转丹药,焚血丹,丹不难炼制,但如今宁凡手上,却缺少‘焚血’这种东西。

    而《巨骨诀》所有功法,只有三层,若获得焚血,炼制出丹,他可修炼完全此功法,修出百丈巨人身。

    百丈巨人就好似当日骨皇,覆灭胡家之时,那恐怖的巨人一般!

    那百丈,仅仅是骨皇神魔炼体术的九牛一毛,但却似乎是《巨骨诀》的极限了普通炼体术,对他太古魔脉而言,还是不够用。若有机会,他需要获得太古神魔的炼体神通,方才能在炼体术上,达到碎虚老怪们的水平。

    散去巨人法相,宁凡收起《巨骨诀》,翻手,却取出另一卷功法《剑指》。

    此术虽然残缺,但应该比骨皇的白骨巨人身,更加厉害的毕竟,此术是那剑祖女子所留残卷。

    那个女子,遗留在剑鞘的一道剑气,便足以挡住涅皇千丈巨指。

    那个女子,曾凭一柄普通长剑,斩尽神魔。

    若我折剑,天下无武很狂的女子,但,很厉害。

    若能修成《剑指》,宁凡定能掌握一式绝强的底牌但修炼剑指,要求太过苛刻,需要千里规模的地脉灵脉,才可着手修炼第一指一旦修炼,指成,千里灵脉尽毁!

    那种地脉灵脉,唯有中级修真国的元婴级宗门,才可能拥有,而这地脉灵脉,更是元婴级宗门的立派根本,是所有宗门弟子修炼的依仗,不可能让宁凡说吞噬就吞噬的。

    如此,只能等待自己遇上那么强横的灵脉,再见机行事了

    三个月过去,宋国之行,似乎要终了。

    楼船行到宋国锁界边缘,停下。

    再走一步,便离开宋国,前往郑国,但此时,殷素秋却提出,下船的请求。

    “对不起,我还是无法见死不救我有我的道但我知道,你亦没有错,因为,你有你的道我们道不同不如不相为谋”

    素秋最后一次对宁凡,露出仙子般的笑容,抽身返回宋国。

    此事,宁凡有些感叹,却没有太过惊讶。

    若此女能见死不救,她便不是她了

    很麻烦的女人,但值得人尊敬

    “宁尊,现在如何是好,放素秋仙子不管,应该不妥吧。”景灼有些犹豫,他知晓宁凡需要时间,不愿在宋国浪费的。但若放着素秋一人去涉险,不妥,不妥

    “她说的对,我有我的道,若我看着她死,则道碎,心亡景灼道友,此次你不需出面,在此守护楼船,护一护船上的女子,不要被红花老妖所偷袭到了我去去就回,应该,不会花太久”

    宁凡眼中,杀意一动。

    他应过素秋,护她无恙,便做不到见死不救。

    而苦修《巨骨诀》,为的便是在素秋独行之时,派上用场!

    那老妖,若是男子,凭《巨骨诀》,宁凡足以与之斡旋,并借机救回素秋。

    可惜,那老妖,是女人凭《巨骨诀》,只要欺近那女子身前,纵然她是元婴只要她是女人,且不能一击杀死宁凡,则,再也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