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45章 安然

    东越的平云山,有一座与世隔绝的村落,名为平安村。

    这平云山灵气稀薄,根本不适合修炼,且方圆千里,更是没有半个修真族、修城、宗门。

    有的,仅仅是数个凡人城镇。

    平日里,更是连一个修士的影子都看不见。在越国这样的下级修真国,能有一个凡间乐土,是极不容易的。

    一年多前,平安村来了一个黑衣少年,在此住下。

    一年多以后,那名为宁孤的少年,已成了一个大小伙子,并在此过上平淡的生活。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打猎为生,其猎术,在平安村中,便是一些世代为生的猎人,都比不上。曾经,平安村误入一只虎精,那虎精不知得了什么机缘,竟然修炼出一丝妖气,气力非凡,凶性毕露,常常白日入村,生吃猪牛,甚至,咬杀村民。数个村中猎人去猎捕此虎,都惨死。甚至有不少世代居住于此的村民,开始寻思,要不要离开此村。

    便在这时,那无法无天的虎精,被貌不惊人的宁孤,一箭射死。

    虎精皮厚,且有妖力护身,凡人弓箭,更是简陋,岂能伤它?但宁孤,硬是一箭自其额心,穿骨至尾,射死此虎这一弓之力,太过骇人!

    村民得救了,而宁孤的名头,在小村之中响彻,甚至,引得村长之女,对其暗动芳心。

    可惜,宁孤不爱射猎,其狩猎,仅仅为了获取必须的食物。他不喜欢见血,不爱杀生,似有阴影。他最爱的,却是养山茶花,一株株,盛开在竹篱笆下,生根发芽,带着他的思念。

    这一年,他仍记不起宁凡他的思念,仅仅寄托与山茶花中。

    院子中,他望着一株株山茶,风中飘摇,他的冷漠眼神,渐渐缓和。

    山茶,被山民称作海石榴,宁孤所种山茶,灵气动人,有热心山民,帮宁孤将多余山茶,贩到山外大城,渐渐的,宁孤靠着养花、卖花,有了银钱收入,亦终于无需打猎了。

    可以不杀,再好不过

    秋风起,宁孤的黑衣,有些单了,而篱笆外,一道带着乡音的少女之声,轻轻传来,

    “宁孤,天冷了,爹让我将这狼裘,拿来给你穿!”

    篱笆外,一个山民打扮的朴素女孩,推开柴门,手捧一件厚厚的银色狼裘。

    这裘袍,狼毛纯净,没有一丝杂毛,即便贩到大城,也能卖不少银钱。但却被此女,借其父的名义,送给了宁孤。

    此女,为村长之女,名为安然,她姿容并非绝美,但却朴素干净,让人看过之后,很难遗忘其容颜。

    此女,喜欢宁孤,很久很久了

    这狼裘,是她自己冒险入深山,射猎而来,并一针一线,制成衣物。

    这狼裘,亦是谐音,存了少女一丝懵懂心思狼裘,郎求,款款衣衫,只求郎君一眼,郎君可知

    “你怎么又来了?”

    宁孤微微皱眉,他修为不敢动,但辟脉十层的修为,终究还是存在的,他自不可能和凡人一样,惧怕天寒地冻。

    此狼裘,他不需要!

    “哼,小小年纪,好大的脾气,我好心好意给你做衣服”少女似有委屈。

    “我不需要你的好心!”宁孤脾气挺倔。

    “你你你!你不就是射术厉害一点么我要和你比试!”女子不管不顾,将狼裘硬放到院中木桌上,并解下背后雕弓。

    “你比不过我!”宁孤亦来了脾性,解下墙壁长弓。

    于是,篱笆外路过的山民,纷纷笑嚷起来。

    “哎呀,宁孤又和安然拌嘴了他们的感情真好!”

    “不过安然稍后,肯定又会气哭的她的射术,总是比不过宁孤。”

    一幕幕山民闲话,丝毫扰动不了宁孤心思,却让少女暗暗羞恼,但心中,却是甜蜜的。

    院中,有一块岩石,其上有不少坑洞了。

    少女弯弓搭箭,一箭正中青石尖端,箭更没入石中半寸有余。

    此女射术不断精准,且气力,似乎都不弱。

    但她还没来得及得意,宁孤淡漠搭箭,一箭,将少女之箭分作两半,并余势不减,整只箭,没入石棱中!

    篱笆外,顿时传来一番叫好之声,而少女,则哇得一声,哭着离去。

    “宁孤,你欺负人,欺负人!我再也不和你好了!”

    而宁孤,淡淡收了弓箭,好似木头一样,也不追那少女

    平云山之巅,云雾之间,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立在云中、风里,神念一收,平安村之事,他已尽数了然。

    宁孤过得很好,且其气色,因为一年多的修养,似乎恢复得极为不错。

    最让宁凡高兴的,是这傻小子,竟然还有女子倾慕了。

    不过唯一让宁凡在意的,是宁孤这小子,好似榆木疙瘩,不但不会哄女孩,相反,所言所为,都是让女孩厌恶的偏偏那女孩,到了如今,仍未嫌弃宁孤,真是太难得了

    “安然,这个名字很好,比宁孤要好你需要安然的生活,如此的生活才是你向往的,修真血影,不适合你”

    宁凡眼露莫名之色,遁光一闪,消失于山巅

    村长家中,安然一路哭着回家,及到了家,仍被父亲训斥。

    “臭丫头,好端端一个狼裘,就这么送人了,你可知,此狼裘若贩到平城,能卖多少银子么?!女心向外,真是真是气死老子了!等会给我把狼裘要回来!”

    “送就送了,反正是我猎的!你管不着!”安然一拧,顶嘴道。

    其父,乃是村长,平日村民都对其客客气气,哪有人敢何其顶嘴,便是安然,平日也不敢和父亲顶撞的。

    今日或许情急,竟说错了话,而立刻,其父气冒三丈。

    平日性子就烈,情急之下,更是一巴掌扇向少女。

    一出手,村长立刻后悔了,他一身气力,怕有千斤,能打虎搏熊,这一掌若扇在女儿脸上,怕她娇小的身子,如何受得在。

    但掌出,力成,想要中道收回,却是不易。

    但在此刻,一道清风吹过,足以拍退虎豹的掌力,却被那清风,轻轻一挡,掌力便荡然无存了。

    同时,一道淡漠之声,在屋外响起,并立刻,进门了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

    此青年,模样瘦削,且面色苍白,显然气血有亏,但对上其目光,村长堂堂一个七尺大汉,立刻冷汗淋漓!

    他一生打猎,猎过无数虎豹猛兽,见过无数野兽的目中寒光,但从未见过什么野兽的目光,能比眼前的青年更加可怕!

    在此目光之下,他竟浑身颤抖,无法自制。

    这青年,若是凡人,定然是以一敌百的高手。而若是仙人,则必定是杀戮如山的魔头!

    村长看不透青年虚实,但却一个眼神,便已明白,此青年,绝对不可招惹,决不可!

    这是其在无数生死磨练中,修炼出的直觉!

    这感觉,仅仅在村长心头升起,却并未侵扰少女半分。

    少女浑然不觉,偷偷睁开眼睛,惊讶发现,父亲竟未打她,暗暗松了口气,目光转向门口青年,心头古怪。

    这青年是谁,为何直接进入自己家?难道这青年不知,她的父亲,最讨厌无礼之人,最不喜村民不打招呼,就进入其家中吗?

    微微一笑,青年收了威压,而让少女惊讶的事情,旋即上演。

    其父非但没有责怪青年无礼,相反,平生第一次收了满面冷色,挤出几分难看的笑容,赔笑道。

    “这位爷,来俺们村,可是来歇脚的?”

    村长的恭敬态度,少女自能看出,她顿觉万分惊讶,难道眼前这不起眼的青年,竟是个大人物,如此,才能让略微见过世面的父亲,如此惧怕?

    但少女左看右看,也看不出,眼前的青年,哪里与众不同的,看起来,好像体虚之极,似乎还不如自己健硕

    “村长无需客气刚才阁下训责令爱,每一句,都我听到了我是宁孤的兄长,那狼裘既然送给我孤弟,自不可能要回,而我,也没有银钱,抵偿那件狼裘一二”

    青年话语带着笑,但这笑落在村长眼中,却更加大汗淋漓,笑容也更盛了。

    好家伙,原来这青年,是宁孤的哥哥,看起来,比宁孤还厉害好几倍啊。

    那宁孤,一箭都能射死虎精,已是极其了不得了,这倒好,宁孤的哥哥,还是个更加厉害的狠人

    且青年身上,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息,让村长更是暗暗叫苦不迭。

    这青年,多半真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头无疑了不管是仙是凡,都不是自己惹得起的。

    狼裘若早知宁孤有这么一个狠人哥哥,村长万万不会责备女儿,更不敢升起半分讨回狼裘的心思。

    至于自己教训女儿,被青年制止村长更加不敢责怪青年多管闲事的。

    他身为村长,总算知晓如何圆滑做人。跟朴实的村民,可以作威作福,跟眼前的青年,若敢狠半句,可是有无尽麻烦!

    “呵呵,原来小兄弟是那宁孤的哥哥,好,好”村长陪笑着,却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叫好,究竟有何意义,好在哪里。

    反倒是少女,明眸一闪,看待青年的眼神,顿时柔和。

    原来此人是宁孤的哥哥啊,宁孤那个臭木头,怎么讨好都不给好脸色,他的哥哥倒是挺随和的嘛

    既然是宁孤哥哥,自己自然要客气一点的。

    “宁大哥,你要不要在寒舍稍作歇息,我去给你烧水泡茶”

    少女的热情,让村长有苦说不出。

    眼前的是,是煞星啊,请都请不走,你还留他!

    笨女儿,蠢女儿,傻女儿!

    似看出村长畏惧,青年微微一笑,摇摇头,拒绝了少女好意。

    “无须麻烦,我不渴的令爱,是叫安然么?”青年目光一闪,似有决定。

    “是啊,这名字是她娘起的,没文化,起的不好,不好”村长苦笑道。

    “不,这个名字,很好。”

    “对,这个名字看起来不好,其实很好,很好”村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总之,青年说什么都是对的。

    “安然,宁孤,很配是不是”青年似乎在自语。

    而村长一听此言,立刻犹如五雷轰顶,愣住了。

    完了,这青年魔头,是来提亲的不成?还是准备直接抢了自己闺女,给他弟弟当媳妇?!

    不好!自己的闺女给魔头弟弟当媳妇,岂不是极其危险?

    他虽然势利,爱排场,小气,但对女儿,却也真心在乎,自不愿将女儿推入火坑。

    然而在青年面前,说半个不字,他是无论如何提不起勇气。

    在这一关头,倒是少女放下柴火,进了屋,明眸一闪一闪。

    “宁大哥,你真的觉得我和宁孤配么?”她自然听出,青年话里的弦外之音。

    “嗯,很配,若让你给宁孤做媳妇,你可愿意”青年笑道。

    “我愿意!”少女喜道,但立刻,幽幽叹息,“但他不愿意”

    “不,宁孤实际也喜欢你以我对他的了解,若是不喜欢的东西,他看都不会看一眼的。他只是不懂,如何讨你开心,从小他就不会说话,不会讨人喜欢,总是惹是生非”青年眼中,闪过追忆。

    而后,他一拍储物袋,一支水晶发簪、一瓶翡翠丹瓶,被其取出。

    储物袋,村长,根本见都没见过,见青年变戏法一般取出两件物品,立刻满面惊骇!

    这青年,果真是一个仙人!除了仙人,谁还能平白无故变出宝贝!

    那水晶发簪,晶莹剔透,村长一生都未见过如此名贵的首饰。

    而那丹瓶,飘出一丝香气,村长闻了一闻,立刻精神大振,哪里猜不到,其中装得是仙丹!甚至,单单只是那盛放仙丹的玉瓶,放在凡间,都能卖上数千两纹银!

    宝贝,全都是宝贝!

    “此玉簪,送给你,你带上,一生一世,都会安然无恙,这丹药,名为‘福禄丹’,凡人服下一颗,可延寿十年,无病无灾送给你了,你爱给谁服下,便给谁服下你也不用担心有人抢走这些宝贝,谁敢抢,必死无疑!”

    青年目光一闪,剑气一动,数道剑念一闪间,没入了水晶簪中。

    “这些礼物,作为你对宁孤一番心意的回报我将离开一段时间,有劳你好好照顾宁孤”

    “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他即便,他不喜欢我”少女眼光决然道。

    “如此,便好。”那青年微微一笑,似乎对少女回答极其满意,目光似有所感望着屋外,似有所感。

    随后对少女莫名一笑,“你看,他来了,他果然在乎你的。”

    旋即,青年周身黑芒一闪,天地元气一荡,竟凭空消失于二人眼前!

    而少女,终于目瞪口呆了。敢情宁孤的大哥,不是凡人,而是神仙么?

    至于其父,在青年离去之后,终于长长舒了口气。

    累,太累了!仅仅呆在那青年面前,村长便觉得自己老命都去了半条一般。

    而回想起青年所赠宝贝,村长顿时目露神采。

    水晶发簪,他不懂,但那丹药,说不定真和青年所说一样,吃一颗,可增加十年寿数!

    寿命,是凡人最最看重之物!便是人间帝王,也难逃一死!

    一颗丹药,增寿十年,这是无价之宝啊!

    但收了这些礼物,村长心中亦是颇有感叹,这礼物,太过贵重,作为狼裘的回礼,足够,甚至作为宁孤给安然的聘礼,都足够!

    那青年送礼,根本没有给村长回绝的余地,虽然村长本身就不想回绝

    看起来,宁孤与安然的事,他再也不能掺和了随自己闺女去折腾吧

    少女手中捧着水晶发簪、丹瓶,正自发怔,门外,却传来宁孤熟悉的声音,依旧淡漠,却有一丝关切。

    霍地推门,直接闯入屋中,宁孤看也不看村长,冷漠的眼神,在看到安然平安无事之时,微微一松。

    “你没事么?”他松了口气。

    “噗我能有什么事?莫非,你是在关心我么?”安然噗地笑出,心头一甜,而宁孤,顿时面色一沉,几乎要拂袖而走。

    他不喜欢看到少女得意的样子,但更不愿,看到少女出事

    刚刚的那道修士气息,太过强横,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正欲离去,目光却落在安然怀抱中,那一个玉簪,一个丹瓶之上。

    那玉簪,竟然是一件上品法宝,且其上,蕴含了数道强横之极的神念,每一道,都彷佛能轻易击杀金丹老怪一般!

    而那丹瓶,其中传出的丹香,比二转丹药更浓三转!甚至是三转巅峰品质!

    最让宁孤在意的,是那发簪、丹瓶之上熟悉的气息。

    “这是,这是”这气息,让他好生熟悉,却根本无法记起,只在心头,搅起一重重巨浪。

    “这是你大哥送我的呢”少女第一次见宁孤失色,更加得意地炫耀怀中宝贝。

    “给我看看?!”宁孤急切道。

    “不给,除非,你捉到我!”少女狡黠地眨眨眼,溜出房屋,而宁孤,死脑筋,一溜烟追了出去。

    “你不给我看,我捉到你,自然能看!”

    少年少女,在山村之内,追逐起来。

    而这一幕,落在老人们的眼中,纷纷化作一道道会心笑容。

    “宁孤这孩子,就像山中刺猬啊,他的刺,仅仅是保护自己的手段他的心,还是喜欢平淡,喜欢茶花,喜欢安然的不过这一对小家伙,今天是不是太吵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