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42章 她是你的了!

第142章 她是你的了!

    思凡宫,老魔不容任何人进入的,但今日,这些融灵修士,竟强行闯入其中。

    若非感知到老魔未出事,恐怕宁凡直接动了剑念,将这批修士一一斩杀!

    他修道两年,罕有动怒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逆鳞。

    七梅,是他的逆鳞!

    思凡宫,刨坟修士还未从刚刚那震撼人心的声音从回神,便立刻见一道黑芒在空中一个闪烁,各自身前,雪梅之下,凭空浮现一个青年。

    这青年,神情冷漠,眉心一点星辰,眼中剑气飞腾。

    在此青年身前,一个个修士,只感觉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剑!一柄纵横万古、诛尽神佛、煞气不败的魔剑!

    这便是寻常修士眼中的宁凡!

    在这批融灵修士中,修为越高的,对此青年剑气感知越深。这些修士,一个个身穿银色剑袍,各自背负四柄飞剑于身后,银袍之上,更是绣着一道剑痕。

    在众刨坟壮汉身后,立着一个面容白净的青年,似乎二十五六的模样,融灵后期修为。二十余岁,能有此修为,资质已极其妖孽,而此人显然是这批修士的领头之人,身后所负飞剑,也不止四柄,而是六柄。

    感知到宁凡的恐怖气势,白净青年微微皱眉,却毫无惊慌,分开众人,走到及前,微微抱拳,神情却有一丝傲慢道,

    “这位朋友,我剑界剑卫在此办私事,无关之人,还请速速离去,莫要掺和。”

    “剑界?”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他好似想起,老魔与剑界确实有些恩怨的。老夫的道侣,似乎是剑界某个大人物的爱女,而这葬在此处的小独孤,似乎也是同样身份。

    莫非来此刨坟的,是小独孤的亲人?

    否则,若不是来头极大,怎有办法进入雨之仙界要知道,诸多仙界之间,管制极严,轻易不会放其他仙界修士进入本界之内。若这批修士,在剑界来头极大,那么进入雨界,便可以通融一二了。而这些修士,之所以仅仅融灵,恐怕也是遵照雨界的安排,不敢放高手来异界。

    若是如此,宁凡倒可以理解,为何这些人进入思凡宫,老魔却不阻止、不动怒了以老魔的个性,即便修为尽失,但若不愿,便是拼死,也不会让人闯入思凡宫,闯入这与其道侣曾经共处之地。

    见宁凡一听剑界之名,立刻沉吟不语,那白净青年,似乎颇有得意。

    元婴修士又如何?在越国这种不毛之地,可为一国老祖,但在剑界,在这白净青年家族之内,元婴修士,不过是资质尚可而已。

    “知道剑界在此办事,还不速速退下!”白净青年似乎找回了骄傲的资本,但回应他的,却是宁凡再次冷漠的眼神。

    “哼,剑界又如何!”

    随着宁凡目光一凝,剑念横扫,寂静无声,一丝必死危机,在包括白净青年在内、数十剑修心头,瞬间升起!

    一瞬,白净青年收起了所有得意,面目之中,只剩惊恐与难以置信!

    “剑剑识剑念你你”

    由不得他不震惊,元婴修士在剑界,或许不算什么,但拥有剑识剑念的剑修,在剑界之中,乃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而每一人,都是碎虚级剑帝!

    单单碎虚剑修,不足以称作剑帝!鬼帝,妖帝,剑帝但凡带上帝字之人,每一人,都是同级无敌般的存在!

    而剑界,更是成为魔界、妖界、天仙界以下,最强仙界,每一位剑帝老祖,都足以凭剑念剑气,一念之间,横杀无数低阶修士!

    白净青年难以置信,眼前的宁凡,竟是个有资质成为剑帝的剑修天才!

    且宁凡剑念之中的剑气,虽然极其微弱,不过一丝,但这一丝剑气,却霸道到足以横杀一切金丹初期之下的修士!

    更让白净青年无法相信的是,眼前的宁凡,明明知晓自己等人在剑界大有来历,竟然还敢动手宁凡,要杀自己等人,即便得罪剑界某个剑帝老祖,也在所不惜!

    这是个疯子!

    就在宁凡即将杀人的一刻,坟堆之中,与院落之外,齐齐传来阻止之声。

    “宁凡,不要杀人!”

    “凡儿,收手!”

    这两道声音之后,坟堆中,轻轻飞出一道倩女幽魂,伫立梅树之下,而院落外,一个黑衣老者,步履微有蹒跚,走了进来。

    女子一袭白衣,香肩如削,青丝如瀑,腰肢盈盈一握,耳鬓别着一朵梅花。她立在凄凄风雪中,闲的那么高洁、孤独,好似一支梅。眼神悲凉,却带着一丝悲之剑意,如今宁凡领悟了雨之神意,隐隐发现,此女的眼中,那凌厉剑意,好似神意一般特殊这或许,是剑界化神剑修必须领悟的意境吧。

    小独孤,难道生前,是化神修士?

    再看老魔,依旧是一袭黑袍,但当时张狂的眼神,已然化作沉默,而一头黑发,已然花白,似乎这两年,过得并不安逸。

    这让宁凡微微有些心酸,而后轻轻一叹,对涅皇的敌意,则更深。

    若非涅皇,老魔或许会是真仙,依旧在四天仙界逍遥若非涅皇,老魔或许已恢复修为,在雨界纵横

    两年,但七梅,却好似已物是人非

    在宁凡观察独孤与老魔之时,二人亦在探查宁凡。

    小独孤的眼中,在宁凡回归之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而在感知到宁凡的元婴气势、剑念剑识之时,小独孤不由惊讶了好久。尤其是宁凡剑念之中的剑气,也不知什么来历,竟然让领悟剑意的独孤,都感到一丝畏惧

    剑意寻常修士,也能感悟剑意,但却只是剑气的表皮,并非真正剑意真正的剑意,唯有化神修士,才能领悟,而小独孤,则在化神之前,领悟到属于自己的剑意,在当年,被誉为‘剑界三英’之一。

    但即便是她,也没有再元婴期时,开辟剑识,凝聚剑念对宁凡,小独孤第一次发现,自己开始看不透他的不仅仅是性格,更加看不透的,是修为,是一切都被蒙在迷雾之中的感觉。

    两年不到,他已成了一代高手

    而小独孤的叹息,亦更浓多好的资质,为何偏偏修魔自己家族,乃是剑界三皇族之一她的父皇,对魔修最是愤恨老魔与她姐姐,是一场悲剧若宁凡不是魔修,该有多好

    她的心,胡思乱想,而想过诸多事情后,最终想起的,是一件事!

    “不好!这宁小魔曾说,若突破元婴,会归来取走我第三道剑气若是平时,取便取了,但此刻,当着剑界之人取走此剑气,他会酿成大祸的!”

    比起嫁给宁小魔,小独孤更担心的,反而是宁小魔的安危。

    而老魔,亦是打量着宁凡,沉默的表情,第一次,露出欣慰。

    “臭小子,你这化身,可有些了不得啊听说你要去无尽海,老子原本还挺担心,不过看你有这份实力,老子总算放心了如此,也能走得踏实一些”

    老魔话里有话,而宁凡,立刻听出了弦外之音。

    “你要去哪里?!你此刻修为”说到此,他收住话头,讳莫如深地扫向一旁剑界之人,有些话,却是不能当着这些人说。

    “韩元极自然是要随我等,返回剑界!涅皇之事,吾皇已听闻,此次前来,便是接两位小姐回去当然,若韩元极厚着脸皮,一路跟回去,吾皇也会看在小姐面上,稍微护他一下,有吾皇在,即便是涅皇,也不敢对韩元极如何的”

    白净青年有老魔撑腰,笃定了宁凡不敢杀他,重新露出嚣张面孔。

    而听了白净青年之语,宁凡并未与之计较,却微微闭上了眼。

    以老魔的性格,定然不会舍下脸皮求人若他不愿离去,凭眼前区区融灵,根本拦不住他。

    他,真的怕涅皇么?怕涅皇百年之后,取他性命?

    若是怕,当年,他便不会留在雨界,恐怕有无数向剑界三皇低头的机会吧

    他此刻回去,或许,是担心自己

    若老魔去了剑界,百年之后,涅皇便不会来雨界寻仇或许降临的,便是剑界。

    老魔,是在保护自己

    “你何苦如此”宁凡睁开眼,不忍。

    “哈哈,老子哪里苦了,倒是你小子,成天将百年碎虚挂在心头这,不好修士需要坚持,需要一点执着,才能在血海不迷失自己,但,若那执着成了执念,执念化作心魔以你的资质,千年碎虚,不成问题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那样,或许会毁了你”老魔哈哈一笑,第一次,郑重拍了拍宁凡肩膀。

    “你是怕我百年之后,不是涅皇对手么?”

    “不错,老子很怕不是怕死,而是怕另一件事你是我救她的希望,全部的希望,老子可以死,你,不能死!老子收你为徒,实际用心不纯,你可知,又可恨我”

    “以你个性,若说收我为徒,没有特别心思,我才会奇怪若无你,无我今日,或许我当日会逃出合欢宗,会死于穷山僻壤无人知晓不论你收我为徒,是何种理由,这恩,终究是种下了若你有要求,我不会拒绝。”宁凡郑重道。

    这一对师徒,没有那么多的感情,之所以结缘,仅仅是因为利益。老魔收徒,因为希望救人,而宁凡拜师,仅仅是被死亡所迫,不得不从。

    但之后,二人渐渐发现,彼此性格,竟是如此合得来。而渐渐地,师徒之情,也开始积累。

    是老魔,给了宁凡修魔的目标。

    而宁凡,则给了老魔,救治恋人的希望。

    宁凡没有问老魔,要做什么事,他不会拒绝他看得出,这件事定是对老魔极其重要,定是关乎那心仪的女子。

    “老子要去剑界老子,不会死!你不用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百年之后,古天庭遗址开启,莫与涅皇争锋只混入其中,获得机缘便可,以你的心智手段,即便不敌涅皇,但自保有余至于老子的请求,如今,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些了,估计你也猜到一些了老子需要你救人,就这么简单你答不答应!”

    “我有拒绝的理由么。”宁凡微微一笑,而老魔,亦是哈哈大笑。

    一旁,白净青年满面骄傲,却被二人晾在一旁,这让其自尊,极其受挫。

    他不敢对宁凡如何那么,便等带老魔回剑界的路上,好好整治他吧!

    “来人!请二小姐尊魂归界,请大小姐归界!至于‘青石剑气’,二小姐与剑皇约定,若有人能取走其三道剑气,则二小姐可不嫁神皇之孙,自嫁取剑之人如今开来,三道剑气,尚余一道,二小姐,却是输了赌约”

    白净青年来之前,曾被叮嘱一番,似乎那皇祖,对小独孤的誓约极其看重。

    而一听此言,小独孤面色一白,并露出极其厌恶之色,“赌约输了,我亦不嫁那人”

    “呵呵,这个属下做不了主来人,抹去青石剑气!此为剑皇秘剑,万万不可外传!”

    白净青年一声令下,立刻有数个融灵大汉,手持器械,要去砸碎青石,毁去剑气。

    剑皇秘剑,极其特殊,凭外人感悟,绝对无法领悟其奥妙,唯有获得一丝剑气,并借此感悟,方才有机会明悟剑气。

    当年小独孤与剑皇有约,故而被赐下三道剑气,但她居于思凡宫中,不任外人进入,更加不让外人触碰剑气,自不可能有任何人取走剑气偏偏,宁凡连连取走两道剑气,几乎要完成其誓约。

    若宁凡取走三道剑气,则小独孤,恐怕不得不嫁给宁凡的她可是发下过心魔大誓,否则堂堂剑皇,岂会容许小独孤,轻易离开剑界,即便小独孤,是另一剑帝之女!

    眼看青石将碎,誓言消散,小独孤心头不愿,但又微微松口气。

    剑皇秘剑,她可以学,因为是剑皇赐予若外人修炼,被剑界所知,则要被抹杀。

    宁凡决不可当着剑界之人,夺走此剑气,否则他涅皇的事还没了解,又会惹上剑界剑皇吧

    她正满腹愁思,一旁老魔,却嘿嘿冷笑。

    “臭小子,你觉得这青石上的剑气,威力如何?”

    “此剑之中,蕴含了一丝神意,虽为元婴剑气,但一旦掌握此剑,元婴初期修士,无人可挡。元婴中期,亦难抵御。若我修为到元婴,则凭此剑气,元婴中期之下,无敌手”

    “那你还不去取!这可是好东西啊!”

    “说的对!我回七梅,本就是打算,取走此剑!”

    宁凡目光扫过老魔,扫过小独孤,扫过剑界修士,从白净青年的只言片语,隐隐猜到,此剑气事关重大所以他没有立刻去取。

    但此刻,老魔说了去取,他能听出,老魔希望他取走剑气,即便此举,可能得罪剑界大人物

    不过取走此剑气,明显能让老魔高兴,似乎还能帮小独孤一个大忙

    “此剑气,归我了!”他一抖袖袍,拂散几名融灵修士,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空剑鞘,将青石之中,第三道剑气,收入剑鞘!

    此为元婴剑气,‘画心一剑’!

    而在其取走剑气的一刻,白净青年面色大变,怒吼连连,

    “你,你你敢取走此剑气!你不怕得罪我剑界七千万剑修吗!”

    “不怕,我又不会去剑界”宁凡微微一笑,但旋即,目光一寒,补充道。

    “而若我去剑界之时,必定无人敢动我,即便是剑界神皇!我,何惧!”

    白净青年蹭蹭连退,在宁凡杀机之下,他面色惨白,再不敢多言!

    失去剑气,他要担上不小的罪。

    但得罪宁凡,他变回立毙于此地!

    宁凡是个疯子,明知取走剑气会得罪狠人,却仍取走

    恐怕这次,白净青年返回剑界,勉强完成小独孤家族的任务,却仍难完成剑殿任务

    怎么办,怎么办

    在白净青年面色剧变之时,一旁的小独孤,则羞怒地直跺脚。

    可恶的老魔啊!明知道这剑气代表什么誓言,还怂恿宁凡去取剑气!

    而那可恶的宁小魔,竟然真的取走了那岂不是说,岂不是说

    “对了,取走此剑气,究竟有什么特殊含义”宁凡后知后觉地问道。

    “没有什么特殊含义不过,她是你的了”老魔一指小独孤,极为畅快的样子。

    “呃等等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宁凡凌乱了,就像老魔当日那样。

    一霎,他终于明白,为何当初取走青石剑气,仿佛要了小独孤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