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41章 我舍不得...

第141章 我舍不得...

    居室之中,暗然生香,一个一尘不染的圣洁女子,秀美紧蹙,在木盆中沐浴。

    微微的雾气,蒸开,让此女的肌肤难以看清。

    而此女,心头一事,始终难以放下。

    在这一刻,门扉却响了,门外传来宁凡调笑之声。

    “思思,你哪里不舒服,可需要主人为你看看?哦,有水声,你在洗澡么?我进来了啊”

    “等等!”

    思无邪立刻一抿唇,一跃出了木盆,法力一蒸,水渍已干,素手一招,一件件衣物被其招入手中,匆匆换上。

    似乎因为心思纷乱,衣扣都扣错了一个,不过也来不及重穿,因为宁凡,已推开了房门,并脸含笑容,和上门,一步步逼近思无邪。

    “好香,洗的很干净,不错听纸鹤说,你不舒服,喊我来帮你治病,但看起来,莫非你是想诱惑主人么?是心病么?”

    “不要碰我!”

    面对逼近的宁凡,思无邪面色微微紧张,一抖衣袖,一柄剑影浮现掌中,直指宁凡胸口,而宁凡则收住脚步,脸上不再调笑,暗暗叹了口气。

    果然,此女恢复记忆了不再是那个与纸鹤一起犯傻、做梦都渴望自己宠幸她一下的那个小丫头。

    “思无邪,你果然恢复记忆了说吧,你想如何?”

    “我要化婴丹,若你不给我便杀了你!”思无邪眼中,有一丝寒芒。

    所有的记忆,都已恢复,她记起,是眼前的青年,一手覆灭天离宗,并将其羞辱、囚禁,抹消记忆,制成灵愧。

    而自己失去记忆后,竟如同婢女一般,恭敬服侍此男子这让思无邪,备感羞辱。

    她每每恢复一丝记忆,对宁凡的杀心,便更重一些,甚至此刻,被宁凡调笑轻薄,她恨不得一剑将宁凡穿胸刺死,不过她的手,在颤抖

    这颤抖,没有逃过宁凡的眼睛。此剑,不过中品法宝,宁凡炼体境界,已然银骨,此剑,根本伤不到宁凡一分一毫最让宁凡在意的,是思无邪的态度。而他之所以进门调笑,不过是掩饰其内心一丝紧张

    从本心而言,宁凡不愿意看着思思,重新变成仇人思无邪但看起来,这愿望已是奢望。

    “你要化婴丹?这是你当日在宁城,助我一臂之力的原因么?”宁凡叹道。

    “是!不然你以为呢!”

    “可以,化婴丹,我正好多了一粒紫阴老魔死了,他的丹,归你”

    宁凡微微闭上眼,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精致的玉盒,抛给思无邪。

    “化婴丹你已得到,接下来,你准备如何?”

    “哼,看在化婴丹的份上,我便放你一命,从今日起,我们两不相欠”思无邪似有些气弱。

    “你要走?你不想杀我?是不敢,还是,不忍”宁凡忽而睁开眼,盯着思无邪双眼,仿佛要从中,找出思思的痕迹。

    “哼,我只是懒得杀你而已,你莫要再纠缠于我!否则我便杀了你!”

    “你,杀不了我”宁凡屈指一弹,弹在思无邪手中长剑之上,那长剑一颤,旋即顿时碎成一片片弹指碎剑,唯有炼体境界突破银骨,才可能做到一指碎了思无邪法宝,宁凡顺势一揽,将思无邪半揽怀中,狠狠一搂,而思无邪震惊的发现,在宁凡怀中,她堂堂金丹巅峰高手,竟然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你怎会如此厉害!一年之前,你连我的舞袖攻击都挡不住的还有,松开我!否则”

    “放心,思无邪,这个拥抱,不是抱你,而是抱思思的你走吧,我不留你,也不再抹消你记忆不过,若你敢对宁城不利,对纸鹤不利,日后我飞升四天仙界,会让所有人知道,瑶池圣女,曾在我怀中,挣扎!”

    宁凡威胁的话语,没有丝毫杀意,但听在思无邪耳中,却立刻俏脸色变。

    “你敢!你若敢毁我本尊清名,我就我就”

    思无邪,沦落在宁凡的怀中,根本无法挣脱,而对宁凡的威胁,更是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威胁宁凡一二。

    瑶池圣女,必定是圣洁女子,容不得一丝亵渎,莫说自己曾被宁凡看个精光,莫说是此刻的拥抱,便是被男子碰到一个手指,都是大罪

    不甘但即便恢复记忆,思无邪竟仍不是宁凡对手,甚至逃不开他的怀抱。

    但便在这时,宁凡却松了手,随意坐在一旁桌案上,倾倒玉壶,喝起酒来。

    “你走吧,在我改变心意之前”

    他背对思无邪,破绽全开,但思无邪却感到,即便是背对自己的宁凡,一旦自己再出手攻击,宁凡杀自己,轻而易举。

    而她既下不了手杀宁凡,也并未想过对宁城不利她仍是思思,一个获得了思无邪记忆的思思,她不会伤害纸鹤

    她没想到,自己从宁凡手中索要一颗化婴丹,如此轻易,原本的数个威胁,似乎都用不上了。

    而她亦未想到,宁凡实力远超自己,竟会放自己离去凭宁凡的实力,抹消自己记忆,重新制成灵愧,应该不会很难的

    她犹有不信,带着湿漉漉的发丝,出了门,果然,宁凡并未阻拦。

    “他为何不拦我,不杀我”思无邪足尖一点,腾空而去,而宁城所有魔修,无一人追击他。

    任此女,乘月而去

    思无邪去后,南宫自门外阴影处,走了进来,望着饮酒的宁凡,不解道。

    “少主,就这么放走此人,合适么?此人可是天离宗主,与我宁城,与七梅,有着血海深仇”

    “血海深仇?那倒不至于,她对我的仇恨,仅仅是覆灭天离、毁了她的计划,我不知她分身下界,有何谋划,亦不想知道,但可以确定,一个四天之上的大人物,区区下界天离宗门,不过是一个小事有她的清名为要挟,她不会做出过激之举,甚至,按她的个性,会逃得越远越好,生怕我反悔,将其捉回”宁凡仍在饮酒。

    “少主,这些话,并非你的心里话”南宫皱眉道。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你!我舍不得杀她,不不是舍不得杀思无邪,而是舍不得杀思思若我再次抹消她记忆,或许会将思思一并抹消罢了,如此就好,此女翻不起大浪,我的仇人,远比这思无邪可怕南宫,这十日,我暂时离去,十日后,我会回来”

    这一刻,宁凡放下酒杯,出了门,消失在夜色中。

    思无邪的恩怨,如此了结便好,接下来,还有一些琐事,需要处理。

    很繁琐,让人难以割舍的事情。

    而屋内,南宫深深一叹。

    “少主不够冷血但,或许这才是主公收其为徒的原因么?”

    七梅城的风雪中,一个青年,独自踏雪而来。

    他内衬白衣,外披黑氅,黑氅之上一根根黑羽好似披风,让这瘦弱、苍白的青年,无形中多了一股豪气。

    在其踏足七梅城的一刻,城门之处,立刻有数十个魔修,如临大敌。

    这青年的气息,他们竟一丝一毫都感知不出,即便是青年走到城门近处,他们也只能肉眼看到青年,根本无法感知一丝气息。

    此人是谁?!难道是,金丹老怪?!

    这些守城魔修,乃是三神军离去后,七梅四族重新招收的魔卫,气势不如三神军,胆魄见识更是不如,甚至其中有人,一生都未见过金丹老怪。

    这些人就更不可能认识,当日老魔带回七梅的那小小少年了。

    “来者何人!”几名辟脉魔修,壮着胆子问道。

    “七梅少主宁凡”宁凡微微一笑,袖袍一挥,微风轻轻吹开了一个个魔修的拦路兵刃,径自入了城。

    而风雪中,一个个魔修在听闻宁凡之名后,立刻呆滞、好似冰雕!

    “是鬼雀宁尊不,是少主回来了!这便是我七梅少主,好凌厉的气势!”

    “哎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来人又是那些乘‘剑’而来的正道修士哼,那一个个人,不过融灵而已,竟敢对城主大呼小叫,真是太没规矩了”

    这些魔修的无心之言,声音不大,但岂能瞒过宁凡的耳朵。

    一霎,宁凡猛然收住脚步,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你刚才说,有人来我七梅城,惹事么”

    “回少主,确实如此,听说那些人来头巨大,好像和城主之前,有什么恩怨”

    魔修话未说完,却见眼前的青年身上,升起一股惊心动魄的杀意。

    杀意中,更有一丝担忧。

    其神念一扫,覆盖千里之地,七梅城中,思凡宫内,数十道蛮横的气息,立刻被其察觉。

    甚至,其中有几人,更是斗胆刨坟——小独孤的坟!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一声冷哼,自宁凡口中传出,带着难以言语的威压,一霎,思凡宫中,数名正在刨坟的大汉,齐齐面色一白,吐血倒退,面色惊恐之极。

    “这是元婴老怪?!”

    (第三更,还欠10更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