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40章 离意,三条路线

第140章 离意,三条路线

    密室之中,寂静无声,一股旖旎的氛围,悄悄散开。

    宁凡手掌抚过素秋小腿、至足腕、至足尖,将死蚕毒逼出仙脉,留存一处。

    人谁无情,何况手中抚着一个女子的身体。索性,宁凡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吟诵《阴阳变》,在此欲念之下,《阴阳变》的功法,竟有一丝提升。

    随着黑白化身的分离,宁凡对阴阳二字,明悟更多了一些,而对《阴阳变》的功法提升,有了更加直观的认知。

    采补双修,可提升功法境界。

    面对女子春色,磨砺心性,亦可提升功法境界。

    素秋的高贵、正直、烈性、及纤尘不染的足尖,很容易引起男子邪念,而反复压下此邪念,《阴阳变》的功法,确实缓缓朝着第二层迈进。

    每层功法分九境,原本种种香艳的经历,已使得宁凡功法处在第一层第二境界的模样,如今,竟隐隐有突破第三境界的趋势。

    素秋好歹是半步元婴的高手,与真正的元婴女修,并不差多少,且身是完璧,元阴气息极浓,自其裙下微微散逸的女子元阴气息,便让宁凡功法,提升了不少。

    《阴阳变》突破第二层,需要与元婴女子交合99次,平均下来,每交合11次,可突破一次小境界。而若那元婴女子,乃是完璧之身,初次交合,恐怕处子元阴,足以抵上数十次香艳之事

    如今,这堪比元婴女修、且尚是完璧的素秋,就昏迷在宁凡身前,只要他邪念一动,霸王硬上弓,采补此女修为,不难,借其元阴之血,突破功法等级,都有极大可能性

    一旦《阴阳变》突破第二层功法,应该可以开启阴阳所第二种神通,且施展的魅术,也不再只是采阴指了

    “若采补此女,好处极大,但这么做,与我的道心有违”

    手掌抚在素秋足尖,宁凡微微一叹,摇摇头,继续驱毒。

    但他的话,终究让貌似昏迷的殷素秋,完全听了去,暗暗羞恼。

    “这小家伙,好大的胆子,竟想采补我”

    羞恼之后,她亦有些担忧,此刻她身中剧毒,浑身更是在宁凡抚摸下酥软无力,若宁凡真对她做出兽行,她恐怕是难以抵挡的

    好在宁凡不过随口一说,并没有真正采补她的意思,否则,她当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而对宁凡,殷素秋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这小家伙,年纪不大,但性格狠厉,胆大包天。此子修炼双修功法,便真敢采补自己。而此子,似乎有着近乎偏执的坚持,否则以此子实力,轻易便可席卷越国,搜寻不少金丹女修,供其采补

    心头开始纷乱,听过了宁凡霸道采补之语,再被宁凡抚摸小腿,殷素秋不可避免的有些怕。

    她虽未睁眼,却可以想象,此刻的宁凡,一定是一边帮自己解毒,一边欣赏着自己的小腿,并犹豫挣扎,要不要采补自己。

    自己堂堂老祖,却好似一个呆宰的羔羊,只要宁凡一个邪念升起,只要宁凡的手顺着小腿抚摸而上,侵入私密之处,自己便会失身

    说起来,为何宁凡将自己带到密室,都无人拦阻呢,自己的两个师兄,为何不来监视一下宁凡,护一护自己的清白。

    是了,自己已经叛出了太虚派重玄子师兄,悲鸿子师兄,都不会管自己的

    她的心头,忽而浮现一丝凄楚,心头没有一丝安全之感。

    但就在这一刻,宁凡再次停下手掌,似自语般道,

    “我不会采补你此次你有恩于我宁城,则我宁凡,欠你一个人情,若你有难,则便是敌人再强,我宁凡,也会护你一次,权作报答。”

    这话,宁凡并非说给素秋听,而是说给自己听。

    这一刻,他不再挣扎于眼前女子的美色,道心一坚,将心魔狠狠压下!其心境修为,因为这一丝挣扎,提升了一大截!

    他却不知,这话如一滴春雨,让此刻备感孤苦的殷素秋,感到了一丝暖意。

    而渐渐的,殷素秋也不再担心宁凡会对她不轨,她相信宁凡不会这么做,不知为何。

    心头一松,倦意上来,殷素秋半昏半睡,虽仍感到宁凡在触碰自己,却不再抗拒。她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解毒。

    将毒逼于一点,而后刺破足踝,以口吸毒当自己脚踝碰到宁凡之舌,殷素秋娇躯一颤,立刻忍耐,但旋即,她娇躯再次一颤,一丝触电般的感觉,自足尖,传上其玉腿,浮上其小腹,散遍全身

    这是一场煎熬,对于一个贞守观念极重的女子而言素秋苦苦忍耐,煎熬之后,仍是煎熬。

    毒素存于体内,宁凡似感知出此毒的具体成分,对解毒之药的剂量,也有了把握,一一配制,并喂素秋服下,这过程,宁凡的手指,不可避免碰到素秋的唇。

    当宁凡指间划过其唇边,素秋的心,彻底失了节奏,却仍装昏迷。

    再之后,宁凡则取出一个香炉,点燃了数十种药香,在此药香下,素秋沉沉睡去,体内毒素,化作一丝丝青气,自体表滋滋散出,好似蚕丝,极其诡异。

    如此,素秋的煎熬,才算告一段落只是这煎熬,或许对她而言,也是一种特殊回忆吧。

    至此,死蚕毒才算彻底根除,而宁凡亦是倦意上涌,大战的疲惫尚未过去,又为素秋疗毒,身体一虚,倒在地面

    他亦是受伤极重的

    当宁凡醒来之时,已是十日之后,素秋早已离去,密室之中,仅有宁凡一人,并被细心盖好薄被。

    枕边,有一锦帕,上面只有一个‘谢’字,字体娟秀,却颇有风骨,显然书写之人,有着几近固执的原则。

    自然是素秋所写。

    对此,宁凡只微微一笑,并未放在心上,随手收起娟帕,立刻离开密室。

    距离大战,已过去十三日,但宁城之中,仍是一片喧哗,往来最多的,除了鬼雀宗、火云宗,还有其他曾求过化婴丹的宗门。

    这些宗门,并未在大战之时援救宁城,唯恐得罪宁黑魔,失去化婴丹的机会,纷纷过来奉送厚礼,求丹。

    而这一次,宁凡连见这些人,都懒得见,礼么,倒是让南宫统统收下。

    至于化婴丹,他既然承诺过,便不会反悔。

    旋即,便是长达三个月的闭关,整整三个月,在无数丹药的滋养下,宁凡总算伤势痊愈,但精血仍是亏空严重,面色苍白,使得他看起来,更加像是弱不禁风的书生了。

    再之后三个多月,宁城上空,陆续出现惊人异象,似乎是四转丹药成丹的景象。

    如此,距离魔越之战,已过去了整整七个月而宁凡离开越国之意,更浓。

    宁城城主殿中,宁凡、鬼雀子、景灼三人,在此议事,一旁还有南宫等宁城高层存在。而所议的,是宁凡前往无尽海、结丹!

    七个月,宁凡令南宫四处打探,确定了三条前往无尽海的路线。

    无尽海,位于雨界极东之地,那里以悬空之岛为势力单位,共有大小数千岛屿,每一岛,都有不少宗门、修真族盘踞。

    其中最负盛名的,是‘十宗三岛’,十宗,是无尽海十大最强宗门,为人族所立。至于三岛,则是三处散修聚集之地,每一岛都有一国大小。遗世宫,便在其中一座岛上。

    三条路线,第一条,自东边吴国进发,穿越十几个修真国,到达瀛国,乘遁天舟此路线,路程数千万里,以宁凡的遁速,到了无尽海,恐怕都是数年之后了。

    第二条,比第一条快些,自南边进入陈国,跨越五个修真国到达羽国。那羽国有一种特殊鹰兽,金丹修为,飞遁速度堪比元婴修士乘坐此鹰,赶赴无尽海,怕是要付出极大代价,但顶多花费三年,便可到达无尽海,比第一条路线,至少节约两年。

    这两条路线,宁凡皆未点头,三年到达无尽海,已经算是极快了,但他还想更快,他缺少时间

    第三条路线,是在景灼老祖的提醒之下,确定的。

    自北面,进入宋国,穿越四个修真国,到达中级修真国——晋国。

    晋国修士不强,最高者乃是元婴修士,但此国中,有着雨殿分殿存在,并有一处太古传送阵。

    此太古传送阵,每次催动,都需要极其庞大的仙玉,但却可轻易穿行数千万里此阵传言,乃是仙虚级传送阵,不过早已残破,毫无研究价值。

    不过此传送阵,仍是一个牟利的好手段,故而雨殿分殿出现在晋国,并将此阵据为己用。

    在雨界阵法大师们的改动下,此阵被分成十几个小阵,可传送到十几个地点,其中一处,便是瀛国,正是进入无尽海的地方。

    使用此传送阵,每一人都需缴纳十万仙玉以上,堪称天价,元婴之下的修士,根本用不起。

    这条路线,景灼是不愿选择的,他一身家底,也不过十万仙玉了,宁愿多花几年跑远路,赶赴无尽海,不过这条路线,却让宁凡几乎毫不犹豫,做了决定。

    一年,只需一年,便可到达无尽海!

    “就选这条了!”

    他的选择,让景灼老祖想要劝阻,不过看到宁凡坚定的神情,景灼老祖闭了嘴。

    他不知宁凡为何如此需要时间,但或许,宁凡有自己的苦衷吧。

    若无宁凡,自己手刃紫阴老魔,不知还要等到何年何月自己是否要护送宁凡,走此路线?听说晋国最近,似乎不怎么安定

    “罢了,老夫舍了十万仙玉,护你走此路线!”最终,景灼一咬牙,做了决定。

    “如此,多谢景灼道友盛情了出发时间,就定在十日之后吧,毕竟这一次远行,可是需要诸多准备的。”

    宁凡对景灼笑道。

    准备,他已做好,十年之内,他未必会回到越国,而化婴丹,他已全部炼制,并交给鬼雀子,托其按交丹时间,一一交给求丹宗门。

    剩下的准备,则是和这生活了两年的越国,告别。

    至少要回去见见师尊,以及,宁孤

    妖鬼林,他本想回去一次,不过转念一想,如今自己与骨皇,已有生死之仇,若回去触怒了骨皇,引得其不惜手段,引发变故,反而不美

    “越国我在此修魔,结缘、结仇若我不死,必会归来”

    自城主殿出来,宁凡却被纸鹤神神秘秘的叫走。

    “凡哥哥,思思说她不舒服,让你今晚给她治病”

    “治病?治什么病?”宁凡看着纸鹤眨巴眨巴的眼睛,不解。

    “当然是总之你去了就知道了今晚不用来我房里的”纸鹤小脸一红,也不知她和思无邪商量了什么,说完之后,立刻羞不自禁,逃了去。

    宁凡目光一凝,在他看来,思无邪应该已经恢复记忆但自己数月以来,一直疗伤、炼丹,根本未关注此女此女突然找上自己,是出于香艳的目的呢还是,别有用心?

    “罢了,与此女,总该有个了断瑶池圣女的分身,或是,思思此女明明恢复记忆,却帮我一次,她的心思,难以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