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37章 魔越之战(五)

第137章 魔越之战(五)

    紫光宗掌门,没命逃跑,在其身后,黑尸的气息越来越近。

    黑尸已追杀十四人,而紫光掌门趁此时间,拼命逃遁,几乎逃出宁城二百里之外。

    但这点距离,黑尸数十次瞬移闪烁后,轻易便追了上来。

    “老夫不想死,不想!”

    他心惊胆寒,调转方向,朝一处修真家族奔去。

    西越陈家,一个融灵中期坐镇的家族。紫光掌门之所以朝此奔逃,为得便是让尸魔吃别人,不吃自己!

    这便是自私,是人在死亡的恐惧前,往往做出的选择。

    而黑尸,似乎颇为满意紫光掌门的做法,不紧不慢跟着紫光掌门,覆灭了一个个沿路的修真族,吞噬无数血食

    西越陈家,一道紫光惊虹,刺穿陈家外的灵级大阵,并一路奔逃。陈家老祖,骇然色变,那紫光,定是某个金丹老怪有金丹老怪,来陈家了?如此强横破阵,难道是来问罪的?

    陈家老祖不敢怠慢,立刻出关,准备迎接,却骇然发现,再次有一黑光,撞入陈家地界。

    “老夫在此,尔等皆为血食!”

    那黑尸一声冷笑,一掐诀,陈家上空,立刻黑雾滚滚,黑云压城!

    黑云黑雾,一笼长空,陈家顿时诡异地一片死寂,而陈家老祖,则识海一污、双目茫然,露出呆滞、愚蠢的笑容。

    这一切,就好似之前天道宗弟子的表情!

    所有陈家修士,一个照面,便被黑尸祭炼成活尸!

    “嘿嘿,活尸好啊,可以伤人,尸碎后,还能给老夫提供尸气跟着那紫衣小辈,倒是能找到不少好尸体”

    若有人看见,必会发现,黑尸腰间一个黑袋之中,忽然存放了千百具融灵级活尸!

    其遁光一闪,再次瞬移,直追紫光掌门,而刚刚逃出十余里距离的他,来不及庆幸,便毛骨悚然起来。

    “这这么快!才十几息时间,他便灭了陈家!”

    他数次转换方向,路过赵家,林家一个个修真家族,在紫光掌门的来到之后,纷纷覆灭。

    而灭了数个修真族后,黑尸似乎疲倦了。

    “古尸之事要紧,区区一个小辈,没有再戏弄的意义了你,可以死了!”

    黑尸一声狞笑,瞬移而出,一爪抓住紫光掌门手臂,狠狠一撕,将其手臂生生扯下。

    紫光掌门剧痛一声,坠落长空,砸落地面,身躯瑟瑟发抖,哪有平日高高在上的得意。

    黑尸黑光一闪,出现在其身前,一指按向其眉心,而紫光掌门,竟连反抗都做不到,只能颤抖地俯首待死。

    “这便是元婴之威好可怕”他双目因为惊恐,彻底失去焦距。

    但这一刻,两道瞬移之光,终于追了过来。

    一个是景灼老祖,虽然拥有元婴法力,但境界终究未彻底提升,施展瞬移对他而言,负担极大。

    而素秋仙子,以灵装瞬移,更加艰难,不过那小纸鹤竟又塞给她两瓶‘丹糖’如此,她的法力,倒不是问题了,只是她不由不暗道宁凡对纸鹤的宠溺三转丹药,竟然真得跟糖一样,随便就给纸鹤好几瓶

    景灼与素秋一现身,立刻出手攻击。素秋仙子失去似水环法宝,其他法宝品阶不高,料难以伤到黑尸,故而素手掐诀,拍出一摞金符,化金光,生无穷金线,将黑尸死死捆缚。

    而景灼老祖,则趁势拍出自己的火红短戈,化作火光,将黑尸卷入其中。

    二人的出手,未必能伤到黑尸,但总算救下了紫光宗掌门。

    只是紫光宗掌门,为逃命拖累数个修真族的是,落在素秋眼中,却化作浓浓的鄙夷。

    “你快逃吧,这里交给我们。”素秋冷冷道,不愿多看紫光掌门一眼。

    “是,是!多谢素秋仙子相救!多谢景灼前辈相救!”

    紫光掌门死里逃生,大喜过望,哪里顾得脸面,连礼都不施,立刻驾云而去,生怕走慢了一步,又被黑尸盯上。

    今日之事,让这小小的紫光掌门,心中留下永生无法磨灭的阴影,在此阴影下,恐怕他一声都无法再突破境界。

    而一旦返回宗门,他便要立刻收拾细软跑路越国出了元婴魔头,呆不了了啊!

    紫光掌门的逃遁,让火光之中的黑尸,传出一声不满冷哼。

    他双掌一拍,那一式灭掉三名金丹、重伤五名的短戈火光,竟被其生生拍碎,化作一道道残缺的法宝碎片,这一幕,使得景灼面色大变,火红短戈可是上品巅峰法宝,就这么...碎了?

    “速退!”顾不上心疼,景灼立刻提醒一声,与素秋各自飞退。

    而黑尸的眼中,似升起一丝怒意,怒的是区区蝼蚁,竟敢阻自己吃人。

    “你的元婴,虽为凝实,不过似乎很美味啊!”

    黑尸森然一笑,魔吼一声,舍下素秋,一道瞬移直追景灼。

    一爪探出,仅仅爪风,便让景灼脸面生疼,暗暗心惊这黑尸究竟有多强气力。

    危机之时,景灼哪里还敢保留,眼中一狠,张口喷出一道青炎!

    这青炎,飞腾之时,隐隐化作一丝青鸾之形,而炽烈的火威,让黑尸都面色一变。

    “地脉妖火!青鸾火?不对,仅仅是一丝青鸾火融合了其他火焰,形成的伪妖火...呵呵,倒是吓老夫一跳,若真是地脉妖火,就麻烦了...”

    黑尸之身,正在尸变第二变紧要关头,受不得剧烈活捉,普通火焰倒是伤不得他,但若是地脉妖火,则有可能毁掉其尸变。

    冷笑一声,黑爪一握,青鸾火焰,被其生生捏散火形。

    而其一爪直取景灼丹田,击碎景灼另一件护身法宝,并生生撕碎其上品灵甲,目标,是景灼丹田中,那虚幻的元婴!

    快,太快,这黑尸速度太快,用出手如电形容都不为过,以景灼思维,根本无法适应这种肉搏一般的斗争。

    他从未想象过,自己的实力,竟差了黑尸这么多,眼前黑尸,难怪拥有覆灭七国的实力...这种狂魔,便是寻常元婴修士,都难以抵挡的!

    修士斗法,往往彼此拉开距离,斗法再快,终究有时间防备,但眼前黑尸的厮杀,完全重现了上古之时神魔的凶残,哪里是寻常修士能够抵挡。

    但景灼,自不可能如此便被黑尸侵入丹田,夺走元婴一咬舌尖,喷出精血,其胸口心镜,一道金光化作锥形,带着佛音梵唱,刺在黑尸手臂,令其手臂略微迟疑了瞬,而景灼则趁黑尸迟疑之极,立刻抽身,与素秋站在一起,希冀凭二人合力,阻挡黑尸的攻击。

    “挡不住...”景灼言简意赅。

    “等...等宁凡的援手。”素秋的明眸,却闪过一丝信任之色。

    宁凡说了,会援手,会有手段,跨过数百里地界,驰援此处。宁凡的个性,料想不会看着自己白白死于黑尸之口吧...

    ...

    黑尸轻咦一声,似乎对景灼那金光心镜大为意外。

    “佛宝?虽仅仅上品,但凭其对邪魅的克制,倒足以伤老夫一分你倒不错,区区假婴,比许多元婴修士都强但你,必死!谁都救不了你!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夫的真正压轴手段让你明悟,何谓,‘万尸灭国’!”

    黑尸舔了舔舌头,一拍黑袋,其中,无数道融灵、甚至金丹的尸气,遮天而起!

    一道道怪异的怪吼,凄厉苦痛,自黑袋传出,而景灼立刻骇然失色。

    这黑尸的腰间黑袋中,究竟有多少炼尸?单单是黑袋中的尸怨,都根本不是景灼能够承受的!

    万尸!这黑尸拥有万尸,他要屠国,让越国成为其掌下覆灭的第八个下级修真国!

    “素秋仙子,速走,此魔不可与争锋如今之际,唯有返回宁城,与宁道友等人,星夜逃出越国,避难他国越国必灭,之后的事,便是太虚派也插不上手交给雨殿处理吧,只是我等下级修真国,历来高傲的雨殿,可会关注一二”

    景灼自嘲叹息,心中战意全消,他自己便不是黑尸对手,甚至可能不是那‘天一子’的对手,再加上黑尸的无数炼尸,自己如何为战?斗不过,斗不过即便自己真正突破元婴,也斗不过

    “再等等宁凡或许会有办法”素秋固执道。她认定,宁凡不会欺骗自己,而她认定的事情,谁也说服不了。

    “这素秋仙子,得罪了,你与宁道友关系匪浅,老夫不能眼睁睁看你死在此处若你执意不走,老夫打晕你,也要将你安全带回宁城!”景灼叹息一声,在他看来,唯有打晕素秋,强行带走了。

    此举或许鲁莽,但他自不能看素秋死于此处。

    素秋一听景灼之语,面色羞怒,她与宁凡,根本只有一面之交,有个鬼的关系匪浅!

    而若是被景灼打晕,势必碰到肌肤,则素秋还不如死了算了

    且景灼,未免把事情想得太好了,他的话,换来黑尸大笑。

    “你想走?你走得了么!”

    漫天尸气一卷,周遭百里之内,竟无法再有任何瞬移!

    而黑尸黑光一闪,双爪齐探,直取二人心口。此出手太快,无法瞬移,二人必死!

    黑尸的眼中,已能预想灭杀二人之后的场景。女人么,他喜欢固执的女人,做成活尸,保留一丝神智,到时候,看到她挣扎、屈辱、不敢、愤恨,想来会很快意。

    而假婴修士,吃掉,大补!

    只是他双爪探出一半,忽而遁光生生中断,落下地面,并平生第一次露出惊恐之色,毫不犹豫抽身便退。

    然而黑尸却发现,自己同样无法瞬移了!并非被黑气所封,而是被其他手段,封了瞬移!

    遮天蔽日的剑气,锁了长空,四道巨大、沧桑、厚重的剑影,即便隔着浓厚的尸气,都能隐隐看出,仿佛那剑影,锐利到任何之物都阻挡不住!

    一道道必杀之剑气,毫无征兆浮现于黑尸身前,那堪比尸魔的强横肉身,在此剑气下,却犹如刀削豆腐,轻易便被刺破防御,黑血横流!

    黑尸闷哼一声,一个照面,似乎便在剑气之下受伤不轻!

    而他骇然的发现,眼前的恐怖之极的剑气,在《尸魔录》中,曾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四剑之地,诛戮陷绝,叛天之仙,身受万剑’这剑气,不会错的,是诛仙剑气!是古天庭的刑罚之剑!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自其口中传出,而此刻他不再试图唤出万尸,因为一旦取出万尸,恐怕在剑气之下,立刻便会俱灭!

    这剑气,当初宁凡也只能凭玉皇丹的重塑身躯之效,勉力支撑一二,黑尸的自愈力,岂能比上仙帝难求的玉皇丹,在此剑气之下,重伤毫不奇怪!

    重伤,黑尸不怕,身躯之伤,因为是尸身,所以极好修复,按炼尸、法宝等手段祭炼便可。但他最不能接受的,是他几乎要突破尸魔第二变的肉身,竟然开始,境界倒退!

    一幕幕剑气斩过,每一道,都令其尸气寂灭那是他苦苦搜集两千年的尸气啊!只为在两千年之后,完成尸魔第二变,长生不死!

    剑气的攻势,逐渐衰减,但位于剑气攻击中的黑尸,却是杀意越来越盛。

    诛仙剑气中,一丝熟悉的法力气息,让他怒吼连天!那是宁凡的气息,这诛仙令,是宁凡所放!

    他平生,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宁凡,是第一个!

    “宁凡!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啊!”

    他的尸魔境界,仍在跌落...而更让他痛心疾首的事情,发生了!

    安放在宁城、用于阻挠宁凡的天一子之尸,被灭了!

    ‘天一子’被灭,几乎是立刻,黑尸的所有法力,俱开始消散。

    因为那天一子,可是黑尸储存法力的容器啊!尸体不能有法力,所有只能取活尸、留一线生机、以半尸之身容纳自己法力。所以,天一子是极其重要的,而黑尸更是煞费苦心,将天一子的肉身,以无数天材地宝锤炼,几乎已达到银骨境界,再加上堪比元婴初期巅峰的法力,宁城之地,谁能杀‘天一子’!

    “不!老夫的尸魔境界!老夫的活尸容器!老夫两千年的谋划,功亏一篑!可恨,可恨!”

    宁城上空,宁凡施展了诛仙令后,并未立刻支援思无邪。

    凭思无邪的手段,竟然一时间与天一子拼了个不分胜负,只是之后,思无邪渐渐法力不济,而天一子仍是面无表情,法力浑厚之极。

    思无邪,要败且渐渐的,宁凡从思无邪举动之中,看出一丝破绽。

    自将思无邪炼制成灵傀后,思无邪丧失大多数记忆,许多法术,都遗忘如何施展。

    但此刻,思无邪施展的法术中,很多都是其身为天离宗主之时,所习得的法术。

    莫非她恢复记忆了?

    宁凡目光一闪,但不解,若思无邪当真恢复记忆,定会立刻杀死自己,为何会帮自己?还是说,作为思思的人格,在作怪么?

    “思思若是思无邪,死便死了,但若是思思其安危,我不能不顾”宁凡目露感叹,眼见思无邪法力不济,被十丈巨人的眉心竖眼对准,他仍未动弹半步。

    因为另一个黑衣身影,已驾临宁城上空!

    这黑衣身影,与白衣宁凡模样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冷漠的眼神,以及半边脸上的黑色纹路。

    黑袍猎猎,他好似一个闪烁,便出现到了思无邪前方,无人看破,他如何出现,便是鬼雀子,都是目光一变,丝毫无法看透这黑衣的诡异!

    三尸瞳术已然射出,但黑衣人阻挡思无邪身前,单掌一挥,硬生生接下这血红瞳术。

    此瞳术,归根究底,还是以恶念杀人恶念,他不惧,因为归根究底,他不是人,没有心,无念!冥罗幻境他尚且不惧,岂会畏惧这不成熟的伪三尸恶念!

    天一子呆滞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惊骇。

    只是片刻惊骇后,他立刻收起神色,十丈之身,一拳挥动,竟引动寒冰之力,施展出另一种婴级炼体术。

    此拳术,名为《冰碎》,一拳成冰,一拳冰碎,非元婴不可硬接。

    但那寒冰拳芒接近黑衣三丈之外,却忽然似被无形的凌厉之物,给生生切开,分为两半。

    而同一时间,天一子心头,升起一丝必死之感。

    黑衣,第一次开口!

    “我叫墨宁,你伤她,便死!”

    一霎,黑衣人忽然身影爆散,化作数万道细弱毫发的黑光,每一道黑光,都在片刻之后化作黑色剑芒,如浓墨在晴空铺开,如黑风,在空中卷开!

    此剑芒之中,更带有一丝古朴、厚重的诛仙之威,数万黑光如长风一卷,处于剑风之中的十丈巨人,强横的肉身,竟开始肉身分解!

    而仅仅片刻之后,那让白衣宁凡都如临大敌的天一子,就此灰飞烟灭。

    “不伤她,亦死!”黑衣冷漠补充道。

    黑衣的元婴气势,横扫开来,让所有宁城之修,齐齐心头冷寒,如临大敌。

    元婴修士,又是一人?!

    这黑衣修士,自称是墨宁,那么,便不是宁凡但为何与宁凡如此相像,难道是传说中的,宁黑魔的真容?!

    对,一定是如此!原来传闻中的宁黑魔,竟然是元婴修士!如此,与宁凡长得一模一样,也就可以理解了宁凡是黑魔重孙,祖孙长得像,没有什么奇怪,不是么?

    唯有纸鹤一人,傻兮兮的摆摆头,丝毫不惧这气息,亦不认为此人是什么宁黑魔。她知道,这就是宁凡,就是。

    “凡哥哥,怎么变成两个了?不过这个黑衣凡哥哥,虽然冷漠,但,挺幽默的嘛”她甜甜一笑,眼中闪着小星星,对宁凡一分为二,她真是太感兴趣了。

    而黑衣的强大,让纸鹤心头,一阵心安。

    有凡哥哥在,今日无人,可灭宁城她深信。

    黑衣望向黑尸离去方向,一个瞬移,消失长空无影。

    而白衣亦是目光凝重,一道冰虹,直追而去。

    遁光之后,二人齐齐施展念伪诀,隐匿片刻,不知所踪。

    之后,再出现时,却是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嘴角含笑,眼中却杀意萧索!

    “接下来,诛魔!这便是我黑衣化身突破元婴后,领悟的剑念神通么!此神通,从今日起,便叫做‘墨流分神之术’!”

    宁凡微微一笑,修为仍是融灵巅峰,但一步踏出,竟然瞬移!

    其气息,更是在融灵与元婴之间,诡异浮动。

    尸魔,何惧之有?!甚至凭如今宁凡的实力,越国生灭,尽在其一念之间!

    至于别人如何误会宁黑魔,如何猜测宁凡身份随他们去吧,反正今日之后,再无人敢打宁城主意!

    (此章正文5500字,大家知道,我不喜欢分章节,都是按剧情走的。许多好友都是2000字硬生生掐断分一章,看起来好像爆发很多感谢走遍江湖的猪打赏,一个588,又让我加更了往常我都不计较几更的,但我即便是不舒服一更时候,也有时是4000字,赶上别人两更,有人说我刷第一更,我需要拿这个来刷?这本书,我最多时候日更25000,还不是一次,如果我也分成别人2000字一更,就是一日12更,我需要玩‘第一更’这种噱头?之所以写第一更,是因为写了一更后,实在难受,只能休息。我水平有限,我承认,但我写书确实认真了、尽心了,也累了。写书以来,都是贬多与褒,一向不反驳的。今天发一点闹骚,大家不要计较。目前还欠12更,今日若无异常,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