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36章 魔越之战(四)

第136章 魔越之战(四)

    自石棺走出的,是一具黑尸,在此黑尸现身的一刻,元婴初期巅峰的气势,在宁城横扫开来。

    如此气势,让寻常金丹,心头齐齐升起无力之感。

    而黑尸的容貌,更是让纸鹤这不经世事的少女,吐得酸水都出来了。

    黑红色的肠子裸露在空气中,身上有不少的伤痕,其中乳白的蛆虫来回蠕动,眼框空洞,上下眼睑已经完全腐烂,血盆大口张开,腐烂的舌头,偶尔流出黑色血液,一丝黑气,仿佛是某种让金丹修士致命的剧毒。

    “好久没有出棺材了有多少年了,两千年了吧小家伙,你就留在最后杀吧,老夫先吃几颗金丹,填填肚子”

    腐烂、恶臭之中,黑尸冷笑一声,黑芒一闪,施展出瞬移神通,一个光华,便生生跨越空间,出现在百里之外,出现在,那围观修士的身前!

    这些修士中,类似通变之人,认出黑尸底细,早已匆匆返回宗门。

    剩下的,则诸如紫光宗掌门,仍在此观战,两不相帮的态度,犹有十七人。

    黑尸突然施展瞬移,出现在众人跟前,这一切,让十七名金丹老怪各个毛骨悚然。

    几乎是一个照面,黑尸双爪一撕,立刻将一名金丹老头给撕成碎片,沐浴尸气,吞食金丹,冷笑着向第二人发起攻击。

    “不好吃好像,也没有道果产生真是很可惜啊!”

    黑尸一声感叹,第二名金丹老怪,已被其徒手撕成碎片,血溅长空!

    这一切动作,太快!黑尸的出手速度,用出手如电形容,都绝不为过!

    一个瞬息,连杀两名金丹,其余高手,方才缓过神,并立刻惊呼之中,四散而逃,好似被黄鼠狼侵入鸡棚后,一个个拼命逃窜的生命。

    “这这是瞬移!他果然是元婴老怪,速速逃跑!”

    “快,快分路跑!”

    一个个平日稳坐泰山的金丹老怪,此刻乱作一团,护体法宝、法术全开,遁光、仙云、甚至精血都喷了出来,心中只有一个逃字。

    但这些老怪的逃窜,落在黑尸脸上,只化作一丝讥讽,尸身黑芒一闪,再次瞬移,晴空之上,却见十几道遁光乱窜,而一个黑点,在空中连续闪烁之后,轻易追赶到那些遁光之前,往往徒手一撕,立刻便有一声惨叫传出!

    但凡有神念,能感知到百里之外惊变的宁城修士,俱是心惊胆寒!在越国称霸一方的金丹老怪,落在黑尸手中,竟连一个照面都撑不过!

    而感知到黑尸,竟舍下自己,去追杀无关的金丹修士,宁凡面色大变。

    并未怜悯那些墙头草,而是担心,黑尸吸收太多血食后,彻底完成第二次尸变!

    这黑尸,既然是炼尸,那么常理而言,应无法力,偏偏修炼的是尸魔脉,是人为尸变,拥有法力。

    元婴初期的法力,已经让宁凡啊极为棘手,第二变边缘的尸魔之体,加上高等级的炼体术,已经让宁凡难以力敌,若是再让这黑尸,彻底完成第二次尸变,真正成为尸魔恐怕到时候,即便是银骨第二境、第三境的炼体修士,都无法与之抗衡,除非突破银骨第四境!

    “不能让他吞噬血食!景灼道友,素秋仙子,二位略通瞬移之术,请去追赶黑尸,阻止其捕杀金丹修士!我会施展某种神通,隔距离攻击此魔,应该有效!”

    景灼二话不说,一道火光一点,已施展开瞬移之术,追击而去。而素秋仙子,则蝶翼一抖,亦是瞬移追击。

    而宁凡立刻在空中抽身飞退,与那‘天一子’的尸身拉开距离,并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块泛着银色剑芒的玉令。

    诛仙令!

    黑尸是本尊,‘天一子’是其祭炼的活尸,特殊的活尸,寄放了黑尸法力、神通的炼尸。尸魔不能拥有法力,一旦完成第二变,则黑尸将丧失一切法力,所以,他事先在天一子身上,塑造出尸魔脉,一身法力度入活尸之内,三尸瞳亦在‘天一子’身上。

    从某种意义而言,这天一子,几乎算是黑尸的第二化身,亦可算是一个储存修为法力的容器。

    他之所以为天一子求化婴丹,目的便是彻底将天一子境界提升。天一子的体内,终究还是金丹,未成元婴,便无法施展元婴级诸多神通。

    而那黑尸,则一心修尸魔,求的是肉身不死、强横无匹。素秋与景灼追赶尸魔,倒是不会中幻术,仅牵制一二,合力之下,未必有太大危险。

    但这‘天一子’,似乎在黑尸离去时,被下了特殊命令,一见宁凡取出诛仙令,立刻发了疯一般,穷追不舍,低吼连连,十丈巨身,踏着虚空,轰隆隆追赶宁凡,阻挠其施展诛仙令的神通。

    诛仙令,是在妖鬼林中获得,其中一块被青部大长老用来灭杀宁凡,反促成宁凡剑识形成。

    一令,非元婴修士必死无疑,其中一缕诛仙剑气,即便是如今,宁凡仍是极其忌惮。

    当日青部大长老施展诛仙令,必须先设祭坛,再搜集宁凡气息,融入诛仙令,而之所以设祭坛,是为了拜天地,借帝威,催使此令。不过若是宁凡施展,凭乱古的仙帝气息,倒是无需另设祭坛,至于搜集黑尸气息如此漫天都是黑尸恶臭之气,何须可以搜集?挥手便是!

    宁凡不会瞬移,追不上黑尸,对付远在百里外的黑尸,唯有借助诛仙令的隔空攻击了。

    此令,他共从青部大长老手中获得两块,原本准备吸收其中诛仙剑气,提升剑识强度。故而,此令可谓珍贵之极了。若无此令,宁凡很难想到其他方法,提升剑识剑念,而其剑念,恐怕只能无限诛杀金丹初期修士

    只是此刻事情紧迫,却容不得宁凡有丝毫吝惜而另一个麻烦,则是穷追不舍的十丈巨人——天一子。其不断的拳风追击,而眉心竖眼,更是偶尔闪烁惊心动魄的血光。

    宁凡面沉如水,在天一子追击下,他莫说催使诛仙令,便是自保,都不过堪堪而已。而一个不慎,被那三尸瞳的瞳术击中,恐怕不死也会重伤这一次天一子的瞳术,明显不是幻术,而是杀人之术!

    怎么办?

    宁凡一面飞退,一面目光扫过城墙,却发现鬼雀子露出惭愧的苦笑。

    鬼雀子,想帮宁凡,不过他连看破幻术、站在天一子身前都做不到。

    小纸鹤急得直跺脚,而纸鹤身旁,一直目光挣扎的思无邪,忽而安静了下来。

    足尖一点,踏上虚空,半步元婴的气势,淡淡释放开来,好似圣洁的阳光。

    “宁凡,我来帮你”她如是说道,并非称呼主人!

    而宁凡,并无时间细想其中玄机,若有思无邪相助,则再好不过。

    已思无邪当日越国第一高手的身份,在霞金丹的提升下,恢复到半步元婴实力此女诸多手段,对付天一子幻术,应无问题。

    果然,面对隐藏空气之中的神念血线,思无邪仅仅淡淡长袖招,立刻七彩虹光乱颤,将一丝丝神念血线扫灭,破了幻术攻击,而后舞袖不断,纷纷扫落,那看似轻柔无力的舞袖,击在天一子身上,却发出山石轰鸣的巨响,将十丈巨人,连连逼退百丈,给宁凡留下安全的祭令空间。

    宁城城墙之上,鬼雀子无奈苦笑,而一旁不知思无邪底细之人,包括少数宁城修士在内,各个露出骇然之色。

    这个跟在纸鹤身旁、一向笨呆的女子,竟如此强横?!

    宁凡的目光瞟过思无邪圣洁的娇躯上,隐隐感到一丝古怪,但并未细想。

    手中法诀一动,引动阴阳锁中仙帝之威,这一刻,宁凡踏天而立,白衣如神,眼神却淡漠苍生,好似亿万年前,那藐视星河的乱古大帝。

    “以吾宁凡之名,此令,诛仙!”

    这一刻,宁凡的威压,轻轻笼罩整个宁城,这是一种飘渺的威,属于乱古,不属于宁凡,所以无法如黑尸一般,凭威势太过震慑人心但这种威,沧桑如天地,浩渺如日月,却让鬼雀子等所有金丹老怪,都升起一声面对天地一般的自卑之感。

    纵然是白飞腾,此刻望着长空之上的宁凡,都生不起丝毫抗拒之心只有,仰望!

    “这是什么级别的威压?!”步狂焚,更是面色大变,而一旁,怀抱小猪的尉迟,则无良地对步狂焚得意一笑。

    “这是我家少主的威压!牛吧!厉害吧!步狂焚,只要我一心追随少主,要不了几年,老子重新超越你,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此二人的旧恩怨,姑且不提。

    却说宁凡一声令下,诛仙令忽而剑光大方,四道恐怖之极的巨剑虚影,立刻将百里之外的长空封锁浮影!成形!剑气遮天!

    “不求击杀,只求重创只求,拖延至黑衣化身赶来!”宁凡眼露寒光

    这一切,黑尸尚不知晓,在他瞬移神通之下,十七名墙头草金丹,已经死去十四人,剩下的,仅仅是包括紫光宗掌门在内,两名中期、一名后期修士,仍在苦苦逃遁。

    而在黑尸目光盯上自己的一刻,紫光宗掌门,立刻毛骨悚然,六神无主。

    “不好,此魔盯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