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35章 魔越之战(三)

第135章 魔越之战(三)

    “景灼道友无需客气,大敌当前,尚不是叙话之时”宁凡扶起景灼,目光却扫向天一子。

    至于远逃的极阴楼船,则丝毫无法引起宁凡在意,已有南宫带人追击。真正让其忌惮的,只有那黑棺中人!

    “大敌?”

    非但景灼、鬼雀子,就连其他几名援手金丹,也无不轻咦一声。

    极阴门灭,只剩天道宗,天一子与剩下的天道修士,虽然不好对付,也算不得什么大敌吧?

    他们,皆小瞧了天道宗。

    好似印证宁凡的话,那天一子,手持一个罗盘,目光火热望着宁凡方向。

    其手中罗盘,距离宁凡越近,越是剧烈旋转,而这一刻,天一子仰天大笑,沙哑、阴沉,与这一切都格格不入。

    “古尸,原来就在你身上!好!如此也省得老夫到处寻找了!此尸,归我了!交出此尸,老夫给你一个痛快!至于此地其他修士,尽将成为老夫新炼尸!”

    这一刻,天一子收了罗盘,负手而立,释放出一身威压。这威压,仅仅达到其本尊三成,但即便仅三成,竟已只比景灼弱上一线之遥,犹比鬼雀上强上不少。

    此威压之下,宁城周遭一片惊异之声,天一子威压,确实不俗,但似乎还没有景灼老祖强横,却敢大放狂言,血洗此地所有修士,真是好大胆!

    景灼亦是冷哼一声,踏步向前,每一步威压,都节节攀升。他法力已到元婴,气势虽然未到,但比起普通老祖,自是强上许多。

    景灼的威压,让近处的白飞腾等人窒息,但传到天一子身旁,却好似清风拂面,无伤分毫,只换来天一子一句哂笑。

    “若你们的依仗,是这个假婴修士,那么本宗遗憾地宣布,他,救不了你们!”

    天一子言辞讥讽,一指掐诀,身旁四十四具融灵炼尸,立刻开始腐烂,顷刻爆散成血雾。尸气血雾,朝天一子身上一卷,其气息立刻陡然上升,渐渐的,竟超越景灼,完全达到了元婴初期修士的程度!

    而这一刻,天空之上,狂风大作,其气势,震乱天空流云,让五行灵力纷乱!这才是真正的元婴气势,足以引动天地变化!

    步狂焚眼中的战意,渐渐削减,并立刻化作一丝惊惧,他发现,那天一子,气势竟已超越自家老祖!在此威势下,他堂堂金丹高手,竟升起一丝无力之感。而听天一子所言,景灼是假婴修士,一个个老怪,俱是面色犹疑望向景灼,求解。

    “不错,因为一些原因,老夫尚不算真正元婴修士”景灼额头微微渗出冷汗,他处于天一子的气势中心,极不好受,但还不至于被天一子气势震住。

    只是他的话,好似一盆冷水,泼在了所有修士心头。

    原来众人依仗的景灼老祖,仅仅是假婴修士但天一子气势,比景灼还强

    难道所谓的越国第一位元婴修士,尚未完全突破境界?!

    难道眼前看似处境不利的天一子,才是真正元婴修士?!

    一个个修士,眼中开始流露出对天一子的畏惧。元婴修士,一人之力,便足以倾覆一个下级修真国,即便己方有景灼这假婴修士在,但也未必是天一子对手今日,恐怕有危险了。

    在此关头,天一子冷笑不绝,众人的畏惧,让其蔑视,“这是老夫五成威压,接下来,是老夫七成威压!”

    天一子再次掐诀,身后八名金丹长老,同样肉身腐烂、而后爆散血雾。

    其气息吸收血雾尸气,再次攀升,几乎达到了元婴初期的巅峰!

    在其七成威压横扫下,便是白飞腾与燕败之流,都气息紊乱,纷纷法力大乱。除却景灼、鬼雀子与宁凡,宁城上空,根本无人能抗衡此威压!皆倒吸一口冷气,气血狂涌!随着天一子眉心竖眼血光一闪,步狂焚在内,火云宗四名金丹长老,俱是心神失守,被心魔所侵!

    “这威压,恐怕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的巅峰?!这还只是他七成威压,若他释放全部威压,岂不是能达到十成!”就连景灼,亦是第一次面色大变,开始在天一子威压下,渐渐失守。

    诡异,太过诡异,即便是元婴修士,也不应凭威压,便慑服自己难道,这天一子在释放威压之时,更偷偷放了幻术?!

    一霎,景灼与鬼雀子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猜测。

    二人点点头,同时将法力全开,齐齐大喝一声,各自法力激荡,试图镇散天一子的幻术。

    二人合力,法力何其浩瀚,比之寻常元婴初期修士也不为过了。

    对于不知如何破解的幻术,唯一一种破解方法,便是以强横的法力镇散,二人方法没错,但他们的法力,相加之后,却仍逊色于天一子本尊,并无法镇散幻术,仅仅使得周遭空气,浮现丝丝缕缕的红线,但立刻消失无踪。

    那红线,似乎便是幻术的根本。可惜虽然看出幻术的端倪,他们仍无破术之法,反倒因为妄动法力,而被一丝红线,侵入体内,立刻心神纷乱起来。

    鬼雀子与景灼,俱是面色大变,这血线,不知是什么污浊之力,竟让他们修炼千百年的心境,彻底失守!

    “这是什么幻术他何时掐诀施术的?!”

    二人不明白天一子的手段,宁凡却懂。刚才那短暂浮现的丝丝血线,更是让宁凡明了,此幻术的奥妙所在。

    血色的,是三尸瞳激发的恶念,极其污浊,可乱人心智!

    线状的,是神念之力,凭神念的无形,将恶念包裹、藏起!此为三尸瞳术的根本所在!

    神念,神念,即是神念,宁凡何惧!

    “你,够了!”

    眉心星辰一闪,本在眉心祭炼的斩离剑,立刻化作一抹星光飞逝而出,左刺右斩,将隐藏四周的神念之力,一一斩灭。

    瞳术,是眼神,那神,则是神念。若是其他攻击类瞳术,被修士目力所及之处,立刻中术,难以破解,但幻术么,尤其是群体幻术,只要发现端倪,未必必能破除!

    几剑斩灭所有神念血线,宁凡目中寒芒闪烁,倒提斩离飞剑,化作冰虹,直冲向天一子。

    看起来,除了自己,无人可破天一子幻术,如此,唯有自己,有资格与天一子一战了。

    不愧是尸魔脉,竟能修炼出罕见的三尸瞳,恐怕这天一子本尊全盛之时,便是元婴中期修士,也可一战!

    “有劳诸位前辈、道友,帮我守护宁城一二,此人,我一人争斗!”

    景灼与鬼雀子等人闻言,一个个心有余悸退回宁城城墙之上刚才的那幻术,太过惊心动魄,让他们,忌惮太深!

    无法抗拒看起来今日,唯有宁凡一人,能与天一子一斗了。

    “那可是元婴老怪,宁凡能胜?”白飞腾言语极不是滋味,似仍未遗忘与宁凡的间隙。

    “若他不胜,莫说宁城,恐怕整个越国,都将覆灭若本宗没看错,这天一子,根本只是一具炼尸,其真实身份,恐怕是那一人”鬼雀子凝重道。

    “哪一人?”步狂焚等稍年轻修士,并不知那些秘闻,但一些活了千百年的老怪,一听鬼雀子此言,立刻面色大变。

    “两千年前,一人一力,血洗七个下级修真国的尸魔?!”这一刻,白飞腾再难镇定。

    而百里之外的修士,一个个面色剧变,似乎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恐怖消息。之前他们不懂,为何重玄子堂堂太虚老祖,竟一见天一子掉头就走,原来,竟是看破了天一子来历不成?!

    两千年前尸魔一流宗门中,不少都有典籍,记载了那个狠人!一个让许多中级修真国的元婴老祖,都大吃苦头的狠人!

    此人一身肉身,不仅可碎法宝,据说此人更擅长炼制炼尸,手中,不只有几百几千融灵级炼尸!

    ‘万尸齐出,修国破灭’,大多数宗门典籍,都记载了这一句话,但未曾亲眼所言之人,绝对无法想象其中恐怖之处!

    太古魔脉!尸魔脉的上任传人,竟还未死?!

    “速速回宗,通知所有越国宗门,尸魔传人,进了越国!”

    天一子目光一凝,他开启了七成威压,竟无法让宁凡心神扰乱一分。

    而自己暗中催动三尸瞳,释放的幻术,竟被宁凡一道剑影给破了去。

    星光剑影,其中一丝太古星辰的星辰之力,让天一子目光火热起来。

    “太古神兵!?老夫知你是太古魔脉,却不知你身怀太古神兵不过从今日起,这太古神兵,归老夫所有了!”

    “是么,那倒要看看,你拿不拿得动!巨剑形态!”

    宁凡一抖手腕,星光飞剑在光滑中,化成一柄七尺长的粗重巨剑,轻轻舞动间,便隐隐泛着雷声。

    而施展了丈六之身的炼体术,宁凡肉身狂长一倍,冰虹逼近,巨剑朝着天一子,便是一剑劈下!

    之前,他已见识到了天一子的肉身强横,这一次,他不会再留手。

    “嘶!此剑竟有双重形态,这在《尸魔录》中,可并未提及?!”天一子带着忌惮与兴奋,他所说的《尸魔录》,便是他当年获得尸魔传承的方式,与乱古的记忆传承有别,但也算将门中功法,传承下去。

    毫不犹豫放下黑棺,施展了炼体术,天一子的身躯,拔高到十丈之高,其炼体术,明显比宁凡的丈六之身,高明太多!

    在天一子身前,原本高大的宁凡,竟只及其小腿高。

    且化身巨人之后,天一子竟胆大到,徒手去接宁凡巨剑。

    丈六之身的宁凡,起码身怀万斤之力,但掌剑相触,巨力对撞下,宁凡气血翻涌,他的气力,竟似弱了天一子不止一筹。

    并非天一子炼体境界比宁凡高明,仅仅是天一子掌握的炼体术,高出宁凡太多。

    实际上,天一子接下此剑,亦不好受,硬接此剑,他双足深陷如楼船的金铁之内,而手腕更是痛得快要断掉。

    “此子,好强的炼体境界,老夫差一线,便可突破银骨,但此子似乎比寻常银骨,还厉害许多因为他凝聚出神魔之星了吗?”

    天一子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嫉妒,身为神魔传人,他很少嫉妒谁,宁凡,算是第一个。

    好在他的炼体功法颇为不凡,名为《巨骨诀》,是他在某个中级修真国的元婴老怪中抢到的婴级下品炼体功法。

    以《巨骨诀》化身巨人,自然比不上骨皇等高手的巨人身厉害,但比起宁凡的烂大街功法——《丈六之身》,厉害之处,可不是一星半点。

    “可惜,宁城之地,也救你能接我幻术,偏偏你连老夫一掌之力,都敌不过”天一子蔑笑道。

    “是么!御雷!”这一刻,宁凡眉心,星光一闪,而晴空之上,蓦然电闪轰鸣,轰响不绝!

    巨剑之上雷光一闪,天一子蓦然一惊,其手掌,竟被巨剑生生削掉。

    只是并未流血,天一子亦无一丝伤痛的模样,但其目光,却第一次空洞起来。

    而一旁,黑棺棺盖忽而飞起,一股沧桑的气势,自棺中传出。

    “好,很好!能伤此炼尸,你不弱,不过,你不是老夫本尊对手!莫说你只是融灵,即便突破金丹,仍不是老夫对手,除非,你是元婴!”

    一道黑影自棺中闪出,腐掌一拍巨剑,立刻,一股难以言语的巨力,自巨剑传来,让宁凡胸口一震,逆血喷出,在长空震退数百丈,方才稳住身形,目光一紧!

    这便是处于第二变边缘、半步尸魔的天一子本尊么,一掌之力,竟连自己银骨之身,都不易接下。

    而真正让宁凡肉身无法抗拒的,是那一掌之下的法力自巨剑传来的浩瀚法力,将自己手臂仙脉都要撑碎。

    鼎炉环中,那真正的尸魔,又是何等厉害之物?!

    宁凡面沉如水,但片刻之后,抹去血迹,眼光一亮。

    他隐隐感觉,鬼雀宗方向,那遥不可及的地方,一道气势,正飞奔而来!

    并非仅有天一子,才有本尊,宁凡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