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34章 魔越之战(二)

第134章 魔越之战(二)

    紫阴的提醒,太迟。

    也就即墨老怪,机变过人,老奸巨猾,见势不妙,立刻开启了楼船防御阵法,其他两艘楼船,守船长老未反应过来,已遭受了毁灭性打击。

    连婴级大阵都能轰碎的阴珠血光,当威力平添三成,反馈给法力耗空的极阴弟子时,是何等噩梦!

    两艘楼船上,那些弟子甚至来不及惨叫,便血光噬体、纷纷化为脓血,变作臭气死去。

    由法宝精金炼制的楼船,更是被血光腐蚀出无数坑洞,楼已然半毁。

    楼船上,十三名守船的融灵长老,有九人死于血光,仅有四人重伤逃脱。而两名金丹期的守船长老,虽逃出血光,一个个亦是狼狈不已、受伤不轻。

    失去操控的楼船,坠落地面,砸碎无数土石,宝光暗淡。

    那些侥幸未死于血光的极阴弟子,亦在楼船下坠中,被生生摔死,惨不忍睹。而道道目不可视的尸气,在宁城周遭蔓延

    这急遽逆转的局势,让远处围观的正魔老怪,一个个惊住了喉舌,无法想象,世间还有能反弹攻击的大阵!

    而宁城中,包括黑魔三神军在内,亦是一片鸦雀无声。他们大多相信宁凡有手段对付血光,却从未想过,会是如此诡异的手段。

    所有人的心头,都升起一个巨大疑惑这阵,是什么阵法,竟有反弹攻击的逆天效果!

    可惜,对众人的疑惑,宁凡是不会解答的。他望着渐渐消逝的阵光,轻轻摇头,颇为遗憾。

    此阵如紫阴所料,是仙虚级阵法,但可惜的是,这阵法仅仅是残阵,且仅有一击之力。以宁凡的手段,也仅能布置出婴级级别,借来一丝反震之力。

    阵法等级,从灵级开始,分别是丹级,婴级,化级,虚级。虚级大阵,便是极高深的阵法,又分为凡虚、仙虚两种阶别。凡虚大阵,如山河逆动阵,可伤碎虚,但也仅仅是伤而已,若是厉害的碎虚高手,未必会怕凡虚之阵。

    但仙虚级大阵,其威力,纵然是碎虚第九重高手,纵然是突破第九重之后、成仙失败的散仙高手,也难以抗衡仙虚之威!

    一个仙字,几乎足以将所有修真七境的修士,抹杀!

    星漩古阵,为上古诸多仙虚阵中,罕见的反击之阵,在乱古记忆中,都属于极高级的阵法,一丝星漩之力,更是让乱古称叹不已,可惜的是,阵法却是残缺不过对付区区辟脉修士,残缺之阵已足够。

    “日为圣,月为帝,星为神魔”宁凡眼光望着消散的星漩,手指抚摸眉心星辰,目露思索。

    星为神魔神魔神通,以星为显化么。仙帝,暗含一个帝字,那仙帝神通,是否便是以月显化。至于圣那又是什么?乱古记忆对此,只字未提,或许是乱古不知,或许是乱古遵照孙帝法旨,不敢告诉后人。

    与宁凡的冷思不同,两千极阴弟子的惨死,使得紫阴老魔怒火腾烧,发出勃然吼叫。至于天一子,嘴角则勾起一道邪异的弧度,似乎一切都在他预料之内。

    血腥的场景,让小纸鹤有些想吐,即便是素秋这名动越国的老祖,都露出不忍之色。

    但这一切,丝毫触动不了宁凡的心,他的表情,始终冷漠。自他初遇老魔那日,便见识过种种血腥场景。

    他身形巍然不动,神念微不可查扫过天一子,后者连一丝表情都未逃出宁凡观察。

    天一子的气息,竟因吸收了两千弟子的尸气,而愈加浑厚这,绝非错觉!而其黑棺之内,那丝气机,似乎更加危险了。

    宁凡心头一沉此人,必然是太古魔脉,而且是那种罕见的魔脉!

    “尸魔脉!这天一子,果然不是人,而是,活尸!正主此刻,定是躲在那黑棺之内此人,施展了化尸之术,将天道宗一宗高手,上至掌门,下至弟子,全变成了其炼尸能将半步元婴的天一子祭炼活尸,这正主修为恐怕已然元婴!只是,此人既有元婴修为,却不露面,亦不直接出手,定有原因。若非重伤,则必定是处在,‘尸魔变’的紧要关头!尸魔变,一变成尸,二变成魔,三变尸解成仙此人顾虑重重,多半是处在尸魔变一变与二变之间不能再让他吸收尸气了,否则若其突破二变,化身尸魔”

    这一刻,宁凡面色不动,心头却暗暗心惊,因为他有七成把握,自己的猜测,是正确!

    而想到尸魔二字,宁凡心头,不由想起那尚在其鼎炉环中摩挲棺盖的女尸

    天地间有无数神魔传人,而藏在黑棺之中的元婴高手,或许将是自己第一个苦战的神魔传人!

    只是是神魔又如何,是元婴又如何,比起骨皇,又能如何!骨皇分身,一样被宁凡所斩,不是么?!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令道,

    “南宫,告知鬼雀、火云诸位高手,立刻从火脉驰援,融灵之下,不要介入此战,人越少越好!”

    “这是!”

    南宫微一迟疑,立刻应道,并取出传音石通知。原计划,是由火云、鬼雀无数高手,穿越火脉前来驰援,给予极阴门、天道宗必杀一击,但如今看来,计划是出了变故,使得少主决定让融灵之下修士,皆不参战。

    而最让南宫敬佩的,是宁凡想出的火脉穿行之法。为了此次避过众人耳目支援宁城,宁凡令人掏空了数百里的地底火脉,借助地脉灵气,遮蔽众人气息,供众人驰援!

    这方法,南宫自问想不到,他的阅历,或许比宁凡丰富,但智略,似乎仍差了一丝。

    “是鬼雀宗主么,事情有变”南宫在一处隔音阵光中,低声道

    紫阴老魔怒火攻心,他怒视即墨老怪,好似想将后者连皮带骨,都给吞了。

    两千弟子枉死,一切,都因为即墨的疏忽大意!

    不,真正该怪的,是宁凡!

    “好!好!好!宁凡,你有种传本宗之令,所有融灵之上的长老,不惜手段,血洗宁城!”

    紫阴好似一头发怒的狮子,一道遁光,直扑宁城城墙而去,他负责捉宁凡,而其他长老,负责杀人泄愤!

    不少极阴门长老,都是双目血红,刚才惨死的弟子中,未尝没有他们的后辈子弟。

    42名融灵,7名金丹,各自遁光一起,冲向宁城!

    天道宗高手,除了天一子以外,一个个有若炼尸,纹丝不动,而天一子,原本亦准备去杀人,但忽然收住脚步,竖眼一闪,目光微惊,望向地底火脉!

    “这是”天一子忽然目光诧异,但一心擒下宁凡的紫阴,还未察觉地底异变。

    十七名姬妾被夺之恨,两千弟子惨死之恨,以及,擒下宁凡之后、暗中操控四转炼丹师、称霸越国的未来!种种心思,在紫阴心中回响,化作一丝怒极反笑的快意。

    紫阴一马当先,冲到城墙百丈开外,那些前来保护宁凡的四卫魔修,皆被其一拂袖,阴风一卷,统统扫飞!

    至于漫天魔修的法宝攻击,则被紫阴随意极其一道紫钵法宝,统统收了去。

    “给老夫死来!”他大喝一声,于百丈开外,喷出一口丹转之气,五指成爪,朝宁凡隔空一摄,立刻,浑厚的法力化作阴风,阴风之中一丝飘渺的魂力被生生抽出,化作一道飘渺而沧桑的风爪,狠狠抓向宁凡。

    婴级法术,风魂爪!此爪乃是元婴级别的法术,抽取一丝风魂之力,演化成爪,用于捉拿金丹修士,根本是手到擒来。因为除了老祖级人物,寻常金丹老怪根本连着风魂之爪的边都摸不到,怎能抵挡?紫阴相信,宁凡逃不过这一爪,因为宁凡,不是半步元婴的老怪!

    唯一让紫阴担心的,是宁凡这小子手段颇多,万一被他逃了,倒是麻烦

    只是,出乎紫阴的意料,宁凡根本没有逃遁的想法。

    脚下冰虹一闪,宁凡不躲不避,直冲风爪而来,眼中寒芒闪烁,眉心星光一闪,一掌拍在风魂爪之上,带着轰鸣的雷响!

    “御雷!”

    五指狠狠一抓,那风魂爪,更是一个不稳,生生爆散!

    这一幕,彻底出乎紫阴的预料,他万万想不到,宁凡竟有手段,攻击到飘渺的魂力之爪,更让他震惊的是,宁凡的掌力,竟一掌碎了婴级法术凝聚的爪痕!

    “能拍碎婴级法术此子,当真是银骨修士不成!不好!”

    之前紫阴不相信宁凡的炼体术,此刻,却不得不信。

    因为大意,他被宁凡欺近到数丈之外,面对刮疼老脸的掌风,紫阴老魔,面色大变。

    银骨!错不了!这一掌临近,紫阴才发现,这一掌太恐怖,自己万万不可凭肉身去接!

    须臾之际,他毫不犹豫张口,喷出一个碗口大的森寒圆珠,并一抖袖袍,祭出一把红砂,朝宁凡一卷。

    那圆珠,乃是紫阴老魔祭炼无数年的阴珠、与体内金丹融合为一所成的宝物。极阴门,其招牌功法,便是祭炼阴珠,在突破金丹之后,融合阴珠于金丹之内,将金丹修炼成一身最强法宝。

    一颗阴珠,威力犹胜寻常上品巅峰法宝,甚至足以激发一丝极品之威。

    而那红砂,更是来头不小,名为碎识砂,其砂中蕴含血气,专攻修士识海。在紫阴看来,阴珠足以抵挡宁凡一二,而碎识砂,碎了宁凡识海不成问题。

    毕竟宁凡肉身再强,识海终究还是弱的

    只是他种种手段,在宁凡看来,却是极为可笑的,碎识砂几乎毫无阻挡,便被宁凡一掌拍散,而那堪比极品法宝的金丹阴珠,更是被宁凡一掌摄入手中,眼光一寒,狠狠一握!

    金丹,碎!

    “啊!”

    紫阴老魔惨叫一声,金丹被碎,他的修为几乎是立刻,便跌落到金丹后期,并还有持续跌落的征兆。

    他望着宁凡,胆寒之极,万万没料到,宁凡肉身,竟如此强横,似乎比传闻中的银骨境界,还强许多!

    且那专碎修士识海的碎识砂,号称一粒千金,为何对宁凡毫无效果!

    紫阴自不知道,此刻在他身前的宁凡,仅仅是白衣化身,没有识海,又如何会碎?且即便宁凡识海在身,以其剑识之强,岂会被碎识砂粉碎?

    至于将阴珠与金丹融合的手段,着实玄妙,足以提升金丹强度但紫阴,舍本逐末了!极阴门祖师创出强化金丹的手段,为了定然不是让修士将金丹当法宝用,而是提升金丹防御,避免宗门金丹修士斗法之时,损伤金丹,同时为金丹修士结婴打下基础。金丹越强,结婴几率越高!

    这融合金丹的方法,让宁凡眼前一亮,但可惜,拿金丹当法宝,恐怕是紫阴老魔一生最大的失误。

    金丹粉碎,紫阴满口吐血,强行压下暴退的修为,一路狂退!

    跑!必须跑!今日绝对捉不住宁凡,反之,自己若再不压下跌落的修为,再过半个时辰,修为便会跌下金丹中期,甚至,还会继续跌落!

    只是他想跑,宁凡却不会任他跑。身化冰虹追赶,一抖衣袖,祭起一道中品巅峰的长鞭,朝紫阴狠狠一抽。中品法宝,即便是巅峰之阶,对紫阴而言,本不应有威胁的,但此刻他全力压制修为跌落,更驾驶仙云全速遁逃,哪里顾忌到宁凡偷袭,被宁凡一鞭一抽,立刻法力一松,修为再次开始跌落,虽未重伤,却气息大乱。

    “宁凡!你莫要欺人太甚!”紫阴怒吼道。

    “欺你又如何!”宁凡眼光一寒,第二鞭抽来,将紫阴生生抽下仙云。

    眉心星光一现,宁凡掌风一起,脚踏冰虹,准备给予紫阴必杀一击,而坠下长空、法力失衡的紫阴,露出胆寒与费解。

    当日,他曾来过宁城一次,那一日,他见过假黑魔,亦见过宁凡,但根本未关注,那时的宁凡,仅仅一介融灵,不足以让其重视。

    但今日,又是在宁城,他却见识到了宁凡的全部实力!无法抗拒,即便他小心谨慎,也不过与此刻的宁凡胜负五五分,而疏忽大意下,被宁凡碎了金丹,如今的紫阴面对宁凡,唯有落败一路,甚至,会死

    “宁凡,你莫要逼我,若再逼我,老夫就自爆,与你同归于尽!若你放过老夫,老夫愿与你平分极阴门一切!”紫阴的眼中,露出疯狂之色,称霸越国的美梦已然破碎,此刻的他,只求自保!

    这数招,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原本随紫阴步伐、准备血洗宁城的极阴长老,一个个被紫阴的顷刻落败,给惊得目瞪口呆,甚至,他们根本未想到,最后紫阴,竟会用半威胁半求饶的口气,哀求宁凡!

    一个个极阴长老,脚下如同生了钉子,生生在空中收住脚步,哪里还敢血洗宁城。

    而所有观战修士,见到貌似弱不禁风的宁凡,竟碎风爪,碎金丹,力败紫阴老魔,个个瞠目结舌。在此之前,无人想到,雄视越国的紫阴老魔,会被一个鬼雀新晋魔尊给逼得走投无路、苦苦求饶。

    而在今日后,恐怕宁凡地位,将上升至老祖级,甚至,更高!

    紫阴老魔,求饶了,威胁了,但他的求饶与威胁,落在宁凡眼中,仅仅化作一丝嘲弄。

    他岂会放过紫阴,养虎遗患吗!

    几乎是同一刻,宁城地底火脉,忽然火光大现,火脉中的一个个高手飞身而出,每一个都气息恐怖!

    而一道嘹亮老辣的声音,在长空响起,“小友,将紫阴的性命,交给老夫吧!”

    “好!”感知到这声音熟悉而浑厚的气息,宁凡目光一缓,收了掌风,亦收住遁光。谁杀紫阴,他不在乎,总之,紫阴必死即可。让那人杀紫阴,本是自己做的承诺,不是么?

    这批忽然出现的高手,当头之人,赫然是鬼雀子与景灼老祖,而出声之人,乃是景灼无疑!几乎一现身,鬼雀子立刻率一众金丹高手,围住极阴门的众位长老,而景灼老祖,则眼含杀机,一生的悔恨,都化作一掌雷光,带着堪比元婴的强横气势,重重拍在紫阴背心,雷光轰鸣,穿心而过!

    掌心雷!蕴含了景灼数百年杀机的掌心雷!

    “紫阴,今日杀你之机,我等了太久太久!你,死吧!”

    一掌雷光,紫阴老魔肉身粉碎,一点幽魂,在雷光中苦苦挣扎,但景灼根本没有放其魂魄入轮回的意思。

    紫阴的幽魂,不可置信的发现,景灼的修为,他竟看不透!若非被宁凡重伤,他定然不至于被景灼一道掌心雷拍死,但多半,也已经不是景灼对手了。

    “你突破了”来不及质问,紫阴便带着重重疑问,被雷光一烈,魂飞魄散!

    一声惨叫,响彻长空!

    这叫声,好似一盆冷水,泼在每一个围观修士的心头。一个个目光,扫过宁凡,又扫过景灼,皆是忌惮不已。

    而景灼老祖的强横,仍未到此结束。

    其他极阴门长老,则被其他鬼雀、火云高手,围攻!

    黑尊燕败,前白尊白飞腾,火云宗步狂焚一个个成名已久的金丹老怪,每每催动法宝,便能取走数名融灵高手的性命,几个呼吸,极阴门融灵高手已然死绝。

    而那景灼,灭杀紫阴之后,目中仇恨丝毫不减,遁光一闪,后发先至,一人之力拦住8名极阴门金丹的退路,挥掌祭出一道火红短戈,在其元婴级法力之下,那短戈化作无数道火光,将八名金丹,尽数卷在火光之内。

    除了即墨老怪等五人拼却巨大代价,施展保命手段,重伤逃出火光,剩余三个金丹老怪,几乎一个照面,便被火光焚为飞灰!

    但凡关注此战的高手,俱是同一时刻,心头大颤,金丹之下,根本无法抗衡景灼的气势,而金丹之上的修士,更是纷纷露出骇然之色,他们从景灼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元婴气机!

    浓浓的震惊,浮现在各自脸上,相对一视后,皆是重重舒了口气!

    震惊于鬼雀宗、火云宗的出场,太过出人预料!

    震惊两大宗门,有正有魔,竟同时相助宁城!

    更加震惊的却是那景灼老祖,似乎已结婴成功,成了元婴修士!!

    “景灼竟然结婴了!元婴,元婴”

    即便是在五百里外,犹豫之后,折路而回的悲鸿子,都惊住了。他呆滞在那里,无法置信。

    但不会错的景灼能轻易灭杀3名金丹,重伤5人,除了突破元婴期,没有任何解释!

    越国,终于出了第一个元婴修士!

    火云宗,要一统越国了么?要接替太虚派,成为正道第一宗的吗?

    悲鸿子心乱如麻,暗暗自嘲,若此事让太虚掌门重玄子知晓,恐怕定不会好受的。

    而更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旋即上演!

    他本以为,见识到宁凡数招战败紫阴老魔,已足以震撼了。

    他本以为,见识到景灼突破元婴期,足以震惊了。

    但一切的震惊,都没有此刻的景象,来得惊人。

    却见威风堂堂的景灼,灭杀紫阴及三名极阴金丹后,并未再追杀其他余孽,反倒虚踏天空,朝宁凡靠近,待行到三丈之外,忽然出乎所有人意料,蓦然一跪!

    “大恩不言谢从此,景灼生死,全在宁尊一念之间,今日来犯宁城之修,无论正魔,都是景灼生死大敌,必杀之!”

    堂堂元婴高手,即将一统越国的老怪,竟然对着宁凡,跪下了?!

    鬼雀宁尊,掌灭紫阴,令元婴修为的景灼跪拜此人,真的仅仅是一个不到20的青年么?!

    (这一章6000字,算是两更合一,目前为止,今天算是三更了,前今天生病,我算了算,加上欠更和加更,共差13更补上,现在,只差12更了,不知今天,能补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