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29章 她怎么来了?(第一更)

第129章 她怎么来了?(第一更)

    独坐石关,宁凡目光扫过身前堆积如山的火枫果,沉吟不语。

    身后,冰灵、月灵二女,在石关中整理被褥,淘洗饭食,并时不时偷偷看一眼宁凡。

    七日之中,鲁南子催生出大量火枫果。

    这些火枫果,足以炼制三百颗黄巾丹

    黄巾丹能否和玉皇丹同食宁凡思虑了很久,摇头否定。

    诛仙剑气之痛,曾压制了玉皇丹之痛,因为两种痛,前者是体表之痛,后者是内腑经脉骨骼之痛。

    不同的痛,可以彼此压制,而黄巾丹,同样是淬炼筋骨的痛楚,恐怕不会压制玉皇丹的痛楚,还会与之叠加。

    想要服下第四颗玉皇丹,除非承受外界带来的同等剧痛诸如,元婴后期修士晋级的天劫!

    收了心思,他取出碎丹鼎,目光一闪。

    “开始,炼丹!”

    一个月匆匆过去,宁城之外,运来大批飞行妖兽,有鹰有貂。而宁城四卫,每个魔修,都配上了制式法宝。

    一件下品巅峰的兵刃,一件下品巅峰的‘射灵弩’此弩名为射灵弩,顾名思义,连融灵老怪,一个不慎,都能破防射杀。而此弩所射的灵箭,价格不菲,一支箭成本在十仙玉左右,且无法回收。但南宫仍是耗费巨大财力,为每一个战卫,配上一弩十箭。

    宁城四卫,两千魔修,同时发弩,其杀伤力,便是金丹老怪也要暂避锋芒如此大的手笔,即便是中级修真国的战卫,也比不了。

    第二个月,火云宗之上,惊鸿一现一道蔚为壮观的五色劫云,但立刻,便消弭无踪。

    第三个月,一名浑身充斥血气、黑色僧袍的负剑男子,回到了宁城!半步金丹的修为,但,其手上,却提着‘越国十大修匪’的十个人头!

    越国十大修匪,不仅分布在鬼雀山脉一带,在东越、北越各自为王,每一个,都是金丹级老怪,其中,更有三名金丹中期老怪。

    司徒,斩杀了十名金丹!

    他的双目,隐隐有金光闪过,并有一道恐怖的剑气,在体内飞腾。

    这剑气,纵然是金丹中期老怪,都未必能接下这,便是司徒,从断剑之中,领悟到的剑道之路!

    三月过去,一场硝烟之味,在宁城弥漫开,而南宫,终于遣散了所有宁城来客,并下令,全城戒严!

    于此同时,一艘艘恢弘的楼船,冲破了越国的‘锁界’!

    锁界,不同修真国间,设下的阵法,是雨界成形之日,便存在的古老大阵。阵法等级,根据修真国灵气浓度自定,下级修真国的越国,锁界大阵,级别是丹级巅峰,距离婴级,只半步之遥。

    锁界大阵,由正魔大派,各派长老级高手看守。大阵每隔千里,都有一个入口,可供人进入。

    对进入越国的他国修士,一般只盘记身份,不会特别阻拦的。

    这身份,是真是假,没人追究。他国修士,来越国是否为非作歹,无人追问。

    不过入境,需要缴纳一些仙玉,当然,有些强横的魔君不给钱,谁也不敢收的。

    东越之地,一座百丈高的金塔中,一名紫光宗的融灵中期长老,正在此闭关。

    越国以东,与吴国接壤,历来修士进入频繁。紫光宗占据此处锁界入口,派遣长老弟子镇守,无数年来,收了数之不尽的仙玉。

    今日,紫光宗一名融灵、十名辟脉,仍在悠闲守护锁界。

    偶尔来几个吴国修士,穿越锁界阵法,他们也只是收收钱,甚至,有时候连名字都懒得问。

    “嘿嘿,还有一个月,今年的守界任务,就算完成了100门派贡献,加上50块仙玉的奖励,这下,能给云岚殿的七师妹,买个好礼物了。”

    “张师兄,以你资质模样,何苦对那七师妹情有独钟,我倒觉得,晴岚殿的四师姐更配你”

    “嘿嘿,你不懂七师妹模样不行,但那种技巧真是欲仙欲死”

    几名紫光弟子无聊闲侃,时不时夹杂几句荤话。十里外,金塔之中的融灵长老,神念一扫,便听到众弟子的荤话,微微不悦。

    堂堂正道弟子,怎和魔修一样,满嘴下流。

    虽然那融灵长老也明白,正道弟子,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说些荤话,不过人之常情。

    “都正经些,被那些吴国修士看见了,可丢了我紫光宗颜面!”融灵长老,仍决定教唆一下。神念传音,隔着十里,在众人身旁嘹亮响起。

    众弟子立刻唯唯诺诺,不敢再乱言,但他们不敢反驳,却有人敢反驳。

    却听锁界大阵阵光之外,忽然传来楼船破空的巨大风声。而风声中,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冷笑讥讽。

    “区区紫光宗,下级修真国的二流宗门,有个屁的颜面!”

    这声音,带着半步元婴的恐怖威压,在每一个紫光弟子的耳中,狠狠响起,立刻,十名紫光弟子,识海震碎而死。

    而十里之外、金塔之内的紫光长老,心头立刻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一道遁光出了金塔,立在塔顶,望着远处锁界大阵,露出惊惧之色!

    却见一艘艘楼船,相继冲破了越国的锁界大阵。堂堂丹级巅峰大阵,竟完全无法阻止这些楼船的遁空步伐!

    楼船,合击六艘,每一艘之上,都有不下千名魔修,虎视眈眈!

    这些魔修,清一色白衣白甲,修为最低也在辟脉五层之上。

    六千名辟脉魔修中,更有四十四名融灵,九名金丹!其中金丹老怪中,气势最盛的一位,便是刚刚发出冷笑之人,是唯一一个,不穿白衣、而穿紫衣的修士!

    其紫衣之上,绣着日月图案,阴阳成圆此人,身高八尺,面色苍白无血,好似炼尸,额上生着第三只竖眼,其身后,背着偌大一个黑玉棺材。

    更加诡异的是,其它八名金丹老怪之中,仅有四人,有活人气息。

    四十四名融灵修士中,更是全无活人气息!

    甚至,六千名辟脉弟子中,都有半数,是死人!

    紫光长老被这恐怖的阵仗给吓到了,他镇守吴越锁界边界,对吴国的一些大宗门,自然多有耳闻。

    眼前的魔修,与传闻中的一个宗门极其符合吴国魔宗,天道宗!

    “这些魔修如此大的阵仗,到底要来越国做什么!不好,我得将此事,回禀宗主!

    紫光长老一咬牙,拼命逃遁而走,他从这些魔修横杀十名弟子的事,便看出,这些人,手段狠毒,若被这些人拿下,定然吃不了兜着走。

    但他刚转身,却有七名融灵魔修,自楼船上飞起,追击而来,一个个,露出火热神情,看紫光长老,好似一盘佳肴!

    “融灵中期的炼尸嘿嘿,谁抢到,便是谁的!”

    一炷香之后,七名融灵魔修中,一名身材最高大的壮汉,法力微微损耗,扛着那紫光长老的尸身,返回楼船。

    六艘天道宗楼船,就此,侵入越国!

    五日后,楼船自东而西,横穿了越国,目标,宁城!但沿途数十个修真家族,以及十几个越国小宗,皆被这批魔修覆灭。

    数十名正道、魔道的老怪,隔着远远距离,窥探楼船,目露震撼。

    “吴国天道宗,难道侵入我越国不成!吴越之战,中止数千年,要重新开始了吗!”紫光宗掌门,脸色极其难看。

    “不像老夫潜入其中一艘楼船,避开了天道宗主天一子的探查,捉走了一名弟子,搜魂灭忆这天道宗,目的似乎是对付宁城,宁黑魔”夺舍派老祖,爬出荒坟,对天道宗一行,露出忌惮不已之色。

    “目标是宁城么,那个小家伙的家么”太虚派的老祖,素秋仙子,美眸微微一凛。

    天道宗侵入越国,此事,引起了越国所有宗门的关注,甚至,恐慌。

    恐慌的,自然是位于越国中部的那些修真族、小宗门,甚至出现举宗搬迁之事,为的,仅仅是避免在天道宗沿途之上,被灭!

    越国宗门,大都有求于宁黑魔,渴求一颗化婴丹,但如今,宁黑魔,似乎遇难了,这些宗门犹豫不决,不知是否该为一个宁城,得罪天道宗。

    天道宗主,其名天一,所过之路,寸草不生。

    在这些宗门犹豫之时,第二个魔宗,介入了!

    极阴门之上,同样驶出四艘楼船,目标,宁城!

    “我极阴门与天道宗,意与宁城开战,请诸位同道莫要拦阻,事后,各大宗门,定有三颗化婴丹奉上!”

    极阴门老祖紫阴,如此承诺!

    只要捉了宁凡,那个四转炼丹师,将其囚封,想炼多少化婴丹,还不是由自己说了算!

    而三颗化婴丹的重利,虽不至于收买越国宗门,却让那些宗门摇摆不定,开始生了中立心思。

    极阴门与天道宗,两道宗门,一副要与宁城不死不休的模样。没有一个宗门,认为宁城能抗衡两大宗门,亦没有一个宗门,愿意为宁城出头,独自抗衡两大魔宗!

    若是为了化婴丹,越国宗门还可能联合对付紫阴,但此刻,紫阴老魔却放出了话,事后每个宗门,赠送三枚化婴丹类似太虚派,门中就不止一名半步金丹老怪三颗化婴丹,是巨大诱惑!

    “静观其变!”一个个宗门,纷纷作出观望的命令。对此,素秋仙子,微微皱眉。

    “修真修到最后,不论正魔,都是自私么”她目露犹豫,轻点莲步,踏空朝宁城走去。

    第十日,极阴门与天道宗,十艘楼船,合围宁城百里长空!

    而素秋仙子,娇躯一挺,出现在宁城上空,凛然有怒。

    “紫阴,不论你与宁城有何仇怨,勾结吴国宗门在越国生事是否,有些过了!”

    她的言论,让太虚派其他两名老祖,面色大变,立刻冲出宗门!

    堂堂老祖,去为宁城出头,若是让对方误认为是太虚派的意思,岂不是说,无端为太虚派惹祸!

    虽然太虚派根深底足,未必输给两大宗门。只是若当真与两大宗门开战,胜败难料,但宗门元气大伤是肯定之事!

    越国第一正道的名头,恐怕也要拱手让人了!

    “素秋师妹,从未到过宁城,与那宁黑魔无半点关系,为何愿意为宁城出头麻烦,麻烦她那点无聊的正义感,在修真界,最是要不得啊!”

    太虚老祖,重玄子与悲鸿子,皆是目露挣扎

    希望素秋师妹,不要做太极端的事情,否则为了太虚派的未来

    宁城之中,石关之内,一个银光耀眼的身影,忽而睁开了眼,目露诧异。

    外界之事,在其神念之下,一清二楚。

    “素秋仙子?她怎么来了想不到,此人会来趟我宁城的浑水无聊的正义感么但,真的无聊么”

    而他的眼神,因为素秋一句话语,忽而一凛。

    宁城上空,素秋自负金丹巅峰修为,丝毫不惧来犯魔修。

    她秀眉一蹙,玄功暗运,美目凛然有威,一声娇斥,在寂静的长空,响彻!

    “正道正道,若无正义可守,还自诩什么正!你们速速退去吧,我两位师兄,顷刻便至!”

    素秋之语,让紫阴老魔,目光微微忌惮。

    “什么?重玄子与悲鸿子,也要来趟这浑水此事若有太虚派插手,就不好办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