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27章 归宁(第二更)

第127章 归宁(第二更)

    鬼雀宗内门,长倾殿。

    鬼雀子负手立在殿中,殿下作着纸鹤与思无邪。纸鹤小手捧着紫砂茶杯,品着极为上品的灵茶,如同在家一般,毫无紧张之感。

    反倒是思无邪,目光清冷,清冷中,少了平日的纯真,多了,一丝困惑。

    “宁凡,究竟是敌人,还是主人我又是谁”

    她的记忆,残损地苏醒着,这一切,无人知。

    在这个关头,宁凡与蓝眉,进入长倾殿。

    “宁凡见过宗主。”

    “呵呵,宁尊无须客气”

    鬼雀子大有深意望着宁凡,并未称呼‘凡儿’。而宁凡,亦是收了笑容,神色严肃。

    称呼‘宁尊’,便是,商议正事!

    “爹,你干嘛与宁凡如此客气”蓝眉娇嗔一句,却被鬼雀子,苦笑着摆摆手,打断话头。

    “眉儿,你在一旁坐一会儿,我有些话,要问宁尊。宁尊,随本宗,来一下密室”

    长倾殿密室中,鬼雀子久久打量宁凡,目光严肃。

    “宗主有话,但请名言,有问题,亦可提问,能回答的,宁凡都会如实相告。”宁凡抱拳,他一眼看出,鬼雀子心中有话。

    “好!如此,本宗有话要问你。你来鬼雀宗,可有不可高人之目的。”

    “有,目的便是玄阴气,以及完成师尊的要求。”

    宁凡的回答,让鬼雀子点点头,满意一笑,收了严肃之色。

    “很好,你很诚实,没有骗本宗玄阴气就在冥坟,你若有机缘,仅可去取,至于你要玄阴气何用,我不问第二个问题,你可是,宁黑魔!”

    “是宁凡亦有一问,敢问宗主,可是向吴国的神算老人手中,买了我的信息。”宁凡目光微凝。

    “果然,你是宁黑魔放心,你是韩老头徒弟,我不会对你不利,更不可能,花费偌大代价,去对你图谋不轨。我之所以知道你身份,是因为”

    “因为极阴门中的暗子么?”

    “呵呵,心智不俗不错,确实如此。”

    第二个问题问出,鬼雀子似乎也得到了满意的回答,眼中微微有些震惊,震惊宁凡,果然是那名震越国的四转炼丹师。

    收了惊容,鬼雀子叹息一声,问道,“如此,我的第三个问题,应该有了答案天离宗覆灭,是你和韩老头做的吧你们,好大的胆量”

    “不错此事,宗主如何知道?”

    “傻小子,外面坐得,不正是天离宗宗主思无邪吗我曾与思无邪交过一次手,惜败其气息,我不可能忘记思无邪,也成了你女人么?她的状态,似乎有些奇怪”

    “此事说来话长”

    “那便不说了。我对你的秘密,不想多问。魔修,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化身宁黑魔灭天离宗收思无邪斩王遥宁凡,我不管你究竟什么来历,在鬼雀宗有什么目的,我只有一事要求你,不可辜负眉儿。”

    鬼雀子言罢,目光空前严肃,他可以容忍宁凡一切隐瞒,但若宁凡辜负蓝眉,则作为父亲,他,会动怒。

    而宁凡,听鬼雀子细数自己的战绩,暗暗惊讶,灭天离此事越国无人知,雨界无人知,但鬼雀子,知道了。而灭王遥此事,自己已封了胡家修士之口,鬼雀子仍知道,若非搜了胡家修士的记忆,便是那一夜,鬼雀子也在场。

    这一切,被鬼雀子知道,但宁凡却并无多少担忧。一则鬼雀子是老魔至交好友,是蓝眉父亲、自己老丈人,二则,自己的实力,即便这些事情泄露,对自己虽然不利,但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危。

    而对鬼雀子的半提醒半警告,宁凡亦是严肃回道,“我不会辜负小蓝,但现在,无法迎娶她我准备返回宁城,原因,想来宗主已经知晓。三个月后,宁城会有一战我,会灭了极阴门。而此战之后,我会离开越国或许,很久很久,都无法再回来”

    “极阴门哼!若你不负眉儿,此战,本宗会助你!你好歹是我鬼雀宗宁尊,极阴门动你,首先要经过本宗同意!”

    此言一出,鬼雀子眼中杀气一闪,气势横扫,半步元婴气势犹如狂风,在密室激荡。

    “本宗帮你,在公,因为你是我鬼雀宗之人,在私,你是我故人之徒,是我女婿半子只是此战,你有几分胜算。而战后,不论胜败,本宗都会保下你,你无须离开越国”

    “宗主误会了若有宗主相助,此战,我不会败而我离开越国,亦不是被极阴门所逼我与师尊,有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很强百年之后,我与此人,必有一战留在越国,修为提升太慢我的时间,太少”

    宁凡心头一暖,鬼雀子对自己,已经算是很好了,愿意为自己抗衡极阴门,即便斗不过紫阴,也愿意保下自己若有选择,宁凡愿意不求长生,仅仅留在越国,留在鬼雀,留在七梅,过着平淡的生活,做一个普通的魔修但生命,没有给他选择,而他的脚步,无法停留。

    听到宁凡苦衷,鬼雀子长叹一声,对老魔,鬼雀子略有了解,他当初遇到老魔,便知老魔有强横的仇家,来头极大但他仍是义无反顾收留老魔,并为其勉强压下绝阴之毒。

    那个仇家,若是百年之后还会前来,那么,宁凡却是不宜留在越国。以宁凡的资质,在越国区区下级修真国修炼,纯属浪费时间,他应去中级修真国,甚至上级修真国,在那里接受历练。

    “罢了,凡儿,若你离开越国,宁城与七梅城,本宗会代为照顾此事姑且不提,说说三月之后的大战你莫要轻敌,那极阴门,听说邀请了吴国的天道宗相助,天道宗的宗主,亦是一名半步元婴的修士,听说其宗门内,还有一具元婴老怪的尸骸,似乎,制作成了炼尸”

    “他极阴门,有天道宗相助,我宁城,却也有鬼雀宗以及火云宗相助火云老祖景灼,与我见过如此这般”

    宁凡将与景灼密议之事,删繁就简,告知鬼雀子,而鬼雀子听后,难以遏制的震惊。

    在他不知觉中,宁凡竟然已联络到火云宗,共同对付极阴门。听说那火云老祖,脾气暴戾,最是不通人情,竟然被宁凡说服了,要助宁凡。

    “如此这般到时宗主,便带鹰卫至此地”

    宁凡与鬼雀子的密议,渐渐低不可闻。而鬼雀子,对宁凡的计划,渐渐露出惊容。

    宁凡,根本没想过要与极阴门、天道宗战平和解他要让所有来犯修士,有去无回!

    白衣宁凡,面带微笑,但微笑中,却似有极高把握,判定了极阴门的灭亡。

    “此子一旦动了杀心,手段,好狠”鬼雀子深深吸了口气

    密议之后,宁凡与鬼雀子共同离开密室,让蓝眉失望的是,二人议事完毕,仍未提成亲的只言片语。

    而另一件事,让她始料不及,宁凡,要离开鬼雀宗且请的,是百年假期。

    如此长的离宗之期,鬼雀宗历史上,仅有至今未归的‘哭尊’凌鬼哭请过。而如今,宁凡也要离去了。

    “可不可以不走”蓝眉眼中颇有幽怨。

    “我会回来。”宁凡只有这一句答复。

    双修殿,他托付给了白鹭但此事,白鹭似乎并无多少喜悦之色,只是不满地应下,“哼,身为双修殿长老,竟外出如此之久败了,在你离宗时间内,我会照顾好双修殿”

    他留给薛青一个玉简,其中,有三转炼丹师突破四转的心得体会此物对薛青,有若至宝。若薛青突破四转炼丹师,则鬼雀宗,将有取之不尽的高阶丹药可使用。

    他留给蓝眉,一卷功法——《冰石诀》,此法诀,为虚级功法,似乎是上古一名石.女女修所创并留下一些丹药,虽然蓝眉,并不缺丹药的。

    他微微沉吟后,决定留给白鹭、留给双修殿一些双修功法的修炼心得丹药,只给白鹭留下了一些,但白鹭不收,而他便放在桌上离去。

    鬼雀宗中,诸事了解,宁凡带着南威,领着纸鹤、思无邪二女,返回宁城!

    鬼雀宗,是个好地方,留给宁凡了很多美好回忆但此处,无法再留了。

    宁凡驾驶一朵三纹上品仙云,带着一丝萧索,离去。

    只是一出鬼雀宗,南宫之子南威,立刻有些后怕的提醒宁凡。

    “少主,前方路上,定要小心一些此地,有不少厉害的修匪上一次,若非少主在储物袋中种下神通,南威定然已死在那些修匪手中”

    “修匪?鬼雀宗三百里内,修匪横行,此事在越国,也算一个无奈之事,必定鬼雀宗外,灵气颇浓,山川隐蔽,适合修炼,夺宝杀人,隐藏逃跑修匪在此聚集,也是无奈。只是这些修匪,近来,胆子越来越大了啊,竟敢对鬼雀弟子出手,对我宁凡之人出手”

    宁凡眼中寒芒闪现,神念散开,覆盖五百里范围。

    五百里之力,哪里有修匪,有谁想埋伏自己,一目了然。

    “还真有不知死活之人”

    宁凡目光一闪,百里之外,一处僻静山谷中,他发现了不少修匪,正暗暗靠近自己。

    而身后,似乎也跟了不少小尾巴

    罢了,离开鬼雀宗之前,就行行好,为鬼雀宗,清扫一下匪患吧!

    几名修匪,在一处山巅之上,设下了灵级的坠空阵法,埋伏宁凡等人。

    他们探知到,上一次路过此地的‘肥羊’,又来了。

    南威虽然上一次凭储物袋的剑念,斩杀了神伤子,震慑了修匪,但也被修匪,当做了一只肥羊。

    对南威无端杀人的诡异手段,修匪们很怕不过,怕归怕,若是事先摆下阵法、陷阱,阴人,他们自问,还是能捕获南威这肥羊的。

    且这一次随南威出行的,还有一名瘦弱青年、两名娇滴滴的美人。

    那青年,一直微笑,看起来毫无修为,不足虑倒是那两名美人,似乎修为不弱。

    不,岂止是修为不弱二女的容颜,堪称国色天香!

    若能捕捉二女,当鼎炉卖掉,是个大价钱,收为姬妾,也是不小艳福

    “这一次,一定不能放那‘肥羊’跑了”

    一个个修匪,如是想到。

    他们并不知,死神正在靠近。

    正在坠空阵法旁,埋伏南威、杀机暗藏的几名修匪,忽然齐齐露出不解之色。

    却见南威等人的仙云,路过山巅之时,虽然被坠空阵法荡了一荡,却是没有坠下。而一个遁光之后,仙云已遁出百丈之外。

    这是三纹仙云!即便灵级坠空阵法,也无法奏效!

    几名修匪暗暗惊讶,惊讶南威好大的手笔,果然是肥羊,竟然连三纹仙云都能弄到。也不管阵法了,纷纷踏空而起,朝仙云追去。

    但众人刚刚飞起的瞬间,仙云之上,南威身前,那微笑的白衣青年,忽然收了笑容,眼露寒芒。

    “南威,你驾云,继续走,放慢速度,我倒要看看,今日有多少修匪,敢尾随我身后,图谋不轨!”

    “是!”南威领命,立刻接管仙云。

    南威驾云的速度,不快不慢,让那些修匪跟得上,却追不上。

    一处处埋伏的修匪,施展各种神通,都未震下仙云,甚至有一名金丹老怪,暗暗放出一件上品法宝,攻击仙云,但法宝刚一攻到仙云近处,却凭空失踪了

    “哼!想不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追!老夫说什么,也要追上这肥羊,杀了他,夺回法宝!”

    一个个修匪,加入追击队伍,在夜空中,拖起长长的距离。

    数十道遁光,追击一个仙云,如此景象,惊住了沿途不少修士。

    当行到宁城百里之外后,仙云,忽然停下。

    这一刻,宁凡忽然睁开眼,眼露杀机,挥掌,白骨巨剑,横剑在手,并施展了丈六之身!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可以死了!”

    这一刻,青年的眼中,一丝雨意,微微闪烁。

    几乎同一刻,追击身后的数十修士,齐齐被一股奇特的神意所感染,同化,一身法力,如同那连绵的秋雨,滞涩,并消融!

    那白衣青年,在这一刻,一拍储物袋,五道颜色各异的上品巅峰飞剑,飞射而出!

    仅仅一个瞬间,一名金丹修士,四名融灵巅峰修士,俱死在此飞剑下。

    剩下的,仅有三十余融灵修士,最高修为,不过融灵后期!

    “区区修匪,敢截杀宁某,找死!”

    五行飞剑,以青年如今半步金丹法力,已经能发挥近十分之一的威力。

    五道上品巅峰飞剑,即便是金丹后期修士,都不易接下,对上寻常融灵,简直是,屠杀!

    雨之神意,锁住了众修匪的法力,使得瞬息之间,根本没有融灵修匪,能够逃脱。

    在众修匪惊讶的一瞬,那五行飞剑五道剑光,再次取走五匪性命。

    无法遁逃,更无法反抗这恐怖的飞剑,一个个修匪,皆是毛骨悚然,追悔不已,追悔自己为何又要招惹肥羊,却惹来了一个煞星。

    渐渐的,有人依稀从青年眉目间,认出了青年身份,更加惶恐起来。

    “此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战败鬼雀白尊的修士,‘宁尊’宁凡!”

    一听宁尊之名,一个个修匪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夜追踪的,是何等狠人。

    想逃,逃不掉众人心中发苦,只能法宝尽出,试图稍稍抗衡那五柄绚烂的五色飞剑。

    只是这些融灵修士,最好的法宝,也不过中品,方一与五行飞剑碰撞,立刻化作粉碎。

    而飞剑去势不减,在青年操控下,每一个呼吸,都能取走五名修匪的性命。

    终于有修士,陆续挣脱雨之神意的封锁,开始逃窜,但那五行飞剑,剑光太快,几乎堪比元婴修士的遁速,谁能逃出那剑光斩杀!

    短短十余个呼吸在场数十修匪,俱含恨而终。

    而青年收了五行飞剑,目光古井无波。

    “回宁城!”

    杀数十个融灵之上的高手,对他而言,彷佛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而今夜,对此地修匪而言,足以称作一场噩梦!

    (更新迟了,抱歉,病了很难受,只能暂时保底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