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20章 王女,司苍!(第三更)

第120章 王女,司苍!(第三更)

    (感谢兰色妖姬的打赏,每天更新近2万字,都补不完更新但幸福啊)

    冥坟世界,第九层。

    一望无际的,是百丈巨木林立的林海,而在林海之上,微微坠落一些细雨。

    冥罗纵云至此,干紧的面皮,总算松了些。

    “逃到此处,就安全了此处每一棵参天巨木,都是老夫一道化神期的分身分身数量,共十万余个”

    冥罗的话,即是安慰,也是警告。让宁凡不担心蛇鳞老者的追击,也让宁凡明白,进入此处,便最好规规矩矩为明雀治毒,否则,此处随便一个巨木化神,都能对宁凡的性命,产生莫大威胁。

    “速速开始疗毒吧我压制毒性的手法,时间差不多要到了”

    宁凡神情不动,对冥罗的威胁,并未放在心头。

    他的眼神,扫过冥坟第九层的细雨,旋即闭上了双目。

    此处细雨,毫无特色,与凡间的寻常雨幕,没有任何不同但宁凡对雨之神意,已有不小的明悟,他看得出冥坟第九层,本该无雨。这雨,是神意变幻出来的。

    与法力无关,与法术无关仅仅是凭神意,自天地,呼唤来了雨水。

    虚神之意,修炼到极致,可更改天地法则而在太古之时,传言有一妖祖烛龙,更是对法则明悟,独树一帜。

    双目一睁一闭,便可日夜更迭,一呼一吸,便能季节轮转。

    仙人可点石成金,可化朽为神,可变秋为春这一切,都与虚神之意有莫大关系。

    当然,一般化神修士,即便初步领悟虚神之意,并融合自己的道,也未必能改变天地法则。

    改变法则,需要莫大法力神通雀神子感悟雨之神意时,修为极其高深,早已是真仙之流的高手,所以,才能一言一行,留下悟道痕迹,在雨幕中流传。

    冥坟第九层,无雨,但当年,一个黑衣老者,仅仅一句话,催动雨之神意,便让冥坟第九层,生了雨。

    “我让你下雨,你便得下这是命令。”

    这句话,将所有豪气干云,化作平淡语气,但霸道不减因为这句话,是雀神子,对苍天所言。

    一至九层,至此,宁凡完整地重温了当年雀神子的悟道之旅。

    他的心中,感触极深,这种感触,将进一步促进宁凡,融合出属于自己的雨之神意。

    天地间,没有完全相同的雨滴,没有完全相同的神意。融道心入神意这一步若完成,宁凡则可在融灵之时,彻底凝聚神意

    虽然暂时用不上但仅仅是凝聚神意,便能让无数化神初期的老怪,羡慕不已。

    不是每一个老怪,都能凝聚虚神之意许多化神初期老怪,终其一生,也未凝聚神意,故而修为停滞在初期之上,永无进境。

    心境在悟道之中,缓缓升华。

    宁凡,似乎将在冥坟之中,迎来其第三次蜕变。

    第一次蜕变的,是身份,其身份化凡为修。

    第二次蜕变的,是手段,其手段层出不穷,并开始真正变强。

    而这一次的蜕变,恐怕蜕变的,是心境。

    宁凡的实力,远胜白飞腾之流,犹胜燕败之流,恐怕比鬼雀子,都不弱分毫了。

    但他的心,不论再被乱古记忆所粉饰,终究还是一个少年之心,难免会有稚嫩之处。

    这稚嫩,便体现在人生阅历。他的处事作风,可以模仿乱古大帝,但很多事,不亲自经历,以旁观者身份,永远无法理解。

    就好似许多年前,宁凡仰起头,向往那天上飞遁的神仙,以为神仙们,都是无忧无虑。如今看来,神仙的生活,比起凡人,根本没什么差别,仍是悲欢交替,苦乐相随,仍是需要一步步打拼,搏出一个前程

    他微微闭上眼,细细体悟这这一丝感慨,但怀中,昏迷的小女童明雀,忽而婴宁一声,一丝黑血,从嘴角溢出,淡眉间露出一丝疼痛之色。

    “她的毒性发作了速速前往一处火海之地这些万年灵药,也尽快备齐我要在哪里,为她疗毒!”

    宁凡面色凝重,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以神念烙印下一些灵药之名,交给冥罗。

    “你一定得治好她”冥罗郑重道。

    “嗯。”

    冥坟第九层,一处绝渊之地,是一处死火山,之所以成为死火山,是因为火山之旁,躺着一架足有九万丈巨大的妖兽遗骨。

    太古冥雀之骨!

    此骨,散发出冥雀特有的阴寒之力,让好生生一座火山,生生熄灭。而阴寒之力,传遍冥坟九层,让冥坟之中阴雨不绝。传出冥雀谷,让鬼雀宗内,阴寒阵阵,适于修炼。

    这遗骨,不凡但此刻,宁凡显然没有心思,去打量这遗骨的。

    他携带十余种万年灵药,怀抱神智不清的小萝莉,一道遁光,停留在火山口上,望着火山深处,隐隐炽热的岩浆,微微头皮发麻。微微迟疑后,黑魔炎散开,化作一道火焰气罩,裹住周身,跃入了火山口内。

    这里的火焰,火威恐怕达到了四品灵火的等级,仅仅比地脉妖火,低了一个等级。若宁凡未吞噬黑魔炎,绝不敢擅入此地!

    之所以来此,一切,只为压制明雀体内虚毒。虚毒,来源于太古冥雀的尾羽,此毒对常人厉害,对明雀,却是提升修为的好东西但可惜,在冥罗树精一次次帮倒忙下,明雀小丫头的虚毒,被万年灵药一次次压制,并在夺取药力之时,威力更甚。,

    以明雀的金丹法力,绝对无法炼化这虚毒的不过,若是有宁凡相助,则结果,尚未可知。

    为了压制阴寒之极的虚毒,就必须来此熔岩之地,借火温温养明雀小身体的仙脉。

    火山万丈之内,深青色岩浆,翻腾着气泡,散发着扑面热力,这热力,对宁凡而言,都有些难以承受,但吹到明雀身上,却化作一丝舒适温暖之感。

    “暖暖和了”迷迷糊糊的明雀,睁开大眼睛,对宁凡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她意识到,宁凡是要给她疗毒的。对这个给她炼饼的大哥哥,她是充满好感的。

    “仅仅是暖和么”

    宁凡目露思索之色。此地炽热,连他都有些受不住,但对明雀而言,仅仅是暖和而已。

    之前明雀的小手,甚至敢无数丹鼎的滚烫,直接伸入鼎中,用手取丹药这一切,应该不是虚毒的阴寒之力,赋予她的能力。

    “丹魔之体”

    宁凡露出了然的目光,对明雀的体质,隐隐有些明白了。

    明雀,确确实实是丹魔无疑,而且,还是一颗五转丹药,化形成人的丹魔。

    只是这丹魔,诞生的地方,是冥坟第九层,是太古冥雀的遗骨之旁似乎,在丹魔获得灵性之时,受到了冥雀之骨滋养,产生了变异。

    此刻的冥雀,既可以说是一颗品质极高的丹药,亦可以说,是一只有机会晋升王族太古冥雀的妖兽按照薛青的说法,与冥罗的说法,明雀彻底化形的时间,也就在这千百年之间。

    丹魔,是丹药之身,是从丹鼎中炼制出来之物,而五转丹药,炼制此丹的地火,定然不低于五品的经过重重地火煅烧,成形为丹,化形成魔小明雀,自然不可能怕火焰的。她本就诞生于火焰中。

    只是,让宁凡在意的,是一个问题小明雀的诞生,是天意,还是,人为

    若是天意,则罢了。若是人为丹魔之体,融入王族冥雀之魂有朝一日,小明雀修为提高,而其丹药品阶,亦是随之提高,甚至因为含有王族冥雀之魂,其品阶,将达到让真仙都心动的地步

    若明雀,是某个真仙,人为造出来的那么这个真仙,或许有朝一日,还会回来取走明雀这颗‘丹药’

    那真仙,仅是猜测,并不知是否存在,但宁凡唯一确定的便是若此人当真存在,绝不是雀神子从雀神子悟道,可看出此人品性此人,是个杀伐果断、我行我素、狂横霸道之人,断不会大费周章,耗费无数年在一颗丹魔上。

    以雀神子的性格,想要什么丹药,应该会直接去抢!

    冥雀坟妖鬼林妖鬼林,是雀神子封印成鬼雀宗禁地,但此妖鬼林,似乎不是雀神子所布置。养鬼之人,另有其人!

    养鬼之人,会不会有可能,在冥雀坟中,再养一只,丹魔!

    心思百转,但最后,宁凡却摇了摇头一切都是猜测,不可捉摸真相为今之计,先为明雀疗毒为先。

    面对昏迷的明雀,宁凡面色古井无波,轻轻解开其黑色裙摆,一个个衣扣,为其褪下衣衫。

    旋即,露出一个娇小的赤裸身躯。七八岁的女童,身躯几乎与男童毫无差异,若是这还能引起宁凡邪念,真是逆天了

    宁凡心无旁骛,取出一个玉碗,将一株株万年灵药,放在碗中研磨成药液研磨药液,发挥的药力,连炼丹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纯熟浪费,但事急从权,宁凡没有时间,却炼制五转丹药救命,药液虽差,但量多,倒也足够使用。

    指间蘸取一些粘稠而乳白的药液,勾勒玄异的阵纹,涂抹在明雀稚嫩的身躯上。

    而神智不清的小女孩,感觉到宁凡的手指,竟在触摸自己,脑海中,一幅幅不属于自己记忆的春.宫图景,跃现心头,让她小脸恐慌。

    “这,这是什么为什么这些姐姐们,都不穿衣服”

    那莫名记忆,不知从何而来,让小女孩有些不知所措。

    而渐渐的,她隐隐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宁凡这样触碰,是极其不妥的。

    “饼哥哥不要碰这里不可以我会生好多小宝宝的”昏昏沉沉的明雀,小脸绯红,带着哭腔。

    “你一个小女孩,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难道是,冥罗?!”

    宁凡眉头一皱,跟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完全没有男女之情让他不满的,是那冥罗,看着正正经经,竟然为老不尊,传授了明雀一些乱七八糟的男女之事?

    否则,凭一个小女孩,断然不可能碰一下身体就脸红的。

    宁凡,还真是错怪了冥罗冥罗一个树精,自己都未必懂男女之事,会传明雀什么。

    一切,都是那残损的记忆,传承自虚毒之中,随着毒性的压制,而渐渐传开。

    “不,不要饼哥哥,求求你,不要用那个东西戳我我怕疼”明雀迷迷糊糊地央求道。

    “你想多了!小丫头片子,不要胡思乱想!罢了,让你睡一会儿吧。”

    宁凡无奈摇摇头,一指点在明雀秀额,让其熟睡。

    本来自己为明雀解毒,就只有七成不到的成功率,被明雀一大搅,阵纹勾勒不完美,成功率更低了。

    第一步,在明雀赤裸的身上,勾勒百道阵纹,模仿百道仙脉,将仙脉之中的虚毒,引出,附在体表!

    宁凡的目光,起初没有一丝意动,压根没往男女之事去想,但被明雀一番搅合,心头微微古怪起来一个活了千百年、隐隐懂得男女之事的丹魔,还算是小女孩么

    而其指间勾勒阵纹之时,不经意划过女童粉嫩之地,立刻心头一凛。

    “宁凡,你不可行禽兽之事你是魔,但不是禽兽!”

    他心头暗暗自语,压下一切旖念,许久,将阵纹勾勒完整。

    而昏迷的明雀,细线般的长发,批落在尚未发育的胸脯上,粉嫩的肌肤上,渐渐升起一丝暖意,虚毒,正被压制着。

    只是,昏迷中的明雀,脑海中不明不白的记忆,越来越多

    “吾为太古冥雀之王女吾名‘司苍’”